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吟詩成儒聖

第二百三十三章 路遇劫匪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虛晃一招 本章:第二百三十三章 路遇劫匪

    雖然這揣測並沒有太多依據,但陸宴清還是鬆了口氣。
    “頭兒,那我們該如何是好?”
    “告訴了。”晉侯成道:“隻不過不良帥大人對此並沒有多說什麽,隻是一臉深意的對著窗外發笑。”
    跟隨著晉侯成出了院子後,陸宴清好奇詢問道。
    裴景銘在得知這個消息後竟然在笑?這態度讓陸宴清有些捉摸不透。
    晉侯成曾說過裴景銘的卜算之術尤為精湛,難不成是裴景銘卜算到了令他想笑的結果?
    “頭兒,究竟什麽事啊?怎麽這般神神秘秘的?”
    雖然陸宴清並不好糊弄,但麵對褚贏當真是一點脾氣都沒有。
    褚贏不僅是大褚皇帝,而且還是他的未來老丈人,根本沒有給陸宴清回絕的餘地。
    收起傳音符後,陸宴清便回到了院中,隻見蘇煙柔正在收拾東西,其餘幾人則坐在樹蔭下閑聊,靜候夜晚的到來。
    晚飯的重任自然落在了陸宴清的肩上,陸宴清很是自覺的出了衙門去市場買了些菜回來。
    好在寧蘿秋對於做飯的興趣盎然,陸宴清在一旁給寧蘿秋燒火,炒菜對寧蘿秋而言倒是得心應手。
    雖然在此之前寧蘿秋並未做過飯菜,但在李思思這幾天的悉心教導下,水平已直逼陸宴清了;
    好在陸宴清腦子裏的食譜比較多,否則還真不一定能讓寧蘿秋為之信服。
    做了四菜一湯,又買來了些桃花釀,幾人暢飲了一番。
    吃過飯後,陸宴清幾人便各自回到了葛昌武所安排的客房休息,直到晉侯成將幾人一一叫醒。
    出了客房,隻見此時已是子時,秋夜的晚風微涼,但月光卻格外的高遠明亮。
    辭別了葛昌武和一眾同僚後,陸宴清、晉侯成、寧蘿秋、蘇煙柔四人便駕車北上,如果中途不出什麽意外的話,四日便可抵達北疆前線,可半路上終究還是出了意外。
    離開永安縣的第二天,陸宴清幾人沿著官道北上,遇到了及其多的難民。
    越往北難民越多,毗鄰官道的城鎮裏顯得異常冷清。
    剛開始陸宴清還是給他們施舍些糧食,可漸漸的陸宴清一行便有些力不從心了。
    倒不是陸宴清的銀子不夠,而是北疆的大部分糧食都被軍隊給征收了。
    雖然軍隊補償了他們相應的銀兩,但糧食都沒有了要銀兩又有何用?
    最終陸宴清隻得放棄了施舍,再怎麽說也不能成全了別人餓了自己。
    陸宴清在有些時候確實像個好人,但卻不是那種能接濟萬世的聖母。
    更何況寧蘿秋還跟著陸宴清,要是不讓寧蘿秋吃的舒服,恐怕寧蘿秋會直接返回渝溪書院。
    寧蘿秋這個七品打手還是有些威懾力的,所以陸宴清自然不能任由寧蘿秋離去。
    好在寧蘿秋隻對吃的感興趣,隻要你讓她吃好,寧蘿秋倒也不會有什麽意見。
    可就在當天傍晚,陸宴清幾人的馬車突然被一夥人所攔住。
    這些人手拿鐵鍁、鋤頭等農具,陸宴清見狀不禁眉頭一皺,隨即出聲詢問道:“你們是什麽人?”
    “哼,要你管?識相點就趕緊把糧食交出來!否則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領頭的一人朝著陸宴清叫囂道,身後的眾人隨之附和,對著陸宴清揮舞著手中的農具。
    陸宴清這下算是明白了,原來這些人竟是來打劫的。
    在戰亂之時,這種現象屢見不鮮,他們隻是為了活命,哪還顧及法律、道德的約束,弱肉強食在此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倘若陸宴清隻是手無寸鐵的商人,那就被他們所得逞了。
    晉侯成三人聽到了馬車外的動靜,探頭出來查看情況。
    而二女並沒有選擇露麵,以她們二人的容貌隻會讓這場麵更為混亂,到時就不僅僅隻是劫糧那麽簡單了。
    “交給我就好。”陸宴清朝著晉侯成輕聲開口道,這些難民並沒有什麽戰鬥力,以陸宴清這個四品武修,足以一人單挑他們一群。
    但在動手之前,陸宴清還是好聲勸說道:“與此再次為寇,為何不南下前往褚京地界,那裏自會有朝廷之人接濟你們。”
    “哼,別廢話,趕緊把糧食交出來,否則我們可就明搶了!”
    見這些人竟然頑固不靈,陸宴清隻好輕歎了口氣,緩步走下馬車……
    見狀,晉侯成很是識趣的離開了此處,說不定這傳音符乃是皇上下傳,他還是不要在一旁為妙,這對他與陸宴清都沒有好處。
    晉侯成走後,陸宴清接過傳音符加以催動,其中隨即傳來了褚贏的聲音。
    “此行極其凶險,你切記要自顧周全;你與瓊溪的婚事我已在派人籌備了,隻要你能從北疆回來,我便允你盡快與瓊溪成婚。”
    晉侯成沉思了片刻後應道:“依我之見,小心為上,按照皇上的旨意妥善行事。”
    “行,那就多多注意著點吧。”
    既然是褚贏下的令,陸宴清自然難以推脫,那便闖一回北疆吧。
    就在這時,一道傳音符從遠處疾馳而來,懸浮在了陸宴清的近前。
    陸宴清凝睛一看,隻見這竟是皇家傳音符,這傳音符是從皇宮裏傳來的。
    相較於陸宴清,晉侯成在官場混跡的時間顯然更久,陸宴清出聲請教道。
    既然他還能笑得出來,其結果應該不會太糟才對。
    聽著褚贏的話,陸宴清不禁苦笑連連。
    打一棍子給個甜棗,真當自己好糊弄啊。
    陸宴清雖然對鎮疆王的了解甚少,但也知鎮疆王乃是滿門忠烈,否則朝廷也不會讓鎮疆王在北疆擁兵自重。
    可現如今晉侯成竟告訴他鎮疆王要謀反,這讓陸宴清很是難以置信。
    晉侯成轉過身來,眼中滿是嚴肅之意道:“宴清,鎮疆王企圖謀反,皇上讓你我二人盯緊鎮疆王的動向,一旦有所異動立即匯報!”
    此話一出,陸宴清的瞳孔驟然收縮:“鎮疆王企圖謀反,這怎麽可能?”
    倘若北疆王在這個節骨眼上謀反,與讚蒙、薩夷兩國一同攻打大褚,那大褚將沒有絲毫勝算,而他們此行前去也必將危險重重。
    平複了半響後,陸宴清出聲問道:“頭兒,你可有將此事告知不良帥大人?”
    (o)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靠吟詩成儒聖》,方便以後閱讀我靠吟詩成儒聖第二百三十三章 路遇劫匪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靠吟詩成儒聖第二百三十三章 路遇劫匪並對我靠吟詩成儒聖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