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救人先要救自己。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大杯冰檸檬水 書名︰明末大財閥

    安撫住錢掌櫃之後,李亨呵呵笑著︰“俗話說這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師傅雖然限制了三十六個名額,但是咱們也不是沒有辦法!”

    錢掌櫃眼楮一亮︰“李會長快說。”

    李亨悄悄的說道︰“這一次我打算給協會內部成員先期開放十個名額,他們可以相互結盟一起成立公司,分享這十個名額。

    而像錢掌櫃這樣在外面用心為協會打拼的,也是一樣,給你們也開放十個名額,到時候按照地域和你們對協會的貢獻分享這十個名額。

    這樣一來,咱們只用了二十個名額就能讓大家全部加入紡紗機協會,這豈不是兩全其美!”

    錢掌櫃也是一擊掌︰“妙啊!還是李會長有辦法!佩服佩服!”

    李亨接著皺眉說道︰“唯一可惜的就是,到時候,你們只能選出二十個人加入協會會議,錢掌櫃你可要抓緊聯系啊,我看好你!

    當然對于下面的分會會員,錢掌櫃也要做好安撫,這機會是有限的,知道的人越多咱們能分到的機會就越少不是。”

    錢掌櫃心中了然的點點頭,朝李亨豎起大拇指︰“老錢明白!”

    兩人來到江月樓,這里再次一片乞丐圍著附近,不過江月樓的伙計都已經上街,驅趕了靠近的流民,免得驚擾了他們的客人。

    李亨心情沉重的登上二樓,這時大家紛紛站起,錢掌櫃也高聲吆喝︰“各位,這位就是陳子龍先生的高徒,負責軋棉機協會的總會長李亨李乾達。”

    樓上的這些人紛紛行禮,李亨也拱手回禮︰“各位客氣了,請坐請坐。”

    錢掌櫃顯然沒有想讓李亨坐下的意思︰“各位,咱們請李總會長給咱們講兩句,大家歡迎。”

    李亨無語的看著錢掌櫃,有些撓頭,但是大家熱情的掌聲又不好推卻之後雙手壓了一下︰“各位,首先感謝大家今天百忙之中抽時間前來一聚。

    不為別的,我呢是為了家師的囑托,把軋棉機推向大明的各個角落,讓大明所有百姓都不必在為軋棉而受累。

    而整個通州區域的推廣工作就全仰仗在座的各位了。

    諸位放心,松江那邊的軋棉機正在全力生產,錢會長是協會的老人,是創會元老,所以通州協會的訂單,松江那邊一定會優先滿足,優先運送過來。

    下個月之後,軋棉機的產量會再翻兩倍,每趟會給大家最少運來六百台軋棉機。

    而下下個月,這個產量還會繼續增加,預計到下下個月下旬各位的訂單就能全部完成!”

    下面的人今晚上來不就是為了這個麼,現在有軋棉機就等于有錢呀,目前通州這邊四天到港一批軋棉機,一次二百台,僅僅夠每個會員一台,要想形成規模產能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現在听到李亨給出了承諾大家總算是吃了一劑定心丸。

    在熱烈的掌聲中,李亨終于能坐下吃飯了,酒宴都是要講規矩的,能坐在李亨這一桌作陪的,那都是錢掌櫃能請到的南通州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

    錢掌櫃挨個介紹,有某家族的管事,有某錢莊的掌櫃,還有某官員的親屬,還有錢夫人娘家來的撐腰人。

    江月樓應該是比較大的飯館了,整個宴會八人一桌足足有二十五桌之多,二樓算上雅間才把這些人招待下。

    酒過三巡,李亨就在錢掌櫃的邀請下去認識南通州的會員,對于這種酒桌文化,李亨是不得不喝。

    一桌一杯酒,挨個介紹一遍,這一圈下來,李亨是誰也沒有記住,喝的暈暈乎乎的,飯都沒有吃幾口就被抬上馬車,住進了錢家的客房。

    享受著錢家丫鬟的服侍,揮退了對方想要侍寢的企圖,不是李亨有多正人君子,李亨主要是怕自己醉酒說夢話被套話了。

    出門在外,男孩子還是要保護好自己。

    鬼知道錢家的這些侍女是不是專門訓練的間諜,吩咐阿虎他們輪流守著門口,李亨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錢掌櫃又在家擺了一大桌,非要給李亨踐行,看著那紹興女兒紅,李亨很干脆的拒絕,就算是年輕身子也不能這麼糟蹋不是。

    白天的南通州城看的更清楚,不過這古城看多了,差不多都很相近,最關鍵是那麻木的人群,虛浮的熙熙攘攘,還有那些躲在角落的小乞丐,讓人忍不住心疼。

    尤其是去碼頭的方向,各種插標賣身的幾乎排滿了一路,李亨忍不住問道︰“這邊到底有多少流民怎麼感覺比松江那邊多那麼多?”

    錢掌櫃也是很無奈︰“松江畢竟隔著長江呢,流民能過長江的畢竟還是少數,這江北就不一樣了,這邊很多流民都是一路從那邊走陸路逃過來的。

    其實南通這邊已經不算多了,听說揚州城外有十多萬呢,廬州也有,往北這一路都是這樣,各城周圍都有不少。

    南通這邊有三四萬吧,也沒有人細細的數過。”

    李亨轉頭問道︰“這邊難道不缺勞力麼?這麼多工坊這麼多碼頭,多少能養活一些吧?”

    錢掌櫃嗯了一聲︰“當然,要不人也不會有人聚在這里了,其實這些人不少家人都去找活干了,掙多掙少也不至于餓死多少。

    這些人要麼是家里沒有勞動力,要麼是沒有找到活,要麼就是家里人去找活但是孩子老人多不夠吃的才出來討飯的。”

    李亨知道這兩年還是好的呢,這里還是江南,流民雖然貧苦但是還不至于餓死。

    北方那才是災難一起餓殍千里,易子而食都非常常見,甚至北方餓急的地方,人都不敢獨自出門,否則就被流民或者百姓殺了吃肉。

    而後面大明從崇禎十三年到十七年的那場波及數省的超級大旱災,固然為大明敲響了喪鐘,那也是整個大明整個漢人的至暗時刻之一。

    為什麼建奴南下,京城守不住,因為瘟疫,為什麼長江守不住,淮河也守不住,因為那邊是真的沒人了。

    李亨看著這些流民臉色陰郁,幾千萬災民,誰有本事救?整個國家整個民族的沉淪誰敢說力挽狂瀾?

    錢掌櫃看著李亨的臉色不好,還以為他是善心發作︰“李會長不用擔心,等水災過去,這些人都會回鄉的,他們每年總要出來要幾個月的飯,這邊都習慣了。”

    李亨不再看窗外,現在李亨就算散盡家財也救不了大明所有百姓,想要救人先要救自己。(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明末大財閥》,方便以後閱讀明末大財閥第32章 救人先要救自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明末大財閥第32章 救人先要救自己。並對明末大財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