至尊大紈絝

96、太子的目的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青柿子 本章:96、太子的目的

    “嘿嘿,聰明的趙無憂也能為這件事想不明白啊,有意思。”太子毫不掩飾的奚落笑著。
    他雖然現在和趙無憂表現的很好,關係不錯,但是作為太子,他可並沒有與趙無憂著他紈絝子弟交往的興趣,若真是有,那一定說明趙無憂對他還有利用價值。
    鳳禦雪?並不太可能,自己已經把這丫頭傷了,她要是推薦自己,那簡直就是腦袋被門擠了;不過,這要是她想通過讓自己成為執戟郎,強迫自己留在她身邊,倒也不是不可能。
    趙無憂不高興的問道,他就知道,太子來找自己肯定沒有那麽簡單,現在一看,還真的是。
    想了好半天,趙無憂還是搖搖頭,他看著有些得意的太子說道:
    “對我來說,這執戟郎是個拖累,對別人眼中,這個執戟郎是香餑餑,對於恨我的皇室成員來說,讓我當執戟郎又是一個把我留在身邊羞辱的好機會。
    “什麽?由不得我,難不成這執戟郎還有強買強賣一說?”
    這倆東西讚成,那能是什麽好事,趙無憂萬萬沒想到,自己千算萬算,沒有算到自己能有這麽一個經曆。
    一天的時間內,都在替別人謀劃執戟郎的身份,如何能通過執戟郎的選拔,現在一看,自己已經半隻腳踏上執戟郎的路。
    “我不參加執戟郎的選拔可以吧,這個執戟郎並沒有什麽好當的,我也對這個事情沒有什麽興趣。”
    太子收起來笑容,他當然知道,憑著趙無憂的脾氣,他肯定不會願意做一個什麽破執戟郎的,能夠讓他成為執戟郎,那肯定就是皇後精心謀劃,要給自己侄子報仇,順便將趙無憂困在自己身邊,讓他遠離李樂之的舉措。
    “木已成舟,你成為執戟郎,擔任皇後的出走衛士,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想要掙紮是不行的。
    京城的權貴你可以打個遍,隻要不出什麽大事,都可以,不過你要是惹了李家,隻怕你會後悔。
    之前你抱著李樂之在大街上走這件事,已經被皇後知道,她怒不可遏的找到皇帝,就是要把你打發去邊境,不過由於我的斡旋,你才能留在京城,成為一個執戟郎。”
    趙無憂深吸一口氣,苦笑著看向太子,自己應該感謝他還是應該恨他,相比於被迫離開京城,趙無憂覺得讓自己做執戟郎也並沒有那麽可惡。
    太子和皇後怎麽斡旋的,自己不知道,但是皇後肯定不會給自己好果子吃,這是肯定的。
    相較於自己的兒子,皇帝現在更喜歡皇後,甚至皇後還有一個兒子,皇帝也多次為這個小兒子破了皇族規矩,不到十二歲就已經封王,很顯然,隻為了培養他。
    有了危機感的太子自然和自己的這個庶母有了芥蒂,雙方明爭暗鬥下,自己倒成了這倆人爭鬥的一枚棋子。
    “趙無憂,今天來找你,就是為了提醒你一下,到了皇後的身邊,不可再放肆,倘若你要是在她麵前放肆,隻怕神仙也救不了你,不管你是不功臣之後。”
    麵對皇太子的警告,或者說是暗示,趙無憂都照單全收,他並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得罪了皇後,畢竟得罪了皇後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
    他已經修煉了龍鳳和鳴,實力早已經比之皇帝,也沒差太多,不過他隻怕皇室的底蘊太多,自己要是得罪了皇帝,隻怕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皇後與皇帝一家,若是皇後整天在皇帝身邊吹風,那自己豈不是就涼了。
    “太子,有什麽方式可以讓我不要做這個所謂的執戟郎,哪怕非要做,我也不想在皇後的身邊做。
    您也知道,我與皇後家的矛盾不小,若是引起什麽不必要的麻煩,隻怕會讓不少人難堪。”
    精神的太子晃晃腦袋,他時有時無的冷笑道:
    “咱們的皇後向來有主意,在我母後仙逝以後,她已經是後宮之主,父皇也很寵幸她,你被安排在皇後身邊做執戟郎,已經是她親自要求的,你說怎麽改?
    要我說,你還是認命吧,要怪隻能怪自己的命不太好,得罪了皇後這個睚眥必報的女人。”
    太子和皇後的矛盾看上去已經不可調節,不然這家夥也不會這麽說。
    趙無憂看著太子,又想了想皇後,他突然笑了。
    “太子殿下,我要是能留在皇後身邊,那倒也不錯,我聽說皇後不怎麽出門,也不怎麽出皇宮,我作為執戟郎,隻需要到時點卯即可,皇後抓不住我的把柄,應該也沒事吧。”
    “你覺得的呢?”太子冷笑。
    “唉,吾命休矣。”趙無憂趴在桌子上,腦袋埋在臂下。
    也許這情景、才是太子喜聞樂見的,隻有自己足夠倒黴,他才會覺得自己的出手有意義,更有征服自己,收服自己的信心。
    眼看著時機差不多了,太子拍了拍趙無憂的肩膀,笑著寬慰道:
    “你也別太在意這個,皇後此人向來冷漠,你隻要好好表現,說不定也會熬出來的。”
    “熬出來?誰熬誰還不一定呢,大不了老子打皇後一頓,然後再反出去,離開鳳鳴帝國,老子還是一條好漢。”
    兩人相互看了一下,太子能夠體會到趙無憂心中燃起的決絕之心,於是勸說:
    “我不會放任這樣不好的情況發生,隻要你聽我的,在皇後的身邊你也可以平步青雲,他日有我做保,你成為國之棟梁也未嚐不可。”
    “嗬嗬,老子能信你嗎?”趙無憂心中不信,但表麵上還是表現的很感激,他激動的站起身來,雙目水汪汪的看著太子,一臉激動的表白:
    “太子,有你這句話,我趙無憂以後一定為命是從,你的命令就是我的目標……..”
    兩個戲精,你一言我一語地,將今後的發展規劃描繪的格外壯麗,隻不過,兩個人卻多多少少有些言不由衷。
    演戲嘛,要是認真,就真的輸了。
    “你該不會說,是皇後把我舉薦的吧,她是想要我成為執戟郎配得上自己的侄女,還是想要把我留在皇室周圍,驅使我離開李樂之?”
    趙無憂沒有想到,能是皇後舉薦自己。
    太子笑意更甚,他看著趙無憂,一臉認真嚴肅的說道:
    這還不收斂下笑容,他也能意識到,肯定不是太子舉薦自己的,他已經貴為儲君,有自己的一套班子,沒有必要用自己這樣一個滿是醜聞的人。
    “你知道李樂之是什麽人嗎?”太子嘴角上揚看著他。
    “李樂之?不就是大將軍的女兒,還能有什麽身份,皇後對侄女?”趙無憂話音未落,太子的瞳孔卻縮了一下。
    “呃,”難怪他會在一見麵就說李樂之,不過他說的李樂之也不是目的,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與皇後交手。
    能讓皇太子深夜找自己,並且告訴自己這樣一個消息的人,一定是對他有重要意義的人,趙無憂自認為不是,那能是的人肯定就是皇後。
    “太子,你該不會大老遠就來嘲笑我的吧,如果是來嘲笑我的,那你是真的做到,要不你換個地方再笑?”趙無憂冷冷的說道。
    如此複雜的情況,我實在是想不明白,究竟是誰推薦我的,總不能是太子你會推薦我做這個執戟郎吧。”
    “能舉薦你做執戟郎,皇後娘娘可是恩義滿滿,你可別忘了,那個深受皇後寵愛的李經星,可是被你打了個半死呢!
    皇後能不能成全你和李樂之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一件事,你成為執戟郎這件事,幾乎是板上釘釘了,尤其是趙家,鎮國公趙無病和將軍趙無恨,這倆人在得知是皇後舉薦你時,都是很爽快的讚成了。”
    “誰想叫自己做執戟郎?”趙無憂雙眉緊鎖,他知道這個執戟郎是皇室的保鏢,並沒有什麽特殊的,不過既然太子這樣問,那肯定就是有人來推薦自己,做這個所謂的執戟郎。
    相較於那些權貴子弟,能做執戟郎,就已經說明光輝前程在向自己揮手,但是對於趙無憂,他並不認為這是好事。
    太子倒也不鬧不怒,他認真的看著趙無憂,有些戲謔道說道:
    “你知道是誰想要讓你做執戟郎嗎?”
    普天下,能推薦自己做執戟郎的人不多,並且自己的人緣也沒有好到讓別人推薦自己做執戟郎。
    趙家?不太可能,趙無病和趙無恨以及那個老太太甚至恨不得把自己抽筋扒皮,怎麽可能會推薦自己呢,在他們眼中,這執戟郎可是個光宗耀祖的好差事。
    (a)


如果您喜歡,請把《至尊大紈絝》,方便以後閱讀至尊大紈絝96、太子的目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至尊大紈絝96、太子的目的並對至尊大紈絝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