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時節更待落桑

第四十八章 我的人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暮君卿 本章:第四十八章 我的人

    “自然是讓他回來!”
    說完,伯庸體內迸發出一股明黃色的能量,他慢慢抬起手將能量一點點溫和地灌輸在將臣體內。
    “向生而死…向生而死…原來我的結局早已注定,之昀,這是我能為你做的最後的事情了!”
    “文曲,你那邊還需要多久?”聲音大得差點震碎了招搖山靈脈。
    伯庸自嘲著說完之後,慢慢的走到封印將臣的天元陣法之中,看了一眼外麵的世界。
    “從前受你挾製,是我以為隻要他在,我守著變好!如今看來,最好的方法,是他替我活著,被他一輩子記著,也是不錯的!”
    “好了,熱鬧看夠了,我們也該收工了!”艮卯見沐予和洛桑離去的背影,轉頭看了一眼在陣中的將臣。
    “哪裏話的話,既然鬧劇結束了,本尊也該打道回府。隻不過我這裏還有你們天界的傷兵,麻煩二殿下一並給捎回去!”
    世無爭指了指懷裏的湘子,示意艮卯把人也帶回去。
    “我們天界的傷兵?魔尊言重了!既然是您的紅顏知己,我們也不好奪您索愛。況且水神平日裏為魔族鞍前馬後,照顧她理應由魔族承擔,更何況……”
    說到這裏,艮卯玩味地笑了一下。
    “王兄吩咐,天上人間,再無水神之名,誰的錯,誰擔著不是?”
    世無爭一驚,摟著湘子的手臂一緊,原來她已經被削了神籍。
    不知何故,聽到這個消息,他的心裏竟萌生出了一絲心疼的情感。
    “二殿下說的是,還要多謝天界連日來對我的人的照顧!”
    什麽?我的人?驚鳴和黎大驚,魔尊這是要把水神直接帶回魔族還是其他意思呢?
    世無爭也沒想這麽多,隻是順著心意將話給說了出來,以至於湘子醒來的時候聽到這句話心裏不知道有多歡呼雀躍。
    “哪裏的話,客氣了!他日魔族要是有喜事,記得到天界遞一章喜帖!”
    艮卯從善如流地回應。
    “本尊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置喙!”說完,世無爭抱起湘子便打道回府了。
    看來沐予是知道湘子和驚鳴在合謀的事情,那既然人家都覺得她是魔族的人,他便成全他們好了。
    這下,招搖山的湖泊旁邊,就隻剩他、所思還有將臣。
    艮卯手一揮,沒多久便將將臣拉回了文曲所設的主陣法,所思被扔在一旁的草地上。
    “兩柱香,我要他元神寂滅!”艮卯直接吩咐道。
    “這麽著急?催命呢吧!”文曲苦悶地說。都成這樣了,他也掀不起什麽風浪,怎麽就不能讓自己喘口氣呢?
    艮卯站在陣外,背著雙手,回想起剛剛他禁言將臣的時候,將臣對他說的那些隻有他能夠聽到的話。
    “那個被天帝抱走的女人體內已經被我植入了鬼王印記,加上召令認主,就算我今日身死,他日也會以新的方式重生。”
    “到那時,鬼界將會誕生他們唯一的神,唯一擁有神鬼雙脈的王!”
    “而那個時候,鬼界重開,爾等皆如螻蟻,必將萬劫不複!”
    看著地麵上奄奄一息的將臣,艮卯陷入了沉思。
    他說的是真的嗎?倘若是真,那她與王兄之間又該是怎樣的結局?他該告訴王兄嗎?還是他悄悄把那女人殺了?
    “他會恨死我吧!”
    上一回沐予就差點殺了他,若他真這麽做了,怕真的是連兄弟都做不成了。
    “不妥不妥,再想想!”
    艮卯陷入了深深地惆悵,惹得一旁的文曲無奈撇嘴。
    奶奶個腿,我在這幹苦力,你在那精分。變正常的二殿下真是一點都不討人喜歡,沒一個省油的燈。
    “你說什麽?”不知什麽時候,艮卯如鬼一般輕飄飄地詢問。
    “沒什麽!”文曲心裏一個咯噔,糟了,他忘了,神仙是會讀心的!以後自己在心裏腹誹的時候還是再加一道禁製吧。
    長夜漫漫,招搖山星辰滿布,祈澤國的人間大雨傾盆,帝京街頭刷刷刷的雨聲像極了祈澤這幾日的連番變故。
    沐予抱著洛桑回到帶有封條的相府的時候,瞧見了這一派蕭條之竟,再看一看懷中的女子,若是她醒來看到自己為之效命的國家變成這樣,大概是會心疼的吧!
    “洛兒,我們到了!”
    而將臣失去了之昀的助力,人更是虛弱地倒在陣中,突然,他眼睛一亮,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你們放了我,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關於剛剛那個女人……”
    將臣還想說什麽,艮卯一個冷眼掃過去,並不給他機會,直接禁了他的言,然後轉身對世無爭施了一禮。
    “天族禁術,靈引!能將被妖魔附體的神識直接帶出,但施術者將會付出等同甚至比這還要慘重的代價,比如,永世淪為畜牲道什麽的!”世無爭解釋。
    沒想到伯庸的性子這麽剛烈,一點餘地都不給將臣留。
    沒過多久,引靈的術法結束之後,伯庸便消失在了陣法內,將臣體內由於之昀神識的逐步蘇醒,力量變得極不穩定。
    然後,終於快要在將臣忍不住爆發的時候,從她體內飛躍岀了一顆金丹伴隨著鬼王召令內的冰蓮,二者融合之後便迅速地朝西天飛去。
    “你這個瘋子,啊——”
    “他在幹什麽?”驚鳴問。
    “你要幹什麽?”將臣此刻方寸大亂,他不知道伯庸接下來會幹什麽,內心是說不出的恐懼。
    “多謝魔尊相助,盡管到頭來你什麽忙也沒幫上!”
    這話堵得驚鳴和黎有些難受,怎麽感覺這話就是哪裏不太對呢?
    伯庸起身背對著將臣,想起了沐予臨走前說的那番話。
    “求他?不如求求本殿和魔尊來得管用!對了拿琴的小子,你師父菩提老祖讓本殿給你帶句話:向生而死的執念,該結束了!”
    “二殿下,還須三炷香!”文曲在遠處陣中撕扯著嗓子大吼。惹得陣中的將臣在驚恐之餘又把目光投到了伯庸身上。
    “伯庸,我是之昀,我好痛苦,好難受,你快幫幫我!”
    艮卯這話極具諷刺意味。那天他除了奉命去抓水神的父親、還去找了菩提老祖順便告訴了好徒兒背著他幹的好事情。
    結果,那老頭倒好,一聽連眼皮都不眨一下,扔了這麽一句話就繼續打坐了。
    (o)


如果您喜歡,請把《沐雨時節更待落桑》,方便以後閱讀沐雨時節更待落桑第四十八章 我的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沐雨時節更待落桑第四十八章 我的人並對沐雨時節更待落桑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