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師母有請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大杯冰檸檬水 書名︰明末大財閥

    既然回來了,李亨也就順手把這邊的事情安排了一下,從保安隊抽調了十二個身手最好的,又調了兩個女人當丫鬟伺候。

    現在有錢了,肯定不能虧待了自己,這里是大明,是亂世,自然不能跟後世那樣背著包就出門了。

    選人的時候,除了身手好,還要有家人在華亭縣,確保這些人中途不會叛變。

    從工坊又找了一個徽州宣城那邊買來的工匠,這位劉老實是一個游匠,幫人打結婚家具的,去過那邊的不少地方。

    然後又去訂了一條船,能從松江府一直到宣城那邊的。江上行船不安全,李亨只好花大錢找了一個大鏢局的鏢船。

    當晚回家之後,趙氏正看著丑兒正在那玩風車,看到李亨回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然後抱住他不撒手︰“我以為哥和娘都不要我了,我好難過,丑兒很乖的……”

    李亨只好安慰著,哄著晚上一起睡。

    當初李氏以為就是隨便去看一眼就能回家,誰知道事情這麼多,想著家里有趙氏和胡氏看著,應該沒事。

    現在李亨決定明天帶著她一起去寶山,把她交給李氏,免得丑兒在家孤單。

    第二天一早李亨剛要出發的時候外面一個小斯一樣的人叩門進來︰“李公子,我家夫人有請李公子過府有事商議。”

    李亨意外的接過小斯遞上的請帖,竟然是陳張氏邀請,這悍婦請自己干嘛?莫不是想把自己叫過去打斷腿?

    應該不至于吧?再說要是真的為了打斷他的腿也不至于這麼規規矩矩的寫請帖不是?

    這個邀請李亨不能推遲,畢竟他跟陳子龍有師徒名分,師母召喚那跟師傅召喚是一樣的。

    想明白之後,李亨揮揮手︰“頭前帶路。”

    小斯躬身︰“哎,馬車在外面候著呢。”

    李亨跨出院們,果然看到陳家的馬車,登車而上,如果真的事情緊急,李亨就把自己遞紙條的事情說出來,證明自己是臥底,想必陳張氏也不會為難自己。

    陳家從陳子龍的老子開始發跡,陳子龍的老子叫陳所聞,當過刑部和工部主事,萬歷四十四年的時候購得馮恩宅,

    說陳家有錢,從購馮恩宅一事就能看出,馮恩可是嘉靖時期的‘四鐵御史’後來被貶官發配放歸,回鄉之後成為一方巨富。

    一方巨富的宅院,怎麼可能簡單?據說馮恩家有一座白塔,為華亭最高建築,登塔能看把整個華亭縣盡收眼底。陳家能買下足以證明其家實力。

    也正是這種大富大貴之家出來的名仕,所以對于李亨這種鑽研掙銀子的行為那麼不屑一顧,甚至厭惡。

    到了大宅門口,陳家開小門管家在門口迎接,這個倒是讓李亨非常意外,李亨倒是沒有自大到覺得陳家迎接他怎麼不打開中門。

    不說他們有那個地位,就是有,也沒有師傅打開中門迎接徒弟的道理。

    但是這小門旁邊管家親自等著,足見給予李亨的禮遇是非常高了,至少他這一雙腿是保住了。

    來到正堂,李亨規規矩矩的給陳張氏行禮︰“學生李亨,見過師母。”

    陳張氏嗯了一聲矜持的一笑︰“李亨來了,快坐吧!”

    李亨躬身致謝,然後坐在椅子上,陳張氏關心的問道︰“听聞你母親身體不好?”

    李亨一愣,連忙拱手︰“幸得老師資助,我已經請了郎中看過,現在已經大好了。”

    陳張氏開心的笑道︰“那就好,小紅,去庫房拿幾味上好的補品,一會給李亨帶回去。”

    李亨連忙起身︰“長著賜不敢辭,亨謝過師母。”

    陳張氏滿意的點點頭︰“你既然是你老師的學生,那麼就是我們自己人,如果有什麼問題大可以上門來,若是你老師不在師娘也會替你做主的!”

    這氣氛有點不對啊?這絲毫不提當初的事情,一副徒孝長賢的模樣讓李亨沒有心理準備。

    常言說禮下于人,必有所求,陳張氏突然對自己這麼好,想要什麼?莫不是貪圖自己的美貌?

    李亨起身︰“多謝師娘幫襯,若不是有師傅師娘照拂,學生也不會有今日。”

    陳張氏嗯了一聲,然後問道︰“听說你以陳家的名義成立了兩個協會?”

    李亨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是在這等著自己呢!果然這位陳張氏也是個膚淺的人,就是奔著錢來的,只是不知道這位的吃相如何。

    李亨躬身說道︰“稟師母,當初學生在家看到母親身體有恙,依舊要紡紗織布,深感其辛苦,所以就發明了軋棉機。

    想到天下還有那麼多母親為了子女辛勞,亨感同身受,所以請師傅賦詩一首用作推廣這軋棉機。

    後來學生發現,這只是靠嘴去說,大家根本不相信,也不願意參與,所以學生就把這些願意的人聚在一起大家一起想辦法推廣這機器。

    過程中為了增加說服力,就用了師傅的名聲,不過此事為的是天下百姓,學生絕對沒有玷污老師名聲。

    如果師娘覺得不妥,回去之後,學生就把這軋棉機協會解散了。”

    李亨玩了一招以退為進,反正錢也掙到了,我這協會是我自己努力的成果,老師的名聲我只是借用,你要是想要摘桃子,那我干脆把協會解散了。

    至于那紡紗協會,那跟陳子龍可沒有關系了,協會解散了,我開一家軋棉機生產集團,反正就是改個名字而已。

    不過李亨顯然是想多了,陳張氏根本不是來奪權的︰“嗯,這很好,你能有這樣的孝心,能把這件事辦的這麼好,你的老師也很欣慰的。”

    陳張氏根本沒想奪權,第一個她一個婦道人家不適合拋頭露面,第二他也沒有覺得這個協會有什麼權力值得爭奪的,商會而已,商人的事情上不得台面的。

    再有最近陳子龍一直在搞的什麼報紙,那都是這個協會在出錢搞,听說協會的利潤都要用來搞報紙,報紙的編輯又被周立勛得了,剩下的這個又沒錢又沒權的協會,有啥好爭的。

    既然不是為了爭權,那麼陳張氏說這個到底是為了什麼?

    李亨正在想著呢,陳張氏開口了︰“本來我不願管這些事情的,听說你這機器比較難買,但是我娘家一個遠房叔叔說想要購買這軋棉機和紡紗機,你能不能想想辦法?”(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明末大財閥》,方便以後閱讀明末大財閥第29章 師母有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明末大財閥第29章 師母有請並對明末大財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