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行人間,凡人一瞬卻是萬千事

第9章 人與星辰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流雲紫月 本章︰第9章 人與星辰

    這些天,老喬就是在府里走走,想要幫忙做些事,別人死活不願意,說是大管事吩咐過了,不需要老喬做事。

    老喬雖然也不太安心,但忙活了一輩子了,也樂的清閑。

    而張青葉就天天領著師藍到大小姐的院子,聊聊天,做些下人的活計,也就慢慢習慣了這種生活。

    只是七天過後,就有些不一樣了。

    小男孩李延耀出現在了大小姐的院門,他本想撒潑打滾一番的,可是看到正在澆花的師藍後,半張開的嘴愣是沒發出聲音。

    小男孩小跑到屋里,拉著大小姐的手輕聲細語︰“曾祖母,听說你要收師藍做干孫女?”

    大小姐已經人老成精了,這等小孩子心思,她哪里不知道,便打算逗小男孩,說道︰“是啊,師藍那麼可愛,誰不喜歡呢,她既是小青的孫女了,便也是我孫女。以後啊,你可要叫師藍姑婆,可不要壞了規矩。”

    “不成不成!”小男孩頓時慌了,“她比我小那麼多,我怎麼能叫她姑婆呢,讓外人看了豈不是笑話死我。而且,我長大可是要娶她的,不能這麼叫。”

    “那我可不管了。”大小姐與張青葉相視一笑。

    “就不,我就要叫她師藍,師藍好听,才不要什麼姑婆!”小男孩想坐地下,準備用出撒潑打滾這套。

    “叫師藍有什麼事嗎?”師藍提著水壺站在門口。

    小男孩大珄F Z 崳崴擋懷靄 鱟幀br />
    “沒事,師藍你繼續去澆花吧。”張青葉為小男孩解圍道。

    “哦。”

    大小姐笑著拉起小男孩,為他撢去褲子的灰塵,說道︰“傻孩子,你叫你的,我叫我的,又沒什麼影響。至于娶不娶的,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現在師藍也算是將軍府的大小姐了,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嫁人的,你還要看人家同不同意。”

    “曾祖母放心,我會努力的。”也不等回應,小男孩轉身跑出了屋子。

    屋外,師藍沒有在澆水,而是蹲在一簇草叢旁,小男孩走過去,才知道原來師藍在數螞蟻,雖然覺得挺無聊的,但小男孩還是蹲下,也在一旁安靜的觀看。

    許久,小男孩拿了跟樹枝在螞蟻道路上劃了一條線,翻起的泥土阻擋了螞蟻前進的道路,螞蟻們擁擠在了一起,似乎稍作商議,便四散尋找道路。

    小男孩頓時就來了興致,又劃了一條線,繼續阻擋探路的螞蟻,看了它們忙于奔命,小男孩樂此不疲。

    師藍看不下去了,伸手抓住了樹枝,由于力氣大了,不小心將樹枝折斷了,“你這樣是不對的,它們會找不到家的。”

    “找不到就找不到,關我什麼事,我又不是螞蟻。”小男孩癟癟嘴。

    “可是找不到家,師藍會難過的。”

    小男孩扭頭,剛好對上師藍的視線,眼楮很清澈,沒有絲毫波瀾,看不出有什麼情緒,不過這樣對視久了,小男孩便覺得不是很自然,扔開斷了的樹枝,起身說道︰“不玩就是了,真無聊。喂,之前說過帶你看看將軍府的,今天我有空,跟我走吧。”

    “哦。”師藍沒有拒絕,阿爺阿婆沒有教她拒絕,只是教會了她听話。

    師藍拿起草帽,跟小男孩走出了院子。

    將軍府很大,走走停停,大半沒走完,小男孩就失去了興致,帶著師藍去找了他那些小伙伴。這些都是府內下人的子女,是專門陪小男孩玩耍的,而現在,師藍也成了其中一員。

    師藍話很少,也從不主動說話,只是跟在他們身後,像只跟屁蟲一樣,跟他們玩耍,跟他們打鬧,跟他們做壞事。

    雖然一開始有人嫌棄她怪異的青色頭發,但玩久了,見怪不怪了,師藍也就融入了這個小圈子,日子就這樣平平凡凡的過著。

    阿爺阿婆和大小姐給師藍灌輸了一個大家閨秀該有的思想,師藍只是一張白紙,很容易就被涂抹了色彩。

    除了那個很少人知道的秘密,師藍和正常出落在富貴人家的大小姐沒了多大的區別,師藍繼承了“小花籃”的底子,如果一直這般長大,定會是一個傾城的美人。

    當然,只是如果,一切在一年後的一天發生了變化。

    這天,秋風蕭瑟,吹黃了樹葉,吹起了院子的白紗,吹亂了青絲和白發。

    師藍趴在窗台,不明白為什麼整個將軍府都掛滿了白紗,和秋天的顏色一點都不配。

    今天小男孩沒來找她,阿爺阿婆也不見了,似乎很早就出門了。

    師藍只好趴在窗台,看著窗外落英繽紛,看了很久,卻一點也不覺得無聊,她很喜歡人世的繁華,卻也喜歡這樣的寧靜,一個人發呆,靜看雲卷雲舒。

    白紗雖然和秋色不配,卻和天空很配,就像雲朵帶著天空落入了人間,成了另一個天境。

    其間有下人行色匆匆,在白紗中隱現,頗有幾分仙人乘雲的飄渺之意。

    忽有下人來,說老祖宗已駕鶴西去,師藍不明所以,茫然中被這人帶著穿行在白紗間,走過往日熟悉,今日卻有些陌生的亭台樓宇,直至哭聲繞耳,才停下來。

    除了師藍,所有人都在哭,即便是剛剛帶她來的下人,也做掩面狀,哭聲戚戚然。

    管事的過來帶師藍進了靈堂,師藍環顧了一眼,所有人都很熟悉,卻沒人來跟她打招呼。

    她在人群中找到了阿爺阿婆,本想走過去,卻被管事擋了路,管事見她停下來,微微拍了下她的後背,示意繼續走。

    靈堂正中有一口棺材,是用上好的金絲楠木做的,棺材很高,對于師藍的小身板來說,看不到里面有什麼。

    走近後,一旁的大姨將她抱了起來,師藍才看到里面躺了一個人,很熟悉的一個人,這個人在這一年里教會了她很多東西,從簡單的吃飯禮儀到復雜的琴棋書畫,這一年里,這個人將一半的時間花在了她身上,師藍卻始終不知道她的名字。

    今天的大小姐不是很漂亮,即便是再華美的妝容,也掩蓋不了她滿臉的蒼白,沒了往日看到師藍後會就出現的笑容,只剩下了滿臉的褶皺,所以師藍覺得不比往常漂亮。

    師藍沒有大哭大鬧,甚至連一滴眼淚都沒有,和她青色的發絲一樣怪異,這樣的她與四周的氛圍格格不入。

    大姨似乎也察覺到了,沒讓師藍繼續看,把她放了下來,輕輕將她推向阿爺阿婆那邊。

    師藍來到了人群後,來到了阿婆身邊,有很多的問題想問,卻來不及開口。

    阿婆張青葉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給她披上了白色的孝服後,再次安靜的跪坐在一邊。

    師藍有模有樣的學著,卻忍不住東張西望。

    這里除了哭聲,就再也沒有其他聲音了,所以听久了,就會覺得很安靜,甚至比趴在窗台听著風聲時還要安靜。

    師藍扭頭看向阿婆,阿婆早已哭紅了眼,淚卻沒流干,順著皺紋滑落,最後在下巴凝成了水珠,剛欲掉下,師藍便伸手抹去了。

    手帕順著皺紋抹上眼角,張青葉輕撫了師藍的小手,接過手帕擦拭了另一邊,可剛擦完,又有眼淚滑落,張青葉只好用手帕堵住了雙眼。

    阿婆的手很涼,像冬天的雪一樣,這是師藍的感受。

    她挪了挪跪坐的雙腿,依靠著阿婆,想著這樣應該能暖和一下阿婆,卻只感受到了一直輕輕顫抖的身子。

    晚間,三人才回到那間小院。

    一日未進食,師藍並不覺得饑餓,即便習慣了人的生活方式,可她本質上還是樹,不吃不喝也能活很久,至于多久,師藍沒有試過。

    飯桌上很壓抑,阿爺阿婆都沒有說話,阿婆吃的東西很少,匆匆吃了幾口,便上樓去睡覺了。

    阿爺嘆了口氣,給師藍夾了一片青菜,說道︰“多吃點,別餓壞了身子。老婆子她賠了大小姐半輩子了,如今大小姐走了,她的魂也走了大半。”

    “爺,大婆走去哪里了?”師藍歪著頭。

    阿爺才意識到,他們從來沒跟師藍說過死亡是怎麼回事,現在發生了,更不知道怎麼告訴師藍了,畢竟他和老婆子也差不多要走到那一步了,生怕師藍會很難過。

    阿爺放下筷子,猶豫片刻,才想起祖傳的蒙騙小孩的說法︰“師藍啊,人是由身體和靈魂組成的,身體老了之後,靈魂就會離開,跑到天上去,化作天上的星星。”

    “真的嗎?”師藍瞪大眼楮,在得到了阿爺點頭同意後,立馬跳下椅子,跑出門外。夜色才剛降臨,卻已經能看到幾顆星星了,師藍不停的找著,卻怎麼也沒見哪顆星星像大小姐那樣叫喚她一句師藍。

    “爺,我找不到大婆。”

    “最亮那顆就是了。”

    師藍從左到右細數,最後確定了一顆自己覺得最亮的,指著它問阿爺是那顆嗎,看到阿爺又點頭後,師藍有些高興,看了很久,低頭時,阿爺已經回屋了。

    師藍在台階上坐了下來,繼續看著星星。夜色越深,天上的星星也就越多,最初那幾顆已經分別不清了,橫貫長空的河流,許多明亮的星辰,離開的人如這般數之不盡。

    師藍朝天空伸手,隨著銀河劃過,似在打招呼,又似在告別,嘴里輕聲呢喃著︰“原來大師兄和小花籃真的變成天上的星星了,牛郎,織女,離得好遠啊。”

加入書簽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把《樹行人間,凡人一瞬卻是萬千事》,方便以後閱讀樹行人間,凡人一瞬卻是萬千事第9章 人與星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樹行人間,凡人一瞬卻是萬千事第9章 人與星辰並對樹行人間,凡人一瞬卻是萬千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