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關東,我成了朱傳文

第七十二章彈射起步

類別:曆史軍事 作者:買包芙蓉王 本章:第七十二章彈射起步

    電梯如果溯源的話,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希臘時期,著名的阿基米德設計並製作出了由絞車和滑輪組構成而成的起重裝置。到了蒸汽時代,英國一家工廠由於生產需要,一台蒸汽驅動的起重機應用正式標誌著電梯的出現,隨後,美國工程師奧的斯正式將電梯商業化,成為一種工業產品。

    漢耀大樓裏安裝的電梯正是美國奧的斯公司的產品,20世紀的電梯還是有些簡陋的,電梯門是鐵柵欄,需要人工拉動,但是這對冰城人來說,馬迭爾、黃金賓館率先使用在前沒有引起一丁點的轟動。

    當然,普通人也進入不了漢耀總部,這裏可是由保險隊和獵人合作安保。

    漢耀總部的電梯在購買回成品之後,科斯佳這個對建築要求極其嚴苛的法國人立馬開始了魔改,在他看來,漢耀總部可以說是漢耀的門麵,自然安裝的都是好東西,這樣醜陋的電梯不配安置在漢耀總部之中。

    所以,這套電梯可以說堪稱是安置在樓中的藝術品,電梯等待進入的入口處,圓形的,羅馬數字時鍾在正當中,左右各是一個表示上下的具有西方古典風格的電燈,由黑色的柵欄圍住,更有金色的天使寶寶環繞,主色調為金色,讓這電梯給人的感官就是奢華。

    電梯內同樣進行了裝飾,符合漢耀大樓的建築風格,一副油畫總是讓上下的人為之側目。

    表示上下的燈光,一層接著一層的閃爍著,證明著裏麵有人。

    “老曲,你說老楚這廝死皮賴臉的留下來,能要到東家那邊的資金嗎?”電梯裏,毛光廷看著電梯裏這副科斯佳要求漢耀法國辦事處買來的油畫,朝著曲正乾說道。

    說實在的,越和朱傳文相處,毛光廷越覺得摸不準自己這位東家的脈搏。就像這副畫,說是法國的一位叫畢加索的畫家所繪製,這風格啊,是真搞不懂

    “光廷,你這就是多慮了,東家從來都不是一般的商人,沒有清國商人那種喜歡鑄造銀西瓜,金瓜子的毛病。依我看啊,錢啊,在咱東家手裏就是工具,一個讓自己變強的工具,同時也是漢耀的血液,有著這些錢,其實咱們這些下屬的工廠之間才能流通起來,少了些扯皮的事情,每次夏元璋讓我簽的那些單子,我知道,這代表著的就是白花花的銀子。

    隻不過我們幾個和東家都是將這個東西看的很淡而已,東家給的掌櫃薪金已經夠用了,再多,我們也不知道用來幹嘛,不過我聽說,夏元璋那邊已經在開始研究工廠掌櫃分紅了,說是讓下麵小工廠的掌櫃們動起來”曲正乾的消息甚是靈通,怎麽說也是漢耀的老人兒了,小青山那邊可還記得他一份功勞呢。

    “這倒是好事兒,我們是不缺了,但是東家也是沒忘記這些在為漢耀舔磚家瓦的螺絲釘,這喜歡給自己人謀福利的樣子還真是別具一格。”毛光廷的目光從電梯內怪異的畫上移開。

    “你這話說的對,也不對。”毛光廷沒好氣的看了眼學著自家東家說話的曲正乾,這話隻能說很朱傳文。曲正乾沒在意而是借著說道:“東家啊,這是讓馬兒吃草之後跑的更快些”

    “這倒是,不過咱東家不貪財的性子也是實話!單論瓷房子,現在除了戒備的力量增強了以外,你看那裏有什麽其他的變化,據說,咱東家的娘還時不時自己下廚呢!這樣的人啊”

    毛光廷嘴裏發出嘖嘖的聲音,甚是欽佩,隻是這話沒說全,後麵是想說這樣的人不成大事簡直天理難容,想了想又有些不太合適。駐守冰城的冰城支隊集體剃發的事兒,據說現在有點沸沸揚揚的意思。

    說回朱家的作風,漢耀掌櫃中,沒有一個人不服氣的。朱開山不必多說,除了喜歡抓緊保險隊訓練,好剿匪之外,閑暇時在冰城的街頭,就是個平易近人的中年人,最好前往漢耀家屬院的保險隊家屬區,陪那些陣亡,由漢耀贍養的老人、孤寡嘮嗑,打仗、剿匪又哪裏有不死人的呢。

    而鮮兒,這個瓷房子的女主人,還時不時拿出瓷房子的家用來貼補以朱家名義收養的那些孤兒,時常還給漢耀中學的基金捐款。

    總的說,在朱家這樣的帶動下,漢耀的中高層其實一個個也是爭相模仿著。

    而漢耀薪金改革,也是為了讓除卻這些大掌櫃之外的工廠廠長門更具有動力,畢竟朱家和這些大掌櫃現在是不缺吃穿住行了,這些廠長們可還憋著勁兒朝著美好的生活蹦躂一下呢。

    “說回老楚,我覺得這次的大筆資金就是給老楚留的,不過這廝的這嘴啊”曲正乾對毛光廷的話深以為然。

    “我也覺得,老楚也是個聰明人,總是看不透這一點,要是他一開始不多嘴,我想啊,第一個說的就是老楚的鐵器二廠。”毛光廷笑著想著剛剛楚可求向著兩人使眼色,讓他倆先走,自己明顯一副想獨吞的樣子,就覺的好笑。東家朱傳文心裏可早就做好的資金的劃分,蹦躂個什麽勁兒,和聶士則那點恩恩怨怨的鬥個什麽勁兒。

    “當局者迷,不過咱東家的想法啊,又有誰能看透呢!單說這一大筆資金,抵得上漢耀半年出產這些廠子的出產總額了。”曲正乾感慨一聲,也就自己東家有著如此的魄力,敢一次性抵押整個漢耀給俄國的銀行,擱他來說還真沒這個勇氣,洋人啊都是些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兒,這可是好大一份的基業。

    現在,漢耀整個的生產總值其實很高,每年其實有著上千萬銀元的規模,但有著近6成的產值在不斷的進行自我投資。單說小青山的鐵礦,從頭到尾,漢耀從未賣出過一塊,這些鐵礦都煉出了鋼鐵,進入了冰城、小青山各個工廠的牆壁裏作鋼筋,或者打造成了保險隊員的裝備,可以說是漢耀的基石了。

    “走吧,去找老聶,東家說了,咱漢耀的技校暫時並在漢耀中學。我就說呢,中學一直在擴建還以為東家要擴大招生呢,現在看來,咱東家心裏早就有著腹稿了。”

    電梯很慢,大概是05米每秒的速度,到了一層,曲正乾推開電梯柵欄,兩人一高一矮,向著總部院子內的他們的專屬馬車走去,去找聶士則商量。接下來,由三個研究所,1個研究室聯袂合辦的漢耀技校可以說是可以很快的出現了,漢耀技校的架子等於說是從夜校中再拉高一個等級的事兒而已。

    脫胎於基礎的夜校,但教學苗子和水平得高於夜校,按朱傳文的意思,考入技校的人將進行為期一年的脫產學習,為之後工廠的電氣化轉型做好技術儲備。

    朱傳文辦公室

    楚可求看著已經開始伏案寫著什麽東西的東家,心裏就想貓爪一樣,東家等等通知聶士則,就是讓老聶這老貨來分一杯羹?

    幾次想張口,當也是礙於朱傳文的伏案與不搭理自己,又幾次忍下。也是無事可幹,喝水吧楚可求開始將麵前的茶杯當成聶士則,把他喝掉!

    等待很是煎熬,在跑了兩趟廁所之後,楚可求又是盯上了朱傳文辦公室中的一副裱起來的米芾真跡。

    枯木竹石,像極了他此時心情。

    食指在手掌上來回模仿著米芾運筆,時而小心瞥一眼低著頭些什麽的朱傳文。

    “啊!”

    朱傳文大大的伸了個懶腰,抬頭看見楚可求,滿臉詫異:“老楚,你又來了?安德烈的訂單要求可是發過來了,麵粉廠、機床、農具這些東西可是價值500萬盧布呢,春節前可是要發往伯力城。”

    相比於俄國人的稱呼,朱傳文還是喜歡叫哈巴羅夫斯克為伯力。

    “東家啊,您總算想起我了,我壓根就沒走啊!”楚可求哭喪著臉。

    “沒走啊?”朱傳文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但眉眼間全是笑意,他心裏跟明鏡兒似的,哪能不知道。

    安德烈在漢耀訂購的設備已經由鐵器一、二全麵開工,1910年春節年發往伯力完全沒有問題。但對於楚可求而言,近700萬的盧布全部會投入楚可求的鐵器二廠,可以說,這次的單筆投資是漢耀幾年發展中史無前例的。而楚可求這人的想法有點太多,在給將錢劃賬之前,肯定得好好的敲打一番,讓他專心朱傳文安排的幾件事情。

    “沒走,沒走!”楚可求趕忙向著朱傳文辦公桌旁邊過來。

    正好,秘書吳童進來給朱傳文和楚可求這個大水牛添水,剛一進門,暖瓶就被楚可求一把奪走,給吳童擠眉弄眼一番,讓他先走,自己殷勤的掀開朱傳文桌子放的水杯蓋子,往裏添的滿滿當當。

    “不再喝點?”朱傳文沒在意老楚指揮自己秘書的小事兒,而是朝著楚可求問道。

    “不喝了,不喝了,再喝,晚上都吃不下飯了。”楚可求趕忙擺手。

    “不喝也好,你喝飽了,咱就談談你鐵器二廠的事兒。”

    被晾了很久的楚可求這下總算是學乖了,沒再搭話,而是像個保險隊員一樣,坐的筆挺,等待著朱傳文開口。

    “煉鋼廠的事兒你也是知道了,等電弧爐來,漢耀特種鋼材也算是有了,這內燃機的事兒仿製的怎麽樣了?”

    楚可求的手暗自捏緊,想誇海口,但還是實話實說:“東家,鋼材到了也是個好事兒,但是目前來看,內燃機的製造還是困難重重,目前,鐵器二廠現在也僅僅能對柴油發動機進行仿製,而且產量還不算高。今年一年,拖拉機的仿製產量也就是30多台,都是東家您當初定稿的漢耀拖拉機。”

    漢耀拖拉機,脫胎自霍爾特-20,但是又像是後世的東方紅牌拖拉機,鐵質的駕駛室取代了原本搭起的棚子,傳動機構更是重新進行了改造,將霍爾特-20的單個輪子完全取締。

    整個來說,更適用於之後的坦克改裝。

    “分析原因了嗎?”

    “分析了,兩個原因,其一是那個漢耀標準化的事兒一直沒有嚴格的貫徹下去,東家您知道了,這兩年時間鐵器二廠和槍炮廠安置的關內來的高級工匠最多,都是人才,但是這受到的培訓也是多種多樣,英式的標準、德式的標準、俄國式的標準,很難糾正。

    其二就是機械研究所真正的高級人才太少,我有時候顧得上這頭顧不上那頭”楚可求這算是將自己的難出全部說了出來,這也是他這次必須爭取了漢耀資金的根本原因。

    再放任下去,楚可求怕鐵器二廠的發展真的會停滯,而要施行這兩個事情,錢是必須的的,機床肯定得開始大規模的改造,而人才,可以去歐洲聘請,這個事兒,上次前往歐洲的時候他已經打好了腹稿。

    “這部分的改造需要多少錢?”朱傳文問道。

    “東家,漢耀標準的建立我、聶士則、周家兄弟我們都已經討論好了,我們三個廠子的標準化改造應該是需要大約150萬盧布左右,但是東家,您提出的那個機製建立現在也僅僅是打了基礎,後續我們其實也沒有想法,隻能邊想邊做,再邊修改。”

    後世有個很經典的例子,就是ib教會了華為一整套西方的管理方法,涵蓋了從市場洞察到產品研發到供應鏈管理的流程建設與變革,以及,更重要的,企業管理變革的一套方法論。

    而美國這個好老師,當初也教會了中國一件事兒就是標準化。

    兩相結合,朱傳文就開始讓自己重工業製造廠、槍炮廠開始研究起了這個事情,標準化是第一步,也是最為艱難的一步,這一步走出去了,走穩了,等漢耀的人才一步步就位之後,這漢耀生產的東西終將朝著世界賣出去,而且同時盯著世界的變革,開始更新自己的產品。

    當然,這是後話了,現在,“老楚,把你們拿出來的方案給我看看”(www.101novel.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闖關東,我成了朱傳文》,方便以後閱讀闖關東,我成了朱傳文第七十二章彈射起步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闖關東,我成了朱傳文第七十二章彈射起步並對闖關東,我成了朱傳文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