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四十五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阿耐 本章︰四十五

    明哲再也不敢怠慢,怕又發生明成回家住老爸要結婚之類的大事而他卻不知,他隔三岔五地勤著給家打電話,沒事也問問早晚吃了什麼,室內室外溫度是多少。

    地球很小,有些許風吹草動,便會飛快傳遞開來。朱麗很快從走得比較緊密的兩個外貿圈練友那兒了解到,周經理收回對明成的封殺令,明成終于可以鑽出水面呼吸。而那個調解的人,誰都知道是明玉。練友背著明玉竊竊私語,都說畢竟是自家兄妹,再大的事也會奮力擺平。

    朱麗卻知道全不是那麼回事,這家兄妹,關系還不如路人。想到那次她和明玉一起去單身公寓探望明成,明玉還不肯上去呢,听了她的轉述也無動于衷,她不知道為什麼明玉拖到現在卻又出手了。但無論如何,這是好事。看著前人落魄,朱麗心中總不是滋味。

    既然明玉已經出手拉了明成一把,那麼,明成該走出泥沼了吧。朱麗想,也該告個段落了,而她的心,也該走出泥沼了。

    明成到掛靠的朋友那兒借用傳真機,朋友沒二話,但看見明成就道︰“小甦,你妹妹那麼好的資源為什麼不好好發掘,你應該改行做他們那產品。”

    明成牙痛似的“哼哼哈哈”,擠牙膏似的道︰“咱有志氣,不靠家里人吃飯。你怎麼知道的?”

    朋友笑道︰“你瞞得太嚴實了,怕我們煩上你妹嗎?我們又不同行。你們甦家都是把家里人捂那麼嚴的嗎?”

    明成猶豫了下,道︰“倒不是,結婚後我們兄妹三個走動不勤。”

    朋友點頭笑道︰“怪不得這麼晚了才出手幫你,不過自家人總是自家人,再怎麼走動不勤,遇到事情還是自家人出頭。怎麼,小甦,你妹沒告訴你是她幫你在周經理面前緄耐罰俊br />
    她?甦明玉?

    朋友不知就里,奇道︰“你還真不知道?那你得備足大禮趕緊去找你妹道謝去,你可別讓你妹學雷鋒叔叔做了好事不留名。”

    明成忙笑著說“哪會哪會”,心中卻依然震驚,明玉?他想到誰都不會想到是明玉。她怎麼會幫他?她怎麼知道他潦倒的根源是周經理?她與周經理說了什麼?她幫他還錢?十萬塊?

    難道是大哥求了明玉?大哥知道他和周經理的過節。他該感謝大哥,還是感謝明玉?可他知道,大哥肯定會對他說,你要感謝就去謝明玉。但之前,他必須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他總覺得明玉出手幫他不會是那麼簡單,可能是大哥在明玉面前割地賠款的結果。回到單身公寓,明成先給大哥發郵件說明此事。知道現在是白天,大哥正睡著,不可能回郵,他也不等,做了些事。

    冬日的夜晚來得快,才四點多點,就開始暮色四罩。明成沒開燈,听到樓道里開始有人聲來來往往,隔壁的那戶小夫妻又在做菜了吧,香味滋滋地往他房間的門縫里鑽。這一刻,明成心中異常的孤寂,他想媽媽了,想媽媽操持的飄溢著他最愛吃的飯菜香味的家了,他還想朱麗,看到隔壁親親熱熱的小夫妻他就想朱麗。

    明成呆呆地吸著一支煙,吸得少,自燃的多。大哥回郵之前,他不會再去想明玉幫他的事,他此時只是發呆。一支煙到頭,他猛地起身,拿起車鑰匙下樓。如果朱麗正常下班,他過去正好可以看她一眼。他的白車穿越車陣,直奔前丈母娘家。他想朱麗想得發瘋,尤其是他現在自信恢復,事業有起色時候。

    他坐在車里等在朱麗回家必經之路。可或許是感應吧,朱麗打車回家,下車等發票時候,竟然看了明成的車一眼。正好出租車的大燈照著明成的車,朱麗看到了里面的明成。明成看得出朱麗看到了他,但他看到朱麗驚訝之後,便若無其事地走開,沒有招呼,也沒有憤怒,就那麼當作看到陌路人一樣地走開。明成想起以前朱麗曾經就一個朋友離婚後宣稱離婚還是朋友之類的話做出過評論,朱麗說,離婚之後就該當前人為陌路,如果還能做個可以打招呼的朋友,那就意味彼此之間還有少許的感情少許的忍讓,那就不用離婚。如今朱麗當他是陌路,那是不是意味著她對他連少許的感情和忍讓都沒有了呢?明成想到那天朱麗去單身公寓探望他的時候跳上一輛寶馬7系車,有這樣的車子接送,對比他而今的落魄,朱麗心中怎可能還留少許情意。

    他滿心失望地啟動車子離開。從此,天各一方了吧。

    回到單身公寓,對著一眼可以看得到頭的小房子,明成郁郁無言。他能怨誰,都是怨自己無能。

    以前,他心中滿腔的假想敵,周經理壓迫他,明玉仇視他,都是她們害他踩他至地獄。沒想到如今明玉解決了周經理,他的周圍歌舞升平,而他的業務卻還沒大的起色。原來相熟的客戶敷衍他,約稿也只周刊一家,沒再有發展,吃飯靠大哥寄錢解決,他依然陷于地獄,可他已無人可怨。他除了怨自己,還能怨誰?

    明成第一次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以前,究竟是他的不經心導致的業務平平,還是他本來就只有這些道行?

    懷疑自己令明成消沉。他躺在床上直著眼楮到倦極睡去,第二天起床依然心情灰暗,忘了昨晚居然沒有更新博客。窗外難得一個大晴天,一個可以令人忘記寒冷的大晴天,沒業務要明成出門,明成也沒心情出去狩獵覓食,他在床上躺了一天。

    中午朋友打電話來,說有這麼一家公司正需要一名有經驗的外銷業務員,問明成有沒有興趣,被明成拒絕了。那家老板他認識,剛發家的時候每天低三下四到他們進出口公司巴著大伙兒轉,指望大伙兒給點加工生意。他現在怎能低三下四地給那老板打工去?去了,這張臉往哪兒擱?

    他還是繼續做他的業務。他只能繼續做他的業務。

    郵箱里,有大哥回復的一份郵件,郵件里說,他沒與明玉提起周經理的事,也依言沒向明玉要求幫忙,估計明玉是從別處听說後出手的。郵件里有說,自家兄妹,血肉連心,明玉表面不提起,背後只要打听一下就會知道詳情,可見明玉關心著甦家上下。大哥在郵件還說,他希望明成向明玉道謝。

    明玉主動幫他解決問題?他向明玉道謝?在兩個月之前,這簡直是偽命題,他想都不會想起,可今天,他卻面對了。明玉主動幫他解決問題,已經成為現實。不管明玉幫忙時候是怎麼想的,她做了,問題又解決了,問題已經淪為現實。而他向明玉道謝,也得實踐嗎?

    可他該如何道謝?他最清楚不過,道謝之前,他必須道歉,為過去無數的事道歉。就像廉頗向藺相如道謝必須采用負荊請罪的方式一樣,他也必須先負荊請罪等待明玉寬恕後才能道謝,否則,明玉決不會接受他的道謝。道一聲謝豈是那麼容易,大哥可知?

    可是,讓他如何道歉?讓他否定他的過去,甚至與他緊密相連的媽媽的過去,向明玉道歉?媽已經去世,朱麗已經與他離婚,他沒有固定職業,他也沒有恆產,社會已經否定了他,難道還一定要他自己親口承認,說出否定自己的話嗎?不說,他也已經在懷疑自己。何必再去明玉面前現世。

    明玉還不如不幫他。以他與明玉的關系,明玉主動幫他,別無其他原因,無非是不願意看到無能的兄弟拖累她的名聲,並非大哥猜測的什麼血肉深情。明玉如果不幫他,他還可以沉寂在周經理的陰影下心安理得,現在他卻不得不懷疑自己。而且以後走出去,誰都會跟他提一句原來你有如此能耐的妹妹,這話後面的意思簡單明了,那就是你比你妹差太遠。明成看到,通過這次明玉染指他的行業插手幫忙,他第一次被與明玉擺在一起比較,而高下對比一目了然。這簡直是恥辱。

    還讓他如何去道謝?不!

    如果可以選擇,他會明確告訴明玉,沒有媽媽存在的甦家已經四分五裂,你是你,我是我,互不相干,不需要幫忙。

    可問題是明玉已經幫忙。那就讓他做沒擔當的人吧。媽媽去世他不在場,他不能給朱麗美好生活,他索性墮落到底,這一聲“謝”,他吞進肚子里,他最近正節衣縮食缺少油水。他已經背負太多的不負責任,虱多不癢。他寧願選擇自暴自棄。

    明玉選了一天,上班第一件事便是叫秘書給柳青的秘書留言,要柳青到公司後復電。知道這會兒柳青這個夜游神還在睡覺。

    柳青果然是九點才來電話,一來電話就話癆。“甦明玉,我就知道你會來電話,你不來電話我也會給你電話,聖誕快樂。我昨晚睡前一想,不好,這幾年聖誕節都與你一起度過的,你算算是不是?”

    明玉略一回想,奇道︰“咦,以前怎麼沒想到,今年開始天各一方了。跟你說一件事,我認準石天冬了。”

    柳青那里好一陣沉默,明玉也沒吭聲,等著柳青自己開口。好久柳青才道︰“昨天的事?”

    “更早一些。”

    柳青又是沉默會兒,道︰“還算有良心,第一個告訴我。當心老蒙反對,老蒙把你我看成私有,上回來武漢一定要看我跟他提起過的女孩,我不給,他老花眼。”

    “老蒙從太子那里發現端倪,已經自己找上石天冬。他反對過,不過沒反對成,石天冬很受他困擾。你那個有希望嗎?”

    柳青有點煩躁地道︰“別跟我在這事上面要對等。我真正考慮結婚時候才發現大多數女人只能,不能說人話。那個廢了,太淺薄。石天冬跟你說不說人話?不說人話你難受不難受?”

    明玉笑著搖頭︰“柳青你太驕,什麼人話,都是廢話。都是同齡人,別拿自己也做不到的諸如責任啊內涵啊要求別人。石天冬很不錯,我沒覺得委屈自己。”但明玉也不就此多做闡述,立刻換了話題,“柳青,你做工廠管理後,人沒以前瀟灑。是不是事務情太多?”

    柳青也不願多提石天冬。“對,都是沒創造性的工作,想創造性一下改造設備又被老毛糾纏。我已經後悔被老蒙引誘到武漢”

    “感覺你近期思維有點毛躁,有些絕對吧,沒以前看得那麼透,做事沒原來那麼游刃有余。是不是因為佔有股份的原因,讓你現在不能跳出圈外看問題?”

    “是不是上回你跟我反映說供貨速度有問題被我駁回,又听我埋怨半天,你才這麼認為?”

    明玉笑道︰“你做江北的時候不會沒有經驗,分廠長都是這種腔調,你即使是一個諸侯王也不會好到哪兒去。不,不是因為這個。我說的是你急著改造設備,急著想設立自己的研發中心。別人這麼急猶可,你做銷售出身的,又才從銷售負責位置退下來,你應該能統籌認識你所轄企業的發展思路,明年這個時候才是提出設備改進的最佳時機。你太心急冒頭,不給你一棒給誰?老毛是客氣的,如果犯我手里你才慘。”

    柳青反而笑嘻嘻地道︰“我這不現在身邊缺少你這樣跟我說人話的人嗎?你說得有理,你這麼看,老蒙也不會看不到。你看,肯跟我說真話的大多數說不出這種見解,說得出這種見解的大多不肯跟我說真話,綜合起來,說人話的真少。老蒙應該跟我直說,不要叫老毛來敷衍我。”

    明玉笑道︰“老蒙說人話也得有人來听啊。”

    “好,你轉彎抹角罵人,這仇我記下了。我春節前四天就回家,順便跟老蒙商量事情。你攢點人話等著我。”

    “你真想听?我對你武漢公司一肚子的誹謗,我會搜集證據。順便,我和石天”

    “上班時間不談私事。”都不等明玉把石天冬的名字說全了,柳青悍然插話打斷,“我準備把父母遷來武漢,春節後搬遷。你到時一起吃頓送行飯,一個人來。太子真的被你收服了?相熟客戶跟我說,近期他跟你出差很有人樣。”

    明玉見柳青反感石天冬,好像是持之以恆地反對石天冬,只得作罷,“小蒙本質還是講道理的,否則我也拿他沒辦法。還行,他肯給我幾分面子,听我幾句話,但我也常被他搞得沒面子。我現在在培養他拿你做偶像。”

    “去偶石天冬吧,我這種層次哪是太子學得來的。”

    “去,你能,你高不可偶。”

    “警告你,不許重色輕友。”柳青這才笑了,打擊了石天冬他才高興。

    明玉怒道︰“我從來就沒太重你的色,呸。去了武漢後少了灑脫,現在看來還少了幽默”

    “所以不可愛了。”柳青連忙自己總結。

    明玉這才笑出來,“算了,你也是萬事起頭難,在那邊憋悶得慌,我不跟你理論。開春叫小蒙過去偶像你那里學習,行嗎?具體我會跟老蒙建議。”

    柳青想了會兒,道︰“如果我沒理解錯你的人話,你的意思是讓小蒙過來負責從我這兒起運的中西部地區業務?順便讓他看看偶像是怎麼做事的?偶像還是遠遠地看才好,近了就成狐朋狗黨了。我承你的情,我知道你是為調和我跟老蒙這回有點繃緊的關系,但不用,我跟老蒙習慣于有矛盾有調和,調和密了我們彼此會自覺生繅煨模  艽罅四慊岵艉停 心閽誥托辛恕N頤嵌伎咸鬩餳E 司駝獾閼急鬩恕!br />
    明玉想安排小蒙去中部,小蒙哪能獨挑大梁,肯定得柳青指點才能成事,老蒙當然得知道柳青好歹。這就調和了最近柳青逼著老蒙上新設備的矛盾。不過听柳青這麼說,可見他心里是有認識的,也就不提。

    放下電話後,明玉挺遺憾柳青不能接受石天冬。不過再一想,她心中其實也對柳青那次同飛機帶回來的女孩耿耿于懷,听柳青說只能說情話不能說人話時候還有點高興。看來雙方半斤都還沒找全果名。”

    明哲听著詫異,欣慰地笑了,覺得明玉是刀子嘴豆腐心。他捂住話筒就把這話傳達給吳非,吳非也是吃驚,還以為明玉徹底脫離甦家了呢。“明成呢?我一直聯系不到明成。他有沒有回家看看你?”

    “我沒見明成,還有街道領導也來關心我,送來兩只小小的紅燈籠,被我掛在客廳了。”明成不來,甦大強倒是正好稱願。“還有你們舅舅帶著眾邦也來過,眾邦媽做鐘點工,越是年底越忙,听說每天做到很晚才回家。你們舅舅說,眾邦媽想快點還掉借人家的眾邦讀高中的借讀費,做得手上凍瘡開裂,慘不忍睹。你們舅舅這下半年一直沒在做事,跟我說家里緊張得沒法過年,明目張膽地問我討紅包,還說以前他大姐在的時候每年給眾邦五千,要我也起碼給這個數。我說我沒錢,錢都讓明成吃光了。他又問我你有沒有匯錢來,我說你春節後回來自己帶錢過來。他從我身上撈不到錢,把我掛在陽台的鰻鯗和風雞香腸都摘去了,一點臉皮都不要,跟鬼子進村一樣。欺負我老頭子沒力氣跟他搶。還好明玉送來的名貴貨我都放冰箱里。”

    “爸,以後你還是再多長個心眼,別放他進門。”明哲听著挺無奈,更無奈的是從爸嘴里挖不出明成的消息,只有他郵箱里收到明成的賀年卡,“爸,大年夜蔡保姆給你做些什麼好吃的?晚上吃什麼?明玉送來的年貨用上了嗎?”

    “晚上吃什麼?啊醉雞腿,油煎咸帶魚,紅燒墨魚,紅燒牛肉,香腸。明玉送來的年貨大多洗干淨了冰箱里凍著,以後慢慢吃。冰箱大著呢,夠用。”因為明玉送來的年貨稀奇值錢,味道又好,讓甦大強在蔡根花面前掙足面子,此後他一直掛在嘴邊,跟明哲說話也是一再提起。

    明哲心說怎麼都是葷的,估計爸就撿著好的說了,不過夠放一桌了。心里不由得想起他在爸那兒吃飯時候,炒青菜都只有幾條。看來蔡根花持家還是不錯的。想到明玉客氣,還給蔡根花送上一千塊紅包,他忙讓爸叫蔡根花听電話,他想感謝蔡根花幾句,順便拜個年。

    沒想到這仿佛點中了甦大強的死穴,他結結巴巴半天,才說出蔡根花不在。原來蔡根花寡婦人家帶著一個兒子生活,相依為命多年,平時倒也罷了,過年就不一樣了,想得天天掉眼淚。又貪著明玉跟她提起的全勤獎,不舍得回去休息。考慮來考慮去,對著甦大強軟磨硬磨,後來也不等甦大強答應,就煎帶魚鹵牛肉腌醬肉醉雞肉地準備上了,打算讓兒子進城來過年。反正現成的床。甦大強雖然享受蔡根花兒子的仰慕,但關鍵是,這麼一個大小伙子,弄不好還跟來一個準媳婦,十來天下來,得吃掉他多少錢啊。包括明玉送來的那些他自己都舍不得吃的年貨,而要命的是,鍋鏟掌握在小伙子媽的手里,天天都得是大魚大肉。甦大強一琢磨二琢磨的,感覺此事萬萬不行。便暗中與蔡根花協商,讓她回家團圓,他幫蔡根花瞞著兒女,又送蔡根花一箱最便宜的蘆柑,趕緊著把她打發走了。甦大強打的如意算盤,以為明成明玉肯定不會來,明哲遠在美國,他沒想到明哲竟然會點名要蔡根花听電話。他畢竟是個膽小怕事的,一問之下,不敢撒謊,全說了。

    明哲這才明白爸的桌上菜為什麼那麼多,而且都是葷菜,原來是蔡根花準備過年用的。明哲急了,連聲問道︰“爸,那你一個人吃年夜飯?都是冷菜?飯是熱的嗎?冰箱里有餃子湯圓嗎?”

    甦大強面對著窗戶外此起彼伏的火樹銀花,一個人冷冷清清,淒淒慘慘切切,兩行老淚掛了下來,正傷心。“一個人,只有一個人,飯是冷飯拿微波爐熱了的,菜都是涼的,我只有一個人。”說著,嗚嗚嗚哭出聲來。

    明哲這時候又是打飛的回去的心都有了,可是,他鞭長莫及。明成指望不上,這種小事則是不便麻煩明玉,明玉已經仁至義盡。

    “都不在,你們都不在,你們都丟下我”甦大強哭得越發傷心。

    明哲喃喃道︰“要麼,要麼我”話還沒說紓 夥橋員 綺遄焯岢霾恍礱髡苡窒氳矯饔瘢 沾笄懇膊桓乙 饔窶矗  故強蓿 髡鼙煥系薜黴緯Υ綞希 にσ埠熗恕N夥搶溲叟怨郟 畈歡 鱸滌桑 鬧脅揮傻妹俺 恍└漚裰型庵嘵墓淼南魯 @賢紛擁 采雜行├夾模  趺椿岫疾還芩慷 疾皇敲渙夾牡娜耍 獾壤系 饔窕故搶袷〉劍 昊鹺彀壞悴簧佟T偎盜耍 賢紛尤綣暈 蠓揭壞悖 貌談 庸矗 柑焓奔洌 思夷蜬辛r慫克悼閃 欽嬋閃  梢艙媸親宰髂酢6幻髡苡旨ゥ 米 話擦耍 飫弦 影。 拐媸鞘裁捶艘乃嫉穆易佣寄值貿隼矗 嘉薹ㄔグ縴蠡夠嶙齔鍪裁礎L琶髡芐跣踹哆兜乜﹦饉蓋祝 渙痴娉系哪誥危 鍆返娜群梗 夥切鬧邢鋁司魴模涸倏  郟 駁帽W 約旱墓テ鰨  棺約旱鬧耙怠2荒芴 帕嗣髡塴2皇敲髡懿豢煽浚 悄槍  ㄑ 唷br />
    放下電話後,腮角掛淚的文學老年甦大強老夫聊發少年狂,廚房里翻出一瓶做料酒的黃酒喝了,醉眼蒙間,覺得自己說不出的孤獨淒清。他不由得反思,究竟是兒女可靠,還是一個保姆可靠。

    老蒙為了春節能看到兒子,老奸巨猾地叫明玉和石天冬一起到他別墅吃年夜飯。果然,小蒙見熱鬧就跟了來,雖然他進門就聲明他才不甩老爹。但蒙太太不甘心了,殺上門來搶兒子回家,被石天冬從廚房出來好言好語按下一起吃飯。明玉對這個母老虎的一貫對頭反而幫上忙,依舊在廚房幫廚。吃飯時候,老蒙兩夫妻盤踞巨大餐桌兩頭雞犬不相聞,雖然都是板著臉,但一點不妨礙他們下手大吃。酒足飯飽,老蒙兩夫妻各據客廳兩頭看春晚,明玉跟著石天冬和小蒙坐中間玩電腦游戲。蒙家一雌一雄兩只老虎居然相安無事,挺讓人吃驚。

    快十二點時候,石天冬做了餛飩餃子湯圓,竟然是母老虎幫手。他下廚房煮的時候叫小蒙進去搬,小蒙反抗著跳進去了,母老虎也心疼地跟進去幫兒子,很有賢妻良母樣。蒙家三口終于久別重逢,大年夜坐一起吃餃子湯圓餛飩,可互不搭理。還是小蒙與明玉石天冬三個人談笑風生,講他們年輕人的事,老蒙與母老虎都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偷看偷听。可好歹是坐一起了。

    明玉原以為,今年可過一個安定祥和沒有硝煙的除夕,然後初一跟石天冬一起,拖上大尾巴小蒙去東北大興安嶺打雪仗,家中兩只貓通過小蒙交給同是貓科的蒙家母老虎暫時照料。沒想到,電視里新年鐘聲響起的時候,她包里的手機也響了。她的手機一向設的最大鈴聲,買手機時候,也是先考察了手機鈴聲大不大才下手,怕的是耽誤業務聯系。所以,即使電視里不知所雲的新年鼓噪也無法掩蓋鈴聲的尖叫。

    看到屏幕上顯示的一串亂七八糟數字,明玉就懷疑是國外來的電話。果然,那邊一聲“明玉”,听出是大哥的聲音,明玉不情不願地就一個“新年快樂”送了出去,隨即將手機貼石天冬耳朵上。但還沒等明玉有點溫暖地把“媽去世後,大哥好歹現在有點大哥樣子了,大年除夕還想到關照一下妹妹”的話想全,石天冬已經臉上變色,傳達給明玉。那邊明哲急急忙忙說,他們爸剛才給他電話,痛苦地叫了聲明哲就沒聲音了,然後電話里傳來推金山倒玉柱的“ 當”聲,可明成又聯系不上,無奈,只有打電話給明玉。

    明玉听完,無奈地拿回擱石天冬耳邊的電話,沖話筒說一聲“知道了,我過去看看”,也不管明哲還在電話那頭絮絮叨叨便掛了。起身與老蒙他們說明一下,拉上石天冬趕去甦大強家,小蒙想跟上,被母老虎拉住,他們蒙家一家倒是還堅守崗位在老蒙別墅里面。一路喜慶的煙花沒心沒肺地透過車玻璃照進來,照得車里明玉的那張臉一會兒青,一會兒藍。

    見此,石天冬只有勸慰,“算啦,你又不能選擇父母,幸好他們不是殺人放火的,別生氣啦。能怎麼辦啊。”

    明玉“唉”了一聲,無話可說,不由想起自己在看到母親遺體時的那幾滴鱷魚眼淚。有些事,自她生下便給刻上烙印,這輩子再要強,那也強不過老天了。今兒的事,她能不管嗎?明哲在國外,明成看來越發不能托付,這個父親,她無法推脫,她只能背上。

    還是請了110才打開防盜門。進去,石天冬就把明玉推出來應付警察做記錄,因為里面一屋子的大便臭味。

    甦大強跟明哲通話後,飯菜涼了,他懶得熱,想將就著吃,一口氣吃了冷飯冷菜又喝了冷黃酒,老年人的腸胃如何抵受得住,一拉之下眼冒金星。想到住明成家時候吃生蠔曾吃得拉肚子送醫,越想越害怕,就給明成打電話呼救,但明成的手機關機。甦大強也不心疼錢了,立馬找明哲,听到明哲的聲音,他立刻昏了過去,感覺有靠了。一點沒想想,明哲是在美國,也一點沒想找找他的蔡根花和根花佷兒。

    結果,最終的負擔都落到他想都不敢想的明玉頭上,冤家路窄。

    明玉開車跟著救護車走,心說幸好有石天冬,幸好有他代她快速清理父親的污穢,幸好有他代她跟著救護車一起走貼身伺候,幸好有石天冬擋在她和甦家的中間,讓她不至于恨恨不絕。幸好有石天冬,老天開眼,終于搞了一下平衡。

    老頭子並無大病,就像上回跟著明成夫婦吃生蠔吃進醫院一樣,不救很危險,救了,卻只要掛兩瓶水就沒事。掛水的時候,石天冬讓明玉回家休息,明玉沒去。前面橫著甦大強,他們兩個依偎著坐在旁邊,隨時等水快完了叫護士。大年三十的,打針掛水的人卻很不少,護士忙得腳不沾地。明玉想到以前小時候媽爭先進,也常在節假日時候守值,不過她想到,媽初一早上回來好像都沒怎麼休息,一手張羅過年的吃喝,只有明哲當年是幫得上忙的,她則是只會洗刷,明成從不動手。以前還以為媽作為護士節假日守值不過是在醫院睡一覺,誰大年夜地去看醫生啊,熬也熬上幾天才去,現在才知,還有急診。這不,父親掛水的這麼幾個小時里,好幾起急診,有被煙花炸得頭破血流的,有喝酒休克的,有交通事故的,什麼樣的急診都有。

    明玉想到她現在還年輕,可偶爾一夜沒睡,第二天做事難免掛上火氣。媽以前夜班回來,家中常是被她趕得雞飛狗跳,她和爸那時最好隱形。媽以前也累,可因為脾氣急躁,並不為人所理解。不過明玉心想,她問心無愧,她那時盡力了,她在家中做的事不少,明哲也比不上。她不會因為以前不理解媽媽的疲累而內疚。最近跟石天冬在一起,被石天冬寶貝著,她想開了。過去的都不是她的錯,完全是她生錯娘胎,到了不該到的地方。她以前還挺不自信的,總覺得自己不正常,或許是冷血動物,可現在看來,連家中兩只貓貓都膩她呢,她好得很。她現在有自信正視過去,一分為二地正視她不喜歡的每個人,她知道自己在痊愈。

    她趁沒人注意到他們,親了一下石天冬有點嚴肅的黑臉,看到石天冬眉開眼笑地回頭,她也眉開眼笑。她真愛石天冬,上天把石天冬獎勵給她。

    很快,甦大強的臉色明顯恢復正常,但他沒醒,就這麼呼吸均勻地睡著了。等掛完水,石天冬背著老頭子上車回去。

    上車,回哪兒?石天冬不忍心將沉睡的老頭子扔回空蕩蕩冷清清的他家,但明玉也不願將老頭子領回她和石天冬現在住的家,兩人還寧願老頭子住院,他們探望,可惜醫生不讓。一合計,三人去了明玉公司給的海邊別墅,反正明玉從沒拿那兒當家。而大興安嶺滑雪算是泡湯了。不過正好,他們收拾出來的行李箱可以拿去海邊別墅用。

    去別墅的路上,新年的第一縷晨光透過車玻璃將車內的兩人照亮,將也不知依然沉睡還是裝睡的甦大強照亮。又有電話進來,明玉一看又是明哲的,懶懶地將手機交給石天冬接。明哲已經打了無數電話詢問安好,而明玉不願說這個“爸”字,只有讓石天冬說。但這回石天冬說了幾句就將電話交給明玉,說是寶寶要問候姑姑。

    明玉這才接起。手機里,寶寶奶聲奶氣地說,“阿姑姑新年好,寶寶愛你。”這顯然是寶寶的父母教的,明玉只會甕聲甕氣地回答,“好,好,謝謝你們。”她已沒以前見寶寶裝鬼臉的勁頭。

    人算不如天算,明玉怎麼都不會想到,時間走了一圈,她掙扎著離家那麼多年,最後竟是她陪著老爹守歲,是她陪著老爹過年,甦家的擔子最後竟著落在她頭上。甦家母親最看重的兩個兒子,一個兒子守著美國的小家,一個兒子下落不明,最後還是她這個處理貨管著甦家。命啊

    她原以為自己會火氣十足,起碼找到明哲明成罵一頓,可她其實想都沒想過發火,她雖然有些郁悶,可還是平靜接受這個事實了。她自己也沒想到會那麼坦然接受這一事實,而絕無一句嘲諷打擊,除了事情大多由石天冬做去了之外,當然,還因為她一直有石天冬的陪伴。她現在已經不再是一個人,她有好多人愛她,石天冬,小蒙,老蒙,還有柳青。她現在的心態可能與新年一樣,也是全新的了吧。

    與甦家其他人的關系,也別避之唯恐不及了,既然都是姓甦,怎麼能避得開去。親情是撿不回來了,大家淡淡如水地交往吧,她不寄予厚望,也不恨之入骨,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她和石天冬幸福就行了。

    可她忍不住看看化妝鏡里的自己,又看看後面父親的臉,越看越無相像之處,她連自己是不是甦大強的女兒都還沒搞清楚呢。她看來只有糊涂到底了。

加入書簽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把《都挺好》,方便以後閱讀都挺好四十五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都挺好四十五並對都挺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