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護衛

第1024章 沙耶上門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小明哥 本章:第1024章 沙耶上門

    “大熊,今天什麽日子,學校放假了嗎?”陳子飛好奇地道。
    大熊看了陳子飛一眼,鬱悶的道:“還上什麽課啊,現在有個大陰陽師在外邊找你呢,不單單是你,我也麻煩了,要是被這個大陰陽師找到,那就死定了。”
    陳子飛不由的笑了起來,道:“就是這個事情啊,一個大陰陽師而已,就把你給嚇這樣?”
    大熊瞪著眼睛,大叫道:“大陰陽師而已?大飛,你是不知道大陰陽師代表著什麽,那絕對是最恐怖的存在,雖然你很強,但是在大陰陽師麵前,一根手指就能點死你的。”
    陳子飛心中一緊,不由地想起了沙耶那輕飄飄的一指,貌似毫無威力,千代玉子的精神卻直接被碾碎了,陳子飛自己都沒有絕對的信心能抗住那一指。
    不過陳子飛很快就笑了起來,道:“如果說是昨天西京大學出現的那個大陰陽師,那就不用擔心了,我已經和她見過麵了。”
    “這大陰陽師可不是善類,隻要......”大熊正緊張地說著,忽然瞪大眼睛,呆呆地道:“你說什麽?你見過那個大陰陽師了?”
    陳子飛一臉笑意,很確定地點了點頭。
    “大飛,你是在逗我呢吧,這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大熊臉上僵硬的道。
    陳子飛笑了笑,隨意的道:“我騙你做什麽,我說的都是真的,現在那大陰陽師也算是朋友了,對於我們沒有威脅了,你就安心的上學吧。”..
    看著陳子飛不像是開玩笑,大熊的嘴角直抽,發懵的道:“你,你是怎麽做到的?能和大陰陽師成為朋友,那可是大人物啊。”
    陳子飛打了個哈欠,不在意的道:“大陰陽師也是人,當然能做朋友了,至於昨晚發生了什麽,你就不要問了,不然大陰陽師要是想滅口的話,那我可攔不住啊。”
    大熊的頭上瞬間就冒出了冷汗,連忙道:“不問,不問,我什麽都不知道,隻要不對我們出手就行。”
    再次確定了那大陰陽師不會對自己下殺手之後,大熊終於是放下心來,興奮地大叫:“大飛,走,我請你到外邊去吃飯,想吃什麽隨便點......”
    話音剛落,大熊忽然想到那晚陳子飛點菜,一瓶酒就上百萬,大熊心中頓時一顫,趕忙補充道:“不過不能點太貴的,我可沒有多少錢。”
    陳子飛愣愣地看著大熊,道:“這都安全了,你不回去上課?”
    大熊的大手一揮,豪氣地道:“今天是個好日子,還上什麽課,我們得好好地慶祝一下。”
    陳子飛和大熊興衝衝地向著校外走去,剛走出宿舍樓,大熊的笑容就僵在了臉上,艱難的轉過頭,心髒都要停止跳動了。
    就見宿舍樓前,一個穿著熱褲t恤的俏麗美女正站在那裏,微笑地看著陳子飛和大熊。
    大熊臉色煞白,聲音顫抖的道:“大,大陰陽師......”
    站在他們麵前的正是沙耶,感受到沙耶身上的靈力波動,大熊差點被嚇尿了,那股強大的靈力讓他有種想要頂禮膜拜的衝動,他已經知道了,這個女人就是昨天的那個大陰陽師。
    看著大熊驚嚇過度的樣子,苦笑道:“沙耶你怎麽來了,還這麽故意釋放靈力。”
    經過昨晚和千代玉子的戰鬥之後,對於陰陽師的靈力,陳子飛的感應也更敏銳了,此時就能感覺到沙耶身上那恐怖的靈力波動,而大熊感覺比陳子飛還要清晰,不然也不會嚇成這個樣子。
    瞬間,沙耶身上的靈力消失,吐了吐舌頭,沙耶狡黠地道:“我這不是怕找不到你嗎?我釋放靈力,就算你發現不了,這小胖子不也能發現嗎?”
    陳子飛眉頭一皺,不解地道:“沙耶你來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怎麽找你還非得有事情啊?沒事就不能找你了。”沙耶撅著嘴,不滿地道。
    看著沙耶這小女孩的樣子,大熊長大了嘴巴,差點就驚掉了下巴,這可是大陰陽師啊,高高在上的存在,這在大飛麵前怎麽像是小情侶一樣,難道......大熊不敢去想象了。
    “大飛,難道你昨晚上就把這大陰陽師拿下了......”大熊看著陳子飛,壓低聲音道。
    不過大熊的聲音還是被沙耶聽到了,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惡狠狠地盯著大熊道:“小胖子,你剛剛說什麽?”
    大熊連忙擺手,眼中滿是驚恐地道:“沒,沒,我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有說。”
    陳子飛苦笑一聲,道:“別嚇他了,大熊也是我朋友。”
    沙耶凶狠的樣子瞬間消失,換上了一副笑臉,嬉笑著道:“我剛剛和他開了個玩笑,逗逗他而已。”
    大熊已經被驚呆了,愣愣地看著這青春靚麗的美女,實在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了。
    “你還沒說來找我幹什麽呢。”陳子飛疑惑地道。
    沙耶翻了個白眼,哀怨地道:“我這以後不是要投靠你嗎?現在得和你搞好關係,你請我去吃個飯吧。”
    陳子飛滿頭黑線,這畫風好像有些不對啊,你來找我,不是應該你請我吃飯嗎,不過陳子飛也隻是想想,並沒有說出來,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這女孩雖然現在人畜無害的樣子,但陳子飛可不敢輕視,在不入魔的情況下,他也沒有把握壓製她。
    陳子飛笑了起來,隨口道:“那正好,我和大熊也正準備出去慶祝慶祝,一起吧。”
    “好啊,好啊,吃大餐去了。”沙耶興奮地叫道。
    大熊臉上全是畏懼之色,強擠出一個比哭強不多少的笑容,“大飛,你們有事,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說著大熊轉身就走,和一個大陰陽師,還是一個敵對勢力的大陰陽師吃飯,這也太刺激了,他可沒有這麽大的心髒啊。
    “站住。”沙耶的聲音傳來,大熊瞬間釘在原地,頭上冒了一層冷汗。
    艱難地轉過身,大熊陪著笑臉道:“大人,有什麽事情嗎?”
    沙耶忽然大笑了起來,捂著肚子道:“這渡邊家的小胖子太好玩了,怎麽膽子這麽小,放心,我不會殺你的,就是吃個飯而已,怕什麽。”
    看著沙耶似乎沒有什麽敵意,大熊也放鬆了一些。
    陳子飛,大熊和沙耶向著校外走去,代表著三個不同勢力的人走在一起,就如同朋友一般,毫無違和感,要是被千代家族和渡邊家族看到,不知道會是什麽反應了。
    剛剛走出校園大門,沙耶臉上笑容頓時消失,不經意地轉頭望向身後,眼中全是凝重之色。
    瞬間,沙耶身上的靈力消失,吐了吐舌頭,沙耶狡黠地道:“我這不是怕找不到你嗎?我釋放靈力,就算你發現不了,這小胖子不也能發現嗎?”
    陳子飛眉頭一皺,不解地道:“沙耶你來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怎麽找你還非得有事情啊?沒事就不能找你了。”沙耶撅著嘴,不滿地道。
    看著沙耶這小女孩的樣子,大熊長大了嘴巴,差點就驚掉了下巴,這可是大陰陽師啊,高高在上的存在,這在大飛麵前怎麽像是小情侶一樣,難道......大熊不敢去想象了。
    “大飛,難道你昨晚上就把這大陰陽師拿下了......”大熊看著陳子飛,壓低聲音道。
    不過大熊的聲音還是被沙耶聽到了,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惡狠狠地盯著大熊道:“小胖子,你剛剛說什麽?”
    大熊連忙擺手,眼中滿是驚恐地道:“沒,沒,我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有說。”
    陳子飛苦笑一聲,道:“別嚇他了,大熊也是我朋友。”
    沙耶凶狠的樣子瞬間消失,換上了一副笑臉,嬉笑著道:“我剛剛和他開了個玩笑,逗逗他而已。”
    大熊已經被驚呆了,愣愣地看著這青春靚麗的美女,實在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了。
    “你還沒說來找我幹什麽呢。”陳子飛疑惑地道。
    沙耶翻了個白眼,哀怨地道:“我這以後不是要投靠你嗎?現在得和你搞好關係,你請我去吃個飯吧。”
    陳子飛滿頭黑線,這畫風好像有些不對啊,你來找我,不是應該你請我吃飯嗎,不過陳子飛也隻是想想,並沒有說出來,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這女孩雖然現在人畜無害的樣子,但陳子飛可不敢輕視,在不入魔的情況下,他也沒有把握壓製她。
    陳子飛笑了起來,隨口道:“那正好,我和大熊也正準備出去慶祝慶祝,一起吧。”
    “好啊,好啊,吃大餐去了。”沙耶興奮地叫道。
    大熊臉上全是畏懼之色,強擠出一個比哭強不多少的笑容,“大飛,你們有事,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說著大熊轉身就走,和一個大陰陽師,還是一個敵對勢力的大陰陽師吃飯,這也太刺激了,他可沒有這麽大的心髒啊。
    “站住。”沙耶的聲音傳來,大熊瞬間釘在原地,頭上冒了一層冷汗。
    艱難地轉過身,大熊陪著笑臉道:“大人,有什麽事情嗎?”
    沙耶忽然大笑了起來,捂著肚子道:“這渡邊家的小胖子太好玩了,怎麽膽子這麽小,放心,我不會殺你的,就是吃個飯而已,怕什麽。”
    看著沙耶似乎沒有什麽敵意,大熊也放鬆了一些。
    陳子飛,大熊和沙耶向著校外走去,代表著三個不同勢力的人走在一起,就如同朋友一般,毫無違和感,要是被千代家族和渡邊家族看到,不知道會是什麽反應了。
    剛剛走出校園大門,沙耶臉上笑容頓時消失,不經意地轉頭望向身後,眼中全是凝重之色。
    瞬間,沙耶身上的靈力消失,吐了吐舌頭,沙耶狡黠地道:“我這不是怕找不到你嗎?我釋放靈力,就算你發現不了,這小胖子不也能發現嗎?”
    陳子飛眉頭一皺,不解地道:“沙耶你來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怎麽找你還非得有事情啊?沒事就不能找你了。”沙耶撅著嘴,不滿地道。
    看著沙耶這小女孩的樣子,大熊長大了嘴巴,差點就驚掉了下巴,這可是大陰陽師啊,高高在上的存在,這在大飛麵前怎麽像是小情侶一樣,難道......大熊不敢去想象了。
    “大飛,難道你昨晚上就把這大陰陽師拿下了......”大熊看著陳子飛,壓低聲音道。
    不過大熊的聲音還是被沙耶聽到了,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惡狠狠地盯著大熊道:“小胖子,你剛剛說什麽?”
    大熊連忙擺手,眼中滿是驚恐地道:“沒,沒,我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有說。”
    陳子飛苦笑一聲,道:“別嚇他了,大熊也是我朋友。”
    沙耶凶狠的樣子瞬間消失,換上了一副笑臉,嬉笑著道:“我剛剛和他開了個玩笑,逗逗他而已。”
    大熊已經被驚呆了,愣愣地看著這青春靚麗的美女,實在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了。
    “你還沒說來找我幹什麽呢。”陳子飛疑惑地道。
    沙耶翻了個白眼,哀怨地道:“我這以後不是要投靠你嗎?現在得和你搞好關係,你請我去吃個飯吧。”
    陳子飛滿頭黑線,這畫風好像有些不對啊,你來找我,不是應該你請我吃飯嗎,不過陳子飛也隻是想想,並沒有說出來,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這女孩雖然現在人畜無害的樣子,但陳子飛可不敢輕視,在不入魔的情況下,他也沒有把握壓製她。
    陳子飛笑了起來,隨口道:“那正好,我和大熊也正準備出去慶祝慶祝,一起吧。”
    “好啊,好啊,吃大餐去了。”沙耶興奮地叫道。
    大熊臉上全是畏懼之色,強擠出一個比哭強不多少的笑容,“大飛,你們有事,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說著大熊轉身就走,和一個大陰陽師,還是一個敵對勢力的大陰陽師吃飯,這也太刺激了,他可沒有這麽大的心髒啊。
    “站住。”沙耶的聲音傳來,大熊瞬間釘在原地,頭上冒了一層冷汗。
    艱難地轉過身,大熊陪著笑臉道:“大人,有什麽事情嗎?”
    沙耶忽然大笑了起來,捂著肚子道:“這渡邊家的小胖子太好玩了,怎麽膽子這麽小,放心,我不會殺你的,就是吃個飯而已,怕什麽。”
    看著沙耶似乎沒有什麽敵意,大熊也放鬆了一些。
    陳子飛,大熊和沙耶向著校外走去,代表著三個不同勢力的人走在一起,就如同朋友一般,毫無違和感,要是被千代家族和渡邊家族看到,不知道會是什麽反應了。
    剛剛走出校園大門,沙耶臉上笑容頓時消失,不經意地轉頭望向身後,眼中全是凝重之色。
    瞬間,沙耶身上的靈力消失,吐了吐舌頭,沙耶狡黠地道:“我這不是怕找不到你嗎?我釋放靈力,就算你發現不了,這小胖子不也能發現嗎?”
    陳子飛眉頭一皺,不解地道:“沙耶你來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怎麽找你還非得有事情啊?沒事就不能找你了。”沙耶撅著嘴,不滿地道。
    看著沙耶這小女孩的樣子,大熊長大了嘴巴,差點就驚掉了下巴,這可是大陰陽師啊,高高在上的存在,這在大飛麵前怎麽像是小情侶一樣,難道......大熊不敢去想象了。
    “大飛,難道你昨晚上就把這大陰陽師拿下了......”大熊看著陳子飛,壓低聲音道。
    不過大熊的聲音還是被沙耶聽到了,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惡狠狠地盯著大熊道:“小胖子,你剛剛說什麽?”
    大熊連忙擺手,眼中滿是驚恐地道:“沒,沒,我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有說。”
    陳子飛苦笑一聲,道:“別嚇他了,大熊也是我朋友。”
    沙耶凶狠的樣子瞬間消失,換上了一副笑臉,嬉笑著道:“我剛剛和他開了個玩笑,逗逗他而已。”
    大熊已經被驚呆了,愣愣地看著這青春靚麗的美女,實在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了。
    “你還沒說來找我幹什麽呢。”陳子飛疑惑地道。
    沙耶翻了個白眼,哀怨地道:“我這以後不是要投靠你嗎?現在得和你搞好關係,你請我去吃個飯吧。”
    陳子飛滿頭黑線,這畫風好像有些不對啊,你來找我,不是應該你請我吃飯嗎,不過陳子飛也隻是想想,並沒有說出來,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這女孩雖然現在人畜無害的樣子,但陳子飛可不敢輕視,在不入魔的情況下,他也沒有把握壓製她。
    陳子飛笑了起來,隨口道:“那正好,我和大熊也正準備出去慶祝慶祝,一起吧。”
    “好啊,好啊,吃大餐去了。”沙耶興奮地叫道。
    大熊臉上全是畏懼之色,強擠出一個比哭強不多少的笑容,“大飛,你們有事,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說著大熊轉身就走,和一個大陰陽師,還是一個敵對勢力的大陰陽師吃飯,這也太刺激了,他可沒有這麽大的心髒啊。
    “站住。”沙耶的聲音傳來,大熊瞬間釘在原地,頭上冒了一層冷汗。
    艱難地轉過身,大熊陪著笑臉道:“大人,有什麽事情嗎?”
    沙耶忽然大笑了起來,捂著肚子道:“這渡邊家的小胖子太好玩了,怎麽膽子這麽小,放心,我不會殺你的,就是吃個飯而已,怕什麽。”
    看著沙耶似乎沒有什麽敵意,大熊也放鬆了一些。
    陳子飛,大熊和沙耶向著校外走去,代表著三個不同勢力的人走在一起,就如同朋友一般,毫無違和感,要是被千代家族和渡邊家族看到,不知道會是什麽反應了。
    剛剛走出校園大門,沙耶臉上笑容頓時消失,不經意地轉頭望向身後,眼中全是凝重之色。
    瞬間,沙耶身上的靈力消失,吐了吐舌頭,沙耶狡黠地道:“我這不是怕找不到你嗎?我釋放靈力,就算你發現不了,這小胖子不也能發現嗎?”
    陳子飛眉頭一皺,不解地道:“沙耶你來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怎麽找你還非得有事情啊?沒事就不能找你了。”沙耶撅著嘴,不滿地道。
    看著沙耶這小女孩的樣子,大熊長大了嘴巴,差點就驚掉了下巴,這可是大陰陽師啊,高高在上的存在,這在大飛麵前怎麽像是小情侶一樣,難道......大熊不敢去想象了。
    “大飛,難道你昨晚上就把這大陰陽師拿下了......”大熊看著陳子飛,壓低聲音道。
    不過大熊的聲音還是被沙耶聽到了,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惡狠狠地盯著大熊道:“小胖子,你剛剛說什麽?”
    大熊連忙擺手,眼中滿是驚恐地道:“沒,沒,我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有說。”
    陳子飛苦笑一聲,道:“別嚇他了,大熊也是我朋友。”
    沙耶凶狠的樣子瞬間消失,換上了一副笑臉,嬉笑著道:“我剛剛和他開了個玩笑,逗逗他而已。”
    大熊已經被驚呆了,愣愣地看著這青春靚麗的美女,實在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了。
    “你還沒說來找我幹什麽呢。”陳子飛疑惑地道。
    沙耶翻了個白眼,哀怨地道:“我這以後不是要投靠你嗎?現在得和你搞好關係,你請我去吃個飯吧。”
    陳子飛滿頭黑線,這畫風好像有些不對啊,你來找我,不是應該你請我吃飯嗎,不過陳子飛也隻是想想,並沒有說出來,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這女孩雖然現在人畜無害的樣子,但陳子飛可不敢輕視,在不入魔的情況下,他也沒有把握壓製她。
    陳子飛笑了起來,隨口道:“那正好,我和大熊也正準備出去慶祝慶祝,一起吧。”
    “好啊,好啊,吃大餐去了。”沙耶興奮地叫道。
    大熊臉上全是畏懼之色,強擠出一個比哭強不多少的笑容,“大飛,你們有事,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說著大熊轉身就走,和一個大陰陽師,還是一個敵對勢力的大陰陽師吃飯,這也太刺激了,他可沒有這麽大的心髒啊。
    “站住。”沙耶的聲音傳來,大熊瞬間釘在原地,頭上冒了一層冷汗。
    艱難地轉過身,大熊陪著笑臉道:“大人,有什麽事情嗎?”
    沙耶忽然大笑了起來,捂著肚子道:“這渡邊家的小胖子太好玩了,怎麽膽子這麽小,放心,我不會殺你的,就是吃個飯而已,怕什麽。”
    看著沙耶似乎沒有什麽敵意,大熊也放鬆了一些。
    陳子飛,大熊和沙耶向著校外走去,代表著三個不同勢力的人走在一起,就如同朋友一般,毫無違和感,要是被千代家族和渡邊家族看到,不知道會是什麽反應了。
    剛剛走出校園大門,沙耶臉上笑容頓時消失,不經意地轉頭望向身後,眼中全是凝重之色。
    瞬間,沙耶身上的靈力消失,吐了吐舌頭,沙耶狡黠地道:“我這不是怕找不到你嗎?我釋放靈力,就算你發現不了,這小胖子不也能發現嗎?”
    陳子飛眉頭一皺,不解地道:“沙耶你來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怎麽找你還非得有事情啊?沒事就不能找你了。”沙耶撅著嘴,不滿地道。
    看著沙耶這小女孩的樣子,大熊長大了嘴巴,差點就驚掉了下巴,這可是大陰陽師啊,高高在上的存在,這在大飛麵前怎麽像是小情侶一樣,難道......大熊不敢去想象了。
    “大飛,難道你昨晚上就把這大陰陽師拿下了......”大熊看著陳子飛,壓低聲音道。
    不過大熊的聲音還是被沙耶聽到了,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惡狠狠地盯著大熊道:“小胖子,你剛剛說什麽?”
    大熊連忙擺手,眼中滿是驚恐地道:“沒,沒,我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有說。”
    陳子飛苦笑一聲,道:“別嚇他了,大熊也是我朋友。”
    沙耶凶狠的樣子瞬間消失,換上了一副笑臉,嬉笑著道:“我剛剛和他開了個玩笑,逗逗他而已。”
    大熊已經被驚呆了,愣愣地看著這青春靚麗的美女,實在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了。
    “你還沒說來找我幹什麽呢。”陳子飛疑惑地道。
    沙耶翻了個白眼,哀怨地道:“我這以後不是要投靠你嗎?現在得和你搞好關係,你請我去吃個飯吧。”
    陳子飛滿頭黑線,這畫風好像有些不對啊,你來找我,不是應該你請我吃飯嗎,不過陳子飛也隻是想想,並沒有說出來,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這女孩雖然現在人畜無害的樣子,但陳子飛可不敢輕視,在不入魔的情況下,他也沒有把握壓製她。
    陳子飛笑了起來,隨口道:“那正好,我和大熊也正準備出去慶祝慶祝,一起吧。”
    “好啊,好啊,吃大餐去了。”沙耶興奮地叫道。
    大熊臉上全是畏懼之色,強擠出一個比哭強不多少的笑容,“大飛,你們有事,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說著大熊轉身就走,和一個大陰陽師,還是一個敵對勢力的大陰陽師吃飯,這也太刺激了,他可沒有這麽大的心髒啊。
    “站住。”沙耶的聲音傳來,大熊瞬間釘在原地,頭上冒了一層冷汗。
    艱難地轉過身,大熊陪著笑臉道:“大人,有什麽事情嗎?”
    沙耶忽然大笑了起來,捂著肚子道:“這渡邊家的小胖子太好玩了,怎麽膽子這麽小,放心,我不會殺你的,就是吃個飯而已,怕什麽。”
    看著沙耶似乎沒有什麽敵意,大熊也放鬆了一些。
    陳子飛,大熊和沙耶向著校外走去,代表著三個不同勢力的人走在一起,就如同朋友一般,毫無違和感,要是被千代家族和渡邊家族看到,不知道會是什麽反應了。
    剛剛走出校園大門,沙耶臉上笑容頓時消失,不經意地轉頭望向身後,眼中全是凝重之色。
    瞬間,沙耶身上的靈力消失,吐了吐舌頭,沙耶狡黠地道:“我這不是怕找不到你嗎?我釋放靈力,就算你發現不了,這小胖子不也能發現嗎?”
    陳子飛眉頭一皺,不解地道:“沙耶你來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怎麽找你還非得有事情啊?沒事就不能找你了。”沙耶撅著嘴,不滿地道。
    看著沙耶這小女孩的樣子,大熊長大了嘴巴,差點就驚掉了下巴,這可是大陰陽師啊,高高在上的存在,這在大飛麵前怎麽像是小情侶一樣,難道......大熊不敢去想象了。
    “大飛,難道你昨晚上就把這大陰陽師拿下了......”大熊看著陳子飛,壓低聲音道。
    不過大熊的聲音還是被沙耶聽到了,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惡狠狠地盯著大熊道:“小胖子,你剛剛說什麽?”
    大熊連忙擺手,眼中滿是驚恐地道:“沒,沒,我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有說。”
    陳子飛苦笑一聲,道:“別嚇他了,大熊也是我朋友。”
    沙耶凶狠的樣子瞬間消失,換上了一副笑臉,嬉笑著道:“我剛剛和他開了個玩笑,逗逗他而已。”
    大熊已經被驚呆了,愣愣地看著這青春靚麗的美女,實在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了。
    “你還沒說來找我幹什麽呢。”陳子飛疑惑地道。
    沙耶翻了個白眼,哀怨地道:“我這以後不是要投靠你嗎?現在得和你搞好關係,你請我去吃個飯吧。”
    陳子飛滿頭黑線,這畫風好像有些不對啊,你來找我,不是應該你請我吃飯嗎,不過陳子飛也隻是想想,並沒有說出來,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這女孩雖然現在人畜無害的樣子,但陳子飛可不敢輕視,在不入魔的情況下,他也沒有把握壓製她。
    陳子飛笑了起來,隨口道:“那正好,我和大熊也正準備出去慶祝慶祝,一起吧。”
    “好啊,好啊,吃大餐去了。”沙耶興奮地叫道。
    大熊臉上全是畏懼之色,強擠出一個比哭強不多少的笑容,“大飛,你們有事,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說著大熊轉身就走,和一個大陰陽師,還是一個敵對勢力的大陰陽師吃飯,這也太刺激了,他可沒有這麽大的心髒啊。
    “站住。”沙耶的聲音傳來,大熊瞬間釘在原地,頭上冒了一層冷汗。
    艱難地轉過身,大熊陪著笑臉道:“大人,有什麽事情嗎?”
    沙耶忽然大笑了起來,捂著肚子道:“這渡邊家的小胖子太好玩了,怎麽膽子這麽小,放心,我不會殺你的,就是吃個飯而已,怕什麽。”
    看著沙耶似乎沒有什麽敵意,大熊也放鬆了一些。
    陳子飛,大熊和沙耶向著校外走去,代表著三個不同勢力的人走在一起,就如同朋友一般,毫無違和感,要是被千代家族和渡邊家族看到,不知道會是什麽反應了。
    剛剛走出校園大門,沙耶臉上笑容頓時消失,不經意地轉頭望向身後,眼中全是凝重之色。
    瞬間,沙耶身上的靈力消失,吐了吐舌頭,沙耶狡黠地道:“我這不是怕找不到你嗎?我釋放靈力,就算你發現不了,這小胖子不也能發現嗎?”
    陳子飛眉頭一皺,不解地道:“沙耶你來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怎麽找你還非得有事情啊?沒事就不能找你了。”沙耶撅著嘴,不滿地道。
    看著沙耶這小女孩的樣子,大熊長大了嘴巴,差點就驚掉了下巴,這可是大陰陽師啊,高高在上的存在,這在大飛麵前怎麽像是小情侶一樣,難道......大熊不敢去想象了。
    “大飛,難道你昨晚上就把這大陰陽師拿下了......”大熊看著陳子飛,壓低聲音道。
    不過大熊的聲音還是被沙耶聽到了,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惡狠狠地盯著大熊道:“小胖子,你剛剛說什麽?”
    大熊連忙擺手,眼中滿是驚恐地道:“沒,沒,我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有說。”
    陳子飛苦笑一聲,道:“別嚇他了,大熊也是我朋友。”
    沙耶凶狠的樣子瞬間消失,換上了一副笑臉,嬉笑著道:“我剛剛和他開了個玩笑,逗逗他而已。”
    大熊已經被驚呆了,愣愣地看著這青春靚麗的美女,實在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了。
    “你還沒說來找我幹什麽呢。”陳子飛疑惑地道。
    沙耶翻了個白眼,哀怨地道:“我這以後不是要投靠你嗎?現在得和你搞好關係,你請我去吃個飯吧。”
    陳子飛滿頭黑線,這畫風好像有些不對啊,你來找我,不是應該你請我吃飯嗎,不過陳子飛也隻是想想,並沒有說出來,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這女孩雖然現在人畜無害的樣子,但陳子飛可不敢輕視,在不入魔的情況下,他也沒有把握壓製她。
    陳子飛笑了起來,隨口道:“那正好,我和大熊也正準備出去慶祝慶祝,一起吧。”
    “好啊,好啊,吃大餐去了。”沙耶興奮地叫道。
    大熊臉上全是畏懼之色,強擠出一個比哭強不多少的笑容,“大飛,你們有事,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說著大熊轉身就走,和一個大陰陽師,還是一個敵對勢力的大陰陽師吃飯,這也太刺激了,他可沒有這麽大的心髒啊。
    “站住。”沙耶的聲音傳來,大熊瞬間釘在原地,頭上冒了一層冷汗。
    艱難地轉過身,大熊陪著笑臉道:“大人,有什麽事情嗎?”
    沙耶忽然大笑了起來,捂著肚子道:“這渡邊家的小胖子太好玩了,怎麽膽子這麽小,放心,我不會殺你的,就是吃個飯而已,怕什麽。”
    看著沙耶似乎沒有什麽敵意,大熊也放鬆了一些。
    陳子飛,大熊和沙耶向著校外走去,代表著三個不同勢力的人走在一起,就如同朋友一般,毫無違和感,要是被千代家族和渡邊家族看到,不知道會是什麽反應了。
    剛剛走出校園大門,沙耶臉上笑容頓時消失,不經意地轉頭望向身後,眼中全是凝重之色。


如果您喜歡,請把《極品護衛》,方便以後閱讀極品護衛第1024章 沙耶上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極品護衛第1024章 沙耶上門並對極品護衛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