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大佬她視金如命

第二百一十九 覲見宗主(4)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霜淺鳳 本章:第二百一十九 覲見宗主(4)

    “請眾師妹師弟取精魂血滴入魂石。”

    眾弟子麵前擺著一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石頭,是近乎透明的白。

    當金玉璃血滴進去的一瞬間,魂石迸發出耀眼的金光,雖然其他弟子的情況與這出入並不大,但關鍵人家光沒這亮,金色也沒這純啊。

    金凜早已經習慣這時不時出來的小驚喜,揮了揮手:“淩宿,你親自將錦玉的魂石送到魂閣,吩咐守在那裏的弟子,好好保護,重點關注。”

    淩宿雙手托著托盤上的石頭,前腳剛踏出殿門,下一秒——

    苻蓮麵前的石頭,泛完刺目的紫光……炸了。

    金凜:“……”

    高手竟在這裏。

    不僅光挺特殊,這結束的也史無前例。

    金凜揉了揉眉心:“來人,給苻蓮換一塊。”

    立馬有弟子反應過來,拿出備用的魂石放在苻蓮麵前。

    苻蓮望著剛割開的傷口附近無意間露出的點點黑色,輕輕摩挲了下手指,再次劃開時,歸於平靜。

    滄瀾在空間裏突然出聲:“金小璃,任務。”

    金玉璃沒忘記這茬,滄瀾這種時候提醒,隻能說明,任務關鍵就在剛剛發生了什麽。

    金玉璃眸光漫不經心的上下掃了幾眼苻蓮,確認沒看出什麽問題。

    滄瀾“咦”了聲:“就一瞬間,玩我呢?”

    ……

    覲見宗主這個儀式,無非就是正式為新晉內門弟子正名。

    說起來玉門宗身為修仙界第一宗門,每年外門參與篩選的倒是一批一批來,看似沒有條理沒有初選評定,甚至連平民都有的混進去玩玩了,但說到底,第一輪真是一個不剩全刷下去了,沒有但凡一個例外。

    看似隨意的征人,沒有任何要求,實則都擺在暗處明碼標價,嘖,狠。

    說白了玉門宗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之間的比值都快拉到10:1了,而每年新晉外門弟子和參與篩選弟子的比值,達到了夠驚人的1:100。

    可見能站到這裏,有多不容易。

    結果最後反而成了金凜無限洗腦的場地:“我希望你們對九域劍法抱一個認真且嚴肅的態度……”

    “……”

    “……”

    無聊到金玉璃不知吸完了幾個金子後。

    “對了,那五個核心弟子,除風玄清外,其餘記得在明日搬入各門。”

    “是。”

    “……”

    “好,接下來各位長老還有什麽要說的嗎?”

    眾長老搖頭。

    金凜正色點頭:“好,那麽請客卿長老擇選心儀的記名弟子。”

    苻蓮抬眼,看向高台,總感覺那人有點熟悉,但說不上來,……反正很危險,她不想靠近。

    墨臣禦似是輕笑了聲,嗓音帶著慢悠悠的懶色,總結般的說:“十日授課曆史性總榜榜一,五術全能天賦卓越,能在空間失控下完勝出逃,鎮壓法則。我承諾你的,錦玉,我來應約了。”

    他在金玉璃麵前,從來沒有端過半句“本尊”的架子。

    明明話沒問題,但就是感覺不對勁,金玉璃慢吞吞抬眼,從金子中抽回了神,“啊”了一聲。

    總有種他在用事實殘酷碾壓那群人不切實際的幻想的感覺。

    ——雖然她認為,墨臣禦把她收為記名弟子,似乎並得不到什麽好處。

    他開心就好。

    金玉璃斂下眸光,行了她今日以來唯一一個走心的禮:“弟子見過尊上。”

    是的,不能欺師滅祖,不能太過普通,隻能這樣了。

    台階之上的金凜簡直大寫的服氣——上一個被墨臣禦替下去的客卿長老,收了一個乖巧活潑又聽話的記名弟子,整日“師尊師尊”喊的歡,結果後來實力不行,十日授課積分為負,二輪考核過與不過五五開,加上這頗為欺師滅祖的稱呼,她所在的劍法門三長老不願保她,就非常華麗的——差點被踢出內門。

    隻能說——因為一個稱呼引起的血案,偏偏撞上三長老那麽激進的性子。

    墨臣禦手撐著扶手起身,走到金玉璃麵前,金玉璃抬眸,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墨臣禦掌心一晃,上麵便出現了一根精致的簪子,鏤空雕著一隻栩栩如生宛若騰飛之勢的龍,簪子整體形製簡潔大方,偏生花紋處極盡細節。

    這種製作工藝的簪子金玉璃並不陌生,或者說……她以往的飾品大多都是如此。

    後來許是再沒了為她做簪子的人,也或許是怕麻煩,就一直沒戴,但如今……

    “我豈能虧待你。”

    這種形製太熟悉了,對細節的處理像是把她拉回了以前的那些時光……

    ……

    “帝神大人,你這是前陣子玉佩沒玩兒夠,現在又來做簪子?”

    “小金龍,講點良心,我這是為了誰?”

    “行,你有理。”

    ……

    “璃爺,你怎麽知道你首飾盒裏哪些是殿下做的,哪些是別人為你準備的?”

    “細節。”

    “啊?看得出來麽?”

    “分人。”

    ……

    墨臣禦動作輕緩的幫她將簪子戴上發間,隨後低聲闡述:“實地考核的空間已毀,但這處寸芒空間連接了不止那一處,你可以慢慢研究。”

    將空間載物打造成一根簪子,廢了多少心血不言而喻。

    金玉璃很輕,幾乎是下意識的抿了一下唇。

    墨臣禦聲線低緩,輕挑慢撚:“錦爺,隨時在禦霄殿等你。”

    ……

    儀式散後,眾弟子唏噓著出了殿門,紛紛感歎,天賦傷人,這對比傷害,直接爆頭。

    傳言傳的很快,內門一時輿論炸鍋,關於金玉璃的話題愈演愈烈,眾弟子震驚之情居高不下。

    “臥槽,就是那個實力天賦被客卿長老看中的小師妹?!”

    “太牛了,有生之年我竟然能見到活神仙。”

    “……切,神氣什麽,全靈根,飛不了升,修為注定寸步難進。”

    其中也夾雜著幾道並不看好的聲音,酸她靈根天賦。

    ……

    此時各種震驚話題的中心,金玉璃,正在玉門宗後山苦練九域劍法。

    第六域越到最後,招式斷層的地方堪稱“難度斷層”,與前麵簡直不是一個等級。

    像之前金玉璃苦練三四日的那種連招,後麵簡直來的毫無預兆。

    墨沉可以利用短短幾個時辰適應,一邊教一邊學,但金玉璃自顧不暇。

    可以說,能到這兒,算是她天賦也碰不到的死地了。

    哪怕有過目不忘可以保證她短時間內完全記住招式,但是基礎的實踐如果不花兩三年去補,怕是懸了。

    加上後麵普遍的基礎變形到招式刁鑽,過目不忘這種能力,已經幫不了多少了。

    也隻有這種後期可以摒棄天賦的劍法金凜才會拿出來宣揚全宗上下,畢竟劍法是一個修士的基礎,沒有人不會,內門一個個卷的要死,不要命的拚它多拚個幾年,總能拚出來一片天地。

    但對金玉璃來說,她要在不到一月的時間,實現別人劍法高天賦拚了七八年的境界。

    九域劍法越到最後越難,所耗時間越長,招式越刁鑽,這個刁鑽不止限於難學,更是難記又難實踐,配合著靈力根本不走尋常路。(www.101novel.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書大佬她視金如命》,方便以後閱讀穿書大佬她視金如命第二百一十九 覲見宗主(4)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書大佬她視金如命第二百一十九 覲見宗主(4)並對穿書大佬她視金如命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