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暴露(6K二合一)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炸彈姐姐來了 書名︰從冷宮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玄淵宗的道子古蘭被廢。

    隨後,又有玄淵宗的弟子出現在這道地窟之中,眼見這副情景,自然是震撼難言。

    但姜子柔的三師姐夏琳燁就在這里,且本身,玄淵宗的這些弟子就不佔道理,現在形勢比人強,非但要把滿腔的怒火給憋住,還得擠出一副笑臉,不斷的躬身作揖,賠禮道歉。

    等見到火候差不讀,得到姜子柔的首肯之後。

    這些玄淵宗的普通弟子,才小心翼翼的拖著長老和古蘭殘破的軀體,朝外走去。

    吸收仙蝶血脈,凝聚出第八顆心髒。

    這件事情,以姜子柔雄厚的積累來看,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數日之後。

    姜子柔和夏琳燁的身影出現在無始宗的山腳下。

    對于自己的三師姐為何出現在這里,姜子柔很識趣的沒有去多問,夏琳燁也樂的自在,沒有主動開口解釋。

    這件事情就像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一直到三天之後,無始宗宗門的府邸出現在兩人的面前,不大的小山丘上,籠罩著一層層薄薄的光幕。

    這層光幕雖然看起來輕薄,但上面宛若鎖鏈般的符文卻極為復雜,靈光濃郁,散發著堅不可摧的威嚴。

    “發生什麼事情了?”

    結束半年來提心吊膽的日子,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宗門,得以放松下來。

    但陡然間,看到這樣嚴肅的景象。

    夏琳燁的神情突變,身上的肌肉緊繃,臉色不由自主的嚴肅了起來。

    “這是宗門的護山大陣,每一秒消耗的源質都是海量,如果不是危機關頭,護山大陣絕不會輕易的打開。”

    “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姜子柔的神色同樣緊張了起來,無始宗的人數雖然少,但卻並不代表這宗門的實力就弱。

    實際上。

    姜子柔的四個師兄師姐,每一位都是真神王侯境界內的佼佼者,在自己的領域之中,修行到了極致。

    再加上來歷古老的仙靈帝君。

    無始宗的人數雖然少,但綜合實力,在整個九大仙宗之中,當屬中游偏上的水準。

    除了姜子柔、夏琳燁這些內門弟子之外。

    這座小山之上,還常駐一些外門弟子,負責宗門警戒,日常瑣事,修行提升等任務。

    沒十多年輪換一次。

    仙庭內的源質濃郁,遠非外界可以相比。

    所以,這樣的輪換,對于那些赤離城中的外門弟子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福利。

    拿出自己的令牌,仔細的核查一番之後。姜子柔和自己的三師姐進入到無始宗的內院之中。

    一道道身穿灰色戰袍的年輕弟子手持長戈,在不同的院落之中游走,警惕著周圍一絲一毫的動靜。

    “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進入到山門之後。

    夏琳燁隨手一拉,頓時,一個兩米多高宛若巨人般的外門弟子一個踉蹌。

    差點被摁倒在地上。

    好一陣恍惚,等回過神,看到自己眼前夏琳燁那俏麗柔弱的外表之後,心中頓時大驚,趕忙做了稽首認真說道︰“前些日子,宗門受到襲擊,大師姐和那位來襲者大戰一場,身受重創。”

    “什麼?”

    姜子柔和夏琳燁兩人幾乎是同時出聲。

    面面相覷之下,都能從彼此的目光中看到難以掩飾的震驚神色。

    在第一次希亞悄無聲息的出現在自己身後的時候,這位無始宗的大師姐,就給姜子柔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至于夏琳燁。

    她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甚至敢把壞主意打到無定帝君身上的猛人。

    在這個無始宗中,唯一能夠穩穩壓住她一頭的存在,就是大師姐希亞,可想而知,大師姐在夏琳燁心中是和等崇高的地位。

    可這樣的猛人,現在受傷了,而且很嚴重,至今昏迷不醒。

    “莫不是…”

    姜子柔心中隱隱有所猜測,抓著那位兩米多高,恍若巨人般的外門弟子,問道︰“可知是何人所為?”

    “不知道。”

    那弟子趕忙搖頭,“師兄你是內門弟子,到時候,問問其他的師兄師姐或許會有所了解。”

    姜子柔松開他,和身旁的夏琳燁一同化成兩道流光,朝著山頂飛奔而去。

    片刻之後。

    姜子柔和夏琳燁來到希亞師姐的院落之中,不大的房間里干淨利索,沒有什麼多余的裝飾。

    大師姐龐大的身軀仰面躺倒在床上,在大師姐的身旁,是滿臉嚴肅的四師兄莫蘭,手里端著一碗藥散,正小心翼翼的給大師姐上藥。

    雖然受傷的很嚴重。

    但好在,無始宗內諸多強者反應迅速,再加上大師姐本身的修為極其了得。

    是姜子柔所見過的,除帝君之外的最強者,所以,此時此刻,大師姐身上的氣息雖然微弱,但並無性命之憂。

    看見姜子柔和夏琳燁結伴而來。

    一身白袍,氣質不凡的四師兄放下手中的藥散,悄悄的對她們傳音。

    “不用擔心,是仙庭中,一位墮落仙靈所為。”

    “墮落仙靈!”

    夏琳燁震驚,雖然經常和大師姐鬧矛盾,但看到大師姐受傷之後,夏琳燁臉上的關切也不是作偽。

    “什麼樣的仙靈能把大師姐給傷成這樣?”

    夏琳燁認真的問道。

    “是山鬼。”

    莫蘭嘆了一口氣,對姜子柔開口解釋道︰“這山鬼是墮落仙庭之中,九大天君之一,也是我們無始宗的老對頭了。”

    “在你尚未加入宗門之前,師尊曾經和山鬼交手,只是沒想到,才過了不久,居然又冒了出來…還是不要臉面,對小輩出手。”

    莫蘭的語氣中帶著氣憤,同時,也有少許抑制不住的恐懼。

    畢竟。

    對方可是仙庭的九大天君之一,實力神鬼莫測,整個無始宗,除了無定帝君之外,沒人是的對手。

    也就是大師姐功參造化,這才得以從山鬼的手中撿回一條性命。

    否則的話,換上別的任何一個人。

    正面踫上山鬼,都是有去無回的結果。

    “山鬼…”

    姜子柔把這個名字記在心中,大師姐的病情嚴重,需要靜養,兩人都沒有在這里久呆,早早的離開。

    ……

    離開大師姐的房間。

    繞過幾條走廊,來來回回,能見到原本安靜的院落之中,有不少外門弟子巡邏在此地。

    原本安靜祥和的宗門,因為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情,如今,氣氛變得緊張了起來。

    來到無始宗的大殿內堂。

    無定帝君面容柔和,一身寬松的灰衣,身上沒有任何裝飾,但即便如此,那種超凡脫俗的氣質,依舊無法被遮掩。

    讓人一眼難忘。

    這位女子帝君背後,仍是那幅無字古畫。

    這幅古畫對于自己的師尊來說,顯然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私下里,將子柔也從自己三師姐這里打听過,這幅古畫的來歷。

    可惜的是。

    即便是消息向來靈通的三師姐,對此事也是一無所知。

    “見過師尊。”

    姜子柔躬身行禮。

    一身灰袍的無定帝君,細膩的手指間端著一盞茶水,琥珀色的茶水中漂浮著一點蜷曲的茶葉子。

    “啊、你回來了。”

    剛才似乎是在神游天外,听到姜子柔的聲音之後,無定清潭般的瞳孔中泛過一道波光,這才反應過來。

    “不錯、不錯、當真不錯…”

    嘴角勾起一絲笑意,看到姜子柔到來之後,無定帝君一連說了三聲不錯。

    顯然是對自己的這個弟子相當滿意。

    “外出的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我已經听你的師姐和我說過了,只是沒想到,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你就能取得這樣的成就,實在是了不得。”

    無定帝君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

    “第八顆血脈心髒已經凝聚完成,雖然還沒有修行到頂點,但以你現在的境界,凰血仙池可以對你打開。”

    凰血仙池。

    是真靈仙凰涅之後,所留下的精血遺蛻。

    其中所蘊含的凰血源質,就如同熔爐一般,不斷的打磨肉身,不僅可以迅速的提高境界,還可以讓自身的血脈在這個過程中發生良性的異變。

    大將階段。

    不同的血脈心髒帶來不同的程度的增幅、天賦。

    而凰血仙池卻能對大將階段之中,所有獲得的血脈心髒進行強化,提純。

    普通的血脈能提高到玉級,赤玉級別的血脈能提升到黑玉級別,至于原本就極為可怕的黑玉級別血脈。

    也有可能在這個過程之中發生異變,和不同的黑玉級別血脈進行融合,成為新的血脈,也有可能和凰血融合,使得本身血脈的威力更上一層樓。

    如此驚人的威力,可想而知,這凰血仙池,是何等珍貴的寶物。

    即便是在整個仙庭之中,這樣的寶物,也只有無始宗的這一個而已。

    也正是因為這凰血仙池的作用,才使得姜子柔的四個師兄師姐,戰斗力遠遠超過同境界的真神王侯。

    而大師姐希亞,更是姜子柔所見過的真神境界最強者。

    威名赫赫的山鬼天君,偷襲之下,居然沒能在第一時間擊殺大師姐,可想而知,大師姐的真實戰斗力該有多強。

    “多謝師尊!”

    姜子柔抱拳行禮,即便是這一年多來,在仙庭之中簽到出來的寶物數不勝數。

    但如凰血仙池這樣的頂級神物,對她而言,所起到的作用依舊是尤為關鍵。

    “不必多禮,這些東西本就是我為你準備的。”

    無定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在這個過程中,琥珀般的茶水,居然沒有產生絲毫的漣漪。

    她靜靜的補充道。

    “前些日子,至尊復甦,整片仙庭又開始動蕩起來。這段時間,你要多加小心,最好不要隨意外出。”

    說完,無定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安慰道︰

    “當然,我會盡可能的保護你們,但即便是我,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姜子柔想到了一年前。

    第一次來到赤離城中的時候,看到過的那副景象。

    在那個龐大的巨人面前,即便是帝君這樣的強者,似乎都顯得有些渺小了起來。

    “弟子謹記!”

    姜子柔神色肅穆,躬身行禮,隨後緩緩離去。

    ……

    無始宗秘境之中。

    一片四通八達的巨大地下洞窟網道之中。

    夏琳燁在前,姜子柔在後,兩人一前一後的朝著網道深處走去。

    “不僅僅是我們無始宗,這幾日,其他的九大仙宗之中,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襲擊,甚至有帝君宗主受創,所以氣氛可能有些緊張。”

    狹窄的隧道之中顯得有些昏暗,在兩側的牆壁上,生長著一些發光的蘑菇。

    姜子柔稍微留了一些心思,發現這些蘑菇和之前自己在仙蝶墓穴之中所見到的蘑菇看起來有些相似。

    只不過。

    前者和後者相比,發出的光亮要微弱很多。

    只能把周圍的一些石塊給照亮,整片洞窟之中,依舊極為昏暗。

    隧道一直傾斜著向下,一些關鍵的地方,用金屬框架作為支撐,越是往下行走,周圍的溫度就越高,源質也愈發狂暴。

    在這樣的環境下,哪怕是細微的源質流動都有可能造成不可預料的後果。

    所以,兩人都是憑借著自己的觸覺,緩緩向前。

    一邊走,夏琳燁一邊找些話題閑聊,這一路走來,倒也不覺得有煩悶。

    “你也不必太過擔心。我們無始宗的整體實力,在九大宗門之中算是中等,但若是論個人實力,我們師尊,絕對是九大仙宗之中最強的幾個守護者之一。”

    夏琳燁的語調微微揚起。

    在女孩嘰嘰喳喳的聲音之中,兩人一路深入,約莫走了差不多一整個時辰。

    終于。

    不同的隧道交織在一起,兩側的牆壁更加寬闊。

    路過一個轉角之後,一片龐大的,面積近乎不遜色于仙蝶墓穴的龐大地宮出現在了姜子柔面前。

    洞窟中,角落里到處生長著圓形的蘑菇,散發著微弱的熒光,宛若一片明亮的斑紋。

    地面亂石嶙峋,石縫之中,有滾燙的熱泉流過。

    姜子柔站在高出,朝著洞窟張望,在這片洞窟的中央,是巨大的如同黑色鳥巢般的石質建築,周圍,生長著一片奇形怪狀的石林。

    “到了!”

    “這里就是仙凰靈池所在的地方。”

    夏琳燁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隨後伸手抓住姜子柔的肩膀,腳尖在地面上輕輕一點。

    她並沒有動用源質,反而像是凡間輕功之類的武學。

    卻瞬息之間,帶著姜子柔跨過了數千米遙遠的距離,來到了地下洞窟中央,那個巨大的黑色鳥巢面前。

    鳥巢之中,如同熔岩般的粘稠液體正在燃燒流淌。

    咕咚!

    不時之間,其中還翻滾出一道道沸騰的氣泡。

    龐大的源質夾雜著滾滾熱氣從鳥巢中冒出,宛若煙柱。

    “這凰血仙池想要啟動一次,還真不簡單,需要師尊的部分真血才行…而且現在的情況如何你也明白。”

    夏琳燁臉色珍重,拍了拍姜子柔的肩膀。

    “所以,不要辜負師尊對你的期望。”

    “嗯。”

    姜子柔沒有多說話,只是點了點頭,隨後認真的看著眼前的酒紅色長發少女。

    夏琳燁也滿臉認真,看著自己的師弟。

    “我要泡澡了…”姜子柔認真的說。

    “所以,我走?”

    眼見姜子柔下了逐客令,夏琳燁的小算盤是徹底沒了機會。

    她擺擺手,臉上露出了掃興的神色,“看一眼嘛…又不會少了三斤肉。”

    語氣中帶著抱怨,但夏琳燁還是一揮手,扔給了姜子柔一枚金色的符文,“等你血脈融合完畢之後,捏碎這枚符文,我會來接你。”

    “我明白了。”

    看到夏琳燁走後,姜子柔這才松了一口氣。

    她脫下身上的衣物,隨後輕巧的翻過鳥巢外的高牆,直接落入水中。

     !

    仙池之中。

    熔岩一般的粘稠液體炸開一朵水花。

    姜子柔的身軀整個被淹沒在其中,隨後從靠近邊緣的地方冒出頭來,她睜開眼,把銀白色的長發綁在身後。

    這池子看似是滾燙無比,但實際上,等真的落入其中之後。

    卻只是覺得溫度適中。

    “說起來,我這具化身之中本身就有凰血天賦,只是不知道兩者之間,會不會相互結合,產生某種異變。”

    忍不住思緒紛紛的時候,姜子柔察覺到,自己的身軀愈發熾熱。

    到了最後,甚至隱隱有一種像是要融化的感覺。

    她心神一緊,明白這個過程已經走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候,部分血脈開始同凰血相互結合,朝著更加強大的方向開始進化。

    變化最為明顯的便是仙蝶血脈。

    原本金色的仙蝶,瑰美的翅膀上開始長出羽毛,軀體也變成更加耀眼的赤金色,尾部甚至還生長出來了大片的凰尾,揮舞之間帶著萬道流光,瑰美無比。

    之後。

    這半年來,從仙庭之中搜集到的其他血脈,或多或少也發生了部分異變。

    只不過,可惜的是。

    最開始由四道符文所凝聚的黑玉血脈心髒,稍稍沾染了些許凰血之後,並未發生進一步的變化。

    鯤鵬、魔猿、連山、千首魔蛇…本就是不遜色于仙凰的頂級血脈。

    沒能發生異變,倒也是在姜子柔的預料之中。

    “等等!”

    就在姜子柔暗道一聲可惜的時候。

    第五枚符文,長明白玉鯨從氣海之中一躍而出,這枚符文的凝聚整整花費了一年的時間。

    本來就已經快要完成,這最後一腳,卻是被凰血仙池中的源質所補充完整。

    兩股黑玉級別的源質相互融合,一頭巨大的白色獨角鯨魚,以及另外一頭同樣龐大的仙凰,出現在了姜子柔的氣海之中,在此時此刻外界的壓力之下,急速朝著對方劇烈踫撞而去。

    轟隆!

    耳邊炸響一道驚雷。

    大將境界之中,最後一顆心髒也因此補充完整。

    只不過,這個過程太過激烈,頂級黑玉級別血脈的融合,在幽冥界的歷史之中都是前所未有。

    繞是以姜子柔強悍的身體素質,都難以承受,渾渾噩噩的待在池中,感覺身體仿若要被融化。

    時間流逝。

    不知道過了多久,凰血仙池中的源質被蒸發吸收干淨。

    原本兩米多深的巨大仙池見底,姜子柔赤條條的站在空蕩蕩的水池之中,漆黑如墨的長發末端帶著一絲妖冶的酒紅,自由不羈的披散在臀部。

    意識漸漸回歸。

    下意識的想要拿回自己的衣物,捏碎符文,喚來三師姐夏琳燁。

    然而,一抬頭。

    姜子柔猛然看到夏琳燁正趴在鳥巢邊緣,嘴巴大張,雙目圓瞪,用一種近乎貪婪的眼神打量著自己的身體。

    下意識的朝著胸口摸去,那種熟悉柔軟的觸感。

    繞是以姜子柔如今的心性,也忍不住在心底“咯 ”一聲,臉色驟變。(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從冷宮公主苟成武道至尊》,方便以後閱讀從冷宮公主苟成武道至尊第二百八十六章 暴露(6K二合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從冷宮公主苟成武道至尊第二百八十六章 暴露(6K二合一)並對從冷宮公主苟成武道至尊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