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

第5章 治療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蓮子呢 本章:第5章 治療

    原主從來不準原奴在屋裏睡覺,所以原奴每天晚上都是像狗一樣被趕在門外睡覺,有時候外出狩獵半個月,他通常會半個月不回家。
    屋外不遠處有一堆稻草,幹草上麵蓋了幾塊簡陋的黑硬獸皮——這就是原奴的床。
    原奴再等三個月就成年了,本應該像其他雄性獸人般一身強壯的腱子肉,然而他的身板卻比部落的其他雄性瘦弱多了,根根肋骨清晰可見。
    更別提少年身上遍布新舊傷痕,更顯得可憐又瘦弱。
    一看就是在苦難裏長大的,怪不得女主隻不過隨便給他施舍了點溫柔和食物,他便如同追尋月光般掏出了一顆真心。
    白蘇蘇嘖嘖感慨,她還注意到少年身上遍布的醜陋傷疤,其實細看並不全是傷疤,還有一部分是如蛛網般縱橫延伸的黑紅紋路,醜陋無比,所以部落中的雌性包括原主都覺得他長得醜,十分討厭他。
    看過一半原著的白蘇蘇知道,那些黑紅紋路其實是保護原奴不被仇敵發現的封印。
    一旦封印破開,那麽他便會恢複月狼王血脈,成為獸世的至高存在之一。
    本來原主靠著這個大腿也能混得風生水起,前往繁華的王城富足一生,可她的各種騷操作,不僅把自己作沒了,還把大腿送給了女主。
    “宿主,還有三十分鍾,抓緊時間啊,馬上你就要爆了!”
    白蘇蘇,“……”
    白蘇蘇,“好的,知道了,你不要在我耳邊像蚊子嗡嗡叫了。”
    總是被人提醒馬上自爆,心情會很複雜的好不好?
    夜幕降臨,星月閃爍,微風吹動著樹林發出沙沙的響聲,時不時有蟬鳴鳥叫聲響起。
    原奴化成獸形,一頭同樣瘦成皮包骨頭的灰狼,毛發幹枯沒有絲毫光澤,他趴在草堆上舔完毛後才閉目休憩。
    夜風很涼,他將自己蜷縮在一起,尾巴搭在腦袋上,每次冷風吹過他就會抖一抖。
    白蘇蘇手中拿著一瓶藥粉,輕手輕腳的走出屋,半蹲在睡著的灰狼身側。
    眸光在遍體鱗傷的狼身上輕輕掃了兩眼,她便開始兢兢業業充當救治小可憐的工具人。
    但是沒有酒精碘伏消毒,不過係統出品的萬能藥品應該有抑毒殺菌的作用,白蘇蘇將有些粘稠的藥水往清洗幹淨的手指上倒了倒,隨後往狼身上的傷口進行塗抹。
    手下灰狼身體微微一顫,渾身肌肉緊繃到極致,然而它的眼睛卻死閉著不睜開。
    白蘇蘇看了他一眼,沒戳破,視若無睹繼續自己手下的動作動作。
    小手總是會在敏感的狼耳和尾巴上輕輕撫過。
    手下狼身顫抖的幅度更深了幾分,抑製住想要將眼前這個惡毒雌性咬死的衝動。
    原奴體內的月狼血脈被封印住,所以導致他實力遲遲無法進階,即便馬上就要成年了,卻還是部落裏最弱小的一階獸人,經常被原主還有部落其他雄性獸人罵成廢物,並暗地裏欺負。
    因為實力弱小,他的傷口也極難結痂恢複,從小到大的毒打欺負讓他身體留下許多無法挽回的隱患,心底裏對於原主的仇恨與殺意與日俱增。
    原主被咬死的悲慘結局其實在很早之前就注定了。
    白蘇蘇可不想重蹈原主的覆轍。
    等雌性一離開,灰狼在夜色中驀然睜開那雙精陰沉可怕的油綠狼瞳,心中殺意四溢。
    那個雌性剛剛對他做了什麽?!
    他的傷口仿佛被毒蜂蟄過般疼痛難忍。
    果然,他說她今日怎麽如此反常,先是在神罰場上救下了他,還主動賜給他食物……原來是沒安好心,想要先試圖放低他的戒心,再給他下毒!
    變換成人形,少年陰沉著目光,心中壓抑多年的恨意與怒火再也壓製不住——他就算死,也要拉下惡毒雌性墊背!
    少年欲要衝進木屋,在今天將惡毒雌性一口了結,然而剛走兩步,卻發現不對勁。
    他驚悚低頭看去,發現身上的傷口全都結痂,就連雙腿的疼痛也消減大半。
    少年瞪大雙眸。
    這、怎麽可能……
    那個雌性是在救助他?
    而此時的木屋裏,還有最後五分鍾就要自爆的白蘇蘇終於聽見了係統久違的一聲歡呼,“宿主,好感度加一!”
    “成功續命三天!”
    “呼……”
    白蘇蘇鬆了口氣,癱坐在石頭上,好險好險,雖然這頭小氣狼隻給了一分,但是好歹能再苟活三天了。
    “啾啾~”
    天還蒙蒙亮,清脆的悅耳的鳥鳴聲便在山林間響起,白蘇蘇穿好衣服起床,便看見屋外的原奴不知所蹤。
    等她從河邊洗漱回來,就看見原奴抱著一堆劈好的幹柴,蹲在屋外的空地上架鍋添水。
    清晨冷白的光線下,少年的膚色也被印成發光的冷白色,灶火將他身上蒸騰出熱汗,流淌在瘦弱卻結實的小臂肌肉,身上那件簡陋的獸皮裙也濕了大半。
    白蘇蘇饒有興趣的看了會,發現少年雖然瘦弱,但是長得高,肩膀寬直而厚韌,或許因為常年在外狩獵的緣故,他身上的肌肉也鼓起結實好看的弧度,極富有力量感。
    這要是養好了,絕對是那種歐美男模級別。
    “你怎麽在這裏做飯?”白蘇蘇觀賞了一會兒男色,邁步走過去。
    原奴聞聲看向她,又很快收回拘謹小心的目光,抿了抿唇。
    腦海中回想昨天晚上的一幕,低下頭輕聲道,“在屋裏做飯,那些煙會把屋子裏的氣味弄得很難聞,所以我把灶台搬到了屋外麵。”
    “哦。”獸世的建房技術還不足以讓他們造出排煙設施。
    原奴因為受傷最近這段時間無法狩獵,家裏幾乎已經沒存糧了,隻剩下窗戶上掛的幾串黝黑的老臘肉,都是用粗鹽晶醃過的,可以存放很長一段時間。
    他從門口的石缸裏舀了一大盆水,又取下一塊臘肉搓洗幹淨,把表層的那些黴菌炭黑用石刀小心的刮下來薄薄一層,露出一點最裏麵的紅肉。
    隨後他右手變換成了鋒利的狼爪,三下五除二,便將一整塊臘肉分割成一片一片光滑平整的肉片。
    最外層上還帶著一些黴點的白色肉塊放在一片葉子上。
    裏麵呈現肉紅健康的瘦肉片則放在碗裏。
    獸世食物珍貴,能不浪費就不浪費。原奴用瘦肉片給白蘇蘇做食物,那些發白帶黴點的肉則留給他自己吃。


如果您喜歡,請把《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方便以後閱讀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第5章 治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第5章 治療並對人在乙遊,反派男主對我圖謀不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