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晉江獨發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天瑞 書名︰夏油的學生

    吃完午飯, 愛子要了一個大大的冰凌淋。

    “我也要可以嗎?”陽太期待的看著安永幸。

    “你能吃嗎?不會拉肚子吧?”安永幸有些遲疑。

    q_q

    “好吧,不過只能給你買個小的。”安永幸其實有些新奇,自從遇到老師, 安永幸一直都是被哄的那一個, 很少遇到能對他撒嬌的人了。

    “謝謝哥哥!”安永陽太開心的接過冰激凌,小口小口吃著。

    漫無目的的走著走著, 就到了偏僻的地方, 熱鬧的地方人是真的多, 冷清的地方人也是真的少。

    “哥哥, 這里人好少啊?”愛子看著三三兩兩的人感慨, “跟那邊都像是兩個世界了呢。”

    “都去吃飯了吧, 而且這邊屬于休閑區, 跟公園區別不大。”

    “唔,哥哥要去廁所嗎?”愛子突然問道。

    “剛才在店里去過了, 怎麼了?你想去?”

    “嗯。”

    “前面就有一個。”

    “幫我拿一下!”愛子把手里的東西往安永幸手里一塞, 匆匆而去。

    “我也去!”陽太也匆忙追過去。

    真是的,剛才干嘛去了。安永幸無奈的找了個座椅坐下,這邊真的人很少,旁邊甚至只有一個溜孫子的老大爺。

    也是呢,公園平常可見的場景干嘛花錢來游樂場看,過不了多久這邊也會重新規劃掉吧。

    三分鐘,安永愛子回來了,五分鐘,還沒見安永陽太。

    “好慢啊, 不會掉進廁所了吧?還是說真的拉肚子了?”

    咒力波動?遇上什麼事情了?安永幸把東西遞給愛子,

    “我去看一看。”

    安永陽太進了洗手間就卸下了笑臉, 一直笑著可是很累的。他干脆洗了把臉才進了廁所。

    “咳咳咳”

    一進門陽太被嗆了個正著, 有個染著黃色頭發的青年人正一邊用腳跨在小便池,一邊吞雲吐霧。

    這人好沒公德心吶,安永陽太一邊咳,一邊向著兒童便池走過去。

    可是他不找事,不代表事情不小他。

    “吆∼這是怎麼了?小小年紀肺就不好?”

    黃毛青年湊近安永陽太,居高臨下沖著他的臉吐了一口煙。

    安永陽太尿到一半,為了躲避突然湊過來的黃毛,轉身時滋了他一褲子。

    “對不起。”安永陽太面無表情的提起褲子。

    “死小鬼!給我把褲子舔干淨我就放過你!”黃毛青年拽住安永陽太的頭發,

    “看你這一臉苦瓜臉,滿臉寫著不開心。該不會是被父母扔這里,找不到爸爸媽媽了吧,哈哈哈,可憐的小鬼。”

    安永陽太睜大了眼楮,他用手握上黃毛抓住他頭發的手,逐漸用力。

    “哈哈哈,被我說中了?你這小胳膊小腿的,能有什麼力氣……唉?”

    安永陽太從小就知道自己有著奇怪的力量,能看見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在一次鄰居家熊孩子找姐姐麻煩時,憤怒的他解鎖了這種力量的用法,並因此在車禍中救下了自己和姐姐。

    不管是憤怒,害怕,還是傷心,絕望,都能使這力量變強,這個黃毛的話簡直戳爆了他。

    安永陽太可以看到黑色蔓延在自己身體上,這令他害怕的同時,也給了他力量,把黃毛青年的手從自己頭上掰下來,把他甩在地上,踏上他的脖子。

    這次換了安永陽太居高臨下俯視該青年。

    “大叔,年紀輕輕該不會眼楮就不好使了吧?眼楮不要可以捐給需要的人,嘴巴不要也可以捐給需要的人。”

    安永陽太腳下微微用力,驚的黃發青年用力抱住他的腿。“你哪只眼楮看到我不開心了?我可是用盡全身力氣去抓緊重要的人了,哪有力氣不開心呢?”

    “還有,我才不會被拋棄呢對不對?哪怕姐姐離開我,她也是愛著我的;哪怕哥哥不喜歡我,他也允許我叫他哥哥了。”

    無視腳下青年的掙扎,安永陽太保持著踩在他脖子上的動作,俯下身去抓他的頭發,黃發青年覺得自己脖子都快斷了。

    安永幸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進來的。

    “嗚嗚嗚!”救救我!青年掙扎著向安永幸求救,安永陽太也僵住了。

    “好慢啊,你姐姐還以為你掉進馬桶了呢。”

    安永幸完全無視了地上的青年。不,沒有無視︰“需要幫忙嗎?”

    安永陽太腳下用力,把青年踢暈了過去,他不安的低下頭,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說什麼。

    安永幸用手指給他順了順頭發,“摸了髒東西還不快洗一洗去?愛子都等急了。”

    “嗯!”安永陽太連連點頭。

    安永愛一無所知,見兩人出來,她歡快的損了陽太兩句。

    “真慢!”

    “沒尿褲子上吧?”

    “嗯,沒尿自己褲子上。”但是尿到別人褲子上了。

    說到這里,安永陽太偷偷看了看安永幸的臉色,有些忐忑,被想要盡力討好的哥哥見到了真實的一面。

    “很有男子氣概。”安永幸俯身到陽太耳邊悄聲說。

    “真的嗎?”安永陽太眼楮亮了起來。

    “你們兩個說什麼悄悄話呢?”愛子不滿兩人竟然有話題把她隔絕在外。

    “在說廁所竟然有個大叔尿褲子了。”安永幸若無其事的回答。

    “是的是的。”

    “唉?真的嗎?連四歲的孩子都不如呢。”

    “哈哈,”安永幸岔過話題,“接下來去哪里玩呢?”

    “唔……去鬼屋吧!”安永愛靈光一閃。

    “去鬼屋……等一等啊姐姐?鬼屋小孩子不能進的吧!”安永陽太有些激動。

    愛子讓安永幸調出來鬼屋須知,湊到手機屏幕前,“說是沒有身高年齡限制呢,直說是沒有心髒病什麼的,那就走吧!”

    “不……”安永陽太未盡的話語消失在安永愛的熱情下,鬼屋一想就黑乎乎的啊!安永陽太欲哭無淚。

    “陽太是怕鬼嗎?”孩子只差把抗拒寫在了臉上,安永幸了然,想起陽太第一次跟自己見面,被嚇成那個樣子,怕鬼的孩子能看見咒靈可真是不幸啊。

    “他只是怕黑,正好鍛煉一下,對不對,陽太?”安永愛牽著陽太的手,“陽太,姐姐在哦,哥哥也在。”

    “是,我很願意的。”

    “要不還是……”

    “哥哥,我還是想要在哥哥姐姐的陪伴下變得勇敢,我不想等哥哥姐姐都不在我身邊了才去改變。”

    安永幸深深的看著陽太,身邊沒有依靠,自然就變得堅強,不過這種道理對四歲的孩子太殘酷了一些,早點克服弱點也好。

    鬼屋雖然不限制年齡和身高,但是小孩子竟然是必須大人領著才讓進,失策了,三人嘀咕了一會,跟著前面的大人佯裝一伙的才混了進去。

    里面陰森森的,剛一進去,愛子和陽太就緊緊的抱住了安永幸,一個怕黑,另一個怕鬼。安永幸忍不住想要扶額,但是抽不出來手臂。

    “愛子?你既然害怕,跟進來干嘛?”

    安永幸本以為這次行動是給陽太一個人的試膽大會,哪知道要一拖二啊!

    有哥哥和姐姐陪著,安永陽太倒是沒那麼害怕,他害怕的是黑暗本身,對于時不時探出來個人頭鬼怪什麼的,倒是沒什麼反應,真正尖叫連連的反而是提議來玩的安永愛。

    安永幸倒是全程淡定,鬼屋里並不是伸手不見五指那種黑,否則什麼都看不見對人的驚嚇就少了三分。

    這種朦朦朧朧的光線足夠安永幸看清一切,鬼怪的造型也不算什麼,說實話,大多數咒靈的長相是突破了人類想象下線的。

    “怪物!”

    不遠處有尖叫和慘叫傳來,很多人那種。

    有咒靈。

    本來游樂園是不應該出現咒靈的,這里充斥著歡快,愉悅,開心等正面情緒,是咒靈誕生溫床的完全反面。

    但是鬼屋不一樣,明知道是假的,可還是忍不住害怕,害怕的久了,不就變成真的了嗎?

    一群人沒頭沒腦的四處沖撞,安永幸還沒來得及把愛子和陽太安頓好,就被驚慌的人群沖散了。

    ……!安永幸想要打人。

    “愛子!陽太!靠牆站!”安永幸大喊,不怕別的,就怕孩子被擠倒被人群踩傷。而且不知道誰撞到了什麼,朦朧的光源陣亡了幾處,屋內更是昏暗看不清。

    “哥哥放心!我們在牆邊了!”安永幸敏銳的听到愛子的回應,勉強松了口氣,正準備循著聲音過去,卻感覺到咒靈已經到了身前。

    那就順手解決掉吧,二級的咒靈,等級不算高也不算低,主要能力是營造恐怖,實力倒不怎麼樣,安永幸很容易就把咒靈打傻了,團吧團吧塞進了影子世界。

    就在安永幸找孩子的時候,冷不防跑過來一個女孩拉住他的手,抓著他跑出了鬼屋,因為女孩口中的稱呼,安永幸都沒能反應過來。

    “惠,真是太危險了,以後我再也不要冒險了。”

    “惠,沒嚇到吧?怎麼不說話?”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

    女孩伏黑津美紀到了外面才發現認錯了人,這個男孩雖然和惠身形差不多,但是發色不一致,發型不一致,衣服圖案不一致。

    安永幸忍不住愣住了神,這是惠的家人?惠也在里面?

    伏黑津美紀歉意的鞠躬道歉,兩人記掛著弟弟妹妹,想要回到鬼屋里去,卻被工作人員攔住了。

    “很抱歉,但是里面已經控制住了,正在救援傷員,請兩位稍微等一下,以免給救援隊造成困擾。”

    著急也沒用,伏黑津美紀一邊心急如焚,一邊忍不住想要像有同樣遭遇的人搭話。

    “這位同學,你也有親人朋友在里面嗎?真是對不住,把你拉了出來,你……”

    伏黑津美紀這才看到了安永幸的容貌,不光身形像,容貌也極為相似,準確的說,是弟弟伏黑惠與繼父伏黑甚爾的結合體。

    伏黑津美紀忍不住捂住了嘴。

    安永愛和安永陽太被人群擠開的時候是很害怕的,直到听從安永幸的指揮,摸到牆邊站好,才松了口氣,等著哥哥來找。

    四周人亂糟糟的,光線又幾乎沒有,兩人摟在一起,瑟瑟發抖。這時,安永陽太感覺到一團更為濃郁的黑暗靠近過來。

    熟悉又陌生,對于陽太來說,這份黑暗盡管更濃郁更可怕,但是只要想到是哥哥就給了他安全感。于是安永陽太很興奮的向著黑暗呼喊,

    “哥哥,我和姐姐在這里!”

    伏黑惠正在尋找姐姐伏黑津美紀,他也听到了那個讓靠近牆壁的喊聲,雖然覺得有些耳熟,但是來不及想那麼多,津美紀應該也听到了,所以伏黑惠正沿著牆壁挨個尋找。

    然後就听到有個很年幼的孩子叫自己哥哥。

    真是的,誰把那麼小的孩子帶到鬼屋里來了?伏黑惠心里抱怨著,啊,我可沒時間哄孩子,找津美紀要緊。

    但是伏黑惠被人精準的拉住了,拉倒了牆邊。

    “哥哥,好危險啊,陽太好害怕。”

    我不是你哥哥……但是伏黑惠說不出口,該死的,遇到那個帶小孩子進來的‘哥哥’,我一定要讓他好看!

    “嗯。”

    聲音其實沒差多少,再加上周圍太嘈雜了,愛子和陽太都沒有听出來哪里不對。

    “哥哥沒受傷吧?”愛子關切的問。

    可惡,告訴他們認錯了啊!津美紀還沒有被找到呢,然而伏黑惠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回答。

    “……沒。”

    ……伏黑惠挫敗極了,但願津美紀好好呆在牆邊。

    “哥哥,是咒靈造成的混亂嗎?”安永陽太疑惑的問道。

    咒靈?津美紀!伏黑惠正要離開繼續尋找姐姐時,屋子里的緊急光源亮起來了,人們也發現沒了威脅來源,漸漸平息下來。

    “啊,哥哥,你換了個發型啊?”安永陽太呆呆的看著眼前黑乎乎的一片,在他眼里,有咒力的人只有一個黑色的剪影,這恐怕得等他大一些能夠自由控制咒力了才有機會改善。

    “雖然長的像,但根本不是哥哥好吧?”安永愛子在有了燈光之後,倒不至于認錯安永幸。

    工作人員要求所有人暫時停留在原地,等醫護人員把傷者抬走再走動,至于賠償問題請拿好票根去游樂園辦公室商討。

    小孩子被統一安排,等待大人來領走,

    根本沒有大人陪同的安永姐弟“……”

    同樣沒有大人陪同的伏黑惠“……”

    三人分別被五條悟和安永幸叫來的一個兒童救援會普通員工領了出來。

    -----

    安永愛和安永陽太抱住安永幸,好半天沒有松開。安永幸沒想到惠和倆孩子一起被留在工作人員那里,恰好去聯系人來認領姐弟倆的他,沒有見到惠。

    唉,算了,以後總有機會的。安永幸嘆了口氣。

    “是回去還是?”

    “摩天輪!”

    “好吧。”

    三人靜靜的坐在摩天輪上,看著黃昏的東京,靜默。

    “對了哥哥,今天見到一個跟哥哥長的很像的人呢。”愛子突然打破了靜謐。

    啊?原來跟你們在一起嗎?安永幸很是懊惱。“可惜我沒見到。”

    “真的好像哦,下次有機會指給哥哥看好了。”愛子誤以為安永幸是好奇那人長相。

    “會有機會的。”

    三人趴在玻璃上,看著黃昏把萬物染成金色。

    -----

    這邊,回家的伏黑姐弟也說起了這個話題。

    “惠,我今天見到了一個跟你長的很像的人……”伏黑津美紀小聲的說。

    “大概是巧合吧。”伏黑惠並不關心,但是忍不住想起那對姐弟說的,他們哥哥跟自己很像,那麼和津美紀遇到一起了?

    “真的很像,跟你父親也很像。”

    “可能是那個家伙的私生子也說不定。”伏黑惠冷漠的說。

    “啊啊啊,是那個家伙可能做出來事啦。”五條悟懶洋洋的說。

    “你怎麼還沒走?”伏黑惠咧了咧嘴。

    “惠過分啊,用完就扔。”

    “哼,又不是我叫你來的!”

    “好啦好啦,你們兩個別吵了。”

    三人影子在夕陽下慢慢拉長。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夏油的學生》,方便以後閱讀夏油的學生第60章 晉江獨發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夏油的學生第60章 晉江獨發並對夏油的學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