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神出獄

第0553章 魚幼薇的大膽猜測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雪無 本章:第0553章 魚幼薇的大膽猜測

    雖然秦長青給西奧多說他要去日不落,但他並沒有立即就付出行動。
    畢竟秦長青這才剛回來,怎麽可能現在就走呢。
    況且現在江城還有不少的事情需要他秦長青處理,就算是要去日不落,他也需要將江城的事情處理好。
    翌日,秦長青便和秋意寒去了盛堯集團。
    秦長青和秋意寒一起到來,沒有任何人意外,現在整個大夏誰不知道秋意寒乃是秦長青的女朋友,換句話說,秋意寒就是盛堯集團的女主人。
    隻是秋意寒消失了那麽長時間,如今忽然出現,讓不少人有些詫異。
    起初秋意寒消失,所有人都以為秋意寒是懷孕了,不來公司是在養胎,但現在看來,事情好像不是他們所想的那樣。
    秦長青和秋意寒來到盛堯集團,秋意寒便直接去了自己的辦公室,至於秦長青,秋意寒根本沒有過問。
    畢竟秋意寒知道秦長青現在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況且她又不是不知道秦長青和魚幼薇兩人的關係,所以根本沒有任何好詢問的,完全任由秦長青去找魚幼薇了。
    秦長青剛剛來到魚幼薇這裏,魚幼薇便率先開口說道:“正宮娘娘回來了?”
    “你消息倒是靈通!”
    “老板娘回來,我們這些打工的,怎麽可能會不知道呢!”魚幼薇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我們可是都需要好好討好一下老板娘的,這樣日子才會好過!”
    “我怎麽感覺這裏有一股老陳醋的味道……”
    魚幼薇對著秦長青翻了一個白眼:“你都知道我吃醋了,還不安慰我一下!”
    “你不是那麽小氣的人。”秦長青輕笑道:“誰都會吃醋,但你肯定不會吃醋。”
    頓時,魚幼薇完全不知道應該說什麽才好。
    秦長青說的沒有錯,她的確是沒有吃醋,剛剛隻是單純的想要和秦長青開個玩笑。
    “人家都說傻大兵不解風情,我怎麽感覺你還不如傻大兵呢!”魚幼薇極其鬱悶的望著秦長青:“連一句好聽的話都沒有,你難道不知道女人都喜歡聽甜言蜜語嗎?”
    “如果我說了,你會不會說我虛偽……”
    “你猜!”魚幼薇俏皮的對著秦長青眨了一下眼睛。
    此刻,魚幼薇哪裏還有一點總裁的架勢,整個人完全就像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一樣。
    這要是讓熟悉魚幼薇的人給看到,絕對會目瞪口呆。
    現在魚幼薇在商場上可是叱吒風雲,被稱為鐵娘子,什麽時候這樣過。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讓魚幼薇如此,恐怕也隻有在秦長青的麵前了。
    “你肯定會說我虛偽。”秦長青十分肯定的說道:“好了,咱倆就別開玩笑了,我承認這段時間我的確沒有陪你,有點忽略你,但是幼薇,我……”
    “我沒有去計較。”魚幼薇直接打斷了秦長青的話:“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忙,要去做,不陪我很正常。”
    “我剛剛就是和你開個玩笑,你看你還來真的。”
    秦長青訕訕一笑,他對處理男女關係這件事情上麵,完全是知識盲點。
    “說正事吧,不然的話,你恐怕會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魚幼薇淡淡的說道:“堂堂的天王竟然會因為女人而緊張,你出去也不怕別人笑話你!”
    “我……”
    “好了,我不說了!”魚幼薇直接打斷了秦長青的話:“咱們說說李明浩的事情吧!”
    魚幼薇說起李明浩,秦長青立即來了精神:“他是不是有什麽問題?”
    “我不敢肯定。”魚幼薇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我本來對李明浩就不了解,後麵也是調查才知道他和你是發小!”
    “當然,我絲毫不懷疑,我之所以能夠查到你們的關係,完全就是他故意讓我查到的,為的就是想要通過你來和我合作。”
    “你都調查到了什麽?”
    “查到了很多東西!”魚幼薇重重的說道:“他和國外的黑手黨等都有牽扯,而且在國外留學的時候,他可是招惹了不少人……”
    說著魚幼薇將一份文件遞給了秦長青:“你自己看一下,這是目前我所能夠查到的東西!”
    秦長青接過文件大致的看了一眼:“這也算是正常,不過他能夠活下來,的確是不簡單,而且還能夠得到花旗財團的支持,這更是不簡單。”
    “對,但是這上麵我並沒有查到。”魚幼薇重重的說道:“我托人在花旗財團打聽過,可是什麽都沒有打聽出來,所以我斷定這裏麵肯定有什麽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說不是我所能夠窺探的!”
    “我已經讓人去查了。”秦長青輕聲說道:“不過你說的很對,這家夥的確是不簡單,在國外竟然混的風生水起,還在華爾街頗有名聲,竟然甘心的當一個上門女婿,這裏麵就沒有那麽簡單!”
    “看來你也不覺得他是為了愛情……”
    “愛情個麻花!”秦長青沒好氣的說道:“李明浩和我一起長大的,雖然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但他是一個什麽人,我肯定要比你清楚!”
    人的確是都會變,尤其是在時間的流逝下,變得會更快。
    但不管在怎麽改變,本質上很難改變。
    所以秦長青並不相信李明浩是為了愛情才去方家當上門女婿的。
    如果李明浩真的是為了愛情才去當上門女婿的,那麽現在怎麽可能又會離婚呢!
    “隻是我想不明白,如果不是為了愛情,他是為了什麽……”
    “這個我想明白了!”魚幼薇輕聲道。
    “什麽?”
    “魚腸劍!”
    魚腸劍三個字一出,使得秦長青的瞳孔瞬間收縮在了一起。
    同時腦海中也浮現起自己和李明浩打聽魚腸劍的場景,當時李明浩有些緊張,也顯得很是上心。
    李明浩在緊張什麽,又為什麽那麽上心呢,當時他可還是方家的女婿呢!
    “自從李明浩找過我,我去查了他後,我就在想,他為什麽回來的,又為什麽進入到的方家當一個上門女婿!”魚幼薇不疾不徐的說道:“我想過可能是因為愛情!”
    “但這聽起來太扯淡了,所以我大膽猜測,他是為了方家的魚腸劍……”
    “他是怎麽知道方家有魚腸劍的?”
    “這恐怕就涉及到他背後的花旗財團了!”魚幼薇無比嚴肅的說道:“當然,也有可能花旗財團根本就不是他背後的勢力,花旗財團隻不過是他故意拋出來的一個擋箭牌而已!”
    “我……”
    “好了,我不說了!”魚幼薇直接打斷了秦長青的話:“咱們說說李明浩的事情吧!”
    魚幼薇說起李明浩,秦長青立即來了精神:“他是不是有什麽問題?”
    “我不敢肯定。”魚幼薇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我本來對李明浩就不了解,後麵也是調查才知道他和你是發小!”
    “當然,我絲毫不懷疑,我之所以能夠查到你們的關係,完全就是他故意讓我查到的,為的就是想要通過你來和我合作。”
    “你都調查到了什麽?”
    “查到了很多東西!”魚幼薇重重的說道:“他和國外的黑手黨等都有牽扯,而且在國外留學的時候,他可是招惹了不少人……”
    說著魚幼薇將一份文件遞給了秦長青:“你自己看一下,這是目前我所能夠查到的東西!”
    秦長青接過文件大致的看了一眼:“這也算是正常,不過他能夠活下來,的確是不簡單,而且還能夠得到花旗財團的支持,這更是不簡單。”
    “對,但是這上麵我並沒有查到。”魚幼薇重重的說道:“我托人在花旗財團打聽過,可是什麽都沒有打聽出來,所以我斷定這裏麵肯定有什麽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說不是我所能夠窺探的!”
    “我已經讓人去查了。”秦長青輕聲說道:“不過你說的很對,這家夥的確是不簡單,在國外竟然混的風生水起,還在華爾街頗有名聲,竟然甘心的當一個上門女婿,這裏麵就沒有那麽簡單!”
    “看來你也不覺得他是為了愛情……”
    “愛情個麻花!”秦長青沒好氣的說道:“李明浩和我一起長大的,雖然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但他是一個什麽人,我肯定要比你清楚!”
    人的確是都會變,尤其是在時間的流逝下,變得會更快。
    但不管在怎麽改變,本質上很難改變。
    所以秦長青並不相信李明浩是為了愛情才去方家當上門女婿的。
    如果李明浩真的是為了愛情才去當上門女婿的,那麽現在怎麽可能又會離婚呢!
    “隻是我想不明白,如果不是為了愛情,他是為了什麽……”
    “這個我想明白了!”魚幼薇輕聲道。
    “什麽?”
    “魚腸劍!”
    魚腸劍三個字一出,使得秦長青的瞳孔瞬間收縮在了一起。
    同時腦海中也浮現起自己和李明浩打聽魚腸劍的場景,當時李明浩有些緊張,也顯得很是上心。
    李明浩在緊張什麽,又為什麽那麽上心呢,當時他可還是方家的女婿呢!
    “自從李明浩找過我,我去查了他後,我就在想,他為什麽回來的,又為什麽進入到的方家當一個上門女婿!”魚幼薇不疾不徐的說道:“我想過可能是因為愛情!”
    “但這聽起來太扯淡了,所以我大膽猜測,他是為了方家的魚腸劍……”
    “他是怎麽知道方家有魚腸劍的?”
    “這恐怕就涉及到他背後的花旗財團了!”魚幼薇無比嚴肅的說道:“當然,也有可能花旗財團根本就不是他背後的勢力,花旗財團隻不過是他故意拋出來的一個擋箭牌而已!”
    “我……”
    “好了,我不說了!”魚幼薇直接打斷了秦長青的話:“咱們說說李明浩的事情吧!”
    魚幼薇說起李明浩,秦長青立即來了精神:“他是不是有什麽問題?”
    “我不敢肯定。”魚幼薇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我本來對李明浩就不了解,後麵也是調查才知道他和你是發小!”
    “當然,我絲毫不懷疑,我之所以能夠查到你們的關係,完全就是他故意讓我查到的,為的就是想要通過你來和我合作。”
    “你都調查到了什麽?”
    “查到了很多東西!”魚幼薇重重的說道:“他和國外的黑手黨等都有牽扯,而且在國外留學的時候,他可是招惹了不少人……”
    說著魚幼薇將一份文件遞給了秦長青:“你自己看一下,這是目前我所能夠查到的東西!”
    秦長青接過文件大致的看了一眼:“這也算是正常,不過他能夠活下來,的確是不簡單,而且還能夠得到花旗財團的支持,這更是不簡單。”
    “對,但是這上麵我並沒有查到。”魚幼薇重重的說道:“我托人在花旗財團打聽過,可是什麽都沒有打聽出來,所以我斷定這裏麵肯定有什麽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說不是我所能夠窺探的!”
    “我已經讓人去查了。”秦長青輕聲說道:“不過你說的很對,這家夥的確是不簡單,在國外竟然混的風生水起,還在華爾街頗有名聲,竟然甘心的當一個上門女婿,這裏麵就沒有那麽簡單!”
    “看來你也不覺得他是為了愛情……”
    “愛情個麻花!”秦長青沒好氣的說道:“李明浩和我一起長大的,雖然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但他是一個什麽人,我肯定要比你清楚!”
    人的確是都會變,尤其是在時間的流逝下,變得會更快。
    但不管在怎麽改變,本質上很難改變。
    所以秦長青並不相信李明浩是為了愛情才去方家當上門女婿的。
    如果李明浩真的是為了愛情才去當上門女婿的,那麽現在怎麽可能又會離婚呢!
    “隻是我想不明白,如果不是為了愛情,他是為了什麽……”
    “這個我想明白了!”魚幼薇輕聲道。
    “什麽?”
    “魚腸劍!”
    魚腸劍三個字一出,使得秦長青的瞳孔瞬間收縮在了一起。
    同時腦海中也浮現起自己和李明浩打聽魚腸劍的場景,當時李明浩有些緊張,也顯得很是上心。
    李明浩在緊張什麽,又為什麽那麽上心呢,當時他可還是方家的女婿呢!
    “自從李明浩找過我,我去查了他後,我就在想,他為什麽回來的,又為什麽進入到的方家當一個上門女婿!”魚幼薇不疾不徐的說道:“我想過可能是因為愛情!”
    “但這聽起來太扯淡了,所以我大膽猜測,他是為了方家的魚腸劍……”
    “他是怎麽知道方家有魚腸劍的?”
    “這恐怕就涉及到他背後的花旗財團了!”魚幼薇無比嚴肅的說道:“當然,也有可能花旗財團根本就不是他背後的勢力,花旗財團隻不過是他故意拋出來的一個擋箭牌而已!”
    “我……”
    “好了,我不說了!”魚幼薇直接打斷了秦長青的話:“咱們說說李明浩的事情吧!”
    魚幼薇說起李明浩,秦長青立即來了精神:“他是不是有什麽問題?”
    “我不敢肯定。”魚幼薇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我本來對李明浩就不了解,後麵也是調查才知道他和你是發小!”
    “當然,我絲毫不懷疑,我之所以能夠查到你們的關係,完全就是他故意讓我查到的,為的就是想要通過你來和我合作。”
    “你都調查到了什麽?”
    “查到了很多東西!”魚幼薇重重的說道:“他和國外的黑手黨等都有牽扯,而且在國外留學的時候,他可是招惹了不少人……”
    說著魚幼薇將一份文件遞給了秦長青:“你自己看一下,這是目前我所能夠查到的東西!”
    秦長青接過文件大致的看了一眼:“這也算是正常,不過他能夠活下來,的確是不簡單,而且還能夠得到花旗財團的支持,這更是不簡單。”
    “對,但是這上麵我並沒有查到。”魚幼薇重重的說道:“我托人在花旗財團打聽過,可是什麽都沒有打聽出來,所以我斷定這裏麵肯定有什麽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說不是我所能夠窺探的!”
    “我已經讓人去查了。”秦長青輕聲說道:“不過你說的很對,這家夥的確是不簡單,在國外竟然混的風生水起,還在華爾街頗有名聲,竟然甘心的當一個上門女婿,這裏麵就沒有那麽簡單!”
    “看來你也不覺得他是為了愛情……”
    “愛情個麻花!”秦長青沒好氣的說道:“李明浩和我一起長大的,雖然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但他是一個什麽人,我肯定要比你清楚!”
    人的確是都會變,尤其是在時間的流逝下,變得會更快。
    但不管在怎麽改變,本質上很難改變。
    所以秦長青並不相信李明浩是為了愛情才去方家當上門女婿的。
    如果李明浩真的是為了愛情才去當上門女婿的,那麽現在怎麽可能又會離婚呢!
    “隻是我想不明白,如果不是為了愛情,他是為了什麽……”
    “這個我想明白了!”魚幼薇輕聲道。
    “什麽?”
    “魚腸劍!”
    魚腸劍三個字一出,使得秦長青的瞳孔瞬間收縮在了一起。
    同時腦海中也浮現起自己和李明浩打聽魚腸劍的場景,當時李明浩有些緊張,也顯得很是上心。
    李明浩在緊張什麽,又為什麽那麽上心呢,當時他可還是方家的女婿呢!
    “自從李明浩找過我,我去查了他後,我就在想,他為什麽回來的,又為什麽進入到的方家當一個上門女婿!”魚幼薇不疾不徐的說道:“我想過可能是因為愛情!”
    “但這聽起來太扯淡了,所以我大膽猜測,他是為了方家的魚腸劍……”
    “他是怎麽知道方家有魚腸劍的?”
    “這恐怕就涉及到他背後的花旗財團了!”魚幼薇無比嚴肅的說道:“當然,也有可能花旗財團根本就不是他背後的勢力,花旗財團隻不過是他故意拋出來的一個擋箭牌而已!”
    “我……”
    “好了,我不說了!”魚幼薇直接打斷了秦長青的話:“咱們說說李明浩的事情吧!”
    魚幼薇說起李明浩,秦長青立即來了精神:“他是不是有什麽問題?”
    “我不敢肯定。”魚幼薇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我本來對李明浩就不了解,後麵也是調查才知道他和你是發小!”
    “當然,我絲毫不懷疑,我之所以能夠查到你們的關係,完全就是他故意讓我查到的,為的就是想要通過你來和我合作。”
    “你都調查到了什麽?”
    “查到了很多東西!”魚幼薇重重的說道:“他和國外的黑手黨等都有牽扯,而且在國外留學的時候,他可是招惹了不少人……”
    說著魚幼薇將一份文件遞給了秦長青:“你自己看一下,這是目前我所能夠查到的東西!”
    秦長青接過文件大致的看了一眼:“這也算是正常,不過他能夠活下來,的確是不簡單,而且還能夠得到花旗財團的支持,這更是不簡單。”
    “對,但是這上麵我並沒有查到。”魚幼薇重重的說道:“我托人在花旗財團打聽過,可是什麽都沒有打聽出來,所以我斷定這裏麵肯定有什麽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說不是我所能夠窺探的!”
    “我已經讓人去查了。”秦長青輕聲說道:“不過你說的很對,這家夥的確是不簡單,在國外竟然混的風生水起,還在華爾街頗有名聲,竟然甘心的當一個上門女婿,這裏麵就沒有那麽簡單!”
    “看來你也不覺得他是為了愛情……”
    “愛情個麻花!”秦長青沒好氣的說道:“李明浩和我一起長大的,雖然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但他是一個什麽人,我肯定要比你清楚!”
    人的確是都會變,尤其是在時間的流逝下,變得會更快。
    但不管在怎麽改變,本質上很難改變。
    所以秦長青並不相信李明浩是為了愛情才去方家當上門女婿的。
    如果李明浩真的是為了愛情才去當上門女婿的,那麽現在怎麽可能又會離婚呢!
    “隻是我想不明白,如果不是為了愛情,他是為了什麽……”
    “這個我想明白了!”魚幼薇輕聲道。
    “什麽?”
    “魚腸劍!”
    魚腸劍三個字一出,使得秦長青的瞳孔瞬間收縮在了一起。
    同時腦海中也浮現起自己和李明浩打聽魚腸劍的場景,當時李明浩有些緊張,也顯得很是上心。
    李明浩在緊張什麽,又為什麽那麽上心呢,當時他可還是方家的女婿呢!
    “自從李明浩找過我,我去查了他後,我就在想,他為什麽回來的,又為什麽進入到的方家當一個上門女婿!”魚幼薇不疾不徐的說道:“我想過可能是因為愛情!”
    “但這聽起來太扯淡了,所以我大膽猜測,他是為了方家的魚腸劍……”
    “他是怎麽知道方家有魚腸劍的?”
    “這恐怕就涉及到他背後的花旗財團了!”魚幼薇無比嚴肅的說道:“當然,也有可能花旗財團根本就不是他背後的勢力,花旗財團隻不過是他故意拋出來的一個擋箭牌而已!”
    “我……”
    “好了,我不說了!”魚幼薇直接打斷了秦長青的話:“咱們說說李明浩的事情吧!”
    魚幼薇說起李明浩,秦長青立即來了精神:“他是不是有什麽問題?”
    “我不敢肯定。”魚幼薇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我本來對李明浩就不了解,後麵也是調查才知道他和你是發小!”
    “當然,我絲毫不懷疑,我之所以能夠查到你們的關係,完全就是他故意讓我查到的,為的就是想要通過你來和我合作。”
    “你都調查到了什麽?”
    “查到了很多東西!”魚幼薇重重的說道:“他和國外的黑手黨等都有牽扯,而且在國外留學的時候,他可是招惹了不少人……”
    說著魚幼薇將一份文件遞給了秦長青:“你自己看一下,這是目前我所能夠查到的東西!”
    秦長青接過文件大致的看了一眼:“這也算是正常,不過他能夠活下來,的確是不簡單,而且還能夠得到花旗財團的支持,這更是不簡單。”
    “對,但是這上麵我並沒有查到。”魚幼薇重重的說道:“我托人在花旗財團打聽過,可是什麽都沒有打聽出來,所以我斷定這裏麵肯定有什麽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說不是我所能夠窺探的!”
    “我已經讓人去查了。”秦長青輕聲說道:“不過你說的很對,這家夥的確是不簡單,在國外竟然混的風生水起,還在華爾街頗有名聲,竟然甘心的當一個上門女婿,這裏麵就沒有那麽簡單!”
    “看來你也不覺得他是為了愛情……”
    “愛情個麻花!”秦長青沒好氣的說道:“李明浩和我一起長大的,雖然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但他是一個什麽人,我肯定要比你清楚!”
    人的確是都會變,尤其是在時間的流逝下,變得會更快。
    但不管在怎麽改變,本質上很難改變。
    所以秦長青並不相信李明浩是為了愛情才去方家當上門女婿的。
    如果李明浩真的是為了愛情才去當上門女婿的,那麽現在怎麽可能又會離婚呢!
    “隻是我想不明白,如果不是為了愛情,他是為了什麽……”
    “這個我想明白了!”魚幼薇輕聲道。
    “什麽?”
    “魚腸劍!”
    魚腸劍三個字一出,使得秦長青的瞳孔瞬間收縮在了一起。
    同時腦海中也浮現起自己和李明浩打聽魚腸劍的場景,當時李明浩有些緊張,也顯得很是上心。
    李明浩在緊張什麽,又為什麽那麽上心呢,當時他可還是方家的女婿呢!
    “自從李明浩找過我,我去查了他後,我就在想,他為什麽回來的,又為什麽進入到的方家當一個上門女婿!”魚幼薇不疾不徐的說道:“我想過可能是因為愛情!”
    “但這聽起來太扯淡了,所以我大膽猜測,他是為了方家的魚腸劍……”
    “他是怎麽知道方家有魚腸劍的?”
    “這恐怕就涉及到他背後的花旗財團了!”魚幼薇無比嚴肅的說道:“當然,也有可能花旗財團根本就不是他背後的勢力,花旗財團隻不過是他故意拋出來的一個擋箭牌而已!”
    “我……”
    “好了,我不說了!”魚幼薇直接打斷了秦長青的話:“咱們說說李明浩的事情吧!”
    魚幼薇說起李明浩,秦長青立即來了精神:“他是不是有什麽問題?”
    “我不敢肯定。”魚幼薇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我本來對李明浩就不了解,後麵也是調查才知道他和你是發小!”
    “當然,我絲毫不懷疑,我之所以能夠查到你們的關係,完全就是他故意讓我查到的,為的就是想要通過你來和我合作。”
    “你都調查到了什麽?”
    “查到了很多東西!”魚幼薇重重的說道:“他和國外的黑手黨等都有牽扯,而且在國外留學的時候,他可是招惹了不少人……”
    說著魚幼薇將一份文件遞給了秦長青:“你自己看一下,這是目前我所能夠查到的東西!”
    秦長青接過文件大致的看了一眼:“這也算是正常,不過他能夠活下來,的確是不簡單,而且還能夠得到花旗財團的支持,這更是不簡單。”
    “對,但是這上麵我並沒有查到。”魚幼薇重重的說道:“我托人在花旗財團打聽過,可是什麽都沒有打聽出來,所以我斷定這裏麵肯定有什麽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說不是我所能夠窺探的!”
    “我已經讓人去查了。”秦長青輕聲說道:“不過你說的很對,這家夥的確是不簡單,在國外竟然混的風生水起,還在華爾街頗有名聲,竟然甘心的當一個上門女婿,這裏麵就沒有那麽簡單!”
    “看來你也不覺得他是為了愛情……”
    “愛情個麻花!”秦長青沒好氣的說道:“李明浩和我一起長大的,雖然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但他是一個什麽人,我肯定要比你清楚!”
    人的確是都會變,尤其是在時間的流逝下,變得會更快。
    但不管在怎麽改變,本質上很難改變。
    所以秦長青並不相信李明浩是為了愛情才去方家當上門女婿的。
    如果李明浩真的是為了愛情才去當上門女婿的,那麽現在怎麽可能又會離婚呢!
    “隻是我想不明白,如果不是為了愛情,他是為了什麽……”
    “這個我想明白了!”魚幼薇輕聲道。
    “什麽?”
    “魚腸劍!”
    魚腸劍三個字一出,使得秦長青的瞳孔瞬間收縮在了一起。
    同時腦海中也浮現起自己和李明浩打聽魚腸劍的場景,當時李明浩有些緊張,也顯得很是上心。
    李明浩在緊張什麽,又為什麽那麽上心呢,當時他可還是方家的女婿呢!
    “自從李明浩找過我,我去查了他後,我就在想,他為什麽回來的,又為什麽進入到的方家當一個上門女婿!”魚幼薇不疾不徐的說道:“我想過可能是因為愛情!”
    “但這聽起來太扯淡了,所以我大膽猜測,他是為了方家的魚腸劍……”
    “他是怎麽知道方家有魚腸劍的?”
    “這恐怕就涉及到他背後的花旗財團了!”魚幼薇無比嚴肅的說道:“當然,也有可能花旗財團根本就不是他背後的勢力,花旗財團隻不過是他故意拋出來的一個擋箭牌而已!”
    “我……”
    “好了,我不說了!”魚幼薇直接打斷了秦長青的話:“咱們說說李明浩的事情吧!”
    魚幼薇說起李明浩,秦長青立即來了精神:“他是不是有什麽問題?”
    “我不敢肯定。”魚幼薇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我本來對李明浩就不了解,後麵也是調查才知道他和你是發小!”
    “當然,我絲毫不懷疑,我之所以能夠查到你們的關係,完全就是他故意讓我查到的,為的就是想要通過你來和我合作。”
    “你都調查到了什麽?”
    “查到了很多東西!”魚幼薇重重的說道:“他和國外的黑手黨等都有牽扯,而且在國外留學的時候,他可是招惹了不少人……”
    說著魚幼薇將一份文件遞給了秦長青:“你自己看一下,這是目前我所能夠查到的東西!”
    秦長青接過文件大致的看了一眼:“這也算是正常,不過他能夠活下來,的確是不簡單,而且還能夠得到花旗財團的支持,這更是不簡單。”
    “對,但是這上麵我並沒有查到。”魚幼薇重重的說道:“我托人在花旗財團打聽過,可是什麽都沒有打聽出來,所以我斷定這裏麵肯定有什麽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說不是我所能夠窺探的!”
    “我已經讓人去查了。”秦長青輕聲說道:“不過你說的很對,這家夥的確是不簡單,在國外竟然混的風生水起,還在華爾街頗有名聲,竟然甘心的當一個上門女婿,這裏麵就沒有那麽簡單!”
    “看來你也不覺得他是為了愛情……”
    “愛情個麻花!”秦長青沒好氣的說道:“李明浩和我一起長大的,雖然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但他是一個什麽人,我肯定要比你清楚!”
    人的確是都會變,尤其是在時間的流逝下,變得會更快。
    但不管在怎麽改變,本質上很難改變。
    所以秦長青並不相信李明浩是為了愛情才去方家當上門女婿的。
    如果李明浩真的是為了愛情才去當上門女婿的,那麽現在怎麽可能又會離婚呢!
    “隻是我想不明白,如果不是為了愛情,他是為了什麽……”
    “這個我想明白了!”魚幼薇輕聲道。
    “什麽?”
    “魚腸劍!”
    魚腸劍三個字一出,使得秦長青的瞳孔瞬間收縮在了一起。
    同時腦海中也浮現起自己和李明浩打聽魚腸劍的場景,當時李明浩有些緊張,也顯得很是上心。
    李明浩在緊張什麽,又為什麽那麽上心呢,當時他可還是方家的女婿呢!
    “自從李明浩找過我,我去查了他後,我就在想,他為什麽回來的,又為什麽進入到的方家當一個上門女婿!”魚幼薇不疾不徐的說道:“我想過可能是因為愛情!”
    “但這聽起來太扯淡了,所以我大膽猜測,他是為了方家的魚腸劍……”
    “他是怎麽知道方家有魚腸劍的?”
    “這恐怕就涉及到他背後的花旗財團了!”魚幼薇無比嚴肅的說道:“當然,也有可能花旗財團根本就不是他背後的勢力,花旗財團隻不過是他故意拋出來的一個擋箭牌而已!”


如果您喜歡,請把《殺神出獄》,方便以後閱讀殺神出獄第0553章 魚幼薇的大膽猜測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殺神出獄第0553章 魚幼薇的大膽猜測並對殺神出獄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