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藥尊虞淵轅蓮瑤

第兩千一百一十六章 挨罵

類別: 作者:逆蒼天 本章:第兩千一百一十六章 挨罵

    呼!
    神光明熠的“靈魂神壇”,在虞淵眉心乍現,如秩序神燈照耀天地眾生。
    大道法則,血脈奧義,靈魂和生命,萬物衍生的諸多奇跡,似乎都逃不掉從虞淵眉心顯現的光輝。
    陳青凰心神凜然,頓知不妙。
    “怎麽了?”
    她那張傾世的絕美麵容,透著凝重和不安。
    虞淵眉心的光耀,落在陳青凰腦海,清楚地看到了,在她的靈魂之中,有著那些奇異的符號。
    符號,散逸著愈發濃鬱的死意。
    虞淵皺眉,他久望陳青凰靈魂中的死亡符號,都覺察出體內生機逐漸消失。
    安梓晴,玄漓還有溟沌鯤,其實都有被陳青凰影響,可他們渾然不覺。
    這幾位血肉磅礴的至強者,將自己內心泛起的死亡波動,歸咎於源界局勢艱難。
    各大智慧生靈被屠殺,神族、天魔、邪神肆虐天地,源血、極寒萌生出退意。
    安梓晴他們也不自禁地,反複想起異族被斬殺,正在殘酷死亡的畫麵,這令他們心煩意燥,甚至隱約瞧見了自己死亡的場景。
    那些自己死亡的場景,令他們心懷惶恐,令他們覺得是一種……預告。
    他們誤以為,這是因為外部的局勢所致,沒有想到是被陳青凰影響的。
    “你腦海中的死亡符號有問題。”
    虞淵直言不諱,輕喝道:“那些死亡符號,根本不是你的幻覺,而是真實存在的。還有你們幾個,不要和她離的太近,都保持好距離。”
    他指向安梓晴,天啟、溟沌鯤和龍頡。
    溟沌鯤立即有些毛骨悚然感,恐懼地說道:“不死鳥陛下,你不是又要發瘋吧?我先前心中升起的一些不好的死亡幻象,難道是你不知不覺散逸的力量?”
    溟沌鯤率先退避。
    安梓晴,天啟和龍頡、小棘龍這些,一言不發地也都遠離她。
    十萬年前的不死鳥,瘋癲之下散布死亡、毀滅的傳說,在場的諸位都聽過。
    而這裏,恰巧又是森寂星域,是因陳青凰而毀滅的星域。
    森寂星域中,原本就有比較濃鬱的死亡力量。
    陳青凰愕然,“你有了什麽發現?”
    “它應該是一種符號和記號。而你,該是被我們不知的一種存在給盯上了。”虞淵沉吟了一下,在大家震驚的目光下,繼續說道:“我接觸過的源靈,有雷霆、光明、黑暗、草木、大地,極寒,極炎。”
    “死亡這條彼岸大道,或許,也孕育出過超自然的源靈。”
    虞淵道出他的揣測。
    “源靈?”
    “還有這種源靈?”
    “從沒有聽過啊!”
    溟沌鯤、小棘龍和星羅步甲,三位巨獸的血脈記憶中,有關於源界的如海知識。
    星羅步甲的成年,和小棘龍的成年,還會繼承覺醒祖輩的記憶。
    可他們並不知道,在源界存在著什麽死亡生靈,如源血、源魂那般。
    “死亡……源靈?”
    陳青凰怔了怔,困惑地說:“我在十萬年前,就搜尋了整個源界,沒有發現在這條道路上,有這般神奇的非凡靈智體。難道說,你之前在那黑暗中,感覺出了什麽力量,讓你懷疑是死亡?”
    虞淵搖了搖頭,“不在源界,可能也不在荒界,我們遲些再說。”
    在虞淵的心中,因大祭司裏德對虞依依的那番話,而留下了陰影。
    陳青凰人在寒域,之前根本沒有離開過。
    居然因為一個空杆子被送過來,而被某種超凡存在盯上,在她的靈魂留下記號。
    虞淵無法確定,對方是不是死亡源靈,他目前也隻是猜測而已。
    嘩!
    鍾赤塵掌控著時之書,在森寂星域四處飄蕩,搜尋著闖入進來的幸運兒。
    虞淵話語一落,時之書便承載著星族的丹妮絲,昏迷中的九星賢者貝魯,還有一些重傷垂危的星族戰士而來。
    “虞淵!”
    丹妮絲看到他的那一霎,便止不住痛泣,眼淚汪汪。
    “我父親已經死了,老貝魯……也快要不行了。巴洛族長,去攔截幾位邪神,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
    她不顧儀態地,一邊哭一邊向虞淵飛來,如溺水之人拚命要抓些東西般。
    她抓著虞淵的衣襟,抬頭看著虞淵,喃喃道:“星族死了很多人,碎星海都是星族的屍骸!在我們星族生活的天地,血脈達到七級的族人,就被邪神、天魔和你們……神族殘害了。”
    她痛哭涕零,眼淚鼻涕混雜在往昔美麗的臉上,埋頭在虞淵胸前。
    虞淵默然。
    在放大的時之書上,那些幸存下來的星族戰士,大多奄奄一息。
    虞淵所熟悉的貝魯,體內生機似乎是被他以前贈予的丹丸懸吊著,還沒有死去。
    星族的這個貴小姐,體內部分經絡斷裂,該是超越極限地動用血脈造成的。
    她手上佩戴的一枚戒指,剛剛凝為華麗的光罩,將所有星族的傷員包裹著,吸收著這方星域的星光,幫助那些人療傷。
    她衝過來以後,戒指便不再閃亮,不再吸引星光。
    “我沒看到巴洛。”
    鍾赤塵向虞淵解釋,搖頭道:“我已經在附近星河傳話了,也留下了訊息,說森寂星域有前往寒域的通道,允許各方異族強者前來避難。”
    “在這裏我比較有信心。不過出了森寂星域,我被困住了以後,也很難脫身。”
    鍾赤塵話裏的意思,他會在森寂星域通過時之書,還有他掌控的空間力量,接引能夠進入此方星域的人。
    更遠的星河世界,他也不清楚狀態,就不願去冒險了。
    他不願涉險去巴洛深陷的碎星海。
    巴洛如果不能以自己的力量,從那片碎星海走出來,應該就會死在裏頭。
    “丹妮絲,立即離開他!”
    “你竟然還相信他,相信他們這些卑鄙的家夥!寒域,嗬嗬,寒域可能成為另外一個灰域!”
    “當初,我們也是相信他們,才被騙到的灰域!”
    “……”
    幽幽醒來的星族戰士,等看到丹妮絲趴在虞淵胸腔抽泣時,眼珠子都要瞪裂了。
    他們指著虞淵,還有鍾赤塵,龍頡,安梓晴、天啟痛斥。
    被他們指向的那些人,都保持著沉默,沒有一個人出言辯解。
    連最不要臉的鍾赤塵,也覺得臉火辣辣的,感覺到了羞愧。
    “你放心吧,現在還有一口氣的,都死不掉的。艾蓮娜,目前也在寒域中,你們可以在裏麵見麵。”虞淵衝紀凝霜點了點頭。
    光潔的冰晶山體,屏障被紀凝霜的寒力滲透敞開,門一般暢通。
    虞淵又對鍾赤塵示意。
    鍾赤塵無奈地將丹妮絲拉開,道:“走吧,先處理他們的傷勢,不然他們會死。”
    還有很多話要說的丹妮絲,見老貝魯,還有那些星族戰士狀態實在太差,又擔心在外麵有危險,就隨同鍾赤塵的時之書進去。
    那些震怒的星族戰士,還在書上大喊大叫,瘋狂地嚷嚷著不願進去。
    可惜他們力量太弱,沒辦法從時之書擺脫,硬是被鍾赤塵送了進去。
    “女妖族的蕾貝卡死了,她死在泯然星域,就在我們神魂宗之前的大本營。”
    待到丹妮絲和那些星族族人進去,虞淵在斬龍台上方,麵色淡漠地說道。
    對那位女妖族的領袖,她其實沒太多好感和惡感,但這位女妖族族長死亡,讓他還是有點愧疚。
    因為新浩漭計劃是他提出的,然後由大魔神貝爾坦斯和神魂宗合力推動,將星河各大族群聚湧在一起。
    結果,卻變成現在這樣。
    他當然有推脫不掉的責任。
    “你先前都看到了什麽?你怎麽知道那些符號的深意,知道那不是我的幻覺?”
    陳青凰神色急切,她心中的焦慮很濃。
    因為在她靈魂深處,那些不明深意的符號,還在汲取著她的魂力和死亡力量,且變得愈發深刻和清晰,還在迅速地壯大中。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101nove.comc


如果您喜歡,請把《絕世藥尊虞淵轅蓮瑤》,方便以後閱讀絕世藥尊虞淵轅蓮瑤第兩千一百一十六章 挨罵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絕世藥尊虞淵轅蓮瑤第兩千一百一十六章 挨罵並對絕世藥尊虞淵轅蓮瑤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