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挑戰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三月黑今 書名︰獵人之消失的記憶

    曖昧的橘黃色光線下,兩人背靠著牆壁,遙遙相望,如果忽視兩人截然不同的表情,這一幕倒也像極了愛情。www.101Novel.com

    瑞德眯了眯眼楮,思索著要不要通知勞瑞爾關掉監視器,然後直接砍死這家伙算了,他的眼神實在讓自己很不舒服,但自己現在是考官,後續好像不太好處理,東巴也就算了,那是有賭約在先,而且嚴格來說他是在自殺。

    西索渾然不覺對方的內心活動,臉上仍帶著溫柔地淺笑注視著對方。

    “有事?”瑞德皺著眉頭,第二次問道。

    西索依然用那種溫柔到令人發麻的眼神看著他說道︰“我想和你……”

    “——”

    瑞德倒吸一口氣,左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黑色的長刀,眼神危險地注視著他,身後的牆壁忽然莫名凹陷了些,讓他整個人看起來似乎被淺淺地瓖嵌進了牆里一樣。

    「我發誓,他要是敢說出什麼奇怪的話,我不管什麼考生、考官、測驗,都立馬砍死他。」

    “……打一場。”

    “誒?!”

    我刀都抽出來一半了,你就和我說這個?不對?我為什麼會有點失望……

    西索奇怪地看了眼他手中的黑色長刀,擅長用刀嗎?

    “所以你剛剛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就是想和我說這個?”瑞德面色怪異地收起長刀,尷尬地轉身將牆上的人形印跡手動抹平。

    “奇怪嗎?我只是想表現得禮貌些。”西索回想了下說道。

    “……沒看出來你還挺客氣的。”瑞德猶豫了下,放棄了和他探討關于禮貌與曖昧的區別。

    “只是對你而已,我有種感覺,你似乎想殺了我,

    但從之前那個考生的事來看,你又是個有原則的人,只要挑釁不觸犯到你的底線,你似乎並不會隨便殺人,

    所以我決定還是表現得乖巧些,畢竟我這個人還是挺怕死的。”西索聳了聳肩狀似無奈地說道,實際卻將瑞德的性格分析了個大概。

    “別開玩笑了,我們素昧蒙面,你是考生,我是考官,我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想法呢。”瑞德眼楮又眯起來了,變化系都特麼人均測謊儀嗎。

    “沒關系啦,反正我認識的人基本都是這樣,一方面又想殺了我,一方面又礙于某些事情無法下手,我也習慣了。”西索一臉不在意地說道。

    “你的人際交往能力還真是特別啊……”瑞德想了想伊爾迷與旅團那些家伙和他復雜的關系,發現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那麼可以開始我們之間的決斗了嗎?我已經決定退出這次測驗了,你可以不用在意我的考生身份。”西索微微低俯身軀,帶著些許亢奮地說道。

    “既然這樣……我拒絕。”瑞德懶洋洋地靠在牆上,又失去了興趣。

    “能說下原因嗎?”西索並沒有太驚訝,畢竟這場挑戰發起得確實有些突然。

    “呼∼,因為沒意思啊。”瑞德打了個哈欠,理所當然地說道。

    “哦,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已經大到讓你感到無趣的程度了嗎?”西索的語氣似乎帶著些許挑釁。

    根據他的觀察,這種程度的挑釁並不會引起對方的殺心。

    “確實如此,你還想要看看嗎?”瑞德抬起頭問道。

    西索是個固執且難纏的人,如果他看不清雙方的差距,說不定會為了驗證對方的實力,而制造出許多麻煩。

    “是的,我很想感受下。”西索嘴角勾起,保持著神經的高度敏感,體內的念蓄勢待發。

    “那你看清楚了。”瑞德就像之前與東巴玩游戲時那樣提醒道。

    西索雙眼注視著瑞德,全神戒備著周圍的動靜,並沒有在意瑞德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

    他知道瑞德的念很強,但戰斗可從來都不是只看念的。

    瑞德提醒他後,給了他足夠的時間積蓄精神與氣勢,然後向前邁出了一步……

    “呲——”

    西索茫然地抬了抬手,但卻什麼也沒踫到,他望向前方,瑞德依然靠在牆上。

    就在他以為攻擊還沒開始時,瑞德忽然抬起手指,指了下自己的脖子,脖子……

    西索後知後覺地抬起手摸了下自己的脖頸,一抹濕潤地觸感清晰地反饋了回來,然後他才感覺到了脖頸上的微微痛楚,他望著手上紅色的液體陷入了沉默。

    “……獵人協會像你這樣的獵人多嗎?”沉默了片刻,西索平靜地問道。

    “應該沒幾個吧,而且我還不是最強的那個哦,嗯只是暫時不是。”瑞德想了下說道。

    會長老頭不用說,帕利士通具體實力不清楚,但以他那種性格,還能活到斷更,實力應該也很強,還有金大概也比現在的自己強,老實說他以前看漫畫,就總覺得金似乎才是這部漫畫真正的主角……

    “ —— —— ——哈哈哈哈哈……那真是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哈……”西索陡然發出一陣亢奮地狂笑,面容猙獰扭曲地說道。

    一想到獵人協會居然還有比瑞德更強的人存在,他就感到一陣難以抑制地興奮……

    倏——

    “閉嘴!吵死了。”瑞德熟練地幫他冷靜了一下。

    “……哦。”西索的笑聲戛然而止,委委屈屈地應道,抒發下激動愉悅的心情都不行嗎。

    這時,他又摸了下脖子,才想起處理傷口。

    他先是用氣封住了創口,然後掏出一條手巾,撕下一小片,手指在手巾與傷口上快速輕點。

    【伸縮自如的愛】

    手巾完美地貼合在脖頸上,接著左手在脖頸上一抹。

    【輕薄的假象】

    將皮膚完美再現,然後掏出一面小鏡子看了看,滿意地點了點頭。

    瑞德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個過程,西索的念能力從效果來看其實都比較簡單,但他對「發」的開發程度與對念的理解程度卻非常高,才將這兩種能力應用得十分嫻熟完善。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  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看熱門神作  抽888現金紅包!

    西索眼神輕佻而又得意地看了他一眼,像是在詢問他,自己的「發」效果如何。

    “你不是準備退出了嗎?怎麼還不走。”瑞德眼皮垂了垂,有些嫌棄地說道。

    西索很想說當然是因為舍不得你,但他害怕會被瑞德一刀砍死,所以他選擇了排名第二的答案︰

    “獵人測驗不是還有其他考官嗎。”(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獵人之消失的記憶》,方便以後閱讀獵人之消失的記憶第一百四十九章 挑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獵人之消失的記憶第一百四十九章 挑戰並對獵人之消失的記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