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支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小丑 書名︰巫術與機械之歌

    捷琳和蓋伊攙扶著不斷吐血的亞瑟躲到一處尚是完好的草禾堆後使其平躺,亞瑟的身上多出了不少之前受到巨熊拍擊後殘留的傷痕,之前因為戒指的特殊效果,亞瑟的身體就像是完好一樣,不過現在的亞瑟已經透支了所有的力量,除了輕輕的呼吸外再無其他動作。焦急的捷琳趕忙檢查著亞瑟的身體,一旁的蓋伊則抱著連發式火銃槍負責警戒後方有無追兵。

    ”情況太糟糕了,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亞瑟的身體就像是破碎了一樣?“被迫加入軍方科研部隊的捷琳在五年內有接受過各種簡單程度的訓練,其中就包括簡單的醫療。捷琳輕輕按壓著亞瑟的腹部,不斷搖頭,甚至有落淚的趨勢,在地精的城市里,她揮別了有濃重感情的隊長和幾位隊員好友,僅存的幾人中,與捷琳之前最為親近的亞瑟又昏迷了五年之久,捷琳自然擔心如今睜著泛白的瞳孔,呼吸微弱的亞瑟。

    蓋伊檢查後方無人追來後,也蹲了下來,從捷琳的表情里就感覺到了不妙,“亞瑟怎麼樣了,之前我看到他的時候他全身發紫,那是凍傷吧,他不是巫師嗎,我們巫師身體對溫度的調節可比...”

    ”安靜!你沒看出來他之前受了很重的傷嗎?“捷琳從自己身著的軍裝里掏出一些急救用品,卻因為過于寒冷而無法靈活使用繃帶一類的物品,止血劑那種稀少的治療物品更是已經消耗在了之前被巨熊襲擊的村民身上,留給亞瑟的最多只是些繃帶。

    蓋伊半蹲在捷琳面前,一把抓住了捷琳的手腕,此時捷琳正打算將亞瑟胸前露出的內髒包住,她無法想象亞瑟的身體是有多脆弱。蓋伊示意捷琳停下準備繃帶的動作,他注意到捷琳的小拇指輕輕踫到了亞瑟的胸口後,亞瑟的胸口竟凹陷出拳頭大小的小坑洞,蓋伊緊張的說道︰”我沒辦法安靜!亞瑟是為了救我才變成這樣的!對了,我們可以問帕里什,帕里什一定有辦法的,聯系帕里什的方法就在亞瑟的衣領...“蓋伊低頭看見了**上身的亞瑟,一屁股坐在雪地里,不再多言。

    天色已開始蒙蒙亮了,周邊不少巨型蔬菜植物的枝葉無力的藏在厚雪里,捷琳和蓋伊互相看著對方,卻不知道有什麼辦法能阻止亞瑟持續變得微弱的呼吸,捷琳不顧滲透進身體的嚴寒,只是紅著眼眶默默看著地上躺著的亞瑟,”他上次也是這樣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的捷琳五年來頭一次像當初在精靈之森里那個無助的小女孩一樣,身為布萊頓城被軍方勢力盯上的頂級槍械科研人員,捷琳不僅是半’囚禁‘狀態生活了整整五年,更是連自己心心念念的奶奶都沒有辦法見到。

    朋友對于捷琳來說,是這五年來,最為奢侈的‘貴重品’之一。

    受不了看著亞瑟逐漸死亡的捷琳,低聲打破沉默︰”在五年前,亞瑟這個小鬼和我們在諾齊爾城,也像現在一樣,渾身重傷的倒在一堆地精里,要不是當時我們的隊長和一名精靈伙伴拼死相救,亞瑟當時就應該死在了諾齊爾城。不知道我這個朋友為什麼一直這麼多苦難,基本上每一次都會經歷這種必死局,所以當時听杰斯那個殺人變態說亞瑟昏迷的時候,我還以為他一輩子醒不過來了...“

    蓋伊听到捷琳的自語,沒有立刻接上話,而是在腦海里聯想到了在剛出布萊頓城不久,亞瑟和艾露絲的對話,那關于命運之神的對話。到目前為止,蓋伊只能想到命運是注定要實現的,具體表現在什麼方面他還沒有切身體會,而且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真的會存在于這個以機械發展為核心的時代嗎。看了看手中捧著的火銃槍,蓋伊無奈嘆了口氣,如果不是諸多記載和遺跡顯示出百年前真的有諸神的存在,他更相信那些神秘的東西不過是生靈的幻想,至少在自己成為巫師之前,他是不相信巫師真的能有利用自然的能力。

    ”你是叫蓋伊是嗎?你不是也是巫師嗎,你一點辦法也沒有嗎?“捷琳打斷了蓋伊擴散的思緒,指了指保持平躺的亞瑟,”你想想辦法啊,你們巫師不是能動用自然的力量嗎,之前亞瑟握著我手的時候也有溫暖的感覺,甚至我都精神了不少,你就一點辦法也沒有嗎?“

    ”我...我不知道怎麼和不懂的人解釋,我的屬性不是能夠救人的屬性,而是能夠改變構造的屬性...“蓋伊已經恢復了些許元素力,他展示給捷琳自己金屬化的小臂,誤打誤撞覺醒後,蓋伊原本只能覆蓋頭部或者手掌的金屬已經能籠蓋到腹部了,加上自己的巫術分解重構...

    等等,分解重構?

    蓋伊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看了看亞瑟那暴露在寒風的內髒,一咬牙,在捷琳詫異的目光里,將手輕輕按在了亞瑟額頭。”你要做什麼?“捷琳來回看了看嚴肅的蓋伊和半昏迷的亞瑟,不知道這個自稱擁有不能救人屬性的巫師打算做些什麼。

    ”我在試著救亞瑟的命,他不能就這麼死在這里。“蓋伊向亞瑟身上注入元素力,就像之前對巨蟻做的那樣,只不過這次他要控制住的是亞瑟身體變成的模樣。在蓋伊的元素力注入下,亞瑟突地哀嚎起來,身體也不自覺的翻滾著,肉眼可見的是亞瑟的雙手從肩膀位置向下移動到了腰間位置,捷琳嚇到連連後退,摔倒在了雪地里。

    ”你在做什麼!“

    ”安靜!“蓋伊阻止了捷琳的叫喊,全神貫注在了蓋伊身上,好不容易恢復的元素力傾注進了亞瑟身體,亞瑟腹部一直在緩緩流血能看見內髒的傷口被另一側移來的皮膚遮蓋,漏在體外的腸胃也在蓋伊的控制下慢慢回到原位,體型一陣變換得亞瑟一口黑血吐出,捷琳嚇得趕緊扶起亞瑟頭部,卻看見亞瑟的五官也在慢慢調整。蓋伊手臂輕輕發抖,他嘴唇已經咬出了血印,沒有恢復完全的元素力傾瀉而出,亞瑟的臉部快速扭曲,被骨架捅穿的傷口被其他位置的皮膚補充,在看不見的地方,亞瑟受傷的內髒經由重構,重傷也轉換為了輕傷,這就是重構,死去的人是無法因為蓋伊的巫術復活的,只有自我恢復能力強的亞瑟才能夠使用這種方式復原。

    在亞瑟的五官慢慢還原成原樣後,滿頭大汗的蓋伊一屁股坐在雪地里,向後躺下,再也不想多動。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的捷琳不好開口詢問蓋伊,只能干著急,卻被一陣耀眼的光芒從下方照射,眯著眼楮尋找光源時,一只手輕輕搭在了捷琳手腕上,虛弱的聲音緩緩傳來︰“怎麼回事...你是捷琳?你為什麼在這里?蓋伊呢,蓋伊在哪里?”

    捷琳低頭看著靠著自己的亞瑟,此時的他正好奇的打量周圍的環境,看起來很是虛弱,但卻比之前要好上了許多。此刻亞瑟正四處尋找蓋伊的下落,同時抬起了右手,戴著的希伯來戒在重新發散一次光芒後,重新變回了普通的戒指。”你沒事了嗎?你剛剛差點就死點了啊,亞瑟!“捷琳一巴掌打在亞瑟臉上,惹得亞瑟一陣干咳。

    ”又不是第一次快死了,那邊的是蓋伊吧,你還好嗎?“

    ”還算好,如果不考慮我快崩潰的話...“蓋伊發出嘶啞的聲音,能看到他露在外面的腳踝已經有了化灰的趨勢。

    ”是你救了我吧,感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種子的事情我們就放棄吧,現在我的狀態不太好...白來了啊。“

    ”啊,“蓋伊帶上了一絲哭腔,”白來了啊,差點命都沒了。“(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巫術與機械之歌》,方便以後閱讀巫術與機械之歌透支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巫術與機械之歌透支並對巫術與機械之歌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