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

第1418章 是你給我打的電話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火安安 本章:第1418章 是你給我打的電話

    女人拉著姚千尋往外走,姚千尋的心裏已經警鈴大作,現在這樣拐賣女人的伎倆太多了,不過如果真的是,這個女人的膽子還是很大的。
    姚千尋倒是想看看他們到底要做什麽,她沒有做聲,隻是拎著菜跟著女人快速的往前走。
    兩人的身後能聽到腳步聲,對方也加快了速度。
    “我們走快一點。”女人一直扯著姚千尋往前走,而且走的地方確實是一些偏僻的犄角旮旯。
    姚千尋冷笑,這一會兒得給她吃什麽或者聞什麽東西,把她迷倒後再帶走。
    好像她昨天刷新聞的時候,就看到警方在通緝一個拐賣婦女兒童的團夥。
    手法已經都公布了,結果他們還把自己給瞄上了。
    姚千尋的手伸進了褲兜裏,她把手機撥出去,記得最後一次通話是給宋濤打的,宋濤很聰明,見到這個情況,肯定會報警的。
    拐進了一個胡同裏,女人拉著姚千尋躲了起來。
    “就是他們,他們要抓我,應該是人販子。”女人一臉緊張的樣子。
    後麵的人已經跑進了胡同,是三個大男人,看著很是彪悍的樣子。
    “人在哪裏?”
    “這裏是死胡同,我們四處找找。”男人們對這裏的地形很熟悉,知道是死胡同。
    “你知道是死胡同還來?”姚千尋問女人。
    “我,我,我是亂跑的。”女人見姚千尋輕聲質問自己,急忙辯解。
    “我記得這裏是翠花巷,前麵都是別墅區,後麵這裏是死胡同,就是怕有人去騷擾那些有錢人。
    知道這裏的人不多,我們跑了那麽久,怎麽就選了這個地方躲藏?”
    姚千尋輕聲的說著,也變相的通過電話,把地址說了出去,宋濤應該會找到她的。
    她和那個女人躲在一個不是很隱秘的地方,人販子應該很快就找到他們了。
    “剛才不是沒來得及嗎?”女人的解釋已經有點蒼白了,她慢慢的從塑料袋裏拿出了一瓶飲料。
    “千尋,我們先喝口水休息一下,一會兒才好跑。”女人把飲料遞給姚千尋。
    “我不喝飲料。”
    “那我這裏有礦泉水。”女人又拿出了一瓶礦泉水。
    “我不喝這個牌子的。”姚千尋再次的拒絕了。
    女人……跑了那麽久,她就是想讓姚千尋口渴,這個時候喝水不就正好嗎?結果姚千尋死活都不喝。
    “別拿了,你拿的那些迷魂藥對我沒有任何的作用。”姚千尋見女人還在塑料袋裏尋摸,幹脆讓對方死心,不要再想那些有的沒的。
    女人……自己暴露了?
    “千尋,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兩人躲在了一個並不隱蔽的地方,那些男人越來越近了。
    女人見姚千尋說出這樣的話,她幹脆大聲起來。
    “我什麽意思你不懂?你什麽意思?我懂,不就是人販子嗎?看上我了?想把我給帶走?”姚千尋也不壓低聲音了,因為她知道,這是一個團夥的,藏的位置都是固定的,那些男人裝作沒找到,其實就是等她暈倒直接帶走。
    果然,男人們聽到女人和姚千尋發生爭執,就趕了過來,也不裝了。
    四人圍著姚千尋。
    “本來是不想讓你看到我們的樣子,現在既然看到了,那你的眼睛也就不能要了。”
    為首的男人長的就非常的猥瑣,幹瘦幹瘦的,好像是長期吸食一些東西造成的。
    其他的兩個男人身體也好不到哪裏去,不敢硬上,要等女人把目標弄暈了再帶走的,這幾個應該都是癮君子。
    女人趁著姚千尋不注意,一下子就撲了過去,要把姚千尋給製住,結果姚千尋手裏的銀針直接就紮進了女人的麻穴裏。
    女人渾身又麻又癢,難受的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我好難受,我好難受。”女人癱倒在地上,三個男人也有點緊張了,今天選的姚千尋長的漂亮身材好,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結果卻是個大刺頭,非常的不好收拾!
    “上。”男人們不管那麽多了,三人一起上準備把姚千尋給抓起來。
    “砰!砰砰砰!”忽然一個黑影衝了過來,對著三個男人就是一頓捶。
    三個人販子本就體弱,還沒有看清來人是什麽樣就被打的暈頭轉向,趴在地上半天怕不起來。
    “哎喲,哎喲。”
    隻聽到一片的哀嚎聲。
    “你怎麽來了?”姚千尋看著來救自己的馮子坤和淩風,有點詫異,難不成兩人心有靈犀?
    “不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嗎?”馮子坤嘴裏說著,手腳卻不停,那三個人販子被淩風捆起來,馮子坤過去還“劈裏啪啦”的一頓嘴巴子扇了過去。
    他連那個女人販子都沒有放過!
    “你,你,你是什麽人?”
    人販子們被打的說話嘴巴都不關風,臉腫的跟豬頭一樣。
    “警察馬上就到了,抓進去就不要想出來!”馮子坤打完了,讓淩風把那幾個人販子給弄走,他走到姚千尋的麵前。
    “謝謝你。”
    “你沒事吧?”
    馮子坤問道。
    “沒事,沒事,不過我什麽時候給你打電話了?”姚千尋掏出了手機,看到自己撥出去的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也是一愣。
    她記得自己最後打出去的是宋濤的電話,怎麽會是……
    “到我家裏去休息一下,被嚇的不輕吧!”馮子坤又看了姚千尋一眼,他轉身往前走,走了幾步見姚千尋沒有追過來,就站在原地等她。
    “怎麽不走?”
    “我怕你說我是專程來糾纏你的。”姚千尋本來是想糾纏馮子坤的,可是老被人看穿就沒意思了。
    “今天不是,走吧,都到這裏了。”馮子坤說道,他回頭看了姚千尋一眼,把頭一擺,示意她跟上。
    姚千尋趕緊的跟了上去,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不過自己什麽時候有馮子坤的電話了?這個問題她有點不明白。
    世上的事情就那麽巧,人販子帶姚千尋到的這個翠花巷,就是馮子坤別墅的後麵。
    他在屋裏開視頻會議,忽然接到了姚千尋電話,本想掛掉的!出於好奇就把電話拿起來聽了聽,結果裏麵沒有正常說話,而是姚千尋在跟其他人說話,還說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對方的身份……
    人販子!馮子坤馬上關掉視頻會議,帶著淩風就出來了!
    “本來是不想讓你看到我們的樣子,現在既然看到了,那你的眼睛也就不能要了。”
    為首的男人長的就非常的猥瑣,幹瘦幹瘦的,好像是長期吸食一些東西造成的。
    其他的兩個男人身體也好不到哪裏去,不敢硬上,要等女人把目標弄暈了再帶走的,這幾個應該都是癮君子。
    女人趁著姚千尋不注意,一下子就撲了過去,要把姚千尋給製住,結果姚千尋手裏的銀針直接就紮進了女人的麻穴裏。
    女人渾身又麻又癢,難受的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我好難受,我好難受。”女人癱倒在地上,三個男人也有點緊張了,今天選的姚千尋長的漂亮身材好,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結果卻是個大刺頭,非常的不好收拾!
    “上。”男人們不管那麽多了,三人一起上準備把姚千尋給抓起來。
    “砰!砰砰砰!”忽然一個黑影衝了過來,對著三個男人就是一頓捶。
    三個人販子本就體弱,還沒有看清來人是什麽樣就被打的暈頭轉向,趴在地上半天怕不起來。
    “哎喲,哎喲。”
    隻聽到一片的哀嚎聲。
    “你怎麽來了?”姚千尋看著來救自己的馮子坤和淩風,有點詫異,難不成兩人心有靈犀?
    “不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嗎?”馮子坤嘴裏說著,手腳卻不停,那三個人販子被淩風捆起來,馮子坤過去還“劈裏啪啦”的一頓嘴巴子扇了過去。
    他連那個女人販子都沒有放過!
    “你,你,你是什麽人?”
    人販子們被打的說話嘴巴都不關風,臉腫的跟豬頭一樣。
    “警察馬上就到了,抓進去就不要想出來!”馮子坤打完了,讓淩風把那幾個人販子給弄走,他走到姚千尋的麵前。
    “謝謝你。”
    “你沒事吧?”
    馮子坤問道。
    “沒事,沒事,不過我什麽時候給你打電話了?”姚千尋掏出了手機,看到自己撥出去的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也是一愣。
    她記得自己最後打出去的是宋濤的電話,怎麽會是……
    “到我家裏去休息一下,被嚇的不輕吧!”馮子坤又看了姚千尋一眼,他轉身往前走,走了幾步見姚千尋沒有追過來,就站在原地等她。
    “怎麽不走?”
    “我怕你說我是專程來糾纏你的。”姚千尋本來是想糾纏馮子坤的,可是老被人看穿就沒意思了。
    “今天不是,走吧,都到這裏了。”馮子坤說道,他回頭看了姚千尋一眼,把頭一擺,示意她跟上。
    姚千尋趕緊的跟了上去,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不過自己什麽時候有馮子坤的電話了?這個問題她有點不明白。
    世上的事情就那麽巧,人販子帶姚千尋到的這個翠花巷,就是馮子坤別墅的後麵。
    他在屋裏開視頻會議,忽然接到了姚千尋電話,本想掛掉的!出於好奇就把電話拿起來聽了聽,結果裏麵沒有正常說話,而是姚千尋在跟其他人說話,還說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對方的身份……
    人販子!馮子坤馬上關掉視頻會議,帶著淩風就出來了!
    “本來是不想讓你看到我們的樣子,現在既然看到了,那你的眼睛也就不能要了。”
    為首的男人長的就非常的猥瑣,幹瘦幹瘦的,好像是長期吸食一些東西造成的。
    其他的兩個男人身體也好不到哪裏去,不敢硬上,要等女人把目標弄暈了再帶走的,這幾個應該都是癮君子。
    女人趁著姚千尋不注意,一下子就撲了過去,要把姚千尋給製住,結果姚千尋手裏的銀針直接就紮進了女人的麻穴裏。
    女人渾身又麻又癢,難受的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我好難受,我好難受。”女人癱倒在地上,三個男人也有點緊張了,今天選的姚千尋長的漂亮身材好,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結果卻是個大刺頭,非常的不好收拾!
    “上。”男人們不管那麽多了,三人一起上準備把姚千尋給抓起來。
    “砰!砰砰砰!”忽然一個黑影衝了過來,對著三個男人就是一頓捶。
    三個人販子本就體弱,還沒有看清來人是什麽樣就被打的暈頭轉向,趴在地上半天怕不起來。
    “哎喲,哎喲。”
    隻聽到一片的哀嚎聲。
    “你怎麽來了?”姚千尋看著來救自己的馮子坤和淩風,有點詫異,難不成兩人心有靈犀?
    “不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嗎?”馮子坤嘴裏說著,手腳卻不停,那三個人販子被淩風捆起來,馮子坤過去還“劈裏啪啦”的一頓嘴巴子扇了過去。
    他連那個女人販子都沒有放過!
    “你,你,你是什麽人?”
    人販子們被打的說話嘴巴都不關風,臉腫的跟豬頭一樣。
    “警察馬上就到了,抓進去就不要想出來!”馮子坤打完了,讓淩風把那幾個人販子給弄走,他走到姚千尋的麵前。
    “謝謝你。”
    “你沒事吧?”
    馮子坤問道。
    “沒事,沒事,不過我什麽時候給你打電話了?”姚千尋掏出了手機,看到自己撥出去的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也是一愣。
    她記得自己最後打出去的是宋濤的電話,怎麽會是……
    “到我家裏去休息一下,被嚇的不輕吧!”馮子坤又看了姚千尋一眼,他轉身往前走,走了幾步見姚千尋沒有追過來,就站在原地等她。
    “怎麽不走?”
    “我怕你說我是專程來糾纏你的。”姚千尋本來是想糾纏馮子坤的,可是老被人看穿就沒意思了。
    “今天不是,走吧,都到這裏了。”馮子坤說道,他回頭看了姚千尋一眼,把頭一擺,示意她跟上。
    姚千尋趕緊的跟了上去,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不過自己什麽時候有馮子坤的電話了?這個問題她有點不明白。
    世上的事情就那麽巧,人販子帶姚千尋到的這個翠花巷,就是馮子坤別墅的後麵。
    他在屋裏開視頻會議,忽然接到了姚千尋電話,本想掛掉的!出於好奇就把電話拿起來聽了聽,結果裏麵沒有正常說話,而是姚千尋在跟其他人說話,還說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對方的身份……
    人販子!馮子坤馬上關掉視頻會議,帶著淩風就出來了!
    “本來是不想讓你看到我們的樣子,現在既然看到了,那你的眼睛也就不能要了。”
    為首的男人長的就非常的猥瑣,幹瘦幹瘦的,好像是長期吸食一些東西造成的。
    其他的兩個男人身體也好不到哪裏去,不敢硬上,要等女人把目標弄暈了再帶走的,這幾個應該都是癮君子。
    女人趁著姚千尋不注意,一下子就撲了過去,要把姚千尋給製住,結果姚千尋手裏的銀針直接就紮進了女人的麻穴裏。
    女人渾身又麻又癢,難受的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我好難受,我好難受。”女人癱倒在地上,三個男人也有點緊張了,今天選的姚千尋長的漂亮身材好,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結果卻是個大刺頭,非常的不好收拾!
    “上。”男人們不管那麽多了,三人一起上準備把姚千尋給抓起來。
    “砰!砰砰砰!”忽然一個黑影衝了過來,對著三個男人就是一頓捶。
    三個人販子本就體弱,還沒有看清來人是什麽樣就被打的暈頭轉向,趴在地上半天怕不起來。
    “哎喲,哎喲。”
    隻聽到一片的哀嚎聲。
    “你怎麽來了?”姚千尋看著來救自己的馮子坤和淩風,有點詫異,難不成兩人心有靈犀?
    “不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嗎?”馮子坤嘴裏說著,手腳卻不停,那三個人販子被淩風捆起來,馮子坤過去還“劈裏啪啦”的一頓嘴巴子扇了過去。
    他連那個女人販子都沒有放過!
    “你,你,你是什麽人?”
    人販子們被打的說話嘴巴都不關風,臉腫的跟豬頭一樣。
    “警察馬上就到了,抓進去就不要想出來!”馮子坤打完了,讓淩風把那幾個人販子給弄走,他走到姚千尋的麵前。
    “謝謝你。”
    “你沒事吧?”
    馮子坤問道。
    “沒事,沒事,不過我什麽時候給你打電話了?”姚千尋掏出了手機,看到自己撥出去的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也是一愣。
    她記得自己最後打出去的是宋濤的電話,怎麽會是……
    “到我家裏去休息一下,被嚇的不輕吧!”馮子坤又看了姚千尋一眼,他轉身往前走,走了幾步見姚千尋沒有追過來,就站在原地等她。
    “怎麽不走?”
    “我怕你說我是專程來糾纏你的。”姚千尋本來是想糾纏馮子坤的,可是老被人看穿就沒意思了。
    “今天不是,走吧,都到這裏了。”馮子坤說道,他回頭看了姚千尋一眼,把頭一擺,示意她跟上。
    姚千尋趕緊的跟了上去,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不過自己什麽時候有馮子坤的電話了?這個問題她有點不明白。
    世上的事情就那麽巧,人販子帶姚千尋到的這個翠花巷,就是馮子坤別墅的後麵。
    他在屋裏開視頻會議,忽然接到了姚千尋電話,本想掛掉的!出於好奇就把電話拿起來聽了聽,結果裏麵沒有正常說話,而是姚千尋在跟其他人說話,還說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對方的身份……
    人販子!馮子坤馬上關掉視頻會議,帶著淩風就出來了!
    “本來是不想讓你看到我們的樣子,現在既然看到了,那你的眼睛也就不能要了。”
    為首的男人長的就非常的猥瑣,幹瘦幹瘦的,好像是長期吸食一些東西造成的。
    其他的兩個男人身體也好不到哪裏去,不敢硬上,要等女人把目標弄暈了再帶走的,這幾個應該都是癮君子。
    女人趁著姚千尋不注意,一下子就撲了過去,要把姚千尋給製住,結果姚千尋手裏的銀針直接就紮進了女人的麻穴裏。
    女人渾身又麻又癢,難受的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我好難受,我好難受。”女人癱倒在地上,三個男人也有點緊張了,今天選的姚千尋長的漂亮身材好,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結果卻是個大刺頭,非常的不好收拾!
    “上。”男人們不管那麽多了,三人一起上準備把姚千尋給抓起來。
    “砰!砰砰砰!”忽然一個黑影衝了過來,對著三個男人就是一頓捶。
    三個人販子本就體弱,還沒有看清來人是什麽樣就被打的暈頭轉向,趴在地上半天怕不起來。
    “哎喲,哎喲。”
    隻聽到一片的哀嚎聲。
    “你怎麽來了?”姚千尋看著來救自己的馮子坤和淩風,有點詫異,難不成兩人心有靈犀?
    “不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嗎?”馮子坤嘴裏說著,手腳卻不停,那三個人販子被淩風捆起來,馮子坤過去還“劈裏啪啦”的一頓嘴巴子扇了過去。
    他連那個女人販子都沒有放過!
    “你,你,你是什麽人?”
    人販子們被打的說話嘴巴都不關風,臉腫的跟豬頭一樣。
    “警察馬上就到了,抓進去就不要想出來!”馮子坤打完了,讓淩風把那幾個人販子給弄走,他走到姚千尋的麵前。
    “謝謝你。”
    “你沒事吧?”
    馮子坤問道。
    “沒事,沒事,不過我什麽時候給你打電話了?”姚千尋掏出了手機,看到自己撥出去的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也是一愣。
    她記得自己最後打出去的是宋濤的電話,怎麽會是……
    “到我家裏去休息一下,被嚇的不輕吧!”馮子坤又看了姚千尋一眼,他轉身往前走,走了幾步見姚千尋沒有追過來,就站在原地等她。
    “怎麽不走?”
    “我怕你說我是專程來糾纏你的。”姚千尋本來是想糾纏馮子坤的,可是老被人看穿就沒意思了。
    “今天不是,走吧,都到這裏了。”馮子坤說道,他回頭看了姚千尋一眼,把頭一擺,示意她跟上。
    姚千尋趕緊的跟了上去,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不過自己什麽時候有馮子坤的電話了?這個問題她有點不明白。
    世上的事情就那麽巧,人販子帶姚千尋到的這個翠花巷,就是馮子坤別墅的後麵。
    他在屋裏開視頻會議,忽然接到了姚千尋電話,本想掛掉的!出於好奇就把電話拿起來聽了聽,結果裏麵沒有正常說話,而是姚千尋在跟其他人說話,還說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對方的身份……
    人販子!馮子坤馬上關掉視頻會議,帶著淩風就出來了!
    “本來是不想讓你看到我們的樣子,現在既然看到了,那你的眼睛也就不能要了。”
    為首的男人長的就非常的猥瑣,幹瘦幹瘦的,好像是長期吸食一些東西造成的。
    其他的兩個男人身體也好不到哪裏去,不敢硬上,要等女人把目標弄暈了再帶走的,這幾個應該都是癮君子。
    女人趁著姚千尋不注意,一下子就撲了過去,要把姚千尋給製住,結果姚千尋手裏的銀針直接就紮進了女人的麻穴裏。
    女人渾身又麻又癢,難受的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我好難受,我好難受。”女人癱倒在地上,三個男人也有點緊張了,今天選的姚千尋長的漂亮身材好,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結果卻是個大刺頭,非常的不好收拾!
    “上。”男人們不管那麽多了,三人一起上準備把姚千尋給抓起來。
    “砰!砰砰砰!”忽然一個黑影衝了過來,對著三個男人就是一頓捶。
    三個人販子本就體弱,還沒有看清來人是什麽樣就被打的暈頭轉向,趴在地上半天怕不起來。
    “哎喲,哎喲。”
    隻聽到一片的哀嚎聲。
    “你怎麽來了?”姚千尋看著來救自己的馮子坤和淩風,有點詫異,難不成兩人心有靈犀?
    “不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嗎?”馮子坤嘴裏說著,手腳卻不停,那三個人販子被淩風捆起來,馮子坤過去還“劈裏啪啦”的一頓嘴巴子扇了過去。
    他連那個女人販子都沒有放過!
    “你,你,你是什麽人?”
    人販子們被打的說話嘴巴都不關風,臉腫的跟豬頭一樣。
    “警察馬上就到了,抓進去就不要想出來!”馮子坤打完了,讓淩風把那幾個人販子給弄走,他走到姚千尋的麵前。
    “謝謝你。”
    “你沒事吧?”
    馮子坤問道。
    “沒事,沒事,不過我什麽時候給你打電話了?”姚千尋掏出了手機,看到自己撥出去的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也是一愣。
    她記得自己最後打出去的是宋濤的電話,怎麽會是……
    “到我家裏去休息一下,被嚇的不輕吧!”馮子坤又看了姚千尋一眼,他轉身往前走,走了幾步見姚千尋沒有追過來,就站在原地等她。
    “怎麽不走?”
    “我怕你說我是專程來糾纏你的。”姚千尋本來是想糾纏馮子坤的,可是老被人看穿就沒意思了。
    “今天不是,走吧,都到這裏了。”馮子坤說道,他回頭看了姚千尋一眼,把頭一擺,示意她跟上。
    姚千尋趕緊的跟了上去,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不過自己什麽時候有馮子坤的電話了?這個問題她有點不明白。
    世上的事情就那麽巧,人販子帶姚千尋到的這個翠花巷,就是馮子坤別墅的後麵。
    他在屋裏開視頻會議,忽然接到了姚千尋電話,本想掛掉的!出於好奇就把電話拿起來聽了聽,結果裏麵沒有正常說話,而是姚千尋在跟其他人說話,還說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對方的身份……
    人販子!馮子坤馬上關掉視頻會議,帶著淩風就出來了!
    “本來是不想讓你看到我們的樣子,現在既然看到了,那你的眼睛也就不能要了。”
    為首的男人長的就非常的猥瑣,幹瘦幹瘦的,好像是長期吸食一些東西造成的。
    其他的兩個男人身體也好不到哪裏去,不敢硬上,要等女人把目標弄暈了再帶走的,這幾個應該都是癮君子。
    女人趁著姚千尋不注意,一下子就撲了過去,要把姚千尋給製住,結果姚千尋手裏的銀針直接就紮進了女人的麻穴裏。
    女人渾身又麻又癢,難受的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我好難受,我好難受。”女人癱倒在地上,三個男人也有點緊張了,今天選的姚千尋長的漂亮身材好,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結果卻是個大刺頭,非常的不好收拾!
    “上。”男人們不管那麽多了,三人一起上準備把姚千尋給抓起來。
    “砰!砰砰砰!”忽然一個黑影衝了過來,對著三個男人就是一頓捶。
    三個人販子本就體弱,還沒有看清來人是什麽樣就被打的暈頭轉向,趴在地上半天怕不起來。
    “哎喲,哎喲。”
    隻聽到一片的哀嚎聲。
    “你怎麽來了?”姚千尋看著來救自己的馮子坤和淩風,有點詫異,難不成兩人心有靈犀?
    “不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嗎?”馮子坤嘴裏說著,手腳卻不停,那三個人販子被淩風捆起來,馮子坤過去還“劈裏啪啦”的一頓嘴巴子扇了過去。
    他連那個女人販子都沒有放過!
    “你,你,你是什麽人?”
    人販子們被打的說話嘴巴都不關風,臉腫的跟豬頭一樣。
    “警察馬上就到了,抓進去就不要想出來!”馮子坤打完了,讓淩風把那幾個人販子給弄走,他走到姚千尋的麵前。
    “謝謝你。”
    “你沒事吧?”
    馮子坤問道。
    “沒事,沒事,不過我什麽時候給你打電話了?”姚千尋掏出了手機,看到自己撥出去的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也是一愣。
    她記得自己最後打出去的是宋濤的電話,怎麽會是……
    “到我家裏去休息一下,被嚇的不輕吧!”馮子坤又看了姚千尋一眼,他轉身往前走,走了幾步見姚千尋沒有追過來,就站在原地等她。
    “怎麽不走?”
    “我怕你說我是專程來糾纏你的。”姚千尋本來是想糾纏馮子坤的,可是老被人看穿就沒意思了。
    “今天不是,走吧,都到這裏了。”馮子坤說道,他回頭看了姚千尋一眼,把頭一擺,示意她跟上。
    姚千尋趕緊的跟了上去,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不過自己什麽時候有馮子坤的電話了?這個問題她有點不明白。
    世上的事情就那麽巧,人販子帶姚千尋到的這個翠花巷,就是馮子坤別墅的後麵。
    他在屋裏開視頻會議,忽然接到了姚千尋電話,本想掛掉的!出於好奇就把電話拿起來聽了聽,結果裏麵沒有正常說話,而是姚千尋在跟其他人說話,還說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對方的身份……
    人販子!馮子坤馬上關掉視頻會議,帶著淩風就出來了!
    “本來是不想讓你看到我們的樣子,現在既然看到了,那你的眼睛也就不能要了。”
    為首的男人長的就非常的猥瑣,幹瘦幹瘦的,好像是長期吸食一些東西造成的。
    其他的兩個男人身體也好不到哪裏去,不敢硬上,要等女人把目標弄暈了再帶走的,這幾個應該都是癮君子。
    女人趁著姚千尋不注意,一下子就撲了過去,要把姚千尋給製住,結果姚千尋手裏的銀針直接就紮進了女人的麻穴裏。
    女人渾身又麻又癢,難受的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我好難受,我好難受。”女人癱倒在地上,三個男人也有點緊張了,今天選的姚千尋長的漂亮身材好,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結果卻是個大刺頭,非常的不好收拾!
    “上。”男人們不管那麽多了,三人一起上準備把姚千尋給抓起來。
    “砰!砰砰砰!”忽然一個黑影衝了過來,對著三個男人就是一頓捶。
    三個人販子本就體弱,還沒有看清來人是什麽樣就被打的暈頭轉向,趴在地上半天怕不起來。
    “哎喲,哎喲。”
    隻聽到一片的哀嚎聲。
    “你怎麽來了?”姚千尋看著來救自己的馮子坤和淩風,有點詫異,難不成兩人心有靈犀?
    “不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嗎?”馮子坤嘴裏說著,手腳卻不停,那三個人販子被淩風捆起來,馮子坤過去還“劈裏啪啦”的一頓嘴巴子扇了過去。
    他連那個女人販子都沒有放過!
    “你,你,你是什麽人?”
    人販子們被打的說話嘴巴都不關風,臉腫的跟豬頭一樣。
    “警察馬上就到了,抓進去就不要想出來!”馮子坤打完了,讓淩風把那幾個人販子給弄走,他走到姚千尋的麵前。
    “謝謝你。”
    “你沒事吧?”
    馮子坤問道。
    “沒事,沒事,不過我什麽時候給你打電話了?”姚千尋掏出了手機,看到自己撥出去的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也是一愣。
    她記得自己最後打出去的是宋濤的電話,怎麽會是……
    “到我家裏去休息一下,被嚇的不輕吧!”馮子坤又看了姚千尋一眼,他轉身往前走,走了幾步見姚千尋沒有追過來,就站在原地等她。
    “怎麽不走?”
    “我怕你說我是專程來糾纏你的。”姚千尋本來是想糾纏馮子坤的,可是老被人看穿就沒意思了。
    “今天不是,走吧,都到這裏了。”馮子坤說道,他回頭看了姚千尋一眼,把頭一擺,示意她跟上。
    姚千尋趕緊的跟了上去,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不過自己什麽時候有馮子坤的電話了?這個問題她有點不明白。
    世上的事情就那麽巧,人販子帶姚千尋到的這個翠花巷,就是馮子坤別墅的後麵。
    他在屋裏開視頻會議,忽然接到了姚千尋電話,本想掛掉的!出於好奇就把電話拿起來聽了聽,結果裏麵沒有正常說話,而是姚千尋在跟其他人說話,還說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對方的身份……
    人販子!馮子坤馬上關掉視頻會議,帶著淩風就出來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方便以後閱讀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第1418章 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第1418章 是你給我打的電話並對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