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

第9章 怎麽又被欺負了?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蓮子呢 本章:第9章 怎麽又被欺負了?

    在白蘇蘇匆匆提著筐簍離開後,那些被丟棄的魚骨內髒順著河流往下遊,一條粗長的黑色蛇尾激起浪花消失不見。
    隨著它一起消失的還有那些魚骨內髒。
    一道若有所思的目光也隨之消失。
    狩獵隊日常情況下,外出狩獵一兩天便會回來。
    如果遇到野獸群襲擊等特殊情況,時間可能會長一點,但是一般情況下也不會超過五天。
    然原奴這一次卻離開了足足六天。
    是日,清晨,白蘇蘇早早起床刷牙洗臉完,看見幾個獸人往部落廣場趕去。
    不遠處的交談聲傳到她的耳中。
    ——捕獵隊帶著上千斤的新鮮獵物回來了!
    然而係統的緊急提示音卻在腦海中響起。
    [宿主,警報,反派原奴的黑化值正在上升!]
    一旦反派的黑化值突破極限,那麽她就要自爆了。
    白蘇蘇忙把嘴裏的漱口水吐了,趕到部落廣場,看見黑壓壓的人群圍成一片,交頭接耳議論著。
    為首的老族長也眉頭緊鎖,一張老臉皺巴巴的,疾聲厲色揮舞手中的木杖,卻依舊難以製止人群的躁動。
    “原奴身為一個低賤的奴隸,居然敢對我們部落獸人出手,還偷襲重傷了羅爾!”
    “我們應該把他驅逐出部落!”
    “僅僅驅逐出部落也太便宜他了。”有人更加惡毒道,“應該把他打死,在綁在神罰架上曬成幹屍,扔出部落,讓一夜晚的狼群將他分食!”
    “身為卑賤的奴隸,居然做出這麽可惡的事,簡直死不足惜!”
    獸人們嫉惡如仇大叫著。
    人群輿論一邊倒。
    全都是在罵原奴的,那些話還極為難聽惡毒,各種咒他死什麽的。
    白蘇蘇擰了擰眉,擠到人群最前麵,果然看見奄奄一息的原奴。
    少年很高,但也很瘦,將近數日不眠不休的高強度捕獵讓他看上去更加瘦骨嶙峋了。
    他狼狽的趴在地上,滿身都是各種各樣的抓痕和咬痕,仿佛遭到猛獸襲擊。
    少了塊肉的大腿和腰腹還在繼續向外淌血。
    不過旁邊那個棕發獸人比他傷的更嚴重——鼻青臉腫,滿身都是觸目驚心的血,一對手臂和大腿都呈現一種詭異的姿勢扭著,幾乎看不出人樣。
    白蘇蘇越看這獸人越熟悉,從他扭曲流血的五官上辨認片刻,回想起這就是前幾日霸淩原奴的那幾個獸人混混之一。
    “我、我沒有偷襲,是他們想要搶我的獵物,我隻不過是反擊,想要搶回我的獵物……”
    原奴咬著一口血牙,一雙幽綠色的狼瞳因憤怒而變得通紅,胸膛劇烈起伏,無助辯解。
    然而在場沒有一個獸人相信他,相信他一個出生卑微低賤的奴隸。
    他們往他身上砸石頭,惡毒咒罵著,一句比一句難聽。
    白蘇蘇看見廣場上還有一頭肥碩的野豬。
    碩大如小山,少說有500斤。
    野豬嘴裏凸處兩顆異常尖銳的獠牙,漆黑的豬鬃宛若鋼針般鑲嵌在脊背處,似乎可以輕易將人戳成馬蜂窩。
    野豬肉質肥美而且軟硬適中,可口又有營養,是部落雌性最喜歡吃的獵物。部落許多雄性為了討心儀的雌性喜歡,會專門去森林裏蹲守獵殺野豬。
    但野豬攻擊力極為強悍,幾個年輕強壯的獸人聯手,都不一定能將其製服,甚至有可能會被反殺。
    “好了,都別說了,安靜!”
    族長雖然老了,但聲音依舊威嚴,他扭頭看向人群中最前方那十幾個獸人。
    他們滿臉疲憊、身上都掛了彩,明顯是剛趕回來的狩獵隊。
    族長沉聲問道,“此番狩獵隊一共去了十九名雄性,你們其中有誰可以作證兩人說的話誰真誰假?究竟是誰先出的手?”
    白蘇蘇看見有三名雄性首先站了出來。
    正是聯手霸淩過原奴的混混小分隊剩下的三人。
    一名狐獸看向地上半死不活的原奴和羅爾,滿臉惱怒,言之鑿鑿,“這還用說嗎?當然是我們幾人跟蹤了野豬整整一天,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將它捕獵!”
    “卻沒想到在最後關頭,原奴這個該死的奴隸半路殺出,還想要搶奪我們的獵物,甚至還打傷了羅爾老大!”
    “你的意思是,這頭野豬是你們先看上的?也是你們四人合力獵殺的?”族長擰眉看向三人,“可有在場的其他獸人可以證明?”
    狐獸臉上流露出一抹心虛,隨後更加趾高氣昂看了一眼原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還有什麽好證明的?不是我們幾人殺的,難不成還是原奴這個廢物獵殺的?”
    “哈哈,別開玩笑了,部落誰不知道他是個沒用的廢物,你們不會真的覺得他能殺掉戰鬥力這麽強悍的野豬吧?”
    瘦弱少年眼中冒著怒火,手指深深的紮進掌心中,甚至流出了血。
    一字一頓咬牙道,“這頭獵物是我的,明明是你們想要搶!”
    他胸口劇烈起伏著,說完便咳嗽了兩聲,臉色蒼白又虛弱,當真是可憐又惹人憐愛。
    “你們看野豬身上的爪印,明顯是狼爪,而且大小和原奴獸形的爪子印幾乎一模一樣,難道這還不能證明這頭野豬是燼單獨獵殺的嗎?”
    這麽多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獸人,隻有白蘇蘇一人站出來為原奴辯解,嗓音甜美輕緩卻又透著一股莫名的力量。
    人群聞言下意識看向她手指的方向。
    確實,那頭死去野豬的身上有許多血淋淋的傷口,大部分都是很明顯的狼爪印,不過也有些許羅爾幾人留下的痕跡。
    “野豬的攻擊力有多強,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還是體型如此碩大的一頭野豬,即便是我們四人合力都很難將其拿下。”
    羅爾咳嗽兩聲,呼吸發疼顯得他臉色更加猙獰滑稽,不死心道,“而原奴這個廢物隻不過是個一階血紋戰士,你的意思是說他獨自一人製服了野豬?”
    那道纖瘦嬌小的身姿擋在眸光驚愕的少年麵前,她揚了揚下巴,冷笑道,“對呀,你說的沒錯,原奴確實隻是個一階血紋戰士,真是個沒用的廢物,連我都嫌棄他。”
    緊接著她話音一轉。
    “一個廢物連區區野豬都狩獵不了,卻能重傷一個強大的二階血紋戰士,還能把你打的這麽鼻青臉腫,滿地找牙?”
    她嘖嘖道,“堂堂強大的二階獸人怎麽比廢物還廢物呢?”
    滿是困惑的口吻。


如果您喜歡,請把《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方便以後閱讀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第9章 怎麽又被欺負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第9章 怎麽又被欺負了?並對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