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

第16章 做衣服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蓮子呢 本章:第16章 做衣服

    “主人,在你剛才親吻多萊時,加了三分!”996激動得滿麵通紅。
    “這還隻是剛開始。”白蘇蘇漫不經心的笑了笑,她能明顯感覺到多萊對她的興趣與打量,包括一開始的有意接近,似乎是在試探什麽。
    不過。
    她碰巧也對他很感興趣。
    而白蘇蘇要做的,是讓這個不明身份的多萊繼續保持對於自己的興趣與熱情——若即若離的勾引,吊足了胃口,以及她展露出來的有趣與神秘,才能勾住一個男人對於女人長時間的關注。
    一旁的多萊抱著手臂,撩起眼皮,有些不悅看著上一刻還對自己投懷送抱的小雌性轉而就將熱情送給了另一個雄性獸人,忍不住被氣的磨了磨牙。
    另一道陰沉冷漠的目光不偏不倚投射而來,多萊心頭微動,抬頭撞上原奴那暗含警告的目光。
    像是護食的饑餓狼崽怕被別人奪走了自己珍愛的食物,衝對方發出不足威脅的咆哮。
    多萊挑了挑眉,收回目光,轉身離開。
    原奴這才放鬆了四溢的敵意。
    白蘇蘇並沒有注意到兩人那一瞬間的眼神交匯出的硝煙與戰火。
    回到石屋,原奴將被分到的獵物處理幹淨,放進儲藏用的地窖,又去河邊衝了個澡,洗去一身的血腥味和汗味,才拘謹的推門進屋。
    他看見白蘇蘇手中似乎在擺著什麽東西,跪坐在她身邊,低著頭沉默不語。
    忍了又忍,沒忍住。
    少年特別小聲的,小聲開口,“……那個雄性,在追求你?”
    他甚至敏銳地嗅到了屋裏空氣還沒有散去的那一抹雄性的氣味。
    令他無比排斥。
    她還讓那個雄性進屋了?
    意識到這一點,原奴一顆心沉入穀底,她腿上腰上那不經意流露出的一片紅痕更是無比的刺目,令他攥緊了手指,連尖銳的指尖紮進了掌肉都渾然不知。
    “你不在的時候,他幫了我不少忙,有一次在野外遇到危險,就是他救了我。”白蘇蘇掀開裙擺,並沒有避諱腿上的紅痕,皺著細細的眉,“幸好他救了我,我才幸免於難,否則可不隻是受點傷這麽簡單。”
    原奴眸光微動,似乎有些詫異,放在腿上的手掌慢慢放鬆,鬆了口氣,“……原來是這樣。”
    白蘇蘇聽出他話中不一樣的味道,“你以為是怎樣?”
    他搖了搖頭,什麽也沒說。原奴本來就是那種把所有心事都藏在心裏,不被人發現的隱忍性格。
    他看見白蘇蘇手中一直拿著的東西,又問,“雌主,這是什麽?是那個雄性獸人送給你的嗎?”
    原奴心裏頓時又有點悶了。
    白蘇蘇覺得他好像一個大檸檬,無時無刻不在散發著酸氣,卻又一句話都不說,默默憋在心裏,隻會惹得自己越來越不痛快。
    白蘇蘇笑道,“這是我送給你的,鞋子,平常穿在腳上,可以保護腳底不被那些尖銳的石頭劃傷。”
    “你看,我腳上也穿了一雙,和你的一模一樣哦。”
    她將編織完成的草鞋送給神色愣住的少年,“你試試看,合不合適,我還可以再改。”
    少年滿臉難以置信,喉嚨有些發澀,似乎不確認般又小心翼翼的問了一次,“這是雌主你自己親手做的嗎?真的要,送給我?”
    “當然送給你的,你看草席的鞋底,上麵還有一個小狼的圖案,我還認識除了你之外的其他狼獸嗎?”
    原奴將草鞋翻過來一看,果不其然,看見了一個……看不出來是什麽東西的小圖標。
    白蘇蘇臉微紅,她知道自己手法不好,催促道,“哎呀,別看了,那個不重要,快去試試!”
    原奴心口劇烈的跳了下,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嘴上雖說著“我是雄性,不需這個東西,平常捕獵是獸形也穿不了。”但他穿鞋的速度卻很快,還在院子裏走了好幾圈,像是剛學走路的小孩子般小心翼翼,一雙普普通通的草鞋在他眼裏視若珍寶。
    “很合腳,不需要改。”他臉上帶著滿足的笑。
    “胡說。”
    白蘇蘇伸出手,“有點小了,連腳趾頭都要冒出來了,我再給你改一改。”
    拿回草鞋,花了小半天,改好之後才重新遞給他,“再試一試,看看怎麽樣?”
    原奴聽話的穿上鞋,又走兩步,臉上流露出笑意,“很舒服。”這次是真情實意,他心中流淌著淡淡的暖意,無聲無息的滋潤他幹涸瘡痍的內心。
    “加三分!”
    原奴將這雙草鞋珍重放進一個木箱裏。
    然後……然後白蘇蘇就沒見他再穿過了。
    次日天還沒亮的時候,白蘇蘇就醒了,她是被屋外砰砰劈裏啪啦的砍柴聲動靜吵醒的。
    她換好衣服,出門,在院子裏看原奴已經準備好熱氣騰騰的早飯了。
    見她醒了,少年低頭,惶恐道,“對不起雌主,是我吵醒你了,我下次去旁邊的林子裏砍柴幹活。”
    “沒事,你不在的時候,我也是這個時候醒來。”白蘇蘇不以為然擺擺手。
    坐在院落裏的石凳,原奴將飯菜端在石桌上,她正好能吃一口熱氣騰騰的早飯,清晨的空氣涼涼的又清新,也是一番享受。
    部落裏的生存條件雖然落後,但是原奴給她準備的早飯卻很有心意。
    一碗熱羊奶,一盤白灼蝦,還有小半碗魚丸熱湯和撒了一層粗鹽的蛋羹。
    已經屬於很豪華的配置。
    而原奴吃的是昨天晚上剩下的野菜餅。
    他囫圇啃了幾口就飽了,繼續擼著膀子開始幹活,他從一個大石盆裏撈出一隻放幹淨血的長毛獸,放在石板上,熟練地開膛、破肚、剝皮、用草木灰鞣製獸皮……整個過程一氣嗬成。
    長毛獸的肉質柴,還少,但它的毛卻雪白柔順又濃密,十分適合寒雨季臨之前給雌性做保暖用的獸皮衣裙。
    用了兩天兩夜,原奴才將獸皮鞣製幹淨,曬幹,熬夜做了兩身毛茸茸的禦寒衣服。
    “我明天就要跟著部落的隊伍前往海族交換鹽,如果順利的話,應該要半個月左右。”
    他將做好的絨毛厚衣塞到她懷中,“時間緊迫,隻能先做出這兩身衣服,你換著穿,等我回來之後再給你做其他衣服。”


如果您喜歡,請把《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方便以後閱讀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第16章 做衣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第16章 做衣服並對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