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

第11章 你是我的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蓮子呢 本章:第11章 你是我的

    白蘇蘇並沒有急著回答他,而是又換了一盆幹淨的水,放到床桌前,坐在床邊。幹淨柔軟的毛巾輕輕濡濕,在少年瘦弱的身軀上一點點擦拭傷痕。
    指尖不經意間輕輕掠過他緊繃的身體。
    少年溢出一身輕哼,身體幾乎在瞬間便給出回應,他光潔的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睫羽宛若蝴蝶般顫了顫,“雌主……”
    白蘇蘇身體前傾下壓,“我知道你想問什麽。”
    黝黑的眸子盯著他,纖細柔軟的手指從他的下巴一路延伸到胸口,激得他皮膚又是一陣戰栗,“你隻需要記住一件事,你是我的雄奴,而我,是你唯一的雌主,懂了嗎?”
    “你一生隻能侍奉我一個雌性,也隻能認我為主。”以後可別偷偷跟了女主,然後來搞她。
    ——你是我的。
    少年仿佛被蠱惑般,愣愣的看著她,那雙死寂的瞳孔中有一簇火焰慢慢跳動,變得炙熱無比,
    喉結幹澀的滾了滾,“……我是你的。”
    或許是雄性下意識的本能衝動,讓他忘記了兩人之間身份的鴻溝,他修長結實的手臂如藤蔓般纏上她纖細的腰身,狠狠壓向自己。
    熾熱的呼吸輕輕撲散在她耳邊,癢癢的,酥酥的。
    白蘇蘇眼中含著笑,並沒有做出任何抗拒動作,反而順從地慢慢低下頭去,直到鼻尖快與他相抵,一縷縷發絲散落在少年通紅的臉上,隨後一隻柔軟的手掌輕輕托住他的臉,又一個蜻蜓點水的吻附著在少年情不自禁張開的柔軟唇瓣上。
    他的脊背立刻繃直,摟著白蘇蘇腰的手更緊,呼吸有些按捺不住的淩亂。
    男人的陽氣真是滋補。
    白蘇蘇忍不住舔了下唇,漆黑的眸子帶著幾分回味。
    她們狐狸精從古至今走的就是采陽補陰的路子。不過人類雄性大多孱弱,每次被吸幾次身體就受不了。反倒是這個獸世的雄性倒是體格強壯,陽氣充沛,讓她極為喜歡。
    “加三分!”係統雞叫聲。
    白蘇蘇心想又能多苟活幾天了。
    “我現在有多少分?”
    係統喜滋滋道,“消耗了前幾天續命的分數,再加上剛才的三分,主人現在一共有5分!”
    分,還是太少了,30分才能開啟係統的定位傳送服務,去尋找其他男主反派。
    狐狸精的心可從來不會係在一個男人身上。
    原奴身體受傷很嚴重,為了能捉到那頭彪悍凶猛的野豬,他不眠不休地跟蹤了整整三天。甚至可憐到連一口水都沒有喝。
    雌性們最喜歡吃鮮嫩可口的野豬肉。
    而雄性的本能,就是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討好雌性的機會。
    白蘇蘇給他煮了一鍋速凍魚丸野菜湯。
    他幾口幹完,也不嫌燙舌頭,意猶未盡,“好吃,這是什麽肉?”
    一口咬下去滿口爆汁,肉香味十足。
    “這是魚肉丸子,前兩天我和麗莎她們去河中捕了幾條魚,吃不完便做成了丸子,每天晚上放在屋外麵存著。”
    還有石缸裏淨養的河蝦螃蟹,白蘇蘇也挑了幾隻白灼。
    獸世的環境好,無汙染,而且河蝦也靜養過,所以蝦線也不用挑,直接放鍋裏撒上一些蔥薑野菜白灼就很好吃。
    白蘇蘇給他剝了一隻晶瑩剔透的完美蝦仁,輕輕塞進他的唇中,指尖有意無意的掠過他柔軟敏感的嘴唇。
    “宿主,又一分!”
    “又一分!”
    “又來了一分!”
    “……”
    隨著白蘇蘇投喂,報分的速度越來越慢,再這樣下去原奴都該麻木了。996心想怎麽宿主碗裏的蝦吃不完,白蘇蘇也剝蝦剝地手酸了,將碗放在了桌上。
    “宿主,通過剛才的愛心投喂,你一共薅了5分,不過這種方法隻能用幾次,多了的話對方就沒感覺了。”
    等兩人茶餘飯後,白蘇蘇聽見門外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出門一看,是族長派了幾個獸人扛著大包小包的獵物堆到了院子裏。
    小半隻野豬,還有零零散散的一些小型野獸,夠二人吃好幾天了。
    狩獵隊成員狩獵的食物一半充糧倉,一半留下自己吃,這個規定也可以鼓勵獸人們平日更加賣力捕獵。
    “你回屋休息,這裏交給我。”原奴從屋裏走出來。
    白蘇蘇看出他的意圖,眸中帶著顯而易見的擔憂,“你傷好點了嗎?能扛住這些獵物?”
    原奴接收到雌性關切的目光,唇角忍不住上揚幾分,又有些不自然的壓下,“你用的藥粉很管用,每次上完藥沒過一會兒,我身上的傷就好得差不多了。”
    而且他從小到大受了不計次數的傷,這些皮外傷對他而言,早就不痛不癢。
    話罷,原奴動作迅速脫下獸皮裙,幾乎在眨眼便變換成獸形,一條三四米長的灰狼。
    原奴的獸形和他人形一樣,屬於又高又瘦的那種類型,四肢勻稱修長。不過獸形有了厚厚的皮毛掩飾,看不見他瘦骨嶙峋的皮包骨頭。
    灰狼的左半張臉上也有一道醜陋的奴隸印記。
    他叼著那百來斤重的半隻野豬,健步如飛跑去河邊。
    他張嘴丟下獵物,吐了一口血沫,又蹲在河邊把半張臉上的汙血衝洗幹淨。
    等白蘇蘇趕過去,原奴已經變換成人形,迅速穿好獸皮裙,避免她看見什麽不好的東西。
    原奴從小到大幹活幹多了,在河裏清洗幹淨後,手法熟練將這半隻野豬切割成幾十塊肥瘦相間的豬肉塊,裝進大背簍裏,然後扛在背上。
    等兩人趕回回石屋,天已經徹底黑了,今天晚上的大半星月都被黑雲遮蓋住,幽深的叢林中傳來野獸的嚎叫聲,令人不寒而栗。
    白蘇蘇爬上鋪著柔軟獸皮的床,“晚安。”
    “晚安是什麽?”
    白蘇蘇笑眯眯道,“是一種祝福,祝福對方會在今晚做一個美夢,這是隻對喜歡的人說的哦。”
    少年臉色微紅,“晚安,雌主。”
    他退出屋外,輕輕關上門,隨後便如往常般化作獸形蹲在門口。
    一雙高聳的灰色狼耳時刻保持聳起,幽綠狼瞳在茫茫夜色中宛如兩朵跳動的鬼火,他如狼王般巡視周遭有可能發生的一切危險。
    直到夜半時分,他才將前爪交疊,頭靠上去,閉上眼。


如果您喜歡,請把《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方便以後閱讀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第11章 你是我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第11章 你是我的並對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