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行人間,凡人一瞬卻是萬千事

第28章 遠行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流雲紫月 本章︰第28章 遠行

    高興的氛圍並沒有籠罩附近幾個村落的居民,那些拋棄同伴逃回來的人,雖然沒有被責罵,可周圍的冷眼,還是令得他們羞愧不堪。

    忽然,村子中開始流傳一個奇怪的傳言,說是喬楊家的那位客人是妖怪,有人親眼看到老虎在他肚子咬穿了個破洞,而今卻跟個沒事人一樣,不是妖怪是什麼,指不定就和二十年前大鬧縣城的妖怪有關。

    沒過多久,又傳出“喬式一家都不簡單”的話,說是老喬頭早先就獨自一人獵殺過一頭大蟲,如今兒子又帶隊殺大蟲,最後也是他殺了大蟲,這哪是尋常人家能做到的,可不見十多人圍殺大蟲依舊被殺個四下奔逃?

    有人就從流言中琢磨出了這麼一種情況︰老喬很厲害,跟妖怪有關系,小喬很厲害,也跟妖怪扯上關系,這麼一想,他們一家豈不都是!

    流言越鬧越凶,裁縫鋪的生意也不好了,甚至周圍的人家為了尋一個心安,都在門口貼上了黃符。

    午後,喬晴兒坐在裁縫鋪的門檻上,看著冷清的四周,人影都見不到一個,不禁憤恨的嘟起了嘴。

    “哼,這些恩將仇報的小人,明明我們家對他們那麼好,而且老漢也救過他們,他們卻這樣對我們,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好了,晴兒,不要說髒話。”陸盈走過來安慰道,“這不能怪他們,這天下很大,他們見識短淺,自然將不懂的東西看做神魔,其實這世上哪有神魔鬼怪啊,不過是人在作祟罷了。有些人見不得的你老漢的好,那樣會顯得他們很沒用,心里就會不舒服。你可不能學他們,只會抱怨別人,不會自己努力的人,一輩子都活不暢快的,人啊,一旦變壞了,就很難再好起來的。”

    “哎呀,娘,你好 擄。 抑 懶恕N易釤盅岬木褪撬欽庵秩肆耍 以趺椿岊涑傷悄兀︿茄共蝗縊懶慫懍恕!br />
    “不能老把死掛在嘴邊,這樣不吉利。”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

    “就知道你在這,給,木箱修好了,看看怎麼樣,還有什麼地方要改改的。”喬楊將木箱遞給師藍。

    師藍接過木箱,左看右看,又將其背在背上,小跑幾圈,甚是滿意。

    “謝謝。”

    “都是一家人,客氣什麼。”喬楊擺擺手,沉默片刻,忽然低聲說道,“那麼著急要箱子,是要走了嗎?”

    “他們都不喜歡師藍,師藍在這里只會給你們帶來麻煩,所以。”

    “不麻煩,晴兒昭兒曄兒,我們一家人都喜歡你,怎麼會覺得麻煩呢,你是听到村里的流言了吧,你不用去管他們的,別人的眼光什麼都算不上,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不是的,不是他們,還有好可怕的人,要是他們知道師藍還在這里,會把師藍抓走的。”師藍想起那些能凌空飛行的人,心中就莫名感到害怕。

    阿妹說的是那些官兵嗎?確實,如果他們來了,連我也擋不住,到時候阿妹被抓去,我能像老漢一樣把阿妹救出來嗎?先不說能不能,如果這樣做了,就會牽連盈兒她們……果然,讓阿妹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吧。

    喬楊沉默了,扭頭看向墳冢前兩座木碑,最終嘆了口氣。

    “什麼時候走啊?”

    “收拾一下東西,一會就走了。”

    “這麼快啊。”

    “嗯,師藍想早點去雲溪。”

    “也罷,我也去幫你收拾收拾吧。”

    兩人一同離開墳冢,微風輕拂,幾片落于木碑上的樹葉被吹起,飛向那不知名的遠方。

    要收拾的東西不多,兩套喬晴兒送給張靖的衣服,一些干糧,一把木劍,一柄破軍刀。

    喬楊本還想給師藍一些金瘡藥之類的藥物,可想到師藍的傷口能很快愈合,就作罷了,想想也沒什麼能給的,就把偷偷藏下來的私房錢都給了她。

    “出門在外有點銀兩傍身才好。”

    師藍不明所以,不過喬楊說這樣好,她就覺得應該是這樣的,就把銀兩也收著了。

    戴上斗笠,師藍轉身出了門,朝山後走去。

    喬楊以為她還要再去墳冢看一眼,便一路相送,只是沒想到,師藍沒有停留,經過墳冢後,便沿著山路一直走去。

    喬楊才知道,她是要悄悄離開了。

    “不和晴兒她們告個別嗎?”

    師藍駐足,看著山下的村落,烈日下,人們依舊在忙碌著,為了生計而奔波,而村子角落那個被遮掩住的裁縫鋪,應是有一個女子,也如人們這般忙碌,在認真做著女紅吧?

    師藍所熟知的人不多,在意的人就更少了,如果她哭著讓自己留下,自己還能像張靖那般離開嗎?應該不能吧。

    師藍回頭,露出了一個微笑︰“阿哥,等晴兒問起,你就說我去找阿爺阿婆了,讓她不要擔心,找到了我會帶他們回來的。”

    這聲“阿哥”讓喬楊愣了好久,直到師藍走遠了,只剩下一個小小的身影了,他才回過神來,對著那個山頭高呼道︰“阿妹,你一定要回來啊。”

    師藍回頭招了招手,轉身繼續走去。

    師藍也要走了,去那個很遙遠很遙遠的雲溪,阿爺,你說十八年後會和阿婆在那里等我,師藍知道錯了,不應該一直待在這里的,所以你們一定不要離開啊,一定要等師藍啊。

    還有大師兄,小花籃,你們也是,要等等師藍,師藍會很快找到你們的。

    再次踏上旅途,師藍的心情有了變化,不再是初次邁步時的那般彷徨了,而是心中有了堅定的方向。

    愉悅的心情,如這陽光般熱烈,師藍看著山外明亮的世界,沒有踟躕,迎著陽光,走出了大林山。

    已經有二十年沒有入這人世間了,師藍覺得又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那一成不變的景色,鄉野道路,山間村落,農忙民夫,這副畫面似乎是自古流傳下來,熟悉而親切。

    而陌生的是,村民們不再如最初那般,見到她就熱情的打招呼了,時光荏苒,二十年一過,人早已不是當初那些人了。

    在腦海中細數年輪,師藍在這一刻才真正明白時間的偉力。

    這樣也好,沒人打擾,師藍就不用怕暴露身份了。

    走了幾步,忽然覺得少了點什麼東西,看向路邊的柳樹,才想起來,那年阿爺和阿婆帶她去城里時,怕她無聊,就撿了根樹枝讓她玩耍。

    師藍四下尋找,沒看到干枯的樹枝,只好折了根柳枝條,揮手胡亂擺動幾下,才心滿意足,一路蹦蹦跳跳的往前走。

    四周干農活的村民見了,紛紛低語,笑著說這位少俠童心不泯卻敢孤身行走江湖,不知是真了得還是假模樣。

    師藍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不過這種開心的氛圍讓她的心情更開心幾分,自是不在意所說之話。

    直到大連城的城牆出現在天邊,師藍開心的情緒才平緩,又走幾步,大林城的城門出現,人流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師藍不禁回想起了過往種種,有好有壞,紛雜于心頭,以致她止步于當初墜城處,沒再往前。

    忽而有馬蹄聲,幾名士卒騎馬從城中而出。

    師藍被驚擾,轉而看過去,戰馬越來越近,師藍心中忽然慌亂起來,腳步不斷往後退,不知絆到了什麼,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不好!

    師藍抽出了木劍擋在身前。

    騎兵從師藍的身邊一掠而過,只是瞥了一眼,臉上多了幾許譏笑之意,不過卻沒有因此停留。

    師藍愣愣的看著騎兵遠去,許久才平復心情。

    “喂,幾個騎兵而已,至于嚇成這樣嗎?莫不是干了什麼虧心事?”清脆的女聲傳來。

    師藍抬頭,卻見一個和自己一樣帶著斗笠的人站在面前,不過她的斗笠上垂下一簾白紗,遮掩得更加嚴實,只能隱約看到面龐的輪廓,一身樸素的白色衣袍配著這斗笠相得益彰,加之那精美的紅色長劍,讓這神秘中帶著威嚴,就差把“拒人千里”這四個字繡在衣服上了。

    “不是。”

    “哼,一個書生也畏懼兵卒,將來如何能入朝為官,我看你還是窩在這小地方當個教書匠要好,去了京城也無用,我大宋不要這般窩囊的讀書人。”那人似乎是看到師藍背負木箱上插的黃色旗幟,便把她當成進京趕考的書生,也不行听解釋了,自顧自就說教了一番。

    說完,便從師藍身邊走過,向著師藍來的方向而去。

    師藍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鬧了這出烏龍,師藍便明白,這般遮掩,那些士卒是認不出自己來的,便也就安下心了。

    大林城地方偏僻,且有一大軍營在旁,不畏有人在此鬧事,所以往常幾乎沒檢查的,可今天不一樣,城門處多了許多士卒值守,盤查過往來人。

    師藍有喬楊提供給的證明,加之她箱子上插的黃色旗幟,沒有被守衛們阻攔,很輕松就進了城中。

    大林城似乎與二十年前不同了,許多樓閣張燈結彩,紅紅火火的,好不熱鬧。

    師藍一路走一路看,沒走多久,就被人給叫喚住了。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啦,上好的羊湯面,回味無窮!誒,這位少俠,行路漫漫,何不進來一坐,來上一碗羊湯面,也不負這趟大林之行啊。”

    “別整些文縐縐,小二,給老子來一碗。”

    “好 。”

    師藍聞著味,確實香,而且剛才那人應該是叫她來著,雖然被捷足先登了,不過應該不要緊吧?看著面條還有挺多的樣子。

    師藍如此想,便徑直走進了涼棚下。

    “少俠,您也要來一碗嗎?”

    師藍點點頭。

    “好 ,咱這就去給您準備。”

    師藍順著那人的指示,在一處空桌椅坐下,忽聞先進來那人說道。

    “小二,今個兒大林城為甚這般熱鬧。”

    “哦?客官沒听說我大林城將軍府的少公子要大婚?這娘家來頭可不小,听說是河陽府府尊的掌上明珠,才貌雙全,是天仙般的人物,這兩家喜結連理,可不得辦熱熱鬧鬧的嘛。”

加入書簽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把《樹行人間,凡人一瞬卻是萬千事》,方便以後閱讀樹行人間,凡人一瞬卻是萬千事第28章 遠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樹行人間,凡人一瞬卻是萬千事第28章 遠行並對樹行人間,凡人一瞬卻是萬千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