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失利後成了大明星

通知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沙拉土豆泥 本章:通知

    南海,薄霧之中一座高塔若隱若現,高聳的陰影貫通天際看不到頂。巨大的陰影仿佛就在眼前,隻要向前一丁點距離就能觸及,可無論是何種船隻,朝著陰影的方向航行時卻始終無法觸及到那座高塔。
    就如同海市蜃樓一般,明明近在眼前,卻絕對無法抵達。
    然而,哪怕是三歲小孩都知道,這座塔的影子絕非幻影,而是真實存在的。
    想要進入這座塔中,隻有通過一種特殊的方法,而這種方法全華夏乃至全世界也隻有一個人知道。
    而現在,這個數量擴大到了“三”。
    “一般人來到天空之柱,都會感覺興奮與緊張。哪怕他們是被超能力屏蔽了感知再進入,也會覺得是莫大的榮譽。但你完全不一樣,明明連進入天空之柱的方法都告訴了你,卻一直是這副表情。”
    在岩石大廳中,淩炎冠軍背攏著雙手,閑庭信步的繞過岩石地板上的裂痕。朝著背後的燕鵬羽不緊不慢的說道,聽不出他的心情如何。
    岩石大廳的穹頂比任何的宮殿、教堂、城堡都要高,可沒有一盞燈或一扇窗戶,偏偏又有未知的光源照亮每一處,哪怕隻是一道岩縫。
    而如此高大的岩石大廳,卻隻是高塔中的一層。
    誰也不知道,這座塔究竟有幾層。
    有的人進來時,隻登了三層就抵達樓頂。
    有的人進來時,卻登了百層之多。
    而有的人踏入高塔的瞬間,就已經在天空之柱的頂部,將雲層踩在腳下,置身於星空之中。
    如此詭異神奇的特性與沒有任何窗戶和裝飾的岩壁,令岩石大廳內的氣氛更加的壓抑。
    然而淩炎冠軍卻知道,身後的年輕人絕不會因為這種環境而心情緊張,若是平時絕對會講兩個冷笑話來調節氣氛。
    但如今,這位在全世界麵前大放異彩的飛行係訓練家,卻始終一臉嚴肅,絲毫不見平時的耍寶行為。
    “意外,你居然也能嚴肅起來,真有這麽害怕?”
    就連淩凰,也對這樣的燕鵬羽感到詫異。
    “不是害怕,而是討厭這樣的感覺。好像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別人的劇本,一切行為都被引導和掌控的感覺。”
    燕鵬羽沉著臉,腳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一些。
    上一次有這種感覺時,最後發生的事情讓他損失了來到這個有寶可夢的世界後的第一個朋友。
    而如今,這種討厭的感覺又出現了。
    上一次,就算有再大的困難,上麵也有天王乃至冠軍頂著。
    而這次,聽冠軍的描述,似乎不是現在的人類明能夠對抗的了的了。
    假如真的存在傳說級訓練家的話,就算是統治整個世界成為地球唯一的皇帝,都不是不可能。
    “一切都被掌控?嗬,你居然會是這樣的想法。”
    冠軍聽到燕鵬羽的話語,嗤笑了一聲。
    淩凰也點了點頭:“聽到傳說級訓練家的存在時,我的想法和你完全不同,你知道我當時是什麽樣的心情嗎?”
    燕鵬羽腳步一頓,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是感覺高興和興奮還有一些可惜,對吧?”
    淩凰愣了一下,眼底閃過一抹驚異的神采。
    “你居然知道?”
    “我怎麽會不知道?在最開始的時候,我的心情是和你一樣的。傳說寶可夢,終究也是寶可夢,收服和訓練傳說寶可夢並非不可能。而感到可惜是因為,我並非開創者,不是第一個收服傳說寶可夢的訓練家。”
    燕鵬羽歎了口氣,怎麽總是有人小瞧自己。
    其他人就算了,這次居然連可以算是非常了解他的淩凰都沒能理解他。
    他從未恐懼過傳說訓練家,隻是厭惡這種身處於別人劇本中的感覺。
    “所以說,你還太年輕,一有這種所謂被別人掌控的感覺,就這樣的消沉。”
    冠軍又嗤笑了一聲,然而忽然提高了一個音調,厲聲問道:
    “我問你,預知未來這個招式困難嗎?”
    這是超能係的基礎知識,就算是訓練家學校的學生,在一年級了解各個屬性時都能倒背如流。
    “預知未來是超能係的基礎招式,大量的野生超能係寶可夢都能習得。雖然難以預測精準的內容,但看到模湖的影子並不困難。”
    燕鵬羽再不擅長理論課,那也僅限於需要大量計算的部分。這種基礎知識哪怕這麽久不上學也不會立刻忘記。
    “那麽我再問你,預測長遠的未來困難,還是預測短期內發生的事情困難。”
    “如果要精確的預測位置、狀態一類的信息,那是短期預測更簡單。但預測長遠未來時需要計算的是大勢與曆史潮流,受到個人行動的影響更少,因此在隻需要一些片段和事件內容時,預測長遠未來更簡單。”
    “那麽你在擔心什麽?你的名字好歹也算是傳遍全世界了,過去的一個傳說訓練家用預知未來招式預測到你的存在很困難嗎?”
    冠軍反問道。
    這個道理非常簡單,隻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燕鵬羽作為當事人卻一下子沒想明白。
    “這......但那位傳說訓練家的聲音經過了處理,雖然還算清晰,但連男女都難以分辨,總感覺有什麽陰謀的樣子。”
    “傳說級訓練家對付你還需要陰謀?”
    冠軍的一席話,燕鵬羽恍然大悟。
    確實,傳說訓練家要想對付自己的確不用什麽陰謀。
    “任何人的任何計劃,都會去考慮計劃範圍內的人的行動。計劃是根據人的行動來改變,而不是操控人去完成計劃內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時刻都在別人的劇本當中。現在是這樣,過去也是這樣,未來任然會是這樣。”
    冠軍停下腳步,正色對燕鵬羽說道。
    “受教了。”
    燕鵬羽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在他心中的迷霧被播散時,眼前的岩石大廳和破舊的地板也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漆黑,隻是一片漆黑。
    而在漆黑之中,卻能隱約的見到零散的白色光點。
    光點無比的遙遠,幾乎難以看清,可又確實在那裏。
    逼仄的感覺沒有了,被限製的感覺沒有了,被操控的感覺也沒有了。
    再是天高海闊,也不如眼下身處的環境更加自由,更加的遼闊。
    “有什麽感想?”
    淩炎冠軍笑道。
    所有人第一次來這裏時,都是這樣的表情。
    過去的林輝是這樣,現在的燕鵬羽是這樣,就連他那一直沒什麽表情變化的孫女也是這樣。
    震撼、驚異、憧憬......
    因為這裏,值得用一切最偉大的詞語來讚頌,值得用一切情感來承擔。
    而簡單的兩個字,就足以囊括這一切的複雜情感。
    宇宙。
    “地球......居然是那麽的狹窄。”
    淩凰站在塔邊,手捂著嘴,一副震驚的表情。
    地球就在腳下,可以清晰的看到雲層的形狀,地平線的弧度。
    曾經感覺無比廣闊的大海與天空,好像一隻手就能夠握住。
    “這裏居然還有空氣。”
    而燕鵬羽的關注點,又在不同的地方了。
    “那麽最後一個問題,天空之柱究竟有多少層?”
    淩炎冠軍麵對著燕鵬羽,露出了一個微笑。
    如果是一分鍾之前,這個問題燕鵬羽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大概會回答一個遊戲裏設定的“五十層”。
    但現在,他卻能不假思索的答道:
    “心中的迷茫有多少層,這裏就有多少層。”
    說完以後,他也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
    “不錯,龍係是精神與情感的力量,是一往無前的力量,是勇氣與傲氣的力量。隻有跨過所有心中的迷茫時,才能見到位於龍係寶可夢最頂端的存在。”
    淩炎冠軍張開雙臂,仿佛要擁抱整個宇宙。
    “歡迎來到,天空之柱。”
    “那麽我再問你,預測長遠的未來困難,還是預測短期內發生的事情困難。”
    “如果要精確的預測位置、狀態一類的信息,那是短期預測更簡單。但預測長遠未來時需要計算的是大勢與曆史潮流,受到個人行動的影響更少,因此在隻需要一些片段和事件內容時,預測長遠未來更簡單。”
    “那麽你在擔心什麽?你的名字好歹也算是傳遍全世界了,過去的一個傳說訓練家用預知未來招式預測到你的存在很困難嗎?”
    冠軍反問道。
    這個道理非常簡單,隻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燕鵬羽作為當事人卻一下子沒想明白。
    “這......但那位傳說訓練家的聲音經過了處理,雖然還算清晰,但連男女都難以分辨,總感覺有什麽陰謀的樣子。”
    “傳說級訓練家對付你還需要陰謀?”
    冠軍的一席話,燕鵬羽恍然大悟。
    確實,傳說訓練家要想對付自己的確不用什麽陰謀。
    “任何人的任何計劃,都會去考慮計劃範圍內的人的行動。計劃是根據人的行動來改變,而不是操控人去完成計劃內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時刻都在別人的劇本當中。現在是這樣,過去也是這樣,未來任然會是這樣。”
    冠軍停下腳步,正色對燕鵬羽說道。
    “受教了。”
    燕鵬羽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在他心中的迷霧被播散時,眼前的岩石大廳和破舊的地板也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漆黑,隻是一片漆黑。
    而在漆黑之中,卻能隱約的見到零散的白色光點。
    光點無比的遙遠,幾乎難以看清,可又確實在那裏。
    逼仄的感覺沒有了,被限製的感覺沒有了,被操控的感覺也沒有了。
    再是天高海闊,也不如眼下身處的環境更加自由,更加的遼闊。
    “有什麽感想?”
    淩炎冠軍笑道。
    所有人第一次來這裏時,都是這樣的表情。
    過去的林輝是這樣,現在的燕鵬羽是這樣,就連他那一直沒什麽表情變化的孫女也是這樣。
    震撼、驚異、憧憬......
    因為這裏,值得用一切最偉大的詞語來讚頌,值得用一切情感來承擔。
    而簡單的兩個字,就足以囊括這一切的複雜情感。
    宇宙。
    “地球......居然是那麽的狹窄。”
    淩凰站在塔邊,手捂著嘴,一副震驚的表情。
    地球就在腳下,可以清晰的看到雲層的形狀,地平線的弧度。
    曾經感覺無比廣闊的大海與天空,好像一隻手就能夠握住。
    “這裏居然還有空氣。”
    而燕鵬羽的關注點,又在不同的地方了。
    “那麽最後一個問題,天空之柱究竟有多少層?”
    淩炎冠軍麵對著燕鵬羽,露出了一個微笑。
    如果是一分鍾之前,這個問題燕鵬羽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大概會回答一個遊戲裏設定的“五十層”。
    但現在,他卻能不假思索的答道:
    “心中的迷茫有多少層,這裏就有多少層。”
    說完以後,他也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
    “不錯,龍係是精神與情感的力量,是一往無前的力量,是勇氣與傲氣的力量。隻有跨過所有心中的迷茫時,才能見到位於龍係寶可夢最頂端的存在。”
    淩炎冠軍張開雙臂,仿佛要擁抱整個宇宙。
    “歡迎來到,天空之柱。”
    “那麽我再問你,預測長遠的未來困難,還是預測短期內發生的事情困難。”
    “如果要精確的預測位置、狀態一類的信息,那是短期預測更簡單。但預測長遠未來時需要計算的是大勢與曆史潮流,受到個人行動的影響更少,因此在隻需要一些片段和事件內容時,預測長遠未來更簡單。”
    “那麽你在擔心什麽?你的名字好歹也算是傳遍全世界了,過去的一個傳說訓練家用預知未來招式預測到你的存在很困難嗎?”
    冠軍反問道。
    這個道理非常簡單,隻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燕鵬羽作為當事人卻一下子沒想明白。
    “這......但那位傳說訓練家的聲音經過了處理,雖然還算清晰,但連男女都難以分辨,總感覺有什麽陰謀的樣子。”
    “傳說級訓練家對付你還需要陰謀?”
    冠軍的一席話,燕鵬羽恍然大悟。
    確實,傳說訓練家要想對付自己的確不用什麽陰謀。
    “任何人的任何計劃,都會去考慮計劃範圍內的人的行動。計劃是根據人的行動來改變,而不是操控人去完成計劃內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時刻都在別人的劇本當中。現在是這樣,過去也是這樣,未來任然會是這樣。”
    冠軍停下腳步,正色對燕鵬羽說道。
    “受教了。”
    燕鵬羽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在他心中的迷霧被播散時,眼前的岩石大廳和破舊的地板也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漆黑,隻是一片漆黑。
    而在漆黑之中,卻能隱約的見到零散的白色光點。
    光點無比的遙遠,幾乎難以看清,可又確實在那裏。
    逼仄的感覺沒有了,被限製的感覺沒有了,被操控的感覺也沒有了。
    再是天高海闊,也不如眼下身處的環境更加自由,更加的遼闊。
    “有什麽感想?”
    淩炎冠軍笑道。
    所有人第一次來這裏時,都是這樣的表情。
    過去的林輝是這樣,現在的燕鵬羽是這樣,就連他那一直沒什麽表情變化的孫女也是這樣。
    震撼、驚異、憧憬......
    因為這裏,值得用一切最偉大的詞語來讚頌,值得用一切情感來承擔。
    而簡單的兩個字,就足以囊括這一切的複雜情感。
    宇宙。
    “地球......居然是那麽的狹窄。”
    淩凰站在塔邊,手捂著嘴,一副震驚的表情。
    地球就在腳下,可以清晰的看到雲層的形狀,地平線的弧度。
    曾經感覺無比廣闊的大海與天空,好像一隻手就能夠握住。
    “這裏居然還有空氣。”
    而燕鵬羽的關注點,又在不同的地方了。
    “那麽最後一個問題,天空之柱究竟有多少層?”
    淩炎冠軍麵對著燕鵬羽,露出了一個微笑。
    如果是一分鍾之前,這個問題燕鵬羽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大概會回答一個遊戲裏設定的“五十層”。
    但現在,他卻能不假思索的答道:
    “心中的迷茫有多少層,這裏就有多少層。”
    說完以後,他也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
    “不錯,龍係是精神與情感的力量,是一往無前的力量,是勇氣與傲氣的力量。隻有跨過所有心中的迷茫時,才能見到位於龍係寶可夢最頂端的存在。”
    淩炎冠軍張開雙臂,仿佛要擁抱整個宇宙。
    “歡迎來到,天空之柱。”
    “那麽我再問你,預測長遠的未來困難,還是預測短期內發生的事情困難。”
    “如果要精確的預測位置、狀態一類的信息,那是短期預測更簡單。但預測長遠未來時需要計算的是大勢與曆史潮流,受到個人行動的影響更少,因此在隻需要一些片段和事件內容時,預測長遠未來更簡單。”
    “那麽你在擔心什麽?你的名字好歹也算是傳遍全世界了,過去的一個傳說訓練家用預知未來招式預測到你的存在很困難嗎?”
    冠軍反問道。
    這個道理非常簡單,隻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燕鵬羽作為當事人卻一下子沒想明白。
    “這......但那位傳說訓練家的聲音經過了處理,雖然還算清晰,但連男女都難以分辨,總感覺有什麽陰謀的樣子。”
    “傳說級訓練家對付你還需要陰謀?”
    冠軍的一席話,燕鵬羽恍然大悟。
    確實,傳說訓練家要想對付自己的確不用什麽陰謀。
    “任何人的任何計劃,都會去考慮計劃範圍內的人的行動。計劃是根據人的行動來改變,而不是操控人去完成計劃內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時刻都在別人的劇本當中。現在是這樣,過去也是這樣,未來任然會是這樣。”
    冠軍停下腳步,正色對燕鵬羽說道。
    “受教了。”
    燕鵬羽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在他心中的迷霧被播散時,眼前的岩石大廳和破舊的地板也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漆黑,隻是一片漆黑。
    而在漆黑之中,卻能隱約的見到零散的白色光點。
    光點無比的遙遠,幾乎難以看清,可又確實在那裏。
    逼仄的感覺沒有了,被限製的感覺沒有了,被操控的感覺也沒有了。
    再是天高海闊,也不如眼下身處的環境更加自由,更加的遼闊。
    “有什麽感想?”
    淩炎冠軍笑道。
    所有人第一次來這裏時,都是這樣的表情。
    過去的林輝是這樣,現在的燕鵬羽是這樣,就連他那一直沒什麽表情變化的孫女也是這樣。
    震撼、驚異、憧憬......
    因為這裏,值得用一切最偉大的詞語來讚頌,值得用一切情感來承擔。
    而簡單的兩個字,就足以囊括這一切的複雜情感。
    宇宙。
    “地球......居然是那麽的狹窄。”
    淩凰站在塔邊,手捂著嘴,一副震驚的表情。
    地球就在腳下,可以清晰的看到雲層的形狀,地平線的弧度。
    曾經感覺無比廣闊的大海與天空,好像一隻手就能夠握住。
    “這裏居然還有空氣。”
    而燕鵬羽的關注點,又在不同的地方了。
    “那麽最後一個問題,天空之柱究竟有多少層?”
    淩炎冠軍麵對著燕鵬羽,露出了一個微笑。
    如果是一分鍾之前,這個問題燕鵬羽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大概會回答一個遊戲裏設定的“五十層”。
    但現在,他卻能不假思索的答道:
    “心中的迷茫有多少層,這裏就有多少層。”
    說完以後,他也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
    “不錯,龍係是精神與情感的力量,是一往無前的力量,是勇氣與傲氣的力量。隻有跨過所有心中的迷茫時,才能見到位於龍係寶可夢最頂端的存在。”
    淩炎冠軍張開雙臂,仿佛要擁抱整個宇宙。
    “歡迎來到,天空之柱。”
    “那麽我再問你,預測長遠的未來困難,還是預測短期內發生的事情困難。”
    “如果要精確的預測位置、狀態一類的信息,那是短期預測更簡單。但預測長遠未來時需要計算的是大勢與曆史潮流,受到個人行動的影響更少,因此在隻需要一些片段和事件內容時,預測長遠未來更簡單。”
    “那麽你在擔心什麽?你的名字好歹也算是傳遍全世界了,過去的一個傳說訓練家用預知未來招式預測到你的存在很困難嗎?”
    冠軍反問道。
    這個道理非常簡單,隻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燕鵬羽作為當事人卻一下子沒想明白。
    “這......但那位傳說訓練家的聲音經過了處理,雖然還算清晰,但連男女都難以分辨,總感覺有什麽陰謀的樣子。”
    “傳說級訓練家對付你還需要陰謀?”
    冠軍的一席話,燕鵬羽恍然大悟。
    確實,傳說訓練家要想對付自己的確不用什麽陰謀。
    “任何人的任何計劃,都會去考慮計劃範圍內的人的行動。計劃是根據人的行動來改變,而不是操控人去完成計劃內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時刻都在別人的劇本當中。現在是這樣,過去也是這樣,未來任然會是這樣。”
    冠軍停下腳步,正色對燕鵬羽說道。
    “受教了。”
    燕鵬羽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在他心中的迷霧被播散時,眼前的岩石大廳和破舊的地板也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漆黑,隻是一片漆黑。
    而在漆黑之中,卻能隱約的見到零散的白色光點。
    光點無比的遙遠,幾乎難以看清,可又確實在那裏。
    逼仄的感覺沒有了,被限製的感覺沒有了,被操控的感覺也沒有了。
    再是天高海闊,也不如眼下身處的環境更加自由,更加的遼闊。
    “有什麽感想?”
    淩炎冠軍笑道。
    所有人第一次來這裏時,都是這樣的表情。
    過去的林輝是這樣,現在的燕鵬羽是這樣,就連他那一直沒什麽表情變化的孫女也是這樣。
    震撼、驚異、憧憬......
    因為這裏,值得用一切最偉大的詞語來讚頌,值得用一切情感來承擔。
    而簡單的兩個字,就足以囊括這一切的複雜情感。
    宇宙。
    “地球......居然是那麽的狹窄。”
    淩凰站在塔邊,手捂著嘴,一副震驚的表情。
    地球就在腳下,可以清晰的看到雲層的形狀,地平線的弧度。
    曾經感覺無比廣闊的大海與天空,好像一隻手就能夠握住。
    “這裏居然還有空氣。”
    而燕鵬羽的關注點,又在不同的地方了。
    “那麽最後一個問題,天空之柱究竟有多少層?”
    淩炎冠軍麵對著燕鵬羽,露出了一個微笑。
    如果是一分鍾之前,這個問題燕鵬羽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大概會回答一個遊戲裏設定的“五十層”。
    但現在,他卻能不假思索的答道:
    “心中的迷茫有多少層,這裏就有多少層。”
    說完以後,他也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
    “不錯,龍係是精神與情感的力量,是一往無前的力量,是勇氣與傲氣的力量。隻有跨過所有心中的迷茫時,才能見到位於龍係寶可夢最頂端的存在。”
    淩炎冠軍張開雙臂,仿佛要擁抱整個宇宙。
    “歡迎來到,天空之柱。”
    “那麽我再問你,預測長遠的未來困難,還是預測短期內發生的事情困難。”
    “如果要精確的預測位置、狀態一類的信息,那是短期預測更簡單。但預測長遠未來時需要計算的是大勢與曆史潮流,受到個人行動的影響更少,因此在隻需要一些片段和事件內容時,預測長遠未來更簡單。”
    “那麽你在擔心什麽?你的名字好歹也算是傳遍全世界了,過去的一個傳說訓練家用預知未來招式預測到你的存在很困難嗎?”
    冠軍反問道。
    這個道理非常簡單,隻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燕鵬羽作為當事人卻一下子沒想明白。
    “這......但那位傳說訓練家的聲音經過了處理,雖然還算清晰,但連男女都難以分辨,總感覺有什麽陰謀的樣子。”
    “傳說級訓練家對付你還需要陰謀?”
    冠軍的一席話,燕鵬羽恍然大悟。
    確實,傳說訓練家要想對付自己的確不用什麽陰謀。
    “任何人的任何計劃,都會去考慮計劃範圍內的人的行動。計劃是根據人的行動來改變,而不是操控人去完成計劃內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時刻都在別人的劇本當中。現在是這樣,過去也是這樣,未來任然會是這樣。”
    冠軍停下腳步,正色對燕鵬羽說道。
    “受教了。”
    燕鵬羽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在他心中的迷霧被播散時,眼前的岩石大廳和破舊的地板也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漆黑,隻是一片漆黑。
    而在漆黑之中,卻能隱約的見到零散的白色光點。
    光點無比的遙遠,幾乎難以看清,可又確實在那裏。
    逼仄的感覺沒有了,被限製的感覺沒有了,被操控的感覺也沒有了。
    再是天高海闊,也不如眼下身處的環境更加自由,更加的遼闊。
    “有什麽感想?”
    淩炎冠軍笑道。
    所有人第一次來這裏時,都是這樣的表情。
    過去的林輝是這樣,現在的燕鵬羽是這樣,就連他那一直沒什麽表情變化的孫女也是這樣。
    震撼、驚異、憧憬......
    因為這裏,值得用一切最偉大的詞語來讚頌,值得用一切情感來承擔。
    而簡單的兩個字,就足以囊括這一切的複雜情感。
    宇宙。
    “地球......居然是那麽的狹窄。”
    淩凰站在塔邊,手捂著嘴,一副震驚的表情。
    地球就在腳下,可以清晰的看到雲層的形狀,地平線的弧度。
    曾經感覺無比廣闊的大海與天空,好像一隻手就能夠握住。
    “這裏居然還有空氣。”
    而燕鵬羽的關注點,又在不同的地方了。
    “那麽最後一個問題,天空之柱究竟有多少層?”
    淩炎冠軍麵對著燕鵬羽,露出了一個微笑。
    如果是一分鍾之前,這個問題燕鵬羽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大概會回答一個遊戲裏設定的“五十層”。
    但現在,他卻能不假思索的答道:
    “心中的迷茫有多少層,這裏就有多少層。”
    說完以後,他也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
    “不錯,龍係是精神與情感的力量,是一往無前的力量,是勇氣與傲氣的力量。隻有跨過所有心中的迷茫時,才能見到位於龍係寶可夢最頂端的存在。”
    淩炎冠軍張開雙臂,仿佛要擁抱整個宇宙。
    “歡迎來到,天空之柱。”
    “那麽我再問你,預測長遠的未來困難,還是預測短期內發生的事情困難。”
    “如果要精確的預測位置、狀態一類的信息,那是短期預測更簡單。但預測長遠未來時需要計算的是大勢與曆史潮流,受到個人行動的影響更少,因此在隻需要一些片段和事件內容時,預測長遠未來更簡單。”
    “那麽你在擔心什麽?你的名字好歹也算是傳遍全世界了,過去的一個傳說訓練家用預知未來招式預測到你的存在很困難嗎?”
    冠軍反問道。
    這個道理非常簡單,隻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燕鵬羽作為當事人卻一下子沒想明白。
    “這......但那位傳說訓練家的聲音經過了處理,雖然還算清晰,但連男女都難以分辨,總感覺有什麽陰謀的樣子。”
    “傳說級訓練家對付你還需要陰謀?”
    冠軍的一席話,燕鵬羽恍然大悟。
    確實,傳說訓練家要想對付自己的確不用什麽陰謀。
    “任何人的任何計劃,都會去考慮計劃範圍內的人的行動。計劃是根據人的行動來改變,而不是操控人去完成計劃內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時刻都在別人的劇本當中。現在是這樣,過去也是這樣,未來任然會是這樣。”
    冠軍停下腳步,正色對燕鵬羽說道。
    “受教了。”
    燕鵬羽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在他心中的迷霧被播散時,眼前的岩石大廳和破舊的地板也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漆黑,隻是一片漆黑。
    而在漆黑之中,卻能隱約的見到零散的白色光點。
    光點無比的遙遠,幾乎難以看清,可又確實在那裏。
    逼仄的感覺沒有了,被限製的感覺沒有了,被操控的感覺也沒有了。
    再是天高海闊,也不如眼下身處的環境更加自由,更加的遼闊。
    “有什麽感想?”
    淩炎冠軍笑道。
    所有人第一次來這裏時,都是這樣的表情。
    過去的林輝是這樣,現在的燕鵬羽是這樣,就連他那一直沒什麽表情變化的孫女也是這樣。
    震撼、驚異、憧憬......
    因為這裏,值得用一切最偉大的詞語來讚頌,值得用一切情感來承擔。
    而簡單的兩個字,就足以囊括這一切的複雜情感。
    宇宙。
    “地球......居然是那麽的狹窄。”
    淩凰站在塔邊,手捂著嘴,一副震驚的表情。
    地球就在腳下,可以清晰的看到雲層的形狀,地平線的弧度。
    曾經感覺無比廣闊的大海與天空,好像一隻手就能夠握住。
    “這裏居然還有空氣。”
    而燕鵬羽的關注點,又在不同的地方了。
    “那麽最後一個問題,天空之柱究竟有多少層?”
    淩炎冠軍麵對著燕鵬羽,露出了一個微笑。
    如果是一分鍾之前,這個問題燕鵬羽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大概會回答一個遊戲裏設定的“五十層”。
    但現在,他卻能不假思索的答道:
    “心中的迷茫有多少層,這裏就有多少層。”
    說完以後,他也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
    “不錯,龍係是精神與情感的力量,是一往無前的力量,是勇氣與傲氣的力量。隻有跨過所有心中的迷茫時,才能見到位於龍係寶可夢最頂端的存在。”
    淩炎冠軍張開雙臂,仿佛要擁抱整個宇宙。
    “歡迎來到,天空之柱。”
    “那麽我再問你,預測長遠的未來困難,還是預測短期內發生的事情困難。”
    “如果要精確的預測位置、狀態一類的信息,那是短期預測更簡單。但預測長遠未來時需要計算的是大勢與曆史潮流,受到個人行動的影響更少,因此在隻需要一些片段和事件內容時,預測長遠未來更簡單。”
    “那麽你在擔心什麽?你的名字好歹也算是傳遍全世界了,過去的一個傳說訓練家用預知未來招式預測到你的存在很困難嗎?”
    冠軍反問道。
    這個道理非常簡單,隻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燕鵬羽作為當事人卻一下子沒想明白。
    “這......但那位傳說訓練家的聲音經過了處理,雖然還算清晰,但連男女都難以分辨,總感覺有什麽陰謀的樣子。”
    “傳說級訓練家對付你還需要陰謀?”
    冠軍的一席話,燕鵬羽恍然大悟。
    確實,傳說訓練家要想對付自己的確不用什麽陰謀。
    “任何人的任何計劃,都會去考慮計劃範圍內的人的行動。計劃是根據人的行動來改變,而不是操控人去完成計劃內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時刻都在別人的劇本當中。現在是這樣,過去也是這樣,未來任然會是這樣。”
    冠軍停下腳步,正色對燕鵬羽說道。
    “受教了。”
    燕鵬羽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在他心中的迷霧被播散時,眼前的岩石大廳和破舊的地板也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漆黑,隻是一片漆黑。
    而在漆黑之中,卻能隱約的見到零散的白色光點。
    光點無比的遙遠,幾乎難以看清,可又確實在那裏。
    逼仄的感覺沒有了,被限製的感覺沒有了,被操控的感覺也沒有了。
    再是天高海闊,也不如眼下身處的環境更加自由,更加的遼闊。
    “有什麽感想?”
    淩炎冠軍笑道。
    所有人第一次來這裏時,都是這樣的表情。
    過去的林輝是這樣,現在的燕鵬羽是這樣,就連他那一直沒什麽表情變化的孫女也是這樣。
    震撼、驚異、憧憬......
    因為這裏,值得用一切最偉大的詞語來讚頌,值得用一切情感來承擔。
    而簡單的兩個字,就足以囊括這一切的複雜情感。
    宇宙。
    “地球......居然是那麽的狹窄。”
    淩凰站在塔邊,手捂著嘴,一副震驚的表情。
    地球就在腳下,可以清晰的看到雲層的形狀,地平線的弧度。
    曾經感覺無比廣闊的大海與天空,好像一隻手就能夠握住。
    “這裏居然還有空氣。”
    而燕鵬羽的關注點,又在不同的地方了。
    “那麽最後一個問題,天空之柱究竟有多少層?”
    淩炎冠軍麵對著燕鵬羽,露出了一個微笑。
    如果是一分鍾之前,這個問題燕鵬羽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大概會回答一個遊戲裏設定的“五十層”。
    但現在,他卻能不假思索的答道:
    “心中的迷茫有多少層,這裏就有多少層。”
    說完以後,他也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
    “不錯,龍係是精神與情感的力量,是一往無前的力量,是勇氣與傲氣的力量。隻有跨過所有心中的迷茫時,才能見到位於龍係寶可夢最頂端的存在。”
    淩炎冠軍張開雙臂,仿佛要擁抱整個宇宙。
    “歡迎來到,天空之柱。”


如果您喜歡,請把《高考失利後成了大明星》,方便以後閱讀高考失利後成了大明星通知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高考失利後成了大明星通知並對高考失利後成了大明星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