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門孽徒

第七十章 春節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若有歲月可回首 本章:第七十章 春節

    其他人姑且不論,來看看端木汐汐和珞小小得知這三件事以後的反應。
    剛得知第一件事,端木汐汐氣得宛如一座冰雕,生人勿進!想當初,端木汐汐苦口婆心勸陳秋銘去爭霸天下,為此甚至不顧及陳秋銘乃是魔門出身。
    結果呢,陳秋銘不屑一顧,不但堅決拒絕了,還信誓旦旦表示,他對爭霸天下沒半點興趣。這才過去過久?才半年多一點吧?他居然跑到北方去輔佐李存勖,一個沙陀人,連諸侯都不是,畢竟晉王李克用還沒死呢。
    陳秋銘,你這是欺人太甚!
    這火氣還沒完全消退,端木汐汐又同時接到第二和第三個消息,端木汐汐又一次氣得咬牙切齒。本來那天接到第一個消息,端木汐汐就暗自決定,將來一定要擊敗陳秋銘,要讓陳秋銘這個言而無信的人好看。
    但現在薛洋成就大宗師,就意味著武林格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端木汐汐可是太知道一個大宗師對於魔門的意義了。
    原本白道武林,佛門有孫妙菡,道門有陳摶,再加上天下第一高手宋一刀,是穩穩壓製魔門和整個黑道武林的。盡管龍四和南門淵源頗深,但卻遠在天山,幾乎不會過問中原之事。盡管北門還有蕭敵魯,卻是契丹人,也不敢對中原武林過多插手。
    但現在不一樣了,薛洋成了大宗師,天下所有的黑道、邪道中人都會向魔門靠攏,南門也會變得更加團結更加有凝聚力,而她想要收拾陳秋銘,難度也瞬間增大了許多。
    第三個消息端木汐汐反而沒什麽反應,因為她早就懷疑朱溫是大尊,隻是沒有證據而已,沒有證據的事,可以影響一個普通人,卻對天下實力最強的朱溫沒任何影響,至少暫時拿他沒任何辦法。
    與端木汐汐不同的是,一開始珞小小收到三個消息欣喜大於其他情緒,盡管她也對陳秋銘跑去輔佐李存勖也不滿。
    要知道她到成都府這半年可沒有閑著,不但收服了大量的南門門人,還吸取了在揚州失敗的教訓,隻顧著核心人物,卻沒有任何群眾基礎,以至於外敵一來直接崩塌。
    這一次在成都,她通過唐道襲父女,不但接觸到了很多王建核心圈的人物,還拉攏了大量的中下層人物,就等著薛洋把陳秋銘勸回來將蜀國整個天翻地覆,結果呢,人家跑晉國去了。
    但珞小小很快就想通了,晉國就晉國吧,憑借陳秋銘的才智,在憑借自己的手段,再加上薛洋晉級大宗師,南門恢複到武曌時期的雄風不算是遙不可及的事情。
    而且珞小小雖然崇拜武曌,卻不一定要做武曌,自從被陳秋銘所救之後,她就覺得做邪王背後的那個女人也未嚐不可。
    可沒想到很快她又收到一個消息,陳秋銘給賈歡寫親筆信,邀請賈歡去潞州發展。
    珞小小瞬間氣炸了,她跟陳秋銘是什麽關係?最少在珞小小心裏,她連腳底板都給他看,一顆心完全係在他身上,還跟他做了那麽多親密的事情,最起碼算是私定終身了。可是陳秋銘居然隻邀請賈歡去,對她連隻言片語都沒提。
    自己在他心裏居然還不如賈歡?
    陳秋銘這個混蛋,你給我等著!
    女人鑽起牛角尖來是非常的可怕的,陳秋銘此時還不知知道,他什麽都沒做,千裏之外還有兩個女人對他恨得咬牙切齒,他要知道,一定會抱怨,老子是無辜的!
    大年三十,天佑四年除夕夜,李存勖、陳秋銘、無垢、周德威等潞州高層坐在一起涮火鍋。李存勖的妻妾、家眷都沒接到瀘州來,所以即使是過年,也隻能拉著大家一次吃喝。
    嚴格來講,沒有辣椒,火鍋是沒有靈魂的,但李存勖等人依舊恨不得連鍋都舔了,無垢要矜持一些,但也沒少動筷子,來到潞州才兩個月不到,她就已經習慣跟一幫大老爺們一起吃飯喝酒了。
    陳秋銘嫌棄地看了李存勖一眼,說道:“師弟,你能不能斯文一點?大家都是文明人,要注意形象和素質,你看你口水都快噴鍋裏了。”
    李存勖卻是毫不在意,他也算很奇葩的人,一方麵粗俗,一方麵高雅,兩種截然相反的氣質在他身上卻一點不顯得違和,也算是跟陳秋銘臭味相投吧。
    無垢邊吃邊向李存勖和陳秋銘匯報工作:“農貿交易市場和商業街的拆遷補償款已經發放完畢,我計劃等過完元宵節再讓這些住戶搬家。另外釀酒廠、服裝廠、印刷廠的初步選址工作已經初步完成,但無垢建議,除了印刷廠,其他工廠都放置到城外去,選址工作跟丈量土地工作結合在一起,否則,小小的潞州城,根本無法安置這麽多工廠。”
    李存勖搖頭道:“這些工廠太重要,放置在城外不放心,萬一有個閃失,那損失可太嚴重了,不行將潞州城擴建?”
    這幾天,陳秋銘著重給李存勖講了工業化的重要性,李存勖其實並沒有完全消化,但卻知道這些工廠是未來的錢袋子,沒錢,拿什麽爭霸天下?
    擴建?陳秋銘本來也是計劃把大多數工廠放到城外去,但現在聽無垢這麽一說,立即想到,若是在潞州現有的基礎上,向外十裏再建一道城牆也不是不可以。
    一來現在也不缺錢,二來可以很好地保護未來的工業基地,三來圈起來的土地還可以規劃出很多街道和店鋪,甚至直接可以拍賣土地,築城的錢未必收不回來。
    無論古今,拉動經濟的辦法中,基礎設施建設絕對算得上一條上策,隻要規劃得當,絕對不會勞民傷財。而且現在水泥已經被研究出來了,隻是還不能大規模生產,有水泥在,絕對能節省很多成本。
    陳秋銘立即將自己的想法和盤托出,得到了在座所有人的認可,陳秋銘立即指示無垢道:“你先簡單做個計劃,不能按徭役,按做工,包吃,每人每日五個大錢,大概招募5000人,先做個簡單的計劃和預算;工程院挑選研究水泥的骨幹,另外再招募500人組建水泥廠,開始大規模生產水泥,廠址就放在外城以內。”
    無垢其實最近也很忙,而且她還屬於免費打工,既沒有實權又沒有工錢,每天還被陳秋銘指揮得團團轉。
    李存勖有點看不下去了,替無垢打抱不平道:“師兄,無垢最近還是很忙碌,不行將這個差事交給秘書處那幫人?”
    陳秋銘眼睛一瞪道:“我每日比她還忙,也不見你心疼我一下?我看你最近也很閑,不如今日你我商議的軍械局的計劃就你來做吧?”
    李存勖翻了翻白眼,說道:“值此新春佳節,你給我安排如此繁重的一個活,還有沒有人性?”
    陳秋銘理所當然地說道:“我每日編寫教材直至深夜,我叫苦叫累了麽?”
    周德威見情況不妙,剛想腳底抹油,卻被陳秋銘叫住:“周將軍,那日我也跟你交流過,總參謀部的組建工作和新軍隊工作條令的起草工作你來主抓一下,不懂的就來問我。”
    周德威表麵答應,內心卻哀歎,今日這頓火鍋,就不該來......
    至於反抗,算了吧,沒見世子都不敢吭聲麽?
    在陳秋銘的鞭策下,整個潞州高層春節期間忙得團團轉,但效率還是不錯的,春節還沒過完,很多工作便風風火火全麵展開。
    元宵節一過,陳秋銘更忙了,他還身兼了皇家師範學院、商學院、工程院的院長和講師,好在三家學院的選址的時候弄在了一起,直接買下三棟大府邸,打通了弄在一起,否則,陳秋銘非得裂開不可。
    陳秋銘每日掛在嘴上的話就一句:“萬事開頭難,等忙過了這一陣就好了。”既安慰和鼓勵自己,也鼓勵別人,好在元宵節過後不久,終於將賈歡盼來了。
    賈歡不是一個人來的,他足足帶過來一個龐大的車隊。得到父親的首肯,賈歡決定將天蓮宗全部的未來都壓在陳秋銘身上。
    車隊當中,不但有天蓮宗培養的商業人才,還有陳秋銘心中提到的算術人才,工匠方麵的人才,還有上百名精銳護衛,至於現錢和銀票,那就更多了,足足十幾輛大車。
    而這些隻是有形的東西,無形的東西當中,最值錢的莫過於天蓮宗遍布整個華夏的龐大商業網絡,這對於李存勖的霸業來說,至關重要。
    李存勖和陳秋銘對於賈歡的到來早就望眼欲穿,陳秋銘更是埋怨道:“師兄,你怎麽才來?”
    賈歡苦笑道:“我一接到你的信,第二日便啟程回成都府,得到父親的首肯,我又開始組建北上的車隊,為了你,我連年都沒過,二十多日都在路上奔波,出蜀國、過岐國,曆經千辛萬苦才到你處,你還嫌棄我慢?”
    陳秋銘趕忙道歉:“師兄,我怎麽好意思怪你,隻是望眼欲穿、心中太過急切罷了,都是師兄的錯,今晚師兄親自下廚,慰勞你一路來的辛苦。”


如果您喜歡,請把《魔門孽徒》,方便以後閱讀魔門孽徒第七十章 春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魔門孽徒第七十章 春節並對魔門孽徒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