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門孽徒

第六十八章 師徒名分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若有歲月可回首 本章:第六十八章 師徒名分

    無垢聽完不以為意,笑道:“新衣試穿?無垢樂意效勞。”
    陳秋銘聽完壞笑道:“那好,晚上來我房間。”
    這笑容有點猥瑣,不由得讓無垢沒來由一陣不安......
    三人正說話,突然陳秋銘怪叫一聲道:“我師傅回來了!”
    李存勖和無垢聞言剛站起來,陳秋銘已經不見人影,兩人連忙迎了出去,剛好看見陳秋銘一臉諂笑地扶著薛洋步入府中。
    薛洋本來心情還不錯,可一看到無垢勃然色變道:“此女怎麽會在此?”
    前次薛洋來的時候,無垢還是被陳秋銘封住了穴道,身上沒有一絲功力,又沒有照麵,薛洋沒有細查,還以為是個普通人,根本沒發現無垢的存在。
    陳秋銘連忙解釋一番,誰知薛洋卻對陳秋銘對無垢的處置十分不爽,罵道:“老子跟你說過多少遍了,我南門和北門之間,仇深似海、不共戴天,隻要看到就殺無赦,你不但沒打殺她,還把她放了?”
    看到薛洋發飆,李存勖和無垢在一旁嚇得大氣都不敢出,陳秋銘卻嬉皮笑臉地辯解道:“師傅,兵法的最高境界是不戰而屈人之兵,消滅敵人最好的辦法不是從肉體上消滅她,而是從精神上征服她。如今無垢已經棄暗投明,這樣一來,無論是以後是徹底消滅還是收服北門,都有事半功倍之效。”
    薛洋卻冷笑一聲,繼續罵道:“孽徒!你明明是見色起意、色令智昏,還找諸多借口來搪塞我,還敢跟我論兵法?你兵法有幾斤幾兩老子還不知道?”
    陳秋銘激動地抓著無垢的胳膊露出她的守宮砂反駁道:“師傅,你卻是冤枉我了,我色令智昏?我要是色令智昏無垢怎能還保持清白之身?”
    薛洋一楞,陳秋銘卻反而開始說教道:“師傅,徒兒早就跟您說過,要學會用發展的眼光看待問題。徒兒早就今非昔比,否則怎能用火消滅李思安的十萬大軍,怎能帶著兩萬琦兵連克梁國六座城池?”
    “殺她一人有何用?我們的目的是消滅或收服整個北門,徹底結束南門和北門百年血腥爭鬥的局麵,有無垢在,這個目標並非遙不可及。”
    其實薛洋說對了,陳秋銘一開始沒殺無垢,就是見人家長得好看舍不得下手,後麵慢慢變成現在這幅局麵。但陳秋銘兩輩子積累起來的口才也不是蓋的,硬生生被他說出了一定的道理。
    陳秋銘見薛洋的臉色有所緩和,決定添一把火:“師傅你想,他北門辛苦培養的軍師,如今卻成了我南門的智囊,要是蕭敵魯知道了,估計鼻子都氣歪了。對了師傅,你此次前去契丹,戰況如何?”
    薛洋輕飄飄地來了一句“勝了”便轉身對著無垢說道:“你聽好了,若是真心投靠,我自會留你性命,你若是敢‘身在曹營心在漢’,這天下之大,卻無你容身之地,就連你秘族,老子都給你連根拔起。”
    無垢連連說不敢,心裏卻暗自腹誹:“這兩人,不愧是師徒,連威脅的口氣都一模一樣。”
    李存勖趁機對薛洋行禮道:“亞子拜見薛老前輩,多謝前輩此番前往契丹為我等出了口惡氣,祝賀前輩晉升大宗師並旗開得勝!前輩,裏麵請!”
    李存勖此番話說得還是比較得體的,薛洋仔細打量一番李存勖,然後矜持地點點頭,心裏卻暗道:“難怪陳秋銘這小子看得上,此人確實有龍鳳之姿。”
    陳秋銘又死皮賴臉地粘上薛洋說道:“跟師傅分別一年多,徒兒心中甚是想念,一會徒兒親自下廚,一定給師傅多做幾道好菜。”
    薛洋剛被陳秋銘懟得夠嗆,此時依舊沒給陳秋銘什麽好臉色,仍然氣哼哼地說道:“一會我考校你的功課,不考武功,就考書法和六藝,若是還沒有什麽長進,小心你屁股開花。”
    無垢聞言差點噗嗤笑出聲來,小臉憋得要多辛苦有多辛苦,陳秋銘卻扶著薛洋坐下哭著臉說道:“師傅,徒兒愚鈍,琴棋書畫確實非徒兒所長,但師傅您不能拿您的標準來要求徒兒啊,您天縱奇才,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但天下之人有幾個能跟您相比?”
    “而且,每個人的天賦各不相同,您看,我在廚藝和釀酒方麵不是天賦異稟麽?沒有我,您哪能品嚐到那麽多美食和美酒?”
    薛洋聞言哭笑不得,陳秋銘趁機給李存勖使眼色道:“李兄,你陪師傅聊一會,我去給師傅做菜。”
    李存勖跟陳秋銘混久了,這臉皮也變厚了,趕緊跪下拜道:“亞子愚鈍,天賦與秋銘萬萬不能相比,但亞子還算勤奮好學,還望師傅念在亞子一片赤誠之心的份上收亞子為徒。”
    嗬嗬,這師徒名分還沒定,師傅先喊上了,真是將陳秋銘的無賴套路學了個九成九。對於要不要收李存勖,薛洋一路上,曾反複思考過那天陳秋銘說過的話,覺得試一試也未嚐不可。
    畢竟聖門想要成為佛、道兩門這樣有影響力的宗教,就必須做出一些新的嚐試和改變了。
    於是薛洋說道:“我‘花間派’向來一脈單傳,老夫已經收了陳秋銘這個孽徒,再收你就不合規矩了,而且你如今的武藝基本已經定型,很難再有太大上升的空間。”
    “不過,看在秋銘的麵上,又念你勤奮好學,我可以收你為記名弟子,主要傳授你六藝,你可願意?”
    李存勖跪在地上,心情就如過山車一般七上八下,聽到後麵才大喜過望,連忙給薛洋敬茶,又叩了三個響頭拜道:“師傅在上,請受徒弟李存勖一拜!”
    其實李存勖心裏的清楚,他這個年紀武藝很難進步,之所以想拜薛洋為師,主要就是為了和陳秋銘當初的約定和一個師徒名分。
    要知道江湖上才幾個大宗師?有這種戰略級的高手當師傅,走出去說話的聲音都可以大三分。李存勖見薛洋已經喝茶了,興奮地說道:“師傅,我以後在江湖上是不是可以橫著走了?”
    薛洋聞言立馬哭笑不得,想他一輩子英雄了得,到老收了兩徒弟,卻是兩個這樣的二貨,一世英名會不會晚節不保、毀於一旦?
    陳秋銘為了討好薛洋,拿出渾身的解數,親自出手做了六菜一湯,李存勖和無垢吃得讚不絕口,薛洋嘴上不說話,動筷子的頻率卻不輸於任何人。
    陳秋銘趁機問薛洋和蕭敵魯交手的具體細節,薛洋自得地答道:“三百招之內,勢均力敵,三百招之後,蕭敵魯節節敗退,最後被我一掌擊傷,居然不顧麵皮落荒而逃。”
    薛洋僅僅在潞州待了三天就走了,用他的話說:“老夫還有一場重要的約會要去赴約。”
    李存勖很是不舍,連忙勸阻道:“師傅,你才教導我三日,這哪裏能夠,不如再多留些日子,最起碼過完春節再走。”
    薛洋道:“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你在六藝方麵基礎不錯,且天賦極高,隻要勤加鑽研,必然會有一番大成就。關於六藝,我打算著書一本,以後有機會,再傳給你。”
    這三天,其實薛洋一直跟李存勖膩在一起,如膠似漆,他發現李存勖在武功方麵天賦雖然比不得陳秋銘,但在藝術方麵的天賦足可以甩陳秋銘幾條街。
    尤其是音律方麵,兩人甚至跟伯牙和子期一樣,昔昔相惜,於是,薛洋將藝術方麵的傳承希望全寄托在李存勖身上,三天以來悉心教導,完全將陳秋銘拋之腦後。
    李存勖還是不舍,繼續勸道:“師傅,蕭敵魯打不過您,卻很有可能拿秋銘和我出氣,我晉國離契丹又近,萬一蕭敵魯不顧一切出手,我和師兄豈不危險?”
    按常理,大宗師不會對另一個大宗師的晚輩下手,因為擔心報複。所以李存勖說這番話主要還是為了挽留薛洋,薛洋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陳秋銘道:“有你師兄在,蕭敵魯討不了任何便宜,你大可放心。”
    李存勖瞪大眼睛,還有點不明所以,陳秋銘在一旁尷尬一笑道:“師傅,徒弟不是有意要瞞您,而是怕刺激到您那根傲嬌的神經,不告訴師弟,也是為了低調做人,徒弟其實,還是很謙虛的。”
    薛洋聽完,胡子差點都氣歪了,我傲嬌?這個孽徒,薛洋實在是有點不爽陳秋銘了,有心教訓吧,人家現在也是大宗師,哎,冤孽啊!
    薛洋氣鼓鼓地走了,李存勖這才反應過來,拽著陳秋銘的胳膊激動地問道:“師兄,你晉升大宗師了?”
    李存勖雖然年紀更大,但入門時間晚,所以稱呼陳秋銘師兄。
    陳秋銘點點頭,望著薛洋消失的方向,歎了口氣道:“師傅這次,怕是去找孫妙菡,師傅傲嬌了一輩子,現在成就大宗師,才敢正麵示愛。孫妙菡啊孫妙菡,你若是敢辱我師傅,將來可別怪我將你慈航劍齋的山門踏破!”


如果您喜歡,請把《魔門孽徒》,方便以後閱讀魔門孽徒第六十八章 師徒名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魔門孽徒第六十八章 師徒名分並對魔門孽徒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