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養外室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大杯冰檸檬水 書名︰明末大財閥

    如果李氏非要這麼強求,那她還是不要快樂了。

    把銀庫鎖好,李亨就開始籌劃銀行的事情,李亨早就有這個打算,所以在宅子旁邊的空地上就是李氏票號,圍繞著李氏票號的則是三大協會。

    軋棉機協會,紡紗機協會和印刷機協會。以後這里還會有織布機協會,和布匹交易中心,布匹倉庫等等設施。

    這些協會簡直經過三個月的修建都已經成型,而李氏票號的布局跟大明其他票號沒有什麼不同。

    反正李亨覺得有些時候特別的追求標新立異,未必是好事,後世固然有後世的好,但是叫票號布局中規中矩反而更符合大明的情況。

    從賬房抽調人到這邊熟悉業務,李亨教他們一些新的記賬算賬的方法。

    正忙活票號的事情呢,外面家丁突然來報︰“公子,外面有自稱是你師傅的人前來讓您去迎接……”

    李亨連忙往宅院的方向走,遠遠的看著陳子龍站在一個馬車旁,見李亨來了笑著打招呼︰“乾達,去忙什麼了?”

    李亨連忙引著陳子龍往里走,陳子龍確沒有進去,而是撩開車簾︰“如是,下來吧。”

    馬夫早就放好下馬凳,柳如是撩開簾子小步小車︰“乾達,我們又見面了。”

    李亨連忙見禮︰“見過師母。”

    柳如是笑笑︰“哪有什麼師傅,我跟你師傅現在只是好友。

    乾達倒是做的好大的事業,我在杭州那邊都能听到你的名字。”

    李亨愣愣的︰“杭州也能听到?這就太夸張了吧?”

    柳如是掩嘴笑笑︰“都說你是財神爺下凡呢,幾個月時間就爭下萬貫家產……”

    陳子龍咳嗽一聲︰“如是,我們進去說吧。”

    柳如是點點頭︰“那乾達,我就叨擾了。”

    幾人進屋,侍女端上茶水,柳如是意外的端起茶碗︰“這是太平猴魁吧?這種好茶可不多見?”

    李亨不好意思︰“哦,上次去皖南買……游學的時候,那邊的朋友送的,我平時也不懂欣賞,今天難得師傅和您來啦,自然要請雅士品品。”

    柳如是笑著說道︰“你這臨江面海,可是難得的好地方,看得人心曠神怡,若說不是雅士,那可謙虛了。”

    李亨能怎麼說?其實他只是因為這里做生意方便而已。

    不過這兩位到底來這里干嘛的?

    陳子龍也沒有讓他多等,雖然不好意思但是還是開口說道︰“乾達啊,如是姑娘本來到松江找我游玩,怎奈那邊不便安頓。

    我想你這里地方挺大,又是熟識,所以能不能在你這安排一個小院,讓如是姑娘暫且住下。”

    李亨這才了然,原來是因為這個,合著害怕家里母老虎找上門,把柳如是藏在我這,看來歷史已經因為他的到來而改變了。

    按照原本的歷史,柳如是負氣離開松江之後,兩人的來往就斷絕了,沒想到現在又膩歪在一起。這里面到底有什麼新的變化?

    李亨笑著答應︰“師傅放心就是,且不說我們的師徒情分,當初我困難時柳師娘贈送的一千兩讓我銘感五內,我一定安排妥當。

    正好原本這江邊有一處竹林,竹林邊有一處小院,環境清幽,無人打擾,我派人收拾出來,正好給柳師娘這樣的雅士居住。”

    陳子龍大喜︰“好,竹林好,幽靜好,乾達,有勞你了。”

    然後李亨先把兩人安頓下來,又去找人收拾竹林小院,原本他打算把這里當做避暑地方所以前一陣子已經修繕過了,這次只需要簡單布置一下就行了。

    看到竹林的環境柳如是非常欣喜︰“子龍,這里環境甚好,不如我們在此舉辦一場竹林詩會。”

    陳子龍也點點頭︰“確實不錯,那我這就寫信邀三五個好友來此……”

    李亨看著兩人完全沒有把自己當外人的模樣,也無力吐槽,一個是自己的師傅,一個是自己的發跡恩人,李亨也不是小氣的人隨你們折騰就是。

    李亨是沒有想到陳子龍竟然也在竹林小築里住下來不走了,這讓李亨著實緊張了一陣子,萬一老師考校他學問那豈不是麻煩?

    不過李亨發現自己也是想多了,這個時候,陳子龍和柳如是正是小別勝新婚的時候,哪有空搭理他。

    這一日李亨正繼續教賬房算學的時候,外面家丁來報︰“公子,陳先生說明天有一場竹林詩會,到時候讓你去旁听,也好學習一些詩詞寫法。”

    李亨︰“……”

    還能怎麼辦?他能說不去麼?揮揮手︰“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李亨穿了一件藍色儒衫,來到竹林,然後遠遠的就看到一條花船停在江邊,李亨當時就臥槽了,還是你們讀書人會玩啊!

    到竹林的時候詩會還沒有開始,大家正在那飲茶閑談,李亨跟各位行禮之後站在了陳子龍身後。

    周立勛笑著說道︰“乾達不必拘謹,今日你好歹也是主家,怎麼有客人坐著讓主家站著的道理,來做到我身邊來。”

    其他人也笑著點頭,李亨只好謝過之後就坐,這些人坐在一起聊得最多的還是報紙上的文章,邸報上的大事,江南士林的趣事等等。

    陳子龍揚了揚手上的邸報︰“各位,亂匪流寇現在正被驅趕回西北,近日大同又傳來痛擊建奴岳托的好消息,大明中興有望啊!”

    李亨有些奇怪,建奴不是在東北麼?怎麼跑大同去了?

    想了好大一會李亨這才想起,今年好像林丹汗終于死在了西北,然後他的兒子和老婆回到河套,被多爾袞和岳托帶著人圍困然後降服。

    之所以記得這是,是有一次看到關于傳國玉璽的傳說上面說,最後一次傳國玉璽出現就是額哲交給了多爾袞然後皇太極因此稱帝。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明年五月左右皇太極就要稱帝建立滿清,然後稱帝當月發兵十萬攻明,明年冬天皇太極又親自進攻朝鮮,這兩年可謂是建奴奠基發跡之年。

    到了明年建奴的控制範圍西到了河套,東到朝鮮,大明邊關處處都是漏洞,建奴在南下簡直就像串門一樣。

    所以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在座的幾位竟然還欣喜不已?(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明末大財閥》,方便以後閱讀明末大財閥第74章 養外室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明末大財閥第74章 養外室並對明末大財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