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二世祖

第325章 眼前兩條路,一條是死...

類別:曆史軍事 作者:小狗小泥人 本章:第325章 眼前兩條路,一條是死...

    手段行徑有些卑劣,為九江公主所不屑,但在國事層麵來講,九江公主選擇妥協。

    執失思力無論如何都不能回到突厥!

    否則突厥軍隊情緒亢奮,大唐銳士必將遭遇頑強抵抗而造成巨大傷亡。

    索性委屈一點配合房遺愛演了這一出將計就計。

    反正日後也要嫁給執失思力,不會對自己公主的清譽和名聲有什麽過分的影響。

    隻是這一夜,九江公主都睡不著覺,執失思力鼾聲如雷震,使得她剛有睡意又被驚醒。

    無奈伏在床頭,盯著執失思力的胡子把玩了一宿的時間...

    拂曉時分。

    執失思力的酒勁應該清醒的差不多,他翻了個身,繼續四仰八叉的睡著。

    房遺愛掐準時間,帶著包括薛仁貴在內的七八個人,一腳踹開了九江公主房門。

    伴隨著‘哐當’一聲,執失思力從夢中驚醒。

    眼瞅著房遺愛一臉凶神惡煞的走了進來,執失思力還沒搞清楚狀況。

    他揉了揉眼眸,坐直身體問道:“駙馬天不亮就讓人踹門,這是何意?”

    “何意!?本駙馬還想問問你是何意?執失思力,你因何擅闖九江公主房間,而玷汙我大唐公主,你看看你,還把被子全蓋在自己身上,不要臉,你有幾個腦袋?”

    玷汙公主!?

    執失思力如大夢初醒。

    香軟的窗幔,色彩鮮豔的插花,床頭掛著的女子衣衫...如此布局,還真不是自己的房間。

    一扭頭,卻發現角落裏,有一女子正在抱頭哭泣,不敢以真麵目示人。

    完了!

    這...莫非真是九江公主房間?

    執失思力的大腦一片空白,他隻記的自己昨夜喝了很多酒,酒烈如火焰。

    其餘的事,壓根什麽都記不得。

    “駙馬,你聽外臣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這裏麵一定有誤會。”

    執失思力嚇壞了。

    他可不想如此窩囊的死去。

    更何況,如果是自己誤闖入這間房中,為何九江公主昨夜不呼喊,而非要今天早上,房遺愛帶人來捉奸在床?

    種種跡象都不合常理,其中一定有原因!

    “誤會!?什麽誤會?人贓俱獲你還跟本駙馬辯論說誤會?我大唐九江公主就在此處...”

    說到這,房遺愛趕緊跪在地上,板著臉請罪道:

    “殿下,微臣不察,竟讓賊子入公主閨房,此乃房遺愛的罪過,微臣立刻將此人移交法司辦理,到時公主若仍要追究微臣的責任,微臣甘願領罪。”

    九江公主表演的很到位,一直在激動的抽泣著,卻不正麵回答房遺愛的問題。

    堂內的氣氛凝重且壓抑。

    房遺愛依舊虎著臉,懊悔的盯著執失思力:

    “好你個執失思力,虧得本駙馬拿你等兄弟,昨晚還給你喝酒踐行,沒想到你竟是如此虎狼之人,算我房遺愛識人不明,先辦了你,之後本駙馬再去向陛下請罪,薛禮,拿了!”

    “諾!”

    薛仁貴二話不說,直接上前便要將執失思力捆綁起來。

    執失思力本能的想要反抗,換做一般人,還真拿不住他,但薛禮來了,結果就不一樣。

    “小將軍好身手,力大無窮!”

    執失思力立刻發現自己根本不是薛仁貴的對手,隻能乖乖束手就服,被五花大綁。

    繩索緊繃,他是脖頸之上,已經被勒出一條巨大的紅痕。

    他臉色蒼白,心說我隻是喝了酒,真沒幹什麽缺德事!

    不管如何說,我執失思力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突厥的使臣,是來求和的,卻不是來丟臉的。

    “駙馬,定有人設計陷害外臣,還請駙馬明察秋毫,還微臣以清白...”

    啪!

    聽執失思力說出這樣的話,房遺愛一巴掌拍在桌麵上,厲聲嗬斥道:

    “這裏是宰相府,你說有人算計你,是本駙馬還是我爹?分明是你自己好色成性,卻還怪這怪那,本駙馬先將你移交刑部大理寺,至於怎麽定罪,本駙馬管不著,薛禮,帶走!”

    薛仁貴一用力,直接就將執失思力龐大的身軀從床上拽了下來,握緊雙拳,如猛虎下山一般。

    演戲就要演的真實一點!

    執失思力有些發懵,頓時也緊張起來。

    昨日以前還都互相以禮相待,怎麽過了一夜的時間,就變成了仇家一般的樣子。

    “恩主,其實也不需要這麽麻煩,此人既是突厥人,幹脆一刀宰了給公主泄憤。”

    房遺愛咬牙:

    “胡言亂語,本駙馬乃朝廷命官,自然要遵守大唐律例,焉能隨隨便便就取人性命?”

    “可一旦將執失思力移交刑部和大理寺,恩主也難逃罪責,畢竟這事,可是在宰相府發生的...”

    “按照你的說法,本駙馬是不是也要將九江公主殺人滅口?”

    薛仁貴猛然搖頭,他不是那個意思。

    可房遺愛說的有道理,若要所有人都不知此事,就得讓現場的當事人都變成死人。

    沒辦法了,先按照恩主說的去做!

    “遺愛,你是不是非要逼死本公主才滿意?”

    薛仁貴剛將執失思力拖到門口,眼眸猩紅的九江公主忽然抬起了頭,怒視眾人。

    房遺愛心中發慌,九江公主凶神惡煞,皇親國戚一發怒,可真不是騙人的。

    “姑姑何出此言?微臣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威逼公主啊。”

    九江公主指著執失思力:

    “此人玷汙本公主,罪大惡極,若將他交給刑部和大理寺,無異於向全天下宣布本公主失去貞操,介時輿論壓力撲麵而來,恐整個大唐,上至文武百官,下到平民百姓,都會說本公主不守婦道,你這不是把本公主往絕路上逼,又是什麽?”

    此言一出,堂內驟然安靜下來,針落可聞。

    房遺愛歎了口氣:

    “那,若是按照姑姑的想法,該如何做,此人敢輕浮姑姑,絕不可輕饒,實在不行,微臣便冒天下之大不韙,將此人給做掉,隻要能平息姑姑怒火。”

    九江公主沒理他,光腳下地,一腳就踩在了執失思力的臉上,那濃密的胡子紮在九江公主腳心,她的心也跟著癢癢起來。

    “不知死活的東西,竟有這樣的好運,本公主問你,你覺的本公主如何?”

    執失思力緊張的說道:“公主美若天仙,非凡塵女子可以相比...”

    “那本公主委身下嫁,欲要招你入宮為婿,以化解這場誤會,你可願意?”

    “啊!?”

    執失思力完全愣住,他被驚呆了,一句話說不出來。

    房遺愛板著臉,被氣的一腳踹在了執失思力的肚子上,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你‘啊’你奶奶個孫子,公主問你話呢,你倒是說話啊,是不是想將大家都害死?”(www.101noveL.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唐朝二世祖》,方便以後閱讀唐朝二世祖第325章 眼前兩條路,一條是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唐朝二世祖第325章 眼前兩條路,一條是死...並對唐朝二世祖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