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東風

番外:和光同塵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阿長 本章:番外:和光同塵

    揚州三月時,又下了一陣春雨。

    雨後的江岸邊種了一排柳樹,柳枝垂在水麵上,滴出一道渾圓的波紋。

    有個年輕的姑娘背著幾個行囊走過,嘴裏哼著塞北歌謠,歡歡喜喜地由遠方走來。

    她走到渡頭,笑著問船夫:“船上可還有位置?”

    船夫彎著腰正要拔錨,聽她這麽問後麵上卻有些為難。

    “有位公子包了這艘船,現下已經沒有位置了。”船夫老實答道。

    姑娘噢了一聲,又問:“那今日還有船否?”

    船夫搖頭:“這位公子要去西京,已經將我們這艘船包了數月,最近都沒有船了。”

    姑娘一聽,興高采烈地道:“正好,我也要西行…能不能問問那位公子,可否容我一道同行?”

    “恐怕不行。”船夫搖了搖頭,“公子吩咐過,不能有外人打擾。”

    姑娘叉腰道:“我有錢!”

    說罷,她掏了掏自己那些個行囊,掏出了些碎銀的同時還不小心將一個行囊中的東西散了出來。

    幾包草藥並一截腿骨露了出來。

    船夫嚇了一大跳,錨都險些拋進水裏。

    “您別害怕。”叱奴有些不好意思地將腿骨收回去,又捧出些碎銀來,“您看這些夠不夠?載我一程便好。我風裏來雨裏去,哪怕坐在船頭都沒關係的。”

    “不行。”船夫堅定地拒絕,“哪有人隨身帶著骨頭的…你再不走我就要報案了!”

    叱奴遺憾地收回了碎銀,嘟囔著道:“你們中原人真是,怎麽我帶了截骨頭都要問…這人死了好幾年,我都要放下了,偏就你們中原人放不下。”

    她將行囊收拾好,挎在身上正要離開時,卻聽船艙內的人開了口。

    “姑娘會整骨?”

    那人聲音低沉而緩慢,聽上去十分好聽。

    叱奴感覺自己上船有戲,連連點頭:“會!會!我玩了好些年的骨頭了,什麽脫臼骨折,我下手一摸就知道您哪兒不利索…”

    過了片刻後,又聽那個聲音道:“進來吧。”

    叱奴歡歡喜喜地上了船,撩開簾子後望著船艙內的陳設感歎:“真是奢侈!”

    金絲簾幕簾幕後有張巨大的床榻,從裏麵散發出淡淡藥味。

    一個稚嫩的錦衣小童走出來,漂亮得不像話——尤其是那雙瞳仁,又黑又亮,像是永遠不會憂愁一般。

    那小童慢聲道:“診治便好,不要動手動腳。”

    叱奴“嘿嘿”一笑:“不動手動腳怎麽整?”說罷也不等他阻攔,撩開簾幕便走了進去。

    床上躺著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穿著裏衣,還蓋著錦被。

    他麵上帶著金箔麵具,隻露了眼睛鼻子在外麵,讓人瞧不見他的模樣。

    床邊還站著一個人,看對男子恭敬的模樣,應該是他的家仆。

    叱奴在意的並不是這個。

    她玩慣了骨頭,從錦被下的輪廓便判斷出了症狀。

    不顧小童和另一位奴仆的訓斥聲,她說了聲“失禮”,便一把將人的被子掀開。

    果然,那男子真是摔斷了腿。

    “你是從懸崖上摔下來了?”叱奴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腿,蹙眉問。

    那奴仆攥緊了拳頭,卻被男子揮手屏退。

    “可還有治?”他問。

    叱奴點頭:“碰上我,就有得治。”

    “你可要治好我爹爹。”那小童淚眼汪汪地道,“若你能治好他,想要多少錢都可以。”

    叱奴又是嘿嘿一笑,用手捏了捏他的臉。

    “你們這些中原人,動不動就談錢。”她道,“我不需要錢,你們捎我一路就算當診費了。”

    說罷,她開始下手揉捏男子的腿,開始慢慢梳理骨骼。

    “你這骨頭,如果不是碰上我,待它自己長好後你自己要瘸的。”叱奴驚訝地道。

    男子笑了笑:“所以它快長到一起時,我便將它敲斷。”

    叱奴的五官擰成了包子——這樣的狠人她還是頭一回見。

    “你這樣有錢,為何不找個大夫?”叱奴又問。

    男子躺在床上,慢慢道:“我是死裏逃生,若是貿然去尋大夫,隻會留下蹤跡。”

    叱奴點頭——仇富的人多了去了,她能理解。

    因要整骨,擔心他會疼,叱奴便說些旁的分散他的注意力。

    “我有個朋友,從前他也是差點兒死掉,可現在啊…”叱奴神秘兮兮地道,“他成了人上人。”

    男子哼了一聲,像是極為不屑。

    “他現在娶了漂亮媳婦兒,還住上了最大的房子。”叱奴又道,“你呢?怎麽不見你夫人?”

    男子的眼神飄忽,漸漸望向船艙頂部。

    叱奴瞧他正在分神,手下一個用力,伴著滋滋啦啦的“哢嚓”聲便將骨頭給他接上。

    男子卻沒有呼痛,隻是身子輕顫一下。

    叱奴豎起大拇指道:“是個爺們兒!”

    她從她的那些亂七八糟的行囊包袱中開始往外掏藥。

    “我夫人已經去了很久。”然而男子這時卻輕聲開了口,“我原是要處死她,可最後我卻下不了手…我要離開時,她想殺我,我便失手殺了她。”

    叱奴手下一頓,緊接著又取出了幾味藥,命家仆去熬了。

    小童去幫忙,這間船艙內的臥房便隻剩了他們二人。

    “我是個心大的人,但是聽你這麽說,我覺得挺難受的。”叱奴道,“這不是你的錯。”

    男子斜睨了她一眼:“你若知道我殺過多少人,便不會這樣講了。”

    叱奴捏了捏他剛接好的腿,歎道:“你們中原人,總喜歡糾結過去的事情。不是有句老話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你這個塞北來的異族女,還懂這個?”這下換男子好奇了。

    “你可不要瞧不起我!”叱奴道,“我開始也不懂——從前殺了許多人,為什麽放下屠刀就能成佛呢?後來我聽到你們中原的另一句話就明白了。”

    “什麽話?”

    “‘過而能改,善莫大焉’。”

    “你倒挺有意思…”男子又是一笑,瞥見地上一堆雜物中的腿骨,“這是什麽?”

    叱奴有些不好意思地將那截森森腿骨收進了行囊。

    “這是我的過去。”她笑道,“我曾喜歡他,為了他來到揚州,給他屍骨建了一座塚。我又留下這截腿骨,想著讓他看看揚州之外的萬裏河山。”

    男子又笑:“我曾聽聞有異族海葬,你或許可以將他屍骨拋入江中,待江河匯入海中,可以讓他見識一下百丈怒濤,又或是海天相接的景象。”

    叱奴眼睛一亮。

    “妙啊!”她道,“你可真聰明…你叫什麽呢?”

    男子想了想後道:“魏頻伽。”

    叱奴站起身,向他行了個異族的禮。

    “我叫叱奴,叱吒風雲的叱,奴仆的奴。”她道,“多虧了你讓我上船,這一路你的腿便由我照料…我想去西京,你要去哪兒呢?”

    “江南多雨,我擔心濕寒入骨。”男子金箔下的眸光流轉,道,“傷筋動骨一百日,既然你要照料我的腿,我便也去西京…總之離元京越遠越好。”

    叱奴樂開了花:“一言為定。”

    男子點頭:“一言為定。”

    船夫在船尾忙碌著,見叱奴從船艙中出來,手中還拿著一截腿骨,險些嚇得跳進江中。

    叱奴望著手上的腿骨喃喃了一陣兒,隨後將它拋入江中。

    船夫鬆了口氣,問:“姑娘要去哪兒來著?”

    “去西京。”叱奴回頭展顏一笑,“我跟艙裏的那位公子,一起去西京!”

    兩岸群山疊嶂,隻有一艘客船行在江中,朝著自己新的目的地奔去。(www.101noveL.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嫁東風》,方便以後閱讀嫁東風番外:和光同塵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嫁東風番外:和光同塵並對嫁東風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