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農的悠閑田園生活

第772章 龍王的要求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愛吸血的蚊子 本章:第772章 龍王的要求

    進入之後,景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亮如白晝,張子安回頭望去,便是烏黑不見光的海底。
    好神奇,外麵看不到裏麵,裏麵確能看到外麵,景象更是天差萬別。
    水幕中同樣是海水,魚類比外麵還要繁多,甚至看到一隻大海龜。
    走了沒多遠,便看到前麵矗立一座宮殿,是的,海底宮殿。
    張子安第一反應,這該不會就是海底龍宮吧。
    兩人快速朝著宮殿趕去,同時小心防備著。
    “什麽人,竟然擅闖龍宮領域,該當何罪。”
    兩道整齊劃一的怒喝聲響起,一位蝦兵,一位蟹將,攔住了張子安與正陽子的去路。
    看到蝦兵蟹將,張子安更加肯定,前方的宮殿就是東海龍宮。
    在昆侖的經曆,哪怕是看到東海龍宮也不會覺著有啥不可能,但還是抑製不住內心的激動。
    小時候就喜歡看猴子取經,在東海龍宮獲得了武器,一路打到淩霄寶殿。
    何等的威風。
    張子安能夠感知出蝦兵蟹將的實力,相當於練氣級的武者。
    正陽子打了個道門稽首,正色道:“我們是為了尋找一艘船隻,還希望兩位通報一聲。”
    蝦兵蟹將一直小心警惕,可能當年猴子所留下的心理陰影,一直影響著祖祖輩輩的蝦兵蟹將。
    右邊的蟹將看了眼自己同伴,交流一番,拿出一個大海螺,鼓起嘴巴用力一吹,發出渾厚的聲音,海水一層一層的傳開。
    很快從龍宮裏出來一隊海馬護衛,手持長矛,帶著兩人進了龍宮。
    宮殿使用海底玉石打造而成,上麵鑲嵌無數珍貴寶石與夜明珠,所以宮殿才會如此輝煌。
    進了大殿,張子安好奇的張望,很快看到一隻巨大的螃蟹,兩隻大鉗子估計足足有千斤,實力更是直逼地階。
    兩側有鯊魚護衛,露出一嘴的尖牙。
    走到大殿中央,前麵出現一隻年邁的海龜,揮了揮手,那些海馬護衛便離開。
    龜丞相?
    張子安一臉懵逼表情看著麵前的年邁海龜。
    “歡迎來到東海東宮,我是龜丞相,你們也可以稱呼我為龜丞相,主人在裏麵等著兩位。”
    龜丞相一臉笑意,臉上的褶子一層又一層,估計活了幾千歲了。
    張子安萬萬沒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夠看到龜丞相。
    不過這個龜丞相可不想電視裏走的那般慢,帶著兩人經過側廊,到了大殿的後麵,到處都是美玉,美輪美奐,目不暇接。
    正陽子與張子安跟在後麵,兩人眼神示意了一下,如情況不對,立刻後撤。
    龍宮後花園,各種絕美的海草,張子安還看到了地麵上的花,沒想到在這裏也能生長。
    一座涼亭,裏麵坐著一位身穿龍袍的人,頭頂一對龍角彰顯著身份。
    張子安頓時充滿警惕。
    化為人形的龍王笑臉迎接兩人,開口第一句話就讓張子安渾身一顫。
    “歡迎兩位來我龍宮,兩位既然能夠發現我發明的幻水大陣,就說明咱們是有緣人,幾千年了,你們是第...多少來著。”
    龍王拍著腦袋,使勁回憶。
    一旁的龜丞相立刻提醒道:“主人,是一千零一和一千零二。”
    竟然有這麽多人曾來過龍宮。
    龍王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帶領張子安和正陽子進了一處房間,然後吩咐道:“龜丞相,吩咐下去,要以貴客的禮儀招待兩位。”
    龜丞相允諾一聲,然後躬著身子離開。
    雖然對前麵一千位造訪龍宮的人類很好奇,但是今天來的目的可不是這個,於是張子安開口道:“不知龍王是否知道前幾日沉船的事情。”
    說完,與正陽子一起盯著龍王。
    龍王,揮了揮龍袍,抬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說道:“我記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麽一回事。”
    張子安立刻追問道:“不知沉船現在所在何處。”
    都這麽長時間了,上麵的船員肯定早已經掛掉了,但是能把沉船帶回去,也算是幫助古武事務局完成了一件小事,對世俗的部門也算有所交代。
    龍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臉上笑意緩緩收斂,話鋒一轉,充滿冷意。
    “千百年來,你們人類捕魚變本加厲,我想著海族生物無窮盡,便任由你們所作所為,可是竟然敢傷我小孫兒,哼。”
    龍王冷哼一聲,整座龍宮都跟著晃了一下,好似發生了海底地震一般。
    龍王一怒,屍橫遍野。
    張子安與正陽子身上同時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勢,與龍王身上散發出的威勢撞在一起。
    龍王好像在試探兩人,僅僅是一個碰撞,便收起了身上的能量波動。
    “兩位如果真的想要尋回那艘船隻,就要幫我去做一件事。”龍王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龍王笑看向兩人,也不急著張子安和正陽子給出答案,好像吃定了兩人。
    很快,龜丞相從外麵進來,然後身後進來一群八爪魚,每個觸手上都托著一個盤子,上麵放著山珍海味。
    等著所有美味佳肴上齊,龍王擺擺手,作為主人,表現出親切的樣子。
    “有些菜的做法與你們人類有些不同,但是味道絕對的不遑多讓,兩位,請自便。”
    各種海洋少見的魚類都被擺上了餐桌,可是張子安與正陽子看著眼前的美味,沒有一點食欲。
    龍王主動舉杯,兩人隻好拿起麵前用翡翠打造的精美酒杯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釀。
    清涼,甘甜。
    幾杯之後,龍王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
    “幾千年前,你們人類有個叫大禹的曾經來到龍宮找到我,想借我龍族至寶,定海神針,當時天下洪水泛濫,我見他心誠,便借給了他。”
    張子安聽得心驚,但是轉念一想,定海神針不是被猴子搶走了嗎?
    難道是假的?
    也不對啊,自己曾在女子鹿仙那裏求證過這個事情,確實有齊天大聖這麽一號牛逼大佬。
    “定海神針不是被齊天大聖給取走了嗎?”張子安開口問道。
    一聽到猴子,龍王臉上的怒氣不可掩飾的流露出來,隻是很快就收斂起來,解釋道:“定海神針是有兩根的,是南海觀音送我族的神物,那猴子搶...取走的是其中一根,也是威力最大的那一根。”
    為了保留龍族的顏麵,龍王都不好意思說是被搶走的。
    那太打臉了。
    堂堂龍族竟然護不住龍族至寶,被一隻猴子搶走,這件事已經被恥笑了數萬年了。
    張子安與正陽子實在沒有胃口,正陽子放下筷子,轉頭看向龍王,正式回應道:“不知龍王前輩想讓我等二人做什麽事情。”
    張子安也跟著放下筷子,瞪眼看向龍王,張子安現在感覺這個龍王不像好東西,心裏默默給猴子點了個讚。
    龍王哈哈哈大笑一聲,然後神色一緊,嚴肅道:“前往我龍族禁地,龍之虛空。”
    竟然有這麽多人曾來過龍宮。
    龍王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帶領張子安和正陽子進了一處房間,然後吩咐道:“龜丞相,吩咐下去,要以貴客的禮儀招待兩位。”
    龜丞相允諾一聲,然後躬著身子離開。
    雖然對前麵一千位造訪龍宮的人類很好奇,但是今天來的目的可不是這個,於是張子安開口道:“不知龍王是否知道前幾日沉船的事情。”
    說完,與正陽子一起盯著龍王。
    龍王,揮了揮龍袍,抬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說道:“我記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麽一回事。”
    張子安立刻追問道:“不知沉船現在所在何處。”
    都這麽長時間了,上麵的船員肯定早已經掛掉了,但是能把沉船帶回去,也算是幫助古武事務局完成了一件小事,對世俗的部門也算有所交代。
    龍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臉上笑意緩緩收斂,話鋒一轉,充滿冷意。
    “千百年來,你們人類捕魚變本加厲,我想著海族生物無窮盡,便任由你們所作所為,可是竟然敢傷我小孫兒,哼。”
    龍王冷哼一聲,整座龍宮都跟著晃了一下,好似發生了海底地震一般。
    龍王一怒,屍橫遍野。
    張子安與正陽子身上同時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勢,與龍王身上散發出的威勢撞在一起。
    龍王好像在試探兩人,僅僅是一個碰撞,便收起了身上的能量波動。
    “兩位如果真的想要尋回那艘船隻,就要幫我去做一件事。”龍王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龍王笑看向兩人,也不急著張子安和正陽子給出答案,好像吃定了兩人。
    很快,龜丞相從外麵進來,然後身後進來一群八爪魚,每個觸手上都托著一個盤子,上麵放著山珍海味。
    等著所有美味佳肴上齊,龍王擺擺手,作為主人,表現出親切的樣子。
    “有些菜的做法與你們人類有些不同,但是味道絕對的不遑多讓,兩位,請自便。”
    各種海洋少見的魚類都被擺上了餐桌,可是張子安與正陽子看著眼前的美味,沒有一點食欲。
    龍王主動舉杯,兩人隻好拿起麵前用翡翠打造的精美酒杯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釀。
    清涼,甘甜。
    幾杯之後,龍王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
    “幾千年前,你們人類有個叫大禹的曾經來到龍宮找到我,想借我龍族至寶,定海神針,當時天下洪水泛濫,我見他心誠,便借給了他。”
    張子安聽得心驚,但是轉念一想,定海神針不是被猴子搶走了嗎?
    難道是假的?
    也不對啊,自己曾在女子鹿仙那裏求證過這個事情,確實有齊天大聖這麽一號牛逼大佬。
    “定海神針不是被齊天大聖給取走了嗎?”張子安開口問道。
    一聽到猴子,龍王臉上的怒氣不可掩飾的流露出來,隻是很快就收斂起來,解釋道:“定海神針是有兩根的,是南海觀音送我族的神物,那猴子搶...取走的是其中一根,也是威力最大的那一根。”
    為了保留龍族的顏麵,龍王都不好意思說是被搶走的。
    那太打臉了。
    堂堂龍族竟然護不住龍族至寶,被一隻猴子搶走,這件事已經被恥笑了數萬年了。
    張子安與正陽子實在沒有胃口,正陽子放下筷子,轉頭看向龍王,正式回應道:“不知龍王前輩想讓我等二人做什麽事情。”
    張子安也跟著放下筷子,瞪眼看向龍王,張子安現在感覺這個龍王不像好東西,心裏默默給猴子點了個讚。
    龍王哈哈哈大笑一聲,然後神色一緊,嚴肅道:“前往我龍族禁地,龍之虛空。”
    竟然有這麽多人曾來過龍宮。
    龍王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帶領張子安和正陽子進了一處房間,然後吩咐道:“龜丞相,吩咐下去,要以貴客的禮儀招待兩位。”
    龜丞相允諾一聲,然後躬著身子離開。
    雖然對前麵一千位造訪龍宮的人類很好奇,但是今天來的目的可不是這個,於是張子安開口道:“不知龍王是否知道前幾日沉船的事情。”
    說完,與正陽子一起盯著龍王。
    龍王,揮了揮龍袍,抬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說道:“我記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麽一回事。”
    張子安立刻追問道:“不知沉船現在所在何處。”
    都這麽長時間了,上麵的船員肯定早已經掛掉了,但是能把沉船帶回去,也算是幫助古武事務局完成了一件小事,對世俗的部門也算有所交代。
    龍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臉上笑意緩緩收斂,話鋒一轉,充滿冷意。
    “千百年來,你們人類捕魚變本加厲,我想著海族生物無窮盡,便任由你們所作所為,可是竟然敢傷我小孫兒,哼。”
    龍王冷哼一聲,整座龍宮都跟著晃了一下,好似發生了海底地震一般。
    龍王一怒,屍橫遍野。
    張子安與正陽子身上同時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勢,與龍王身上散發出的威勢撞在一起。
    龍王好像在試探兩人,僅僅是一個碰撞,便收起了身上的能量波動。
    “兩位如果真的想要尋回那艘船隻,就要幫我去做一件事。”龍王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龍王笑看向兩人,也不急著張子安和正陽子給出答案,好像吃定了兩人。
    很快,龜丞相從外麵進來,然後身後進來一群八爪魚,每個觸手上都托著一個盤子,上麵放著山珍海味。
    等著所有美味佳肴上齊,龍王擺擺手,作為主人,表現出親切的樣子。
    “有些菜的做法與你們人類有些不同,但是味道絕對的不遑多讓,兩位,請自便。”
    各種海洋少見的魚類都被擺上了餐桌,可是張子安與正陽子看著眼前的美味,沒有一點食欲。
    龍王主動舉杯,兩人隻好拿起麵前用翡翠打造的精美酒杯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釀。
    清涼,甘甜。
    幾杯之後,龍王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
    “幾千年前,你們人類有個叫大禹的曾經來到龍宮找到我,想借我龍族至寶,定海神針,當時天下洪水泛濫,我見他心誠,便借給了他。”
    張子安聽得心驚,但是轉念一想,定海神針不是被猴子搶走了嗎?
    難道是假的?
    也不對啊,自己曾在女子鹿仙那裏求證過這個事情,確實有齊天大聖這麽一號牛逼大佬。
    “定海神針不是被齊天大聖給取走了嗎?”張子安開口問道。
    一聽到猴子,龍王臉上的怒氣不可掩飾的流露出來,隻是很快就收斂起來,解釋道:“定海神針是有兩根的,是南海觀音送我族的神物,那猴子搶...取走的是其中一根,也是威力最大的那一根。”
    為了保留龍族的顏麵,龍王都不好意思說是被搶走的。
    那太打臉了。
    堂堂龍族竟然護不住龍族至寶,被一隻猴子搶走,這件事已經被恥笑了數萬年了。
    張子安與正陽子實在沒有胃口,正陽子放下筷子,轉頭看向龍王,正式回應道:“不知龍王前輩想讓我等二人做什麽事情。”
    張子安也跟著放下筷子,瞪眼看向龍王,張子安現在感覺這個龍王不像好東西,心裏默默給猴子點了個讚。
    龍王哈哈哈大笑一聲,然後神色一緊,嚴肅道:“前往我龍族禁地,龍之虛空。”
    竟然有這麽多人曾來過龍宮。
    龍王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帶領張子安和正陽子進了一處房間,然後吩咐道:“龜丞相,吩咐下去,要以貴客的禮儀招待兩位。”
    龜丞相允諾一聲,然後躬著身子離開。
    雖然對前麵一千位造訪龍宮的人類很好奇,但是今天來的目的可不是這個,於是張子安開口道:“不知龍王是否知道前幾日沉船的事情。”
    說完,與正陽子一起盯著龍王。
    龍王,揮了揮龍袍,抬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說道:“我記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麽一回事。”
    張子安立刻追問道:“不知沉船現在所在何處。”
    都這麽長時間了,上麵的船員肯定早已經掛掉了,但是能把沉船帶回去,也算是幫助古武事務局完成了一件小事,對世俗的部門也算有所交代。
    龍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臉上笑意緩緩收斂,話鋒一轉,充滿冷意。
    “千百年來,你們人類捕魚變本加厲,我想著海族生物無窮盡,便任由你們所作所為,可是竟然敢傷我小孫兒,哼。”
    龍王冷哼一聲,整座龍宮都跟著晃了一下,好似發生了海底地震一般。
    龍王一怒,屍橫遍野。
    張子安與正陽子身上同時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勢,與龍王身上散發出的威勢撞在一起。
    龍王好像在試探兩人,僅僅是一個碰撞,便收起了身上的能量波動。
    “兩位如果真的想要尋回那艘船隻,就要幫我去做一件事。”龍王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龍王笑看向兩人,也不急著張子安和正陽子給出答案,好像吃定了兩人。
    很快,龜丞相從外麵進來,然後身後進來一群八爪魚,每個觸手上都托著一個盤子,上麵放著山珍海味。
    等著所有美味佳肴上齊,龍王擺擺手,作為主人,表現出親切的樣子。
    “有些菜的做法與你們人類有些不同,但是味道絕對的不遑多讓,兩位,請自便。”
    各種海洋少見的魚類都被擺上了餐桌,可是張子安與正陽子看著眼前的美味,沒有一點食欲。
    龍王主動舉杯,兩人隻好拿起麵前用翡翠打造的精美酒杯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釀。
    清涼,甘甜。
    幾杯之後,龍王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
    “幾千年前,你們人類有個叫大禹的曾經來到龍宮找到我,想借我龍族至寶,定海神針,當時天下洪水泛濫,我見他心誠,便借給了他。”
    張子安聽得心驚,但是轉念一想,定海神針不是被猴子搶走了嗎?
    難道是假的?
    也不對啊,自己曾在女子鹿仙那裏求證過這個事情,確實有齊天大聖這麽一號牛逼大佬。
    “定海神針不是被齊天大聖給取走了嗎?”張子安開口問道。
    一聽到猴子,龍王臉上的怒氣不可掩飾的流露出來,隻是很快就收斂起來,解釋道:“定海神針是有兩根的,是南海觀音送我族的神物,那猴子搶...取走的是其中一根,也是威力最大的那一根。”
    為了保留龍族的顏麵,龍王都不好意思說是被搶走的。
    那太打臉了。
    堂堂龍族竟然護不住龍族至寶,被一隻猴子搶走,這件事已經被恥笑了數萬年了。
    張子安與正陽子實在沒有胃口,正陽子放下筷子,轉頭看向龍王,正式回應道:“不知龍王前輩想讓我等二人做什麽事情。”
    張子安也跟著放下筷子,瞪眼看向龍王,張子安現在感覺這個龍王不像好東西,心裏默默給猴子點了個讚。
    龍王哈哈哈大笑一聲,然後神色一緊,嚴肅道:“前往我龍族禁地,龍之虛空。”
    竟然有這麽多人曾來過龍宮。
    龍王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帶領張子安和正陽子進了一處房間,然後吩咐道:“龜丞相,吩咐下去,要以貴客的禮儀招待兩位。”
    龜丞相允諾一聲,然後躬著身子離開。
    雖然對前麵一千位造訪龍宮的人類很好奇,但是今天來的目的可不是這個,於是張子安開口道:“不知龍王是否知道前幾日沉船的事情。”
    說完,與正陽子一起盯著龍王。
    龍王,揮了揮龍袍,抬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說道:“我記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麽一回事。”
    張子安立刻追問道:“不知沉船現在所在何處。”
    都這麽長時間了,上麵的船員肯定早已經掛掉了,但是能把沉船帶回去,也算是幫助古武事務局完成了一件小事,對世俗的部門也算有所交代。
    龍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臉上笑意緩緩收斂,話鋒一轉,充滿冷意。
    “千百年來,你們人類捕魚變本加厲,我想著海族生物無窮盡,便任由你們所作所為,可是竟然敢傷我小孫兒,哼。”
    龍王冷哼一聲,整座龍宮都跟著晃了一下,好似發生了海底地震一般。
    龍王一怒,屍橫遍野。
    張子安與正陽子身上同時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勢,與龍王身上散發出的威勢撞在一起。
    龍王好像在試探兩人,僅僅是一個碰撞,便收起了身上的能量波動。
    “兩位如果真的想要尋回那艘船隻,就要幫我去做一件事。”龍王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龍王笑看向兩人,也不急著張子安和正陽子給出答案,好像吃定了兩人。
    很快,龜丞相從外麵進來,然後身後進來一群八爪魚,每個觸手上都托著一個盤子,上麵放著山珍海味。
    等著所有美味佳肴上齊,龍王擺擺手,作為主人,表現出親切的樣子。
    “有些菜的做法與你們人類有些不同,但是味道絕對的不遑多讓,兩位,請自便。”
    各種海洋少見的魚類都被擺上了餐桌,可是張子安與正陽子看著眼前的美味,沒有一點食欲。
    龍王主動舉杯,兩人隻好拿起麵前用翡翠打造的精美酒杯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釀。
    清涼,甘甜。
    幾杯之後,龍王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
    “幾千年前,你們人類有個叫大禹的曾經來到龍宮找到我,想借我龍族至寶,定海神針,當時天下洪水泛濫,我見他心誠,便借給了他。”
    張子安聽得心驚,但是轉念一想,定海神針不是被猴子搶走了嗎?
    難道是假的?
    也不對啊,自己曾在女子鹿仙那裏求證過這個事情,確實有齊天大聖這麽一號牛逼大佬。
    “定海神針不是被齊天大聖給取走了嗎?”張子安開口問道。
    一聽到猴子,龍王臉上的怒氣不可掩飾的流露出來,隻是很快就收斂起來,解釋道:“定海神針是有兩根的,是南海觀音送我族的神物,那猴子搶...取走的是其中一根,也是威力最大的那一根。”
    為了保留龍族的顏麵,龍王都不好意思說是被搶走的。
    那太打臉了。
    堂堂龍族竟然護不住龍族至寶,被一隻猴子搶走,這件事已經被恥笑了數萬年了。
    張子安與正陽子實在沒有胃口,正陽子放下筷子,轉頭看向龍王,正式回應道:“不知龍王前輩想讓我等二人做什麽事情。”
    張子安也跟著放下筷子,瞪眼看向龍王,張子安現在感覺這個龍王不像好東西,心裏默默給猴子點了個讚。
    龍王哈哈哈大笑一聲,然後神色一緊,嚴肅道:“前往我龍族禁地,龍之虛空。”
    竟然有這麽多人曾來過龍宮。
    龍王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帶領張子安和正陽子進了一處房間,然後吩咐道:“龜丞相,吩咐下去,要以貴客的禮儀招待兩位。”
    龜丞相允諾一聲,然後躬著身子離開。
    雖然對前麵一千位造訪龍宮的人類很好奇,但是今天來的目的可不是這個,於是張子安開口道:“不知龍王是否知道前幾日沉船的事情。”
    說完,與正陽子一起盯著龍王。
    龍王,揮了揮龍袍,抬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說道:“我記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麽一回事。”
    張子安立刻追問道:“不知沉船現在所在何處。”
    都這麽長時間了,上麵的船員肯定早已經掛掉了,但是能把沉船帶回去,也算是幫助古武事務局完成了一件小事,對世俗的部門也算有所交代。
    龍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臉上笑意緩緩收斂,話鋒一轉,充滿冷意。
    “千百年來,你們人類捕魚變本加厲,我想著海族生物無窮盡,便任由你們所作所為,可是竟然敢傷我小孫兒,哼。”
    龍王冷哼一聲,整座龍宮都跟著晃了一下,好似發生了海底地震一般。
    龍王一怒,屍橫遍野。
    張子安與正陽子身上同時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勢,與龍王身上散發出的威勢撞在一起。
    龍王好像在試探兩人,僅僅是一個碰撞,便收起了身上的能量波動。
    “兩位如果真的想要尋回那艘船隻,就要幫我去做一件事。”龍王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龍王笑看向兩人,也不急著張子安和正陽子給出答案,好像吃定了兩人。
    很快,龜丞相從外麵進來,然後身後進來一群八爪魚,每個觸手上都托著一個盤子,上麵放著山珍海味。
    等著所有美味佳肴上齊,龍王擺擺手,作為主人,表現出親切的樣子。
    “有些菜的做法與你們人類有些不同,但是味道絕對的不遑多讓,兩位,請自便。”
    各種海洋少見的魚類都被擺上了餐桌,可是張子安與正陽子看著眼前的美味,沒有一點食欲。
    龍王主動舉杯,兩人隻好拿起麵前用翡翠打造的精美酒杯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釀。
    清涼,甘甜。
    幾杯之後,龍王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
    “幾千年前,你們人類有個叫大禹的曾經來到龍宮找到我,想借我龍族至寶,定海神針,當時天下洪水泛濫,我見他心誠,便借給了他。”
    張子安聽得心驚,但是轉念一想,定海神針不是被猴子搶走了嗎?
    難道是假的?
    也不對啊,自己曾在女子鹿仙那裏求證過這個事情,確實有齊天大聖這麽一號牛逼大佬。
    “定海神針不是被齊天大聖給取走了嗎?”張子安開口問道。
    一聽到猴子,龍王臉上的怒氣不可掩飾的流露出來,隻是很快就收斂起來,解釋道:“定海神針是有兩根的,是南海觀音送我族的神物,那猴子搶...取走的是其中一根,也是威力最大的那一根。”
    為了保留龍族的顏麵,龍王都不好意思說是被搶走的。
    那太打臉了。
    堂堂龍族竟然護不住龍族至寶,被一隻猴子搶走,這件事已經被恥笑了數萬年了。
    張子安與正陽子實在沒有胃口,正陽子放下筷子,轉頭看向龍王,正式回應道:“不知龍王前輩想讓我等二人做什麽事情。”
    張子安也跟著放下筷子,瞪眼看向龍王,張子安現在感覺這個龍王不像好東西,心裏默默給猴子點了個讚。
    龍王哈哈哈大笑一聲,然後神色一緊,嚴肅道:“前往我龍族禁地,龍之虛空。”
    竟然有這麽多人曾來過龍宮。
    龍王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帶領張子安和正陽子進了一處房間,然後吩咐道:“龜丞相,吩咐下去,要以貴客的禮儀招待兩位。”
    龜丞相允諾一聲,然後躬著身子離開。
    雖然對前麵一千位造訪龍宮的人類很好奇,但是今天來的目的可不是這個,於是張子安開口道:“不知龍王是否知道前幾日沉船的事情。”
    說完,與正陽子一起盯著龍王。
    龍王,揮了揮龍袍,抬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說道:“我記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麽一回事。”
    張子安立刻追問道:“不知沉船現在所在何處。”
    都這麽長時間了,上麵的船員肯定早已經掛掉了,但是能把沉船帶回去,也算是幫助古武事務局完成了一件小事,對世俗的部門也算有所交代。
    龍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臉上笑意緩緩收斂,話鋒一轉,充滿冷意。
    “千百年來,你們人類捕魚變本加厲,我想著海族生物無窮盡,便任由你們所作所為,可是竟然敢傷我小孫兒,哼。”
    龍王冷哼一聲,整座龍宮都跟著晃了一下,好似發生了海底地震一般。
    龍王一怒,屍橫遍野。
    張子安與正陽子身上同時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勢,與龍王身上散發出的威勢撞在一起。
    龍王好像在試探兩人,僅僅是一個碰撞,便收起了身上的能量波動。
    “兩位如果真的想要尋回那艘船隻,就要幫我去做一件事。”龍王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龍王笑看向兩人,也不急著張子安和正陽子給出答案,好像吃定了兩人。
    很快,龜丞相從外麵進來,然後身後進來一群八爪魚,每個觸手上都托著一個盤子,上麵放著山珍海味。
    等著所有美味佳肴上齊,龍王擺擺手,作為主人,表現出親切的樣子。
    “有些菜的做法與你們人類有些不同,但是味道絕對的不遑多讓,兩位,請自便。”
    各種海洋少見的魚類都被擺上了餐桌,可是張子安與正陽子看著眼前的美味,沒有一點食欲。
    龍王主動舉杯,兩人隻好拿起麵前用翡翠打造的精美酒杯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釀。
    清涼,甘甜。
    幾杯之後,龍王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
    “幾千年前,你們人類有個叫大禹的曾經來到龍宮找到我,想借我龍族至寶,定海神針,當時天下洪水泛濫,我見他心誠,便借給了他。”
    張子安聽得心驚,但是轉念一想,定海神針不是被猴子搶走了嗎?
    難道是假的?
    也不對啊,自己曾在女子鹿仙那裏求證過這個事情,確實有齊天大聖這麽一號牛逼大佬。
    “定海神針不是被齊天大聖給取走了嗎?”張子安開口問道。
    一聽到猴子,龍王臉上的怒氣不可掩飾的流露出來,隻是很快就收斂起來,解釋道:“定海神針是有兩根的,是南海觀音送我族的神物,那猴子搶...取走的是其中一根,也是威力最大的那一根。”
    為了保留龍族的顏麵,龍王都不好意思說是被搶走的。
    那太打臉了。
    堂堂龍族竟然護不住龍族至寶,被一隻猴子搶走,這件事已經被恥笑了數萬年了。
    張子安與正陽子實在沒有胃口,正陽子放下筷子,轉頭看向龍王,正式回應道:“不知龍王前輩想讓我等二人做什麽事情。”
    張子安也跟著放下筷子,瞪眼看向龍王,張子安現在感覺這個龍王不像好東西,心裏默默給猴子點了個讚。
    龍王哈哈哈大笑一聲,然後神色一緊,嚴肅道:“前往我龍族禁地,龍之虛空。”
    竟然有這麽多人曾來過龍宮。
    龍王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帶領張子安和正陽子進了一處房間,然後吩咐道:“龜丞相,吩咐下去,要以貴客的禮儀招待兩位。”
    龜丞相允諾一聲,然後躬著身子離開。
    雖然對前麵一千位造訪龍宮的人類很好奇,但是今天來的目的可不是這個,於是張子安開口道:“不知龍王是否知道前幾日沉船的事情。”
    說完,與正陽子一起盯著龍王。
    龍王,揮了揮龍袍,抬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說道:“我記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麽一回事。”
    張子安立刻追問道:“不知沉船現在所在何處。”
    都這麽長時間了,上麵的船員肯定早已經掛掉了,但是能把沉船帶回去,也算是幫助古武事務局完成了一件小事,對世俗的部門也算有所交代。
    龍王撫摸著自己的胡子,臉上笑意緩緩收斂,話鋒一轉,充滿冷意。
    “千百年來,你們人類捕魚變本加厲,我想著海族生物無窮盡,便任由你們所作所為,可是竟然敢傷我小孫兒,哼。”
    龍王冷哼一聲,整座龍宮都跟著晃了一下,好似發生了海底地震一般。
    龍王一怒,屍橫遍野。
    張子安與正陽子身上同時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勢,與龍王身上散發出的威勢撞在一起。
    龍王好像在試探兩人,僅僅是一個碰撞,便收起了身上的能量波動。
    “兩位如果真的想要尋回那艘船隻,就要幫我去做一件事。”龍王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龍王笑看向兩人,也不急著張子安和正陽子給出答案,好像吃定了兩人。
    很快,龜丞相從外麵進來,然後身後進來一群八爪魚,每個觸手上都托著一個盤子,上麵放著山珍海味。
    等著所有美味佳肴上齊,龍王擺擺手,作為主人,表現出親切的樣子。
    “有些菜的做法與你們人類有些不同,但是味道絕對的不遑多讓,兩位,請自便。”
    各種海洋少見的魚類都被擺上了餐桌,可是張子安與正陽子看著眼前的美味,沒有一點食欲。
    龍王主動舉杯,兩人隻好拿起麵前用翡翠打造的精美酒杯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釀。
    清涼,甘甜。
    幾杯之後,龍王絮絮叨叨的說了起來。
    “幾千年前,你們人類有個叫大禹的曾經來到龍宮找到我,想借我龍族至寶,定海神針,當時天下洪水泛濫,我見他心誠,便借給了他。”
    張子安聽得心驚,但是轉念一想,定海神針不是被猴子搶走了嗎?
    難道是假的?
    也不對啊,自己曾在女子鹿仙那裏求證過這個事情,確實有齊天大聖這麽一號牛逼大佬。
    “定海神針不是被齊天大聖給取走了嗎?”張子安開口問道。
    一聽到猴子,龍王臉上的怒氣不可掩飾的流露出來,隻是很快就收斂起來,解釋道:“定海神針是有兩根的,是南海觀音送我族的神物,那猴子搶...取走的是其中一根,也是威力最大的那一根。”
    為了保留龍族的顏麵,龍王都不好意思說是被搶走的。
    那太打臉了。
    堂堂龍族竟然護不住龍族至寶,被一隻猴子搶走,這件事已經被恥笑了數萬年了。
    張子安與正陽子實在沒有胃口,正陽子放下筷子,轉頭看向龍王,正式回應道:“不知龍王前輩想讓我等二人做什麽事情。”
    張子安也跟著放下筷子,瞪眼看向龍王,張子安現在感覺這個龍王不像好東西,心裏默默給猴子點了個讚。
    龍王哈哈哈大笑一聲,然後神色一緊,嚴肅道:“前往我龍族禁地,龍之虛空。”


如果您喜歡,請把《小仙農的悠閑田園生活》,方便以後閱讀小仙農的悠閑田園生活第772章 龍王的要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小仙農的悠閑田園生活第772章 龍王的要求並對小仙農的悠閑田園生活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