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4章 把藥留給能活下去的人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痴冬書亦 書名︰抗戰︰從八佰開始

    謝晉元︰“怎麼還不醒啊?”

    朱勝忠︰“掐人中,掐人中!”

    趙北山︰“掐人中就能醒啊?”

    軍醫︰“你們別圍在這里,讓我給團座放點血。”

    趙北山怒道︰“放血?你瘋了?”

    軍醫︰“這個放血與那個放血不一樣。團座太燒了,不在額頭上放點血出來,他會燒死的。”

    趙北山急道︰“那你還不快點?”

    “哎,哎,我快點。”

    軍醫拿出放血的針,在端午的額頭上刺了一下。

    一個黑紅色的血珠,一下子便涌了出來。

    軍醫用滿是血漬的手巾去擦。

    “用我這個。”

    趙北山把那破手巾丟到一旁,把自己一塊白色的,繡著一雙戲水鴛鴦的手帕給了那軍醫。

    軍醫看著那手絹上像鴨子一樣的刺繡,楞了一下,然後提醒道︰“長官,這擦了血,恐怕就洗不出來了。”

    “廢什麼話?”

    趙北山怒道,那軍醫只能拿著手絹去擦。

    一連刺了十幾下,手絹上擦的都是血漬。

    趙北山咂嘴,有些肉疼,因為那可是小芳送給他的手帕啊。他一直都沒有舍得用。

    但此時,顧不得那麼多了,先救人再說。

    “呃!”

    終于,在軍醫扎最後一針的時候端午醒了。看著那軍醫手里拿著帶血的放血針,端午詫異的道︰“你扎我干什麼?”

    “團座,你發高燒了,我給您放血退燒呢!嘿嘿嘿!”

    軍醫笑容猥瑣,端午卻覺得對方不懷好意。警告道︰“我再睡覺的時候,你不許用這個東西扎我,否則軍法從事!”

    “••••••••••••••”

    軍醫無語,正想解釋,但不想他一下子便被一群人擠到一邊去了。

    謝晉元︰“端午兄,你醒了?”

    趙北山︰“端午兄,你怎麼樣?”

    上官志標︰“團座?好點沒有?”

    “團座,團座,你看這是幾?”

    朱勝忠還拿兩根手指頭在端午面前晃,問這是幾。

    “滾蛋!”

    端午打開了朱勝忠的手,不耐煩的道︰“我就睡個覺,你瞧你們一個個緊張兮兮的。不知道的還以為老子死了呢?都該干嘛,干嘛去。”

    端午起身,一步兩個台階的上樓。

    謝晉元,趙北山等人,一臉的懵逼,在風中凌亂。然後就罵軍醫道︰“你特娘的怎麼搞的。團座在睡覺,你老小子就說他病了?”

    “就是,你老小子就是一個庸醫。”

    “我真慶幸我還活著。”

    “我知道,這老小子之前就是一個獸醫。”

    “把這老小子開除了,咱不要了!”

    “對,對,打仗他不行,吃飯第一名。”

    ••••••••••••••••

    戰士們跟著趙北山一同擠兌老軍醫。

    “咋的嘛,獸醫就不是醫生了?”

    軍醫不滿的道,因為整個獨立團就他一個軍醫。所有人看病都得找他。

    他忙了一個下午,飯還沒吃上一口,卻被人叫庸醫,獸醫,這個五十來歲的小老頭,也要開始發飆了。

    但發飆歸發飆,戰士們有病他還得去治。

    上一秒,他還想撂挑子,下一秒戰士一喊,立馬就到。

    這就是老軍醫,一個默默奉獻,還要被戰士們調侃的老戰士。

    他知道戰士們沒有惡意,他們只是在用這種方法,來緩解自己身上的傷痛。

    止痛藥?

    別想了,給你喝點白酒,那就算止疼了。再給你配點花椒,你連麻藥都省了。

    所以有的時候,正規醫生還真就看不了這些戰士們的病。

    想要用藥?

    沒有!

    受傷的人太多,消耗太大,後勤沒有保障。

    所以這藥,只能緊著重傷員來用。

    端午為什麼沒打盤尼西林?就是因為藥太少了。得省著點用。

    但是省,能省的住嗎?二十幾個重傷員,一人打一針,一盒的盤尼西林就沒了。

    輕傷員用不用?

    倘若不用的話,輕傷也會變成重傷。

    而抗戰時期,為什麼中**人傷亡那麼大?

    第一,是日軍的武器裝備優于我軍,戰斗素質優于我軍。

    而第二,就是我軍缺少必備的醫療藥品。而且後勤補給沒有保障。

    例如,四行倉庫,原有的藥品儲備,就支持獨立團打了一天。第二天藥品就告急了。

    哪怕謝晉元也帶來了一些藥品,但也僅是撐了兩天多一點。

    今天又多了幾十名傷兵,倘若不是勞軍的人中有醫生的話,恐怕今天受傷的戰士都沒有藥用。

    而沒有藥怎麼辦?

    挺著是不行的,只有這個老獸醫有辦法,能救戰士們的命。他總能找一些土辦法為戰士們治病。

    所以戰士們調侃老軍醫,要把他開除,那都是在開玩笑。在打仗的時候,都在拿自己的命,去護著這個團里唯一的老獸醫。

    老軍醫也明白,這些娃都有著良心呢。他不救他們,誰來救?

    只是,他的能力有限,身上帶的藥也有限。每每到了夜里,時常會自己哭醒。

    因為沒藥啊!

    有的時候,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戰士因為沒有藥物治療,而離他而去。

    “獸醫,快過來,這位兄弟快不行了,又開始吐血了。”

    “來了!”

    老軍醫背著自己輕飄飄的藥箱,緊著跑了過去。

    藥箱要空了,但還有很多戰士沒用上藥。

    他心痛如同刀絞,但也沒有辦法。

    看著面前大口吐血的戰士,老軍醫把那個已經老到生蛌漣v診器塞到戰士的懷里。

    戰士雖然很虛弱,但還有心跳。

    掀開滿是血跡的外衣,已經被鮮血浸透的繃帶映入眼簾。

    戰士是被小鬼子的三八式步槍子彈貫穿了肺部。

    血當時是止住了,但卻因為缺少消炎藥,戰士就這麼挺了兩天。

    有感染的癥狀,老軍醫連忙打開自己隨身的藥箱。

    藥箱的底部,還躺著最後一支盤尼西林。

    老軍醫拿起藥,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給受傷的戰士用上。

    只是,他剛想將那瓶子擰開,一只滿是鮮血的手,卻抓住了老軍醫的胳膊。

    戰士張了張嘴,聲音卻比蚊子還要小。

    老軍醫將自己的耳朵湊了過去,戰士斷斷續續的說道︰“沒用了,把藥,藥,留給,留給能活,活下去的人,”(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抗戰︰從八佰開始》,方便以後閱讀抗戰︰從八佰開始第0074章 把藥留給能活下去的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抗戰︰從八佰開始第0074章 把藥留給能活下去的人並對抗戰︰從八佰開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