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大紈絝

75、求見太子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青柿子 本章:75、求見太子

    門房內,不少人都在等著,一個個穿著華麗,想來也是,臨近過年,太子府上的賓客多也正常,誰不想巴結一下太子爺呢。
    門房正中間,是個不小的火炭盆,眾人圍坐在火炭盆旁,說著話,聊著自己的見聞。
    天空中仍有零星的小雪飄蕩,趙無憂一個人騎著馬來到了太子府前,並向家丁奉上自己的名帖。
    也許是為了迎接神龍帝國的太子,城內的各個衙門,分別通知手下的人全部集中起來清掃積雪,不到上午,那些負責清掃積雪的人便吵吵嚷嚷的來到了趙無憂所居住的街道。
    家丁看了看趙無憂,他不敢相信,最近名燥京城的人居然會是一個這麽年輕的人,但作為太子府的家丁,他還是保持了很高的素養。
    “無憂公子,你現在門房裏邊等一下,我現在就去通報,一會就回來。”
    雪下了一夜,一尺多厚的積雪覆蓋了整個京城,趙無憂看著這麽厚的積雪,果斷放棄了出門的打算,一個人躲在家裏修煉。
    家丁小跑著來到屋內,臉上還帶著奔跑後的紅潤。
    “呃,這怎麽回事,太子居然隔過我們,這麽快就接見了這個家夥。”
    “是啊,怎麽回事。”
    眾人議論聲中,趙無憂緩緩睜開眼睛,慢慢地走出門房。
    身後,家丁的聲音又響起:
    “各位請回吧,今天太子殿下不再會客,你們的心意,太子殿下已經知曉。”
    趙無憂在家丁的引路下,穿過長長的走廊、假山,來到了一棟兩層建築前。
    朱紅色巨大的門柱下,分別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宮九。
    也許是太子吩咐,或許是真的被自己打怕了,宮九這一次見到趙無憂,居然是麵無表情的,甚至都看不出他的憤恨眼神。
    一個心胸狹隘的人,居然變得不狹隘,這簡直比聽到萬花樓即將關門歇業還要令人擔憂。
    不過今天既然是化解矛盾的,趙無憂也沒有心情和這個宮九鬧,他站在門前,待裏麵的人傳話。
    “吱吱。”
    門被打開,裏麵出來一個麵白無須的中年人,他嘴角帶著笑意的看著趙無憂:
    “無憂公子,太子爺請您到二樓去。”
    “哦,好的。”趙無憂收斂心神,連忙應答。
    “到底是太子爺啊,連手下傳話的小太監都這麽厲害,他的能力絕對比兩個宮九都還要厲害。”
    趙無憂跟在這個中年太監的身後,有些吃驚,他這次終於見識到了自己與太子爺之間的巨大鴻溝。
    二樓上,太子正坐在椅子上讀書,身前的書桌上也擺著筆墨紙硯,一臉正直模樣的太子,和這書樓的環境看上去倒是挺和諧,不過趙無憂卻並不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寧願以為這隻不過太子的表演。
    站在太子身前,趙無憂像是等待被批評的小學生,而太子,則是一個手拿教鞭的嚴厲老師。
    靜靜的房間內,除了偶爾太子的翻書聲,再無其他聲音。
    好一會兒,太子才將書放下,抬起頭,看到趙無憂正在自己身前站著。
    四目相對下,太子先笑了,笑容和煦,沒有一點調侃和得意的味道。
    於演技而言,趙無憂絕對眼前的太子是合格的,城府也夠。趙無憂自問自己出身草莽,並比不過他這般性情。
    “來人,給無憂公子看座。”
    中年太監不聲不響的搬來一把椅子,又給太子與趙無憂各倒一杯熱茶。
    趙無憂笑著坐在椅子上,他不著痕跡的看了看周圍的書架,那些竹簡上麵並沒有落灰,顯然是常常有人翻閱,於是笑著說道:
    “太子真是好雅興,家中竟然有這麽多藏書。”
    太子沒說話,端起茶杯,輕抿一口。
    見趙無憂的目光一隻有些戒備的看著旁邊負責伺候的中年太監,太子忍不住調侃道:
    “放心吧,王總管隻是負責我府上的日常,你不必那麽看著他,”
    “嗬嗬,太子府上還是這麽人才濟濟,王總管也是,有著高強的本領,我到這裏才知道以前的自己該是多沒見過世麵。”趙無憂有些訕笑著說道。
    客套了一番,太子伸手將身邊伺候的幾個人都趕了出去,甚至連旁邊的王總管,也被他支開。
    待所有人都離開後,太子帶著笑意的看著趙無憂手上的盒子,輕語:
    “這裏麵想來就是傳聞中的無上道經吧?”
    “嗯,正是。”
    趙無憂站起身來,將手上放著無上道經的盒子輕輕的放在太子身前的桌子上。
    太子盯著盒子看了一會,並沒有打開,反而是轉過頭有些意味深長的看著趙無憂。
    “你怎麽這個時候把無上道經給我了,難道是最近閑著無聊了,還是別的。”
    麵對太子的調侃,趙無憂隻能默默在心裏罵他,表麵上卻微笑著說道:
    “太子難道忘了我們之前定下來的三月之約嗎,現在馬上就要三個月,我自然要在約定到期之前,把這個無上道經送到你的手裏。”
    趙無憂的話半真半假,不過太子卻並不在乎他說話的真假,他隻在意這無上道經的真假。
    “無憂啊,你過年是不是也該回鎮國公府看一看了,要知道,那裏住的都是你的家人,你現在與他們鬧的這麽僵,實在是不好,也叫外人看笑話,鎮國公屍骨未寒呢。”
    太子突然提起了鎮國公府,不由得引起趙無憂的體內一震,他眼睛盯著太子,想要從中窺探出一些秘密,可卻一無所獲。
    “現在與你關係最不好的趙老六也不在了,你們家不能再出事了,你明白嗎?”太子語氣重了些的說道。
    趙無憂聞言,默默點頭,隨後眼神紅潤道:
    “哪個人不想回家啊,可是我如喪家之犬一般,哪裏還有家人,那些所謂的兄長都恨不得我死,我又如何能夠回家。天下雖大,可哪裏是我的家啊。”
    話音未落,趙無憂的聲音竟有些哽咽。
    論演技,趙無憂在真正需要的時候還是有點的。
    ………
    一聲聲低聲議論,被耳力極強的趙無憂聽了個正著,他假寐的臉上嘴角微微翹起,暗暗感慨這些家夥可真是夠下作的,聊到自己沒多久,就開始聊起自己的那些風花雪月的故事。
    最令他們意難平的,就是自己曾經與畫眉幾次共度春宵,一個京城裏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居然會被趙無憂拿下,還幾次,這些男人的目光也有最初的好奇,轉換成了現在的仇視。
    趙無憂找了個偏僻的角落,一個人靠牆站著,他並沒有興趣與這些人打交道,於是閉上眼睛假寐,任憑這些人在暗地裏輕聲議論自己。
    “無憂公子怎麽來了?”
    “這家夥怎麽敢來太子府,我聽說他不是把太子府的那個侍衛腿打折了嗎?”
    “是啊,這件事我也聽說了,他估計是來賠禮道歉的,不過我看並不會有什麽效果。”
    “依我看,太子爺估計都不會見他,你們說是不是,一個大家族的庶子,還聲名狼藉,怎麽可能會被太子爺召見,簡直不可能。”
    當趙無憂掀開門簾進入時,原本還有些嘈雜的房間一下子變得安靜了起來,這裏麵不少人都在萬花樓裏見過趙無憂。
    家丁說著,帶著趙無憂走進門房,自己則退身而出,向太子通報趙無憂前來拜訪。
    之所以在京城裏風評不好,大概都是因為自己曾經毀了這些男人的夢吧。
    “無憂公子,太子殿下現在正在讀書,請您去書海樓中一敘。”
    京城內的比武大賽也在明天,角逐出來最終的名單,所有榜上有名的人,即將麵對與神龍帝國高手的交戰。
    在房頂停留了片刻,趙無憂飛身而下,一個人回到房間,他覺得該按照衛龍找自己的目標來進取,不應該再這麽隱秘下去。
    “還不到過年的時候呢,怎麽這麽熱鬧。”趙無憂飛身上了屋頂,居然看到了平日裏那些吆五喝六的人在幫助清掃積雪,這簡直比太陽光照射在積雪上還要刺眼。
    站在房頂上,趙無憂聽著身下這些人一邊掃雪一邊談論,這才知道,後天就是神龍帝國女太子的進京之日。
    將無上道經謄寫一遍,趙無憂裝訂成冊,拿著這個無上道經,前往太子府。
    此行既是為了緩和自己在京城內的不利局麵,也是為了讓太子可以安心、讓他覺得自己仍在掌控之中。
    (a)


如果您喜歡,請把《至尊大紈絝》,方便以後閱讀至尊大紈絝75、求見太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至尊大紈絝75、求見太子並對至尊大紈絝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