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9章 月光下的舞者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痴冬書亦 書名︰抗戰︰從八佰開始

    eva在遇刺之後,倘若馬上送到醫院,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但是,她卻放棄了那一份生的希望。

    魏正才來找她,她很高興。

    她墮入風塵數年,听到的都是嘲諷與唾棄。

    沒有人會在意她,更沒有人會跟她交朋友。

    她的客人,都只是在玩弄她而已。說一些甜言蜜語,卻從來沒有兌現過。

    她一直渾渾噩噩的活著,直至今天,魏正才說需要她。需要她為四行倉庫的戰士,跳一段鋼絲舞。

    她願意,她願意這樣被人需要。她願意,她願意為與日寇廝殺的戰士歌舞,哪怕因此付出性命的代價。

    血還在一點一點的侵蝕著那潔白的霓裳,傷口的疼痛,也一陣一陣的涌來。

    失血令她身體虛弱,令她面色蒼白。而疼痛則令她的身體在不斷的打顫。

    但她還是在楊慧敏的攙扶下,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大戲院的樓頂。

    ••••••••••••••••••

    遠處,四行倉庫的頂層,正有幾百雙眼楮在關注著足有六層樓高的馬格里大戲院。

    此時,無論是死去的,還是活著的人們,仿佛都只有一個願望,就是期盼著那月光之下的舞者。

    終于,一個身著白色仙衣的絕色美人突然出現在了馬格里戲院的圓頂之上。

    她肌膚白皙的就如同白雪公主一樣,身上閃爍著星辰般的銀色光茫。

    這一刻,幾乎所有的戰士都站了起來。他們面露傻傻的憨笑。甚至有人吶吶的道︰“團座真的沒有騙人,真是個仙女呀!”

    戰士們相互笑著,但卻沒有一個人再開口,沒有一個人再發出一丁點的聲音。因為伴隨著一曲廣陵散,竟然有歌聲從南岸傳來︰

    操吳戈兮被犀甲,車錯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敵若雲,矢交墜兮士爭先

    凌余陣兮躐余行,左驂殪兮右刃傷

    霾兩輪兮縶四馬,援玉ヾ食髏br />
    天時懟兮威靈怒,嚴殺盡兮棄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遠

    帶長劍兮挾秦弓,首身離兮心不懲

    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強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

    歌聲時而委婉,時而高亢。

    而伴隨著這委婉而又高亢的歌聲,那如仙一般的美人,自打大戲院的樓頂緩緩的走下。

    銀色的絲線就在腳下,如同那美人踏著一條連接天際的銀輝而來。

    戰士們看的都呆住了。他們時常听老人說,天上有仙女,有神將。

    神將他們見到了(指的是端午),但是仙女,卻第一次見。

    人美,歌美,那幽雅的動作更美。很多人都听的入神了,但是他們卻都不知道那美人唱的是什麼。

    他們只覺得好听,像是仙樂一樣。

    謝晉元也微微動容,沒想到這大上海,端的是藏龍臥虎。

    先不說這《國殤》有幾人讀過,就說那廣陵散,也不是什麼人都會彈奏的。

    當然了,謝晉元絕對想不到,魏正才為了這件事,幾乎把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竟然將八佰中另外一個只露過幾次面的小角色也給找到了。

    這個人便是在八佰中連名字都沒有,並且只出現了幾個鏡頭的大學教授。

    今晚正是他在操琴。

    但謝晉元沒有說破,也沒有炫耀自己的博學多知,他要保留這一份神秘感,用來支撐那些連續作戰,早已疲憊不堪的戰士。

    是什麼在支撐著他們,還留在這里?

    是中華民族的尊嚴?是軍人的血性?還是心中的那一份仇恨?

    不,是信仰!

    尊嚴會因為恐懼而被拋棄,血性終有燃盡的一天。哪怕是仇恨,也會在時光的流逝中,逐漸的被消磨殆盡。

    但唯有信仰才是永恆!

    而端午,就是他們的信仰。

    他們把端午當作了主心骨,當作了無所不能的神!

    你可以嘲笑他們愚昧無知,但是在那個時代,在那個時刻。便是他們戰斗下去、生存下去的理由。

    只要那個男人沒有倒下,他們就會一直追隨他的腳步勇往直前。

    而這便是信仰的力量!

    謝晉元曾經不止一次的問自己。倘若他來接管四行倉庫,會不會成為士兵們的信仰?

    答案是不會!

    他沒有端午的魄力,沒有端午的智慧,更加沒有端午的瘋狂。

    端午的氣魄在于,他是軍人,但卻高于軍人。他不會因為上峰的一紙書文,便放棄自己的想法與意見。

    只要他說一聲不行,那就天王老子來了都不好使!

    謝晉元完全做不到這一點。所以哪怕是他也正在被端午深深的吸引。

    他願意跟著這樣的人,拋頭顱撒熱血。哪怕是戰死沙場,他也無怨無悔。

    而趙北山呢?

    他的想法則更加簡單,他是被端午騙來賣命的。但他卻心甘情願。

    端午當著他的面,吼那些逃兵。他被端午的咆哮聲吼出了不屈的軍魂,燃起了男兒血性。

    他心甘情願的放棄了撤退的機會,加入了獨立團。

    但是,趙北山卻是一個聰明人。沒過多久他就想明白了,端午吼那些逃兵是假,變著法的將他們留下才是真。

    當時的趙北山的確很不爽,畢竟他覺得自己被騙了。

    但就當看到端午一次又一次憑借著自己的智慧擊退日軍,一次又一次的舍生忘死,帶著戰士們沖鋒。他內心的那一份不滿,那一份不爽,便逐漸的淡去。

    更何況,端午根本沒有將他,還有他們這些人當成是手下,而是過命的兄弟。

    這樣的長官,可以說在整個八十八師都找不出一個。

    ‘兄弟’這兩個字,是多麼難得可貴!

    所以此時的他,對端午只有敬重。

    他喜歡站在那個男人的身後,喜歡那個男人的瘋狂,喜歡那個男人的不可思議。

    對,就如同現在一樣,他同樣覺得不可思議。

    在他的心里,跳鋼絲舞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因為別說是在鋼絲上跳舞了,哪怕是走在鋼絲上,恐怕也沒有幾個人能做的到。

    鋼絲就只有一條線,吊在半空中會來回的晃。

    這樣的高難度動作,哪怕是一個雜技演員拿著平衡桿,也不容易做到。

    但是,他沒有看到平衡桿,只看到了兩幢大樓之間,一仙姿綽約的仙女,在一根銀色的絲線上歌舞。

    對方的腳步是如此的穩健,給人的感覺,根本不象是踩在一根鋼絲上,而是在平地上歌舞。

    但是,那足下的一抹銀輝,卻又做不了假。

    他越來越看不穿,也猜不透,那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才能在鋼絲上,跳出如此幽雅的舞蹈!(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抗戰︰從八佰開始》,方便以後閱讀抗戰︰從八佰開始第0079章 月光下的舞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抗戰︰從八佰開始第0079章 月光下的舞者並對抗戰︰從八佰開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