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門孽徒

第六十六章 改革計劃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若有歲月可回首 本章:第六十六章 改革計劃

    李克用、李存勖、陳秋銘三天盤膝而坐,幾輪推杯換盞過後,李克用歎口氣對著陳秋銘說道:“老夫是個有罪之人,我李家世受皇恩,但老夫不但沒保住大唐江山,反而讓朱溫這狼心狗肺篡奪了皇位,就算老夫將來死去,也無顏在地>“亞子在先生的幫助之下,先後幾次重創梁軍,著實讓老夫喜出望外。不瞞先生說,在此之前,老夫從未想過我李家要去爭霸天下,之所以稱帝,也是為了氣朱溫那狗賊,但這幾日來,亞子卻對先生推崇備至,並勸說老夫轉變觀念。”
    “我晉國土地貧瘠,人口稀少,缺錢少糧,恐怕難以承受爭霸天下之重,若單輪打仗,我李家男兒不怕任何人,但若是論治理天下,我李家恐怕還是門外漢,治理晉國數州之地尚且讓老夫頭痛,何況是天下?這重重困難,還望先生教我。”
    陳秋銘聞言微微一笑,說白了,李克用還是不太信任自己,想親自考校一下,不慌不忙答道:“當年劉邦問張良平定天下的戰略方針,張良告訴劉邦,暫時順從項羽,積蓄實力,以待日後。”
    “今日我給陛下的戰略其實差不多,向南,假裝與朱溫修好,先積蓄錢糧、穩定民生、招募賢才、訓練兵甲,等實力壯大些,向西可以勸降岐國、征服定難和朔方,向東可以武力征服燕幽,向北可以討伐契丹。”
    “待時機成熟,便一舉剿滅朱溫,定鼎中原,至於南方諸侯,能打壓打壓,能拉攏拉攏,能分化分化,遠交近攻,隻要我內政平穩,錢糧充足,皆不足為慮。”
    “我晉國優勢在於軍事強盛,能征善戰,弱勢在於地方治理缺乏合理的製度和手段,人口稀缺、錢糧匱乏,而造成弱勢的根本原因,便是缺乏善於治理的文官。陛下,文武並重才是王道,地方節度使既管軍事,又管行政,不但權力過於集中,而且治理起來大多野蠻粗暴,不管百姓死活,這才是大唐末期軍閥割據、江山動蕩的根本原因。”
    李克用聽得很用心,聽到精彩處還不斷點頭,聽到最後顧不得身份,急切接話道:“先生之言句句真知灼見,但我晉國實在缺乏能治國安邦的文人,奈何?”
    陳秋銘笑道:“陛下,治大國如烹小鮮,急不來,前次我軍南下,獲得數百士子,我計劃分成兩撥,最優秀的那撥人,可以一邊培訓一邊試用,剩下的大部分,我計劃成立一家師範學院,培訓一番後,放到各州、各郡、各縣,去教書育人。”
    “另外,陛下還可以開科取士,招募賢才,這樣一邊培養一邊招募,隻要陛下重視,給予文人相應的尊重和地位,時間一長,晉國的文風自然會興盛起來。”
    “富國強兵是一個複雜的話題,涉及方方麵麵的細節,我建議陛下將潞州作為試點,大膽讓亞子和我施為,一段時間之後再檢驗成果,好的方麵策略自然在全國加以推廣,不好的加以總結和糾正,如此既穩妥又不失方寸,陛下以為如何?”
    李克用作為沙陀族的族長,看似野蠻粗俗,卻粗中有細,不乏膽識和謀略,否則怎能在亂世之中打下這麽一片基業?
    他歎了口氣道:“我已年邁,晉國的未來隻能靠亞子和先生去開創,潞州之事就由你們隨意折騰。我觀先生雖年輕,卻運籌帷幄、老成謀國,乃是上蒼賜予我晉國最好的治世之才。亞子勇猛、仁厚,卻缺乏謀略,以後就全仰仗先生輔佐亞子,翼聖不勝感激!”
    說完,竟抱拳欲俯下身對陳秋銘行禮,陳秋銘連忙拖住,誠懇說道:“陛下和亞子以國士待我,在下必以國士報之,定當竭盡所能,輔佐亞子掃平天下,開創盛世!”
    李克用第二日便離開潞州回太原府去了,畢竟作為一國之君,不開能長期待在潞州。上午,李存勖、陳秋銘、無垢在大廳議事,得到父親的首肯,李存勖恨不得立即大展拳腳,連忙詢問陳秋銘接下來如何行事。
    陳秋銘不答反問道:“楊師厚那六萬大軍有何動靜?”
    李存勖答道:“已經退出潞州,前往澤州駐防,在梁國境內,沿路修建了大量的軍事設施,一副要和我軍長期對陣的樣子。”
    陳秋銘聞言點點頭,道:“楊師厚不愧是老將,若是他敢輕舉妄動,除掉這六萬大軍也未必沒機會,但他堅守不出,一時間也奈何他不得。反正你父皇要給朱溫派使講和,暫時不管他,隻需讓狼騎監視即可。”
    “晉國師範學院、商學院、工程學院籌備如何了?這三家學院是我們的人才庫,既是教育機構,又是科研機構,千萬不可小視。”
    李存勖已經逐漸適應陳秋銘嘴裏的各種新鮮詞匯,答道:“都按你的說的正在籌備中,過完春節差不多都能正式掛牌運行了。”
    陳秋銘點點頭,掏出一份寫好的改革計劃書,遞給李存勖然後說道:“頭一件大事便是土地改革,晉國地廣人稀,正好施行土地改革。”
    “我這土地改革計劃和隋朝和唐初的‘均田製’類似,都是按人頭分配土地,但不同的是,土地、礦山必須歸國有,個人隻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還必須按田畝交稅,個人禁止土地交易。”
    李存勖疑惑道:“現在土地全在私人手裏,我們若是收回,那底下人不全造反了,何況很多土地都是賞給了有功的將領。”
    陳秋銘道:“當然不是白拿,而是置換,能置換那些東西上麵都列舉了,例如礦山開采權、水塘承包權、甚至城中的店鋪、攤位、商業免稅政策等等。”
    “另外為了鼓勵開墾荒地,誰開墾的荒地,誰就能免稅耕種五年。當然土地收上來以後,不能全分下去,一部分是預留給軍墾,另一部分將來也可以獎勵有功之臣。”
    “這樣一來土地雖為國有,但隻要是有人在,就肯定有地種,除了少量交稅,養活自己綽綽有餘。至於反對聲音,多半集中在官員士紳當中,若是肯服從,還可以置換到相應的好處,家裏也不缺地種,若是反對,甚至暴力抗法,那就抄家治罪,一律嚴懲,看看誰更強硬。”
    “當然,相應的政策宣傳手段也要跟進,你的情報網也要及時跟進,防止有人串聯暴動,不過可以放心的是,普通老百姓肯定不會跟著作亂,家家戶戶有田種,誰會跟著去找死?”
    緩了緩陳秋銘又說道:“第二項改革是行政改革,首先是軍政分離,文官管政務,軍官管軍務,各不隸屬,隻可相互配合,相互監督,不可相互幹涉。”
    李存勖看到這裏,指著方案問道:“以潞州為例,若是有敵來犯,那到底聽誰的?”
    陳秋銘答:“戰事聽武官,政事聽文官,若是有戰事,像退敵守城之責,肯定是武官的,像組織民眾、安撫民意、巡街緝拿等事肯定是文官的,相互之間相互配合,職責明確。當然,有些極為特殊的地方、特殊時期可以設暫時設節度使軍政一肩挑,但時機一過,節度使必須撤銷,以防尾大不掉。其次還要逐步完善各項律法和規章製度,防止貪腐。”
    “另外在原有行政機構基礎上,各縣增設監察局、教育局、工商局、稅務局四個衙門,各州、各郡設相應的廳,全國設監察部、教育部、工商部、稅務部,中央垂直直屬,品階和六部九卿並列。科舉暫時仍歸禮部管,等將來新式教育普及以後,再歸教育部並逐漸以中考和高考取代科舉。”
    “第三項改革是工商業的,首先要改的是幣製,設立國有銀行,鑄金、銀、銅三種錢幣,每種錢幣設三種麵額;設立皇家商行,專門從事釀酒、紡織、建築、服裝、餐飲、交通、開采等暴利行業。另外,要大力鼓勵工商業,將來往東進攻,占據海邊港口之後,還要建立海軍,大力發展海洋貿易......”
    “這份計劃書是我撰寫的初稿,今天拿出來進行討論,下一步,可以召集各級官員士紳進行論證,等論證結束,再頒布施行。今日,我會寫信邀請我聖門天蓮宗的同門來潞州發展,有他們在,才好從全國各地收購糧食。”
    李存勖對著這個計劃書還有看多看不懂的地方,開始逐字逐句地跟陳秋銘開始討論,無垢坐在一旁有些尷尬,心情還有些複雜。
    說實話,剛落在陳秋銘手裏的時候,她心裏是特別絕望的,唯一的寄托是蕭敵魯能救她,但陰差陽錯之下,蕭敵魯隻救走了耶律宗寶,那一刻,無垢真的是萬念俱灰!
    說實話,蕭敵魯也不是對無垢有什麽意見,隻是不夠重視罷了,最主要的是,蕭敵魯也沒想到半炷香之內沒拿下陳秋銘,以至於,無垢絕望之餘,對蕭敵魯甚至對北門都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李存勖已經逐漸適應陳秋銘嘴裏的各種新鮮詞匯,答道:“都按你的說的正在籌備中,過完春節差不多都能正式掛牌運行了。”
    陳秋銘點點頭,掏出一份寫好的改革計劃書,遞給李存勖然後說道:“頭一件大事便是土地改革,晉國地廣人稀,正好施行土地改革。”
    “我這土地改革計劃和隋朝和唐初的‘均田製’類似,都是按人頭分配土地,但不同的是,土地、礦山必須歸國有,個人隻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還必須按田畝交稅,個人禁止土地交易。”
    李存勖疑惑道:“現在土地全在私人手裏,我們若是收回,那底下人不全造反了,何況很多土地都是賞給了有功的將領。”
    陳秋銘道:“當然不是白拿,而是置換,能置換那些東西上麵都列舉了,例如礦山開采權、水塘承包權、甚至城中的店鋪、攤位、商業免稅政策等等。”
    “另外為了鼓勵開墾荒地,誰開墾的荒地,誰就能免稅耕種五年。當然土地收上來以後,不能全分下去,一部分是預留給軍墾,另一部分將來也可以獎勵有功之臣。”
    “這樣一來土地雖為國有,但隻要是有人在,就肯定有地種,除了少量交稅,養活自己綽綽有餘。至於反對聲音,多半集中在官員士紳當中,若是肯服從,還可以置換到相應的好處,家裏也不缺地種,若是反對,甚至暴力抗法,那就抄家治罪,一律嚴懲,看看誰更強硬。”
    “當然,相應的政策宣傳手段也要跟進,你的情報網也要及時跟進,防止有人串聯暴動,不過可以放心的是,普通老百姓肯定不會跟著作亂,家家戶戶有田種,誰會跟著去找死?”
    緩了緩陳秋銘又說道:“第二項改革是行政改革,首先是軍政分離,文官管政務,軍官管軍務,各不隸屬,隻可相互配合,相互監督,不可相互幹涉。”
    李存勖看到這裏,指著方案問道:“以潞州為例,若是有敵來犯,那到底聽誰的?”
    陳秋銘答:“戰事聽武官,政事聽文官,若是有戰事,像退敵守城之責,肯定是武官的,像組織民眾、安撫民意、巡街緝拿等事肯定是文官的,相互之間相互配合,職責明確。當然,有些極為特殊的地方、特殊時期可以設暫時設節度使軍政一肩挑,但時機一過,節度使必須撤銷,以防尾大不掉。其次還要逐步完善各項律法和規章製度,防止貪腐。”
    “另外在原有行政機構基礎上,各縣增設監察局、教育局、工商局、稅務局四個衙門,各州、各郡設相應的廳,全國設監察部、教育部、工商部、稅務部,中央垂直直屬,品階和六部九卿並列。科舉暫時仍歸禮部管,等將來新式教育普及以後,再歸教育部並逐漸以中考和高考取代科舉。”
    “第三項改革是工商業的,首先要改的是幣製,設立國有銀行,鑄金、銀、銅三種錢幣,每種錢幣設三種麵額;設立皇家商行,專門從事釀酒、紡織、建築、服裝、餐飲、交通、開采等暴利行業。另外,要大力鼓勵工商業,將來往東進攻,占據海邊港口之後,還要建立海軍,大力發展海洋貿易......”
    “這份計劃書是我撰寫的初稿,今天拿出來進行討論,下一步,可以召集各級官員士紳進行論證,等論證結束,再頒布施行。今日,我會寫信邀請我聖門天蓮宗的同門來潞州發展,有他們在,才好從全國各地收購糧食。”
    李存勖對著這個計劃書還有看多看不懂的地方,開始逐字逐句地跟陳秋銘開始討論,無垢坐在一旁有些尷尬,心情還有些複雜。
    說實話,剛落在陳秋銘手裏的時候,她心裏是特別絕望的,唯一的寄托是蕭敵魯能救她,但陰差陽錯之下,蕭敵魯隻救走了耶律宗寶,那一刻,無垢真的是萬念俱灰!
    說實話,蕭敵魯也不是對無垢有什麽意見,隻是不夠重視罷了,最主要的是,蕭敵魯也沒想到半炷香之內沒拿下陳秋銘,以至於,無垢絕望之餘,對蕭敵魯甚至對北門都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李存勖已經逐漸適應陳秋銘嘴裏的各種新鮮詞匯,答道:“都按你的說的正在籌備中,過完春節差不多都能正式掛牌運行了。”
    陳秋銘點點頭,掏出一份寫好的改革計劃書,遞給李存勖然後說道:“頭一件大事便是土地改革,晉國地廣人稀,正好施行土地改革。”
    “我這土地改革計劃和隋朝和唐初的‘均田製’類似,都是按人頭分配土地,但不同的是,土地、礦山必須歸國有,個人隻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還必須按田畝交稅,個人禁止土地交易。”
    李存勖疑惑道:“現在土地全在私人手裏,我們若是收回,那底下人不全造反了,何況很多土地都是賞給了有功的將領。”
    陳秋銘道:“當然不是白拿,而是置換,能置換那些東西上麵都列舉了,例如礦山開采權、水塘承包權、甚至城中的店鋪、攤位、商業免稅政策等等。”
    “另外為了鼓勵開墾荒地,誰開墾的荒地,誰就能免稅耕種五年。當然土地收上來以後,不能全分下去,一部分是預留給軍墾,另一部分將來也可以獎勵有功之臣。”
    “這樣一來土地雖為國有,但隻要是有人在,就肯定有地種,除了少量交稅,養活自己綽綽有餘。至於反對聲音,多半集中在官員士紳當中,若是肯服從,還可以置換到相應的好處,家裏也不缺地種,若是反對,甚至暴力抗法,那就抄家治罪,一律嚴懲,看看誰更強硬。”
    “當然,相應的政策宣傳手段也要跟進,你的情報網也要及時跟進,防止有人串聯暴動,不過可以放心的是,普通老百姓肯定不會跟著作亂,家家戶戶有田種,誰會跟著去找死?”
    緩了緩陳秋銘又說道:“第二項改革是行政改革,首先是軍政分離,文官管政務,軍官管軍務,各不隸屬,隻可相互配合,相互監督,不可相互幹涉。”
    李存勖看到這裏,指著方案問道:“以潞州為例,若是有敵來犯,那到底聽誰的?”
    陳秋銘答:“戰事聽武官,政事聽文官,若是有戰事,像退敵守城之責,肯定是武官的,像組織民眾、安撫民意、巡街緝拿等事肯定是文官的,相互之間相互配合,職責明確。當然,有些極為特殊的地方、特殊時期可以設暫時設節度使軍政一肩挑,但時機一過,節度使必須撤銷,以防尾大不掉。其次還要逐步完善各項律法和規章製度,防止貪腐。”
    “另外在原有行政機構基礎上,各縣增設監察局、教育局、工商局、稅務局四個衙門,各州、各郡設相應的廳,全國設監察部、教育部、工商部、稅務部,中央垂直直屬,品階和六部九卿並列。科舉暫時仍歸禮部管,等將來新式教育普及以後,再歸教育部並逐漸以中考和高考取代科舉。”
    “第三項改革是工商業的,首先要改的是幣製,設立國有銀行,鑄金、銀、銅三種錢幣,每種錢幣設三種麵額;設立皇家商行,專門從事釀酒、紡織、建築、服裝、餐飲、交通、開采等暴利行業。另外,要大力鼓勵工商業,將來往東進攻,占據海邊港口之後,還要建立海軍,大力發展海洋貿易......”
    “這份計劃書是我撰寫的初稿,今天拿出來進行討論,下一步,可以召集各級官員士紳進行論證,等論證結束,再頒布施行。今日,我會寫信邀請我聖門天蓮宗的同門來潞州發展,有他們在,才好從全國各地收購糧食。”
    李存勖對著這個計劃書還有看多看不懂的地方,開始逐字逐句地跟陳秋銘開始討論,無垢坐在一旁有些尷尬,心情還有些複雜。
    說實話,剛落在陳秋銘手裏的時候,她心裏是特別絕望的,唯一的寄托是蕭敵魯能救她,但陰差陽錯之下,蕭敵魯隻救走了耶律宗寶,那一刻,無垢真的是萬念俱灰!
    說實話,蕭敵魯也不是對無垢有什麽意見,隻是不夠重視罷了,最主要的是,蕭敵魯也沒想到半炷香之內沒拿下陳秋銘,以至於,無垢絕望之餘,對蕭敵魯甚至對北門都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李存勖已經逐漸適應陳秋銘嘴裏的各種新鮮詞匯,答道:“都按你的說的正在籌備中,過完春節差不多都能正式掛牌運行了。”
    陳秋銘點點頭,掏出一份寫好的改革計劃書,遞給李存勖然後說道:“頭一件大事便是土地改革,晉國地廣人稀,正好施行土地改革。”
    “我這土地改革計劃和隋朝和唐初的‘均田製’類似,都是按人頭分配土地,但不同的是,土地、礦山必須歸國有,個人隻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還必須按田畝交稅,個人禁止土地交易。”
    李存勖疑惑道:“現在土地全在私人手裏,我們若是收回,那底下人不全造反了,何況很多土地都是賞給了有功的將領。”
    陳秋銘道:“當然不是白拿,而是置換,能置換那些東西上麵都列舉了,例如礦山開采權、水塘承包權、甚至城中的店鋪、攤位、商業免稅政策等等。”
    “另外為了鼓勵開墾荒地,誰開墾的荒地,誰就能免稅耕種五年。當然土地收上來以後,不能全分下去,一部分是預留給軍墾,另一部分將來也可以獎勵有功之臣。”
    “這樣一來土地雖為國有,但隻要是有人在,就肯定有地種,除了少量交稅,養活自己綽綽有餘。至於反對聲音,多半集中在官員士紳當中,若是肯服從,還可以置換到相應的好處,家裏也不缺地種,若是反對,甚至暴力抗法,那就抄家治罪,一律嚴懲,看看誰更強硬。”
    “當然,相應的政策宣傳手段也要跟進,你的情報網也要及時跟進,防止有人串聯暴動,不過可以放心的是,普通老百姓肯定不會跟著作亂,家家戶戶有田種,誰會跟著去找死?”
    緩了緩陳秋銘又說道:“第二項改革是行政改革,首先是軍政分離,文官管政務,軍官管軍務,各不隸屬,隻可相互配合,相互監督,不可相互幹涉。”
    李存勖看到這裏,指著方案問道:“以潞州為例,若是有敵來犯,那到底聽誰的?”
    陳秋銘答:“戰事聽武官,政事聽文官,若是有戰事,像退敵守城之責,肯定是武官的,像組織民眾、安撫民意、巡街緝拿等事肯定是文官的,相互之間相互配合,職責明確。當然,有些極為特殊的地方、特殊時期可以設暫時設節度使軍政一肩挑,但時機一過,節度使必須撤銷,以防尾大不掉。其次還要逐步完善各項律法和規章製度,防止貪腐。”
    “另外在原有行政機構基礎上,各縣增設監察局、教育局、工商局、稅務局四個衙門,各州、各郡設相應的廳,全國設監察部、教育部、工商部、稅務部,中央垂直直屬,品階和六部九卿並列。科舉暫時仍歸禮部管,等將來新式教育普及以後,再歸教育部並逐漸以中考和高考取代科舉。”
    “第三項改革是工商業的,首先要改的是幣製,設立國有銀行,鑄金、銀、銅三種錢幣,每種錢幣設三種麵額;設立皇家商行,專門從事釀酒、紡織、建築、服裝、餐飲、交通、開采等暴利行業。另外,要大力鼓勵工商業,將來往東進攻,占據海邊港口之後,還要建立海軍,大力發展海洋貿易......”
    “這份計劃書是我撰寫的初稿,今天拿出來進行討論,下一步,可以召集各級官員士紳進行論證,等論證結束,再頒布施行。今日,我會寫信邀請我聖門天蓮宗的同門來潞州發展,有他們在,才好從全國各地收購糧食。”
    李存勖對著這個計劃書還有看多看不懂的地方,開始逐字逐句地跟陳秋銘開始討論,無垢坐在一旁有些尷尬,心情還有些複雜。
    說實話,剛落在陳秋銘手裏的時候,她心裏是特別絕望的,唯一的寄托是蕭敵魯能救她,但陰差陽錯之下,蕭敵魯隻救走了耶律宗寶,那一刻,無垢真的是萬念俱灰!
    說實話,蕭敵魯也不是對無垢有什麽意見,隻是不夠重視罷了,最主要的是,蕭敵魯也沒想到半炷香之內沒拿下陳秋銘,以至於,無垢絕望之餘,對蕭敵魯甚至對北門都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李存勖已經逐漸適應陳秋銘嘴裏的各種新鮮詞匯,答道:“都按你的說的正在籌備中,過完春節差不多都能正式掛牌運行了。”
    陳秋銘點點頭,掏出一份寫好的改革計劃書,遞給李存勖然後說道:“頭一件大事便是土地改革,晉國地廣人稀,正好施行土地改革。”
    “我這土地改革計劃和隋朝和唐初的‘均田製’類似,都是按人頭分配土地,但不同的是,土地、礦山必須歸國有,個人隻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還必須按田畝交稅,個人禁止土地交易。”
    李存勖疑惑道:“現在土地全在私人手裏,我們若是收回,那底下人不全造反了,何況很多土地都是賞給了有功的將領。”
    陳秋銘道:“當然不是白拿,而是置換,能置換那些東西上麵都列舉了,例如礦山開采權、水塘承包權、甚至城中的店鋪、攤位、商業免稅政策等等。”
    “另外為了鼓勵開墾荒地,誰開墾的荒地,誰就能免稅耕種五年。當然土地收上來以後,不能全分下去,一部分是預留給軍墾,另一部分將來也可以獎勵有功之臣。”
    “這樣一來土地雖為國有,但隻要是有人在,就肯定有地種,除了少量交稅,養活自己綽綽有餘。至於反對聲音,多半集中在官員士紳當中,若是肯服從,還可以置換到相應的好處,家裏也不缺地種,若是反對,甚至暴力抗法,那就抄家治罪,一律嚴懲,看看誰更強硬。”
    “當然,相應的政策宣傳手段也要跟進,你的情報網也要及時跟進,防止有人串聯暴動,不過可以放心的是,普通老百姓肯定不會跟著作亂,家家戶戶有田種,誰會跟著去找死?”
    緩了緩陳秋銘又說道:“第二項改革是行政改革,首先是軍政分離,文官管政務,軍官管軍務,各不隸屬,隻可相互配合,相互監督,不可相互幹涉。”
    李存勖看到這裏,指著方案問道:“以潞州為例,若是有敵來犯,那到底聽誰的?”
    陳秋銘答:“戰事聽武官,政事聽文官,若是有戰事,像退敵守城之責,肯定是武官的,像組織民眾、安撫民意、巡街緝拿等事肯定是文官的,相互之間相互配合,職責明確。當然,有些極為特殊的地方、特殊時期可以設暫時設節度使軍政一肩挑,但時機一過,節度使必須撤銷,以防尾大不掉。其次還要逐步完善各項律法和規章製度,防止貪腐。”
    “另外在原有行政機構基礎上,各縣增設監察局、教育局、工商局、稅務局四個衙門,各州、各郡設相應的廳,全國設監察部、教育部、工商部、稅務部,中央垂直直屬,品階和六部九卿並列。科舉暫時仍歸禮部管,等將來新式教育普及以後,再歸教育部並逐漸以中考和高考取代科舉。”
    “第三項改革是工商業的,首先要改的是幣製,設立國有銀行,鑄金、銀、銅三種錢幣,每種錢幣設三種麵額;設立皇家商行,專門從事釀酒、紡織、建築、服裝、餐飲、交通、開采等暴利行業。另外,要大力鼓勵工商業,將來往東進攻,占據海邊港口之後,還要建立海軍,大力發展海洋貿易......”
    “這份計劃書是我撰寫的初稿,今天拿出來進行討論,下一步,可以召集各級官員士紳進行論證,等論證結束,再頒布施行。今日,我會寫信邀請我聖門天蓮宗的同門來潞州發展,有他們在,才好從全國各地收購糧食。”
    李存勖對著這個計劃書還有看多看不懂的地方,開始逐字逐句地跟陳秋銘開始討論,無垢坐在一旁有些尷尬,心情還有些複雜。
    說實話,剛落在陳秋銘手裏的時候,她心裏是特別絕望的,唯一的寄托是蕭敵魯能救她,但陰差陽錯之下,蕭敵魯隻救走了耶律宗寶,那一刻,無垢真的是萬念俱灰!
    說實話,蕭敵魯也不是對無垢有什麽意見,隻是不夠重視罷了,最主要的是,蕭敵魯也沒想到半炷香之內沒拿下陳秋銘,以至於,無垢絕望之餘,對蕭敵魯甚至對北門都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李存勖已經逐漸適應陳秋銘嘴裏的各種新鮮詞匯,答道:“都按你的說的正在籌備中,過完春節差不多都能正式掛牌運行了。”
    陳秋銘點點頭,掏出一份寫好的改革計劃書,遞給李存勖然後說道:“頭一件大事便是土地改革,晉國地廣人稀,正好施行土地改革。”
    “我這土地改革計劃和隋朝和唐初的‘均田製’類似,都是按人頭分配土地,但不同的是,土地、礦山必須歸國有,個人隻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還必須按田畝交稅,個人禁止土地交易。”
    李存勖疑惑道:“現在土地全在私人手裏,我們若是收回,那底下人不全造反了,何況很多土地都是賞給了有功的將領。”
    陳秋銘道:“當然不是白拿,而是置換,能置換那些東西上麵都列舉了,例如礦山開采權、水塘承包權、甚至城中的店鋪、攤位、商業免稅政策等等。”
    “另外為了鼓勵開墾荒地,誰開墾的荒地,誰就能免稅耕種五年。當然土地收上來以後,不能全分下去,一部分是預留給軍墾,另一部分將來也可以獎勵有功之臣。”
    “這樣一來土地雖為國有,但隻要是有人在,就肯定有地種,除了少量交稅,養活自己綽綽有餘。至於反對聲音,多半集中在官員士紳當中,若是肯服從,還可以置換到相應的好處,家裏也不缺地種,若是反對,甚至暴力抗法,那就抄家治罪,一律嚴懲,看看誰更強硬。”
    “當然,相應的政策宣傳手段也要跟進,你的情報網也要及時跟進,防止有人串聯暴動,不過可以放心的是,普通老百姓肯定不會跟著作亂,家家戶戶有田種,誰會跟著去找死?”
    緩了緩陳秋銘又說道:“第二項改革是行政改革,首先是軍政分離,文官管政務,軍官管軍務,各不隸屬,隻可相互配合,相互監督,不可相互幹涉。”
    李存勖看到這裏,指著方案問道:“以潞州為例,若是有敵來犯,那到底聽誰的?”
    陳秋銘答:“戰事聽武官,政事聽文官,若是有戰事,像退敵守城之責,肯定是武官的,像組織民眾、安撫民意、巡街緝拿等事肯定是文官的,相互之間相互配合,職責明確。當然,有些極為特殊的地方、特殊時期可以設暫時設節度使軍政一肩挑,但時機一過,節度使必須撤銷,以防尾大不掉。其次還要逐步完善各項律法和規章製度,防止貪腐。”
    “另外在原有行政機構基礎上,各縣增設監察局、教育局、工商局、稅務局四個衙門,各州、各郡設相應的廳,全國設監察部、教育部、工商部、稅務部,中央垂直直屬,品階和六部九卿並列。科舉暫時仍歸禮部管,等將來新式教育普及以後,再歸教育部並逐漸以中考和高考取代科舉。”
    “第三項改革是工商業的,首先要改的是幣製,設立國有銀行,鑄金、銀、銅三種錢幣,每種錢幣設三種麵額;設立皇家商行,專門從事釀酒、紡織、建築、服裝、餐飲、交通、開采等暴利行業。另外,要大力鼓勵工商業,將來往東進攻,占據海邊港口之後,還要建立海軍,大力發展海洋貿易......”
    “這份計劃書是我撰寫的初稿,今天拿出來進行討論,下一步,可以召集各級官員士紳進行論證,等論證結束,再頒布施行。今日,我會寫信邀請我聖門天蓮宗的同門來潞州發展,有他們在,才好從全國各地收購糧食。”
    李存勖對著這個計劃書還有看多看不懂的地方,開始逐字逐句地跟陳秋銘開始討論,無垢坐在一旁有些尷尬,心情還有些複雜。
    說實話,剛落在陳秋銘手裏的時候,她心裏是特別絕望的,唯一的寄托是蕭敵魯能救她,但陰差陽錯之下,蕭敵魯隻救走了耶律宗寶,那一刻,無垢真的是萬念俱灰!
    說實話,蕭敵魯也不是對無垢有什麽意見,隻是不夠重視罷了,最主要的是,蕭敵魯也沒想到半炷香之內沒拿下陳秋銘,以至於,無垢絕望之餘,對蕭敵魯甚至對北門都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李存勖已經逐漸適應陳秋銘嘴裏的各種新鮮詞匯,答道:“都按你的說的正在籌備中,過完春節差不多都能正式掛牌運行了。”
    陳秋銘點點頭,掏出一份寫好的改革計劃書,遞給李存勖然後說道:“頭一件大事便是土地改革,晉國地廣人稀,正好施行土地改革。”
    “我這土地改革計劃和隋朝和唐初的‘均田製’類似,都是按人頭分配土地,但不同的是,土地、礦山必須歸國有,個人隻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還必須按田畝交稅,個人禁止土地交易。”
    李存勖疑惑道:“現在土地全在私人手裏,我們若是收回,那底下人不全造反了,何況很多土地都是賞給了有功的將領。”
    陳秋銘道:“當然不是白拿,而是置換,能置換那些東西上麵都列舉了,例如礦山開采權、水塘承包權、甚至城中的店鋪、攤位、商業免稅政策等等。”
    “另外為了鼓勵開墾荒地,誰開墾的荒地,誰就能免稅耕種五年。當然土地收上來以後,不能全分下去,一部分是預留給軍墾,另一部分將來也可以獎勵有功之臣。”
    “這樣一來土地雖為國有,但隻要是有人在,就肯定有地種,除了少量交稅,養活自己綽綽有餘。至於反對聲音,多半集中在官員士紳當中,若是肯服從,還可以置換到相應的好處,家裏也不缺地種,若是反對,甚至暴力抗法,那就抄家治罪,一律嚴懲,看看誰更強硬。”
    “當然,相應的政策宣傳手段也要跟進,你的情報網也要及時跟進,防止有人串聯暴動,不過可以放心的是,普通老百姓肯定不會跟著作亂,家家戶戶有田種,誰會跟著去找死?”
    緩了緩陳秋銘又說道:“第二項改革是行政改革,首先是軍政分離,文官管政務,軍官管軍務,各不隸屬,隻可相互配合,相互監督,不可相互幹涉。”
    李存勖看到這裏,指著方案問道:“以潞州為例,若是有敵來犯,那到底聽誰的?”
    陳秋銘答:“戰事聽武官,政事聽文官,若是有戰事,像退敵守城之責,肯定是武官的,像組織民眾、安撫民意、巡街緝拿等事肯定是文官的,相互之間相互配合,職責明確。當然,有些極為特殊的地方、特殊時期可以設暫時設節度使軍政一肩挑,但時機一過,節度使必須撤銷,以防尾大不掉。其次還要逐步完善各項律法和規章製度,防止貪腐。”
    “另外在原有行政機構基礎上,各縣增設監察局、教育局、工商局、稅務局四個衙門,各州、各郡設相應的廳,全國設監察部、教育部、工商部、稅務部,中央垂直直屬,品階和六部九卿並列。科舉暫時仍歸禮部管,等將來新式教育普及以後,再歸教育部並逐漸以中考和高考取代科舉。”
    “第三項改革是工商業的,首先要改的是幣製,設立國有銀行,鑄金、銀、銅三種錢幣,每種錢幣設三種麵額;設立皇家商行,專門從事釀酒、紡織、建築、服裝、餐飲、交通、開采等暴利行業。另外,要大力鼓勵工商業,將來往東進攻,占據海邊港口之後,還要建立海軍,大力發展海洋貿易......”
    “這份計劃書是我撰寫的初稿,今天拿出來進行討論,下一步,可以召集各級官員士紳進行論證,等論證結束,再頒布施行。今日,我會寫信邀請我聖門天蓮宗的同門來潞州發展,有他們在,才好從全國各地收購糧食。”
    李存勖對著這個計劃書還有看多看不懂的地方,開始逐字逐句地跟陳秋銘開始討論,無垢坐在一旁有些尷尬,心情還有些複雜。
    說實話,剛落在陳秋銘手裏的時候,她心裏是特別絕望的,唯一的寄托是蕭敵魯能救她,但陰差陽錯之下,蕭敵魯隻救走了耶律宗寶,那一刻,無垢真的是萬念俱灰!
    說實話,蕭敵魯也不是對無垢有什麽意見,隻是不夠重視罷了,最主要的是,蕭敵魯也沒想到半炷香之內沒拿下陳秋銘,以至於,無垢絕望之餘,對蕭敵魯甚至對北門都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李存勖已經逐漸適應陳秋銘嘴裏的各種新鮮詞匯,答道:“都按你的說的正在籌備中,過完春節差不多都能正式掛牌運行了。”
    陳秋銘點點頭,掏出一份寫好的改革計劃書,遞給李存勖然後說道:“頭一件大事便是土地改革,晉國地廣人稀,正好施行土地改革。”
    “我這土地改革計劃和隋朝和唐初的‘均田製’類似,都是按人頭分配土地,但不同的是,土地、礦山必須歸國有,個人隻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還必須按田畝交稅,個人禁止土地交易。”
    李存勖疑惑道:“現在土地全在私人手裏,我們若是收回,那底下人不全造反了,何況很多土地都是賞給了有功的將領。”
    陳秋銘道:“當然不是白拿,而是置換,能置換那些東西上麵都列舉了,例如礦山開采權、水塘承包權、甚至城中的店鋪、攤位、商業免稅政策等等。”
    “另外為了鼓勵開墾荒地,誰開墾的荒地,誰就能免稅耕種五年。當然土地收上來以後,不能全分下去,一部分是預留給軍墾,另一部分將來也可以獎勵有功之臣。”
    “這樣一來土地雖為國有,但隻要是有人在,就肯定有地種,除了少量交稅,養活自己綽綽有餘。至於反對聲音,多半集中在官員士紳當中,若是肯服從,還可以置換到相應的好處,家裏也不缺地種,若是反對,甚至暴力抗法,那就抄家治罪,一律嚴懲,看看誰更強硬。”
    “當然,相應的政策宣傳手段也要跟進,你的情報網也要及時跟進,防止有人串聯暴動,不過可以放心的是,普通老百姓肯定不會跟著作亂,家家戶戶有田種,誰會跟著去找死?”
    緩了緩陳秋銘又說道:“第二項改革是行政改革,首先是軍政分離,文官管政務,軍官管軍務,各不隸屬,隻可相互配合,相互監督,不可相互幹涉。”
    李存勖看到這裏,指著方案問道:“以潞州為例,若是有敵來犯,那到底聽誰的?”
    陳秋銘答:“戰事聽武官,政事聽文官,若是有戰事,像退敵守城之責,肯定是武官的,像組織民眾、安撫民意、巡街緝拿等事肯定是文官的,相互之間相互配合,職責明確。當然,有些極為特殊的地方、特殊時期可以設暫時設節度使軍政一肩挑,但時機一過,節度使必須撤銷,以防尾大不掉。其次還要逐步完善各項律法和規章製度,防止貪腐。”
    “另外在原有行政機構基礎上,各縣增設監察局、教育局、工商局、稅務局四個衙門,各州、各郡設相應的廳,全國設監察部、教育部、工商部、稅務部,中央垂直直屬,品階和六部九卿並列。科舉暫時仍歸禮部管,等將來新式教育普及以後,再歸教育部並逐漸以中考和高考取代科舉。”
    “第三項改革是工商業的,首先要改的是幣製,設立國有銀行,鑄金、銀、銅三種錢幣,每種錢幣設三種麵額;設立皇家商行,專門從事釀酒、紡織、建築、服裝、餐飲、交通、開采等暴利行業。另外,要大力鼓勵工商業,將來往東進攻,占據海邊港口之後,還要建立海軍,大力發展海洋貿易......”
    “這份計劃書是我撰寫的初稿,今天拿出來進行討論,下一步,可以召集各級官員士紳進行論證,等論證結束,再頒布施行。今日,我會寫信邀請我聖門天蓮宗的同門來潞州發展,有他們在,才好從全國各地收購糧食。”
    李存勖對著這個計劃書還有看多看不懂的地方,開始逐字逐句地跟陳秋銘開始討論,無垢坐在一旁有些尷尬,心情還有些複雜。
    說實話,剛落在陳秋銘手裏的時候,她心裏是特別絕望的,唯一的寄托是蕭敵魯能救她,但陰差陽錯之下,蕭敵魯隻救走了耶律宗寶,那一刻,無垢真的是萬念俱灰!
    說實話,蕭敵魯也不是對無垢有什麽意見,隻是不夠重視罷了,最主要的是,蕭敵魯也沒想到半炷香之內沒拿下陳秋銘,以至於,無垢絕望之餘,對蕭敵魯甚至對北門都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如果您喜歡,請把《魔門孽徒》,方便以後閱讀魔門孽徒第六十六章 改革計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魔門孽徒第六十六章 改革計劃並對魔門孽徒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