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東晉劉寄奴

第二百二十二章 愛聽故事的人(四)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夜泊楓橋邊 本章:第二百二十二章 愛聽故事的人(四)

    一路詢問著路到了平價客棧,衣衫襤褸的劉胖子立馬被在門口招客的小猴兒給攔住了。

    “去去去,哪裏來的乞丐?不對,這乞丐如你這般壯實的也是不多見啊。”說著,小猴兒打趣道:“你看看你,這肥頭大耳的還學人乞討?先去餓瘦了再來。”

    劉穆之一陣無語,還是客氣道:“我是來找臧愛闕的。”

    “掌櫃的?”孫猴兒立刻笑道:“掌櫃的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快走快走,否則別怨我對你不客氣了。”

    劉穆之眼神微眯,看著孫猴兒那瘦骨嶙嶙的樣子,頓感一陣好笑,老子一個頂你三,你怎麽對我不客氣了?

    但還是耐著性子道:“在臧大人差我過來的,麻煩你去通告一聲。”

    孫猴兒聞言一陣詫異,上下打量了一下劉穆之。

    “你叫什麽名字?”

    “劉穆之。”說罷,怕臧愛闕不認識他,便又補充道:“你去通告,就說是與姑爺同獄同軍的劉胖子來了就行。”

    這下孫猴兒也知道這人至少是劉裕的故交了,便語氣好了些許,道:“好,等著。”說罷,立刻奔進了客棧之中。

    未久,便帶著臧愛闕匆匆步了出來。

    “是你。”臧愛闕一陣欣喜:“劉兄弟,你回來了?”

    這同牢同獄的人都回來了,那劉裕是不是也可以回來了?

    劉穆之趕緊恭敬的應道:“弟妹,別來無恙啊。”

    “無恙無恙,劉裕呢?”說罷,臧愛闕四處看了一下,卻是不見人影。

    “還藏起來了?”

    劉穆之不好意思道:“姑爺還沒回來,我是第一批釋放的。”

    臧愛闕聞言,眼神一下子暗淡了不少,心情沉到了穀底,無力的“嗯”了一聲:“你這次可是帶來了他什麽消息?”

    劉穆之趕緊應道:“是有點消息,姑爺在前線組建了罪軍,一路勇猛無敵,所向披靡。”

    頓時臧愛闕就來了興趣了,立刻將劉穆之請到了客棧之中,殷勤的倒了杯水給他後才道:“你慢慢說來,對了,還沒吃飯吧?”

    說罷,看到劉穆之不應話,知曉他不好意思說,便轉身對著孫處吩咐道:“小猴兒,好酒好菜端上來。”

    頓時孫猴兒有點不樂意了,這胖子給他的感覺就是來說好話,蹭吃蹭喝的啊,就姑爺那點膽量,還勇猛無敵,所向披靡?騙鬼呢?但臧愛闕卻好似就真的信以為真了,便也不好多說什麽。

    飯菜端上來後,劉穆之立刻一句“想死嗎?”開頭,接著邊吃邊喝的將他那說了不隻千百遍的故事再次上演了一遍。

    雖然滿口食物,但依舊唾沫橫飛,講得那是繪聲繪色,畢竟熟能生巧嘛。

    臧愛闕直聽得眼睛發光,時不時的點頭,又時不時的緊張,連呼吸都隨著故事而跌岩起伏。

    未久,劉胖子吃飽了,故事便也收尾了。

    但臧愛闕卻好似還沒反應過來。

    孫猴兒在旁邊忍不住嘀咕道:“你這故事,我們早已聽說,這不是講了和沒講一樣嗎?”

    劉穆之稍稍尷尬,他在這建康城中也說了好些天了,口耳相傳,孫猴兒等人聽過也是不足為奇了。

    但臧愛闕卻喝道:“小猴兒閉嘴,我就愛聽,怎麽了?”

    此話一出,輪到孫猴兒無地自容了。

    臧愛闕卻不管他,繼續看著劉穆之道:“可還有其他消息?”

    劉穆之搖了搖頭,他出來得早,知道的也就這些了,其中,還有許多是他胡謅八扯的呢。

    臧愛闕再次有點失望了,看著他道:“你之所講可都是真的?”

    劉穆之看著臧愛闕那期盼的眼神,一咬牙,點了點頭。

    臧愛闕立馬鬆了口氣:“真的就好,按你之言,如今夫君也算是當了個將軍,應該不用衝鋒陷陣了吧?如此一來,夫君他應該還算是安全的吧?”

    安全嗎?劉穆之也不曉得了,或許真的不用廝殺在前線吧?

    但是,他若不帶頭衝鋒,誰又能帶頭呢?

    隻是如今臧愛闕滿心擔憂,劉穆之也隻好心虛虛的安慰道:“應該是安全的。”

    臧愛闕立刻放心的點了點頭:“對了,聽說是臧愛親差你過來的?”

    劉穆之聞言,心知正事來了,趕緊回道:“正是,臧大人差我過來投奔您。”

    說著,見臧愛闕眼帶疑惑,便不好意思道:“最近我可能,額,應該,額,是有點落魄,臧大人遇著我,便介紹我來弟妹你這裏說書求食。”

    說罷,將臧愛親的話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但是,月俸卻是不好意思提,隻提了個包吃包住。

    臧愛闕立刻笑道:“你在我這裏說書,也算是為我招客了,包吃包住是應該的,但是,怎麽著也還是得給你點月俸補償。”說著,又問道:“臧愛親有說給你多少嗎?”

    “五五兩。”

    說完,劉穆之臉上稍稍一紅。

    “什麽?”

    臧愛闕還未說話,孫猴兒便立馬喝道:“就你,還五兩月俸?你倒不如去搶。”

    劉穆之也自感羞愧,不好意思道:“要是多的話,其實可以減減的。”

    孫猴兒繼續不爽道:“你還減減?”

    “夠了小猴兒。”臧愛闕狠瞪了孫猴兒一眼,喝道:“你知道個什麽?我有說高了嗎?你嘰嘰歪歪個什麽?是我給錢還是你給錢啊?”

    “我”孫猴兒頓時一陣語塞:“這還不高?”

    “不高。”臧愛闕應道:“我還覺得臧愛親也呔吝嗇了,劉兄弟,這樣,我給你加價到十兩,但是,你一天得說六遍,早中晚各兩次,可否?”

    這讓孫猴兒一聽,直翻白眼了。

    什麽時候這說書的有這好市場了?這胖子的月俸可快比得上他一年的收入了。

    哎呀呀,這多不好意思啊,劉穆之心裏暗喜,以往他在長幹裏的一天說了不下十遍都沒十文錢收入,如今這是翻了快百倍啊。

    “其實五兩夠了,五兩就夠了。”

    臧愛闕卻霸氣道:“就十兩,我說的。”

    當真是財大氣粗啊,劉穆之“勉為其難”的答應了下來。

    看來衣錦還鄉之日不遠矣。

    江兒姑娘,等我啊。

    見臧愛闕如此大方,孫猴兒也立刻柔柔弱弱道:“那個,掌櫃的,可不可以給小的也漲點薪資?”

    “一邊去。”

    孫猴兒立刻哀嚎一聲:“無情啊,枉我跟您這麽久。”

    “滾。”

    “”(www.101novel.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是東晉劉寄奴》,方便以後閱讀我是東晉劉寄奴第二百二十二章 愛聽故事的人(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是東晉劉寄奴第二百二十二章 愛聽故事的人(四)並對我是東晉劉寄奴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