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我以後不會了,小雨...)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春風榴火 書名︰反派大佬讓我重生後救他

    女孩緊緊閉著唇, 也閉著眼楮,細密的睫毛輕微地顫栗著。

    裘厲原本以為,和她的親吻, 會有特別不一樣的感覺。

    然而事實上, 這樣的親吻, 【審核這只是接吻!】一絲一毫的感覺都沒有。

    若非她的自願,他所得到的一切, 都不會有感覺。

    裘厲索然無味,松開了她。

    姜雨睜開眼,加諸在她手腕上的力量已經松懈, 少年轉過了身去, 以背影相對

    “滾吧。”

    “裘厲...”

    “我沒什麼值得你喜歡的,以後別出現在我面前了。”

    姜雨心頭一慌,如果這一次離開, 她可能就再也不能靠近他。

    前路是深淵, 背後是懸崖, 她孤注一擲,不能失敗。

    姜雨硬著頭皮, 走過去拉了拉他的衣角︰“裘厲,可、可以不分手嗎。”

    “滾啊。”裘厲甩開她︰“對我沒感覺,為什麼還要留下來!”

    姜雨低著頭, 聲音在顫抖︰“ 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她沒有退路了。

    裘厲听著她的話,感覺自己腦子都已經徹底麻木了, 他迫切地需要更多的感覺。

    他默然地拿起了櫥櫃上的水果刀。

    只有殷紅的鮮血,才能讓他感覺到真實。

    然而, 當銳利刀鋒即將擦過他手臂皮膚的剎那間,女孩驚叫一聲, 一把握住了刀刃

    “你瘋了嗎!”

    刀刃劃過女孩掌心,立刻翻了皮,鮮血順掌心紋路,滴滴答答。

    “啪”!

    刀刃落地,裘厲全身的血液一起回流向心髒。

    他的心都要炸開了。

    過去,鮮血只能帶給他視覺的刺激,哪怕是自己受傷,都不能帶給他任何身體上的疼痛。

    但是在他弄傷她的那一剎那,裘厲體會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全新感覺

    萬箭穿心。

    姜雨咬咬牙,無力地喃了聲︰“你這瘋子...”

    裘厲不知所措地拾起她的手,下一秒,轉身沖出廚房,去找醫藥箱。

    踉蹌的身影,險些摔跤。

    姜雨忍著疼,回身關掉了天然氣,鍋里的餃子也早已經煮好了,浮在水面上。

    裘厲抱著醫藥箱跑回來,跪在地上慌慌張張地翻找紗布、消毒藥水和雲南白藥。

    找到之後,他拉著她蹲下來,顫抖地抓起她的手,用棉球沾了消毒藥水,擦拭著她傷口周圍。

    好在傷口不深,只是破了皮而已,涂了點雲南白藥,然後用紗布纏繞一下就沒問題了。

    姜雨雖然感覺到了疼,但給她心靈最大沖擊的...是這個跪在地上的少年。

    威脅和暴戾,已然煙消雲散了。

    她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這樣深切的在意和疼惜。

    她不忍心,試著安慰了一句︰“一點都不疼。”

    “沒問你疼不疼。”少年臉色低沉,嗓音沙啞,帶著無力的責備︰“都讓你滾了。”

    “我不想走。”姜雨見他終于冷靜了下來,松了一口氣,苦笑道︰“餃子還沒吃呢。”

    “神經病。”

    “你才發神經,好嗎。”

    裘厲起身拿起勺子,將鍋里的餃子舀了出來,端到桌上︰“吃了快走。”

    姜雨坐下來,並不急著吃飯,而是小心翼翼地掀開了他的袖子。

    他手臂上有一刀刀的劃傷,新的,舊的...應該都是他自己弄傷的。

    “你這人怎麼回事啊!”她擱下勺子,看著這些傷疤,眉頭皺了起來︰“不能好好當個人嗎!”

    “老子當不了人。”

    裘厲斂著眸子,沒趣地說出這句話。

    “中二病小孩才會做自殘這種幼稚愚蠢的事。”姜雨責怪地說︰“劃這麼多刀,不疼嗎。”

    看到這些新新舊舊的傷痕,她都為他覺得疼。

    裘厲用筷子攪動著盤里的餃子,面無表情道︰“你見過尸體有感覺嗎。”

    “你說這話就很中二。”

    “隨便。”

    人類的悲歡不相通,她永遠也不會理解他的感受。

    仿佛被困住了。

    ...

    姜雨見他油鹽不進,索性不再勸他,低頭吃著餃子。

    餃子是玉米餡兒,是她最喜歡的口味。

    “好吃嗎?”

    裘厲嘗不出味道,只是機械地吞咽著︰“一般。”

    “那看來還是我盤子里的更好吃一點。”

    姜雨抬頭睨他一眼,然後按照老規矩,將自己盤子里剩下的水餃遞到他面前。

    同時,把他的盤子移到自己面前,低頭吃了起來。

    裘厲見她絲毫不嫌棄自己吃過的水餃,心情...莫名平靜了下來。

    他默不作聲地吃東西,而這一次,舌尖味蕾終于變得豐富了。

    玉米的爽脆,牛肉餡兒里摻雜著韭菜的清香。

    盡管只放了鹽當佐料,但這一盤餃子,在他舌尖融合成了人間至味。

    “你手,還疼?”他沒有抬頭,面無表情地問。

    姜雨不滿地說︰“疼死了。”

    裘厲頓了一下,手緩慢地伸了過來,輕輕地握了一下她的手背。

    雖然這個動作,絲毫不會緩解傷口的痛楚。但此時此刻,姜雨卻能夠深切地感受到少年內心的愧疚。

    姜雨縮回了手,沒好氣地說︰“我下個月還有很重要的比賽呢,要是傷口好不了,我拿你是問。”

    裘厲望著她手腕白皙如皓月的肌膚,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上深深淺淺的疤痕。

    這些疤痕絲毫沒有讓他感覺到疼痛,但是刀刃劃在姜雨手上那一下...

    錐心刺骨。

    “我會想辦法。”裘厲沉聲說道︰“不會影響你的比賽。”

    “算了吧,還能有什麼辦法。”姜雨擺擺手,大方地說︰“你只要答應我,別再隨便動刀子了,傷害別人不可以,傷害自己更不可以。”

    裘厲將自己的袖卷落下來,掩住了手臂上難看的疤痕,不再說話。

    兩個人吃過了晚飯,姜雨起身準備離開了

    “你自己洗碗咯,我要回家了。”

    然而,在她收拾好書包準備離開的時候,裘厲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角。

    姜雨感覺到牽絆,不解地回頭。

    卻見少年微垂著腦袋,用極低沉壓抑的嗓音,說道︰“我以後不會了,小雨。”

    ...

    走出裘厲的水汐台小區,夜晚清涼的微風輕撫在姜雨的臉上。

    以前她有點害怕裘厲,不敢和他多親近。可是剛剛發生了那樣恐怖的事情,姜雨反而不那麼怕他了。

    她發自內心地同情他。

    不知道他經歷了什麼,但一定是很可怕很可怕的事情。

    這一次,姜雨是真心地想要幫他。

    還有…那一聲小雨。

    她心髒都要驟停了!

    ...

    姜雨回到了弄堂口,正好遇到母親也下班回家,正在弄堂口的曉軍糧油副食店買生活用品。

    副食店的老板名叫錢曉軍,是個終年禿頂的油膩男人,他對姜漫依覬覦已久,因此態度格外殷勤。

    在姜漫依結賬離開的時候,他的咸豬手還在她的手背上摸了一把。

    “漫依啊,以後常來光顧,我給你打八折,不不,七折,哈哈哈。”

    姜漫依吃了虧,卻也沒生氣,掛著笑意推開他的手,和他虛與委蛇地應付了幾句。

    然而轉身邁出店門的時候,她笑容瞬間消失,鄙夷喃了聲︰“什麼東西。”

    上一世的姜雨,曾經也看到過這一幕。

    那時候她很傻,不顧母親的阻攔,第一時間沖上去為母親出頭,結果被錢曉軍反咬一口,說是姜漫依勾引她。

    這件事在弄堂里鬧得沸沸揚揚,錢曉軍的老婆大肆散播姜漫依勾引他老公的事情。

    這使得姜漫依一度在鄰居面前很是抬不起頭。

    而這件事,反而成了錢曉軍自吹自擂的本錢,被弄堂里的男人羨慕著。

    人一旦不要臉起來,是沒有底線的。

    這次,姜雨控制住了自己。

    她匆匆跑到母親身邊,替她提起了手里的米袋和油瓶。

    看到姜雨主動幫自己做事,姜漫依感覺到一陣暖心,笑著問她︰“又這麼晚回來,干什麼去了。”

    “談戀愛去咯。”姜雨毫不避諱地坦白道︰“交新男朋友了。”

    姜漫依其實很開明,並不阻止姜雨談戀愛,但是像霍城那樣的男朋友,她卻是不允許的。

    “新男朋友?”她拿出鑰匙開了門,八卦地問︰“帥不帥,我認識嗎,不是霍城那個富二代吧。”

    “不是,你不認識。”姜雨說道︰“這個新男朋友跟咱們條件一樣,沒錢,不過長得很好看,比霍城好看一萬倍。”

    “反正,媽媽希望你的每一段戀情都是發自內心,真誠地和別人交往,不要為了利益或者面子這些無謂的事情,去談戀愛。”姜漫依勾勾她的鼻子,說道︰“錢總會有的,但是真心不常有。”

    姜雨默了片刻,然後用力點頭︰“嗯,我不會犯傻了。”

    上一世,媽媽也對她說過這樣的話。

    可那時候,她怎麼就沒听進去呢。

    “還有啊,絕對不可以影響成績。”姜雨將糧油放進了廚房的櫥櫃里,笑著威脅道︰“要是因為這個影響高考,老媽可是會棒打鴛鴦的。”

    “知道啦。”姜雨看著她忙碌的背影,叮囑道︰“媽,以後你別去曉軍副食店買東西了,他們家買的東西摻假。”

    “你怎麼知道?”

    “因為錢曉軍那家伙不是什麼好東西,人品不行,反正你別去了。”

    姜漫依嘆了一口氣︰“可是他們家賣的東西便宜,還經常打折呢。”

    “媽,我自己能賺錢了,以後咱們不用買他家的便宜貨,咱們去大商場買。”

    “你一小丫頭片子,能賺什麼錢。”姜漫依並不相信姜雨,卻只說道︰“算了算了,你別操心家里的事了,你負責好好念書,好好談戀愛,媽媽負責努力賺錢,咱們分工合作,肯定餓不著你這小丫頭。”

    姜雨打量著姜漫依,她真的很漂亮,雖然不年輕了,但是身上卻帶著成熟女人的獨有的魅力。

    如果不是因為要照顧自己,她應該可以找到很好的歸宿。

    媽媽是很好很好的媽媽,也很愛她。

    姜雨暗自綢繆著,她一定會讓媽媽過上更好的生活。

    ......

    第二天早晨,姜雨背著書包下樓,走到曉軍糧油副食店門口。

    錢曉軍正嗑著瓜子,跟幾個中年男人談笑風生,嘴里不干不淨說著姜漫依的閑話

    “在會所做事的能是什麼好貨色。”

    “還跟老子裝純呢。”

    “看著吧,遲早有一天把她辦了。”

    ......

    姜雨從書包里取出了家里敲釘子用的錘子,徑直走進了曉軍糧油副食店。

    錢曉軍看到姜雨走進店來,沒把她放眼里,繼續和門口的男人調笑著︰“這小丫頭片子長大了,肯定比她媽好看,這身材,嘖,絕了。”

    話音未落,卻听見一聲巨響從店里傳來。

    錢曉軍連忙跑進來,卻看見姜雨用錘子砸碎了店里最大的酒缸,酒水漫在了地上。

    姜雨利落地放下書包,又砸碎了店里剩下的幾個大杠,油水,酒水,還有醋和米。

    地上一片狼藉。

    錢曉軍看著這滿地糧油,心疼又生氣,指著姜雨大喊︰“你干什麼!”

    “警告你,再敢對我媽動手動腳,或者背後說她的閑話,我不會放過你。”

    “操,你這小丫頭片子,你還威脅老子是吧!”

    姜雨抓起身邊的一個茅台酒瓶,用力砸在了地上,冷笑著說︰“你用劣質酒精兌水、賣的地溝油、工業醋,我現在砸了你的店,過不久你就會感謝我了。”

    姜雨重生回來,這些鄰居彎彎道道的小秘密,她一清二楚。

    周圍看熱鬧的鄰居們瞬間炸了︰“靠,錢曉軍,我家的油一直都在你們這兒買,敢情是地溝油啊!”

    “錢曉軍,你真是喪盡天良!”

    “我昨天還在你這兒買了茅台送領導,你他媽買給我的竟然是假酒!”

    錢曉軍氣得臉色慘白,顫抖的手指著姜雨︰“你不要平白誣陷人!老子怎麼可能賣假貨!你沒有證據。”

    姜雨扔下了錘子,說道︰“等會兒質監局的人過來,你跟他們解釋吧。”

    說完,她扔下錘子,走出了曉軍糧油副食店。

    激動的鄰居們已經將副食店堵得水泄不通,都來找錢曉軍討要一個說法。

    很快,質監局的車也駛了過來,停在了店門口。

    姜雨拍拍手,迎著夕陽朝學校走去,心下一片暢快。

    一切都會好起來,她的生活也是,裘厲也是。

    (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反派大佬讓我重生後救他》,方便以後閱讀反派大佬讓我重生後救他三更(我以後不會了,小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反派大佬讓我重生後救他三更(我以後不會了,小雨...)並對反派大佬讓我重生後救他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