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林軒久劉大牛

第909章 再別重見

類別: 作者:佚名 本章:第909章 再別重見

    高子越還年輕,是武國公府少有的有心思有潛力的後生。
    別看武國公府的兒郎多,卻沒有幾個能扛起門楣的,而高子越就是其中之一。
    不但老九舅爺對高子越期望頗高,林軒久也是。
    就因為有期望,所以林軒久不願意看到高子越失去本心。
    不能因為萍柳剛好可以利用,就理直氣壯的去利用。
    萍柳如今走的路,確實會是她期望的那樣。
    可說不準高子越就會逼迫其他人,像萍柳這樣,那才是林軒久不願意看到的。
    高子越必須要糾正他的心態。
    希望經過這一次之後,他能認清楚自己的底線。
    高子越離開了,遲疑了許久,還是去找了陳舟。
    在那天的驚險之後,陳舟幾乎日日留在莊子前院,以備不時之需。
    被高子越找上來,他緊張的問,“怎麽了?”
    “林……林娘子想再見一見萍柳,就是那位被你們可汗帶走的女人。”
    天知道高子越花了多大的力氣,才說出這樣的話。
    萍柳是他推出去的,推出去的那一刻,他權當萍柳已經死了。
    可此時再去細想,萍柳其實也是個人啊。
    尋常女子出嫁,去了夫家,都會有日子過不下去,吃盡苦頭的。
    更何況萍柳這樣,被硬生生推出去可汗床上的女人。
    下場能有如何?
    就算僥幸從可汗手裏活下來,她又該何去何從,高子越發現自己從未考慮過這些。
    如今但凡一想,他便羞恥的無言以對。
    堂堂男子,在關鍵時刻,竟然推了女子出去擋災,別說武國公府的家訓,他連男人該有的擔當都沒有。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林軒久的執著於何處。
    如今他能將萍柳的一條命,棄之如敝履,未來他肯定還會輕賤其他的人命。
    這是非常可怕的訊號。
    高子越驚慌也害怕,不知道自己是何時變得如此功利冷血。
    又為自己的心情而羞愧。
    高子越越想越多,打擊之後,他花了很久的時間,去想通自己今後的道路該如何去走。
    在閑鶴院裏的林軒久,抱著剛出生的女兒,輕聲逗弄著。
    莫憂生難得笑了笑,“師父你奶水充足,倒是好辦了。”
    原本拓跋朔為林軒久還提前找過乳母,可經過生產那晚老可汗親自帶兒子們巡查。
    為了掩人耳目,拓跋朔就不敢再讓乳母進來了,孩子就隻能辛苦林軒久自己。
    好在林軒久奶水還算充足,院子裏預備的小母羊隻在頭兩日沒有母乳的時候頂替了一下,後來都是林軒久親自喂奶。
    為了保證林軒久奶水充足,莫憂生拿出了看家本領做了一大堆月子餐。
    鯽魚跟豬蹄燉的湯,就沒一頓停過。
    莫憂生開了的醫館,原是有更遠大的目標,可目前為止她確實隻能專精於女子科。
    到底是做女子生意的,女子生產這必不可少的一步,莫憂生真的很懂。
    做其他餐品,莫憂生廚藝當屬黑暗料理的程度,可煲湯確實一絕。
    林軒久笑笑,“多虧了你啊。”
    “這……哪裏有……都是、都是師父教的好……”莫憂生漲紅了臉,又是開心,又是不好意思。
    二十多歲的女子了,竟然也露出了小女兒家的陌生無措。
    林軒久終於舍得把目光從女兒臉上移開,給了莫憂生更多的關注。
    “不必過謙,你這一行,確實出師了。”
    誇獎完徒弟,林軒久的目光又轉回到了女兒身上。
    都說剛出生的小孩子,一月睡二月哭,還在月子裏的安姐兒確實大部分時間都在大睡。
    偶爾醒來,也是為了解決生理需求,不是要吃奶,就是窩了臭臭。
    今日難得小孩子啥事沒有的醒著,林軒久簡直怎樣都看不夠。
    女兒剛出生時候,還皺巴巴的一團,才三四天,眉眼已經展開了不少,褪掉了那一層薄薄的胎皮,逐漸露出了與謝東湘相似的輪廓。
    林軒久瞧著心裏有些酸,“東湘若在,一定會歡喜極了的。”
    她知曉永寧侯府的情況,謝東湘這一代,就他一個獨苗苗,謝老侯爺跟祖母平昌王妃,都希望林軒久頭胎能有個兒子,從此支撐門楣。
    可私底下,謝東湘卻很想要個女兒。
    他說過,“女兒一定會跟阿九很像,小小的軟軟的,可以給她紮漂亮的頭花,給她穿好看的小裙子。
    讓她無憂無慮的長大。
    如果女兒願意,就帶她騎馬射箭,如果不願意,就請最好的女師傅,教她琴棋書畫。”
    謝東湘說這些時候,是發自內心的期盼著,他真的很想要個嬌嬌軟軟的女兒。
    如今女兒出生了,可能會讓老侯爺跟祖母失望,但是謝東湘一定會樂瘋的。
    林軒久摸著女兒軟軟的小臉蛋,內心無比柔軟,卻也比任何時候都堅定。
    她有了個很需要她照顧的女兒,她就必須要更加堅強,這樣才好給女兒撐起一片天地。
    哄著女兒,直到小小的孩子重新進入滿足的睡眠,林軒久這才小心的放好了女兒,走出了臥房。
    在外間,是許久不見的拓跋朔。
    自從抵達大同,林軒久被從貨行接到這個莊子上,一切的安頓囑托,都是通過陳舟來完成。
    包括生產那一日的危機,拓跋朔來此,可林軒久卻在閻王殿門口掙紮,也沒見到。
    數一數,這竟然是他們分別四個月至今,第一次見麵。
    與上次見麵相比,拓跋朔恢複了昂揚的精神勁兒,如同歸林的老虎,又如同翱翔九天的雄鷹。
    帶著鋒芒,卻又很好的將鋒芒內斂。
    在林軒久觀察自己的時候,拓跋朔也在觀察林軒久。
    幾月未見,林軒久反倒長胖了幾分,下巴微微有些圓潤,但卻比之前瓜子臉尖下巴的時候更加耐看了。
    出事那晚也就是林軒久生產那日是大暑,今兒個中伏天,淮寧城這邊也熱的讓人氣悶。
    林軒久今兒個穿了淡綠色的褙子,製衣的輕紗很薄,都能透過紗衣看到林軒久白嫩的肌膚。
    興許是剛生過孩子,林軒久瞧著比以往多了幾分女性的慈愛與柔美,極大的緩和了她眉眼裏的銳氣。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101nove.comc


如果您喜歡,請把《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林軒久劉大牛》,方便以後閱讀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林軒久劉大牛第909章 再別重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林軒久劉大牛第909章 再別重見並對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林軒久劉大牛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