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諸天單身漢

2154【誰敢比我慘】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紀墨白 本章:2154【誰敢比我慘】

    下午時候,項南反過來做空陳萬賢旗下的上市公司。
    因為上午時候,在陳滔滔的掃貨之下,陳萬賢七家上市公司股價都飆升。
    在這種情況下,陳滔滔就算缺錢,也可以把買來的股票交給銀行質押貸款,然後繼續收購七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再質押、再收購
    原則上,隻要股價一直升,陳滔滔的收購遊戲就可以持續,一直到拿到控股權為止。
    所以,陳萬賢為了阻止陳滔滔收購成功,要麽就是跟他一起拚搶股票,鞏固自己的控股權。
    要麽就是打壓股價,讓陳滔滔手中的股票貶值,沒有辦法再質押貸款。沒了資金支持,陳滔滔的收購自然無力為繼。
    這兩種策略中,陳萬賢選得就是第二種。這跟他個人性格有關,陳萬賢最喜歡虛張聲勢、拉大旗作虎皮。
    所以他不會跟陳滔滔正麵硬剛,在股市上憑借實力一決雌雄。隻會在背地裏下黑手、放冷箭、耍陰謀。
    因此下午,陳萬賢旗下的上市公司,股價肯定暴跌。
    果然下午時候,陳萬賢就開始大筆拋售股票,使得七家上市公司股價狂跌。由中午收盤時的兩塊四,一舉跌到了一塊七。
    項南動用八億港幣做空,輕而易舉就賺了一億三千萬。相比起來,陳滔滔下午的損失卻超過三億港幣,成為名副其實的大輸家。
    下午四點收盤。
    項南先給小猶太打電話,“喂,阿梅,來福臨門吧。”
    “又去福臨門?好貴的。”小猶太扁扁嘴巴道。
    “放心好了,我今天賺了三千萬港幣。不要說吃鮑魚龍蝦,就算把福臨門買下都沒問題。”項南笑道。
    “哇,展博,你好厲害。”小猶太一聽,頓時瞪大眼睛。
    “所以快來替我慶祝吧。”項南笑道。
    隨後,他又給龍紀打去電話,“喂,小瘋婆子”
    “你在叫誰呀,幹嘛這麽叫我?”龍紀不悅的道。
    “那你是有點瘋嘛。”項南笑道,“你要不願意聽,我就叫你龍小姐好了。”
    “算了,還是叫小瘋婆子吧。”龍紀一聽,立刻改口道。
    龍小姐透著疏遠客氣,不像小瘋婆子那般親近。
    “嗯,我在福臨門酒家定了位置,你快點來吧。”項南又道。
    “好啊,我馬上到。”龍紀爽快的答應道。
    “那我等你。”項南點點頭,隨後乘車前往福臨門酒家。
    在門口等了片刻,就見龍紀已經開車趕到。
    “你知道麽,我等了你一整天的電話,就怕你會放我的鴿子。”龍紀興奮地說道。
    “不是吧,把我當什麽人了?我就那麽不值得信任?”項南一聽,大呼冤枉道。
    “你自己想想嘛,騙我多少次了。”龍紀立刻道。
    若不是她執著的追求真相,項南現在還不承認身份呢。
    “那你還纏著我幹嘛,不怕再被我欺騙啊?”項南笑道。
    “那你就騙我好了,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會害我的。”龍紀直接說道。
    項南是她遇到的,對她最好的人。不圖她的錢,不圖她的身子,而且每次都肯幫她,所以她對項南充滿信任。
    “拜托,我們才見過幾麵而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千萬別把一個人想得太好,哪怕是我這樣的正人君子。”項南撇撇嘴道。
    “呸,你個大騙子,還有臉自誇。”龍紀嬌嗔道。
    就在這時,一輛的士停在跟前,小猶太也從車上下來。
    見到項南跟龍紀有說有笑,她的臉色不禁有些難堪。
    “小梅,你來了,我來跟你介紹。這是龍紀小姐,你叫她小瘋婆子就好。”項南迎上前道,“小瘋婆子,這位就是我女朋友阮梅,我喜歡叫她小猶太。”
    “小猶太?!這個名字這麽怪的。”龍紀一愣道,“怎麽這麽叫人家?”
    “這說來就話長了,來,我們坐下慢慢談。”項南笑道,隨後帶小猶太、龍紀進到包廂坐下。
    項南將小猶太慳吝的事情,摘了兩個典型的講了一遍。
    龍紀聽得是大開眼界。
    她出身豪闊之家,哪怕從小被龍成邦趕走,但也分到了一大筆錢,所以吃穿用度都不愁,從來沒在金錢上犯過難,自然不理解小猶太的做法。
    小猶太則是羞得滿臉通紅,覺得自己的麵子都丟盡了。
    “其實,小猶太之所以這麽節省是有原因的。”項南解釋道,隨後將小猶太罹患先天性心髒病,父母兄姐俱亡,跟外婆相依為命的事講了一遍。
    龍紀性格外向,本就容易激動,聽了項南的講述後,不禁為小猶太的悲慘身世所感動。說起來,小猶太好像比自己還慘一點。
    小猶太父母兄姐都沒了。而自己隻是沒了媽媽,爸爸、兄弟姐妹還在。
    但是話說回來,她爸爸不肯認她,兄弟姐妹對她也毫無情誼可言。而小猶太起碼還有一個疼她、愛她的外婆。
    所以似乎她比小猶太更慘一些。
    因此開始龍紀是替小猶太落淚,最後卻是為自己的身世哀傷,哭得不能自已。
    小猶太本來對龍紀沒什麽好印象,一直把她當做潛在的情敵來看。
    不過現在看她哭得這麽傷心,小猶太的心都開始軟了下來。
    “不要哭了,我都挺過去了,現在已沒事了。”她安慰龍紀道。
    “你真堅強。”龍紀抽泣道,“不像我,我現在都好難過,我爸爸不要我了,我兄弟姐妹也不要我,我沒有家沒有朋友。可我明明有好多親人的,為什麽我現在卻像個孤兒?”
    她越說越傷心,又忍不住大哭起來。
    “怎麽會這樣呢?”小猶太一聽,也不禁疑惑道。
    明明有爸爸,有兄弟姐妹,為什麽還是無家可歸,好像孤兒一樣呢?
    “我恨死我爸爸,想要他錢的又不是我,是我那些兄弟姐妹嘛,為什麽要把我趕走?既然要趕我走,當初為什麽有把我從媽媽身邊搶走,帶去寶島?
    他有個老婆,二十幾個兒女,我隻有一個媽媽,為什麽不能帶我媽去寶島?我恨死他,我恨死他了。”龍紀崩潰的大哭道。
    “哇”小猶太都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龍紀身世這麽慘。
    “那你還纏著我幹嘛,不怕再被我欺騙啊?”項南笑道。
    “那你就騙我好了,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會害我的。”龍紀直接說道。
    項南是她遇到的,對她最好的人。不圖她的錢,不圖她的身子,而且每次都肯幫她,所以她對項南充滿信任。
    “拜托,我們才見過幾麵而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千萬別把一個人想得太好,哪怕是我這樣的正人君子。”項南撇撇嘴道。
    “呸,你個大騙子,還有臉自誇。”龍紀嬌嗔道。
    就在這時,一輛的士停在跟前,小猶太也從車上下來。
    見到項南跟龍紀有說有笑,她的臉色不禁有些難堪。
    “小梅,你來了,我來跟你介紹。這是龍紀小姐,你叫她小瘋婆子就好。”項南迎上前道,“小瘋婆子,這位就是我女朋友阮梅,我喜歡叫她小猶太。”
    “小猶太?!這個名字這麽怪的。”龍紀一愣道,“怎麽這麽叫人家?”
    “這說來就話長了,來,我們坐下慢慢談。”項南笑道,隨後帶小猶太、龍紀進到包廂坐下。
    項南將小猶太慳吝的事情,摘了兩個典型的講了一遍。
    龍紀聽得是大開眼界。
    她出身豪闊之家,哪怕從小被龍成邦趕走,但也分到了一大筆錢,所以吃穿用度都不愁,從來沒在金錢上犯過難,自然不理解小猶太的做法。
    小猶太則是羞得滿臉通紅,覺得自己的麵子都丟盡了。
    “其實,小猶太之所以這麽節省是有原因的。”項南解釋道,隨後將小猶太罹患先天性心髒病,父母兄姐俱亡,跟外婆相依為命的事講了一遍。
    龍紀性格外向,本就容易激動,聽了項南的講述後,不禁為小猶太的悲慘身世所感動。說起來,小猶太好像比自己還慘一點。
    小猶太父母兄姐都沒了。而自己隻是沒了媽媽,爸爸、兄弟姐妹還在。
    但是話說回來,她爸爸不肯認她,兄弟姐妹對她也毫無情誼可言。而小猶太起碼還有一個疼她、愛她的外婆。
    所以似乎她比小猶太更慘一些。
    因此開始龍紀是替小猶太落淚,最後卻是為自己的身世哀傷,哭得不能自已。
    小猶太本來對龍紀沒什麽好印象,一直把她當做潛在的情敵來看。
    不過現在看她哭得這麽傷心,小猶太的心都開始軟了下來。
    “不要哭了,我都挺過去了,現在已沒事了。”她安慰龍紀道。
    “你真堅強。”龍紀抽泣道,“不像我,我現在都好難過,我爸爸不要我了,我兄弟姐妹也不要我,我沒有家沒有朋友。可我明明有好多親人的,為什麽我現在卻像個孤兒?”
    她越說越傷心,又忍不住大哭起來。
    “怎麽會這樣呢?”小猶太一聽,也不禁疑惑道。
    明明有爸爸,有兄弟姐妹,為什麽還是無家可歸,好像孤兒一樣呢?
    “我恨死我爸爸,想要他錢的又不是我,是我那些兄弟姐妹嘛,為什麽要把我趕走?既然要趕我走,當初為什麽有把我從媽媽身邊搶走,帶去寶島?
    他有個老婆,二十幾個兒女,我隻有一個媽媽,為什麽不能帶我媽去寶島?我恨死他,我恨死他了。”龍紀崩潰的大哭道。
    “哇”小猶太都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龍紀身世這麽慘。
    “那你還纏著我幹嘛,不怕再被我欺騙啊?”項南笑道。
    “那你就騙我好了,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會害我的。”龍紀直接說道。
    項南是她遇到的,對她最好的人。不圖她的錢,不圖她的身子,而且每次都肯幫她,所以她對項南充滿信任。
    “拜托,我們才見過幾麵而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千萬別把一個人想得太好,哪怕是我這樣的正人君子。”項南撇撇嘴道。
    “呸,你個大騙子,還有臉自誇。”龍紀嬌嗔道。
    就在這時,一輛的士停在跟前,小猶太也從車上下來。
    見到項南跟龍紀有說有笑,她的臉色不禁有些難堪。
    “小梅,你來了,我來跟你介紹。這是龍紀小姐,你叫她小瘋婆子就好。”項南迎上前道,“小瘋婆子,這位就是我女朋友阮梅,我喜歡叫她小猶太。”
    “小猶太?!這個名字這麽怪的。”龍紀一愣道,“怎麽這麽叫人家?”
    “這說來就話長了,來,我們坐下慢慢談。”項南笑道,隨後帶小猶太、龍紀進到包廂坐下。
    項南將小猶太慳吝的事情,摘了兩個典型的講了一遍。
    龍紀聽得是大開眼界。
    她出身豪闊之家,哪怕從小被龍成邦趕走,但也分到了一大筆錢,所以吃穿用度都不愁,從來沒在金錢上犯過難,自然不理解小猶太的做法。
    小猶太則是羞得滿臉通紅,覺得自己的麵子都丟盡了。
    “其實,小猶太之所以這麽節省是有原因的。”項南解釋道,隨後將小猶太罹患先天性心髒病,父母兄姐俱亡,跟外婆相依為命的事講了一遍。
    龍紀性格外向,本就容易激動,聽了項南的講述後,不禁為小猶太的悲慘身世所感動。說起來,小猶太好像比自己還慘一點。
    小猶太父母兄姐都沒了。而自己隻是沒了媽媽,爸爸、兄弟姐妹還在。
    但是話說回來,她爸爸不肯認她,兄弟姐妹對她也毫無情誼可言。而小猶太起碼還有一個疼她、愛她的外婆。
    所以似乎她比小猶太更慘一些。
    因此開始龍紀是替小猶太落淚,最後卻是為自己的身世哀傷,哭得不能自已。
    小猶太本來對龍紀沒什麽好印象,一直把她當做潛在的情敵來看。
    不過現在看她哭得這麽傷心,小猶太的心都開始軟了下來。
    “不要哭了,我都挺過去了,現在已沒事了。”她安慰龍紀道。
    “你真堅強。”龍紀抽泣道,“不像我,我現在都好難過,我爸爸不要我了,我兄弟姐妹也不要我,我沒有家沒有朋友。可我明明有好多親人的,為什麽我現在卻像個孤兒?”
    她越說越傷心,又忍不住大哭起來。
    “怎麽會這樣呢?”小猶太一聽,也不禁疑惑道。
    明明有爸爸,有兄弟姐妹,為什麽還是無家可歸,好像孤兒一樣呢?
    “我恨死我爸爸,想要他錢的又不是我,是我那些兄弟姐妹嘛,為什麽要把我趕走?既然要趕我走,當初為什麽有把我從媽媽身邊搶走,帶去寶島?
    他有個老婆,二十幾個兒女,我隻有一個媽媽,為什麽不能帶我媽去寶島?我恨死他,我恨死他了。”龍紀崩潰的大哭道。
    “哇”小猶太都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龍紀身世這麽慘。
    “那你還纏著我幹嘛,不怕再被我欺騙啊?”項南笑道。
    “那你就騙我好了,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會害我的。”龍紀直接說道。
    項南是她遇到的,對她最好的人。不圖她的錢,不圖她的身子,而且每次都肯幫她,所以她對項南充滿信任。
    “拜托,我們才見過幾麵而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千萬別把一個人想得太好,哪怕是我這樣的正人君子。”項南撇撇嘴道。
    “呸,你個大騙子,還有臉自誇。”龍紀嬌嗔道。
    就在這時,一輛的士停在跟前,小猶太也從車上下來。
    見到項南跟龍紀有說有笑,她的臉色不禁有些難堪。
    “小梅,你來了,我來跟你介紹。這是龍紀小姐,你叫她小瘋婆子就好。”項南迎上前道,“小瘋婆子,這位就是我女朋友阮梅,我喜歡叫她小猶太。”
    “小猶太?!這個名字這麽怪的。”龍紀一愣道,“怎麽這麽叫人家?”
    “這說來就話長了,來,我們坐下慢慢談。”項南笑道,隨後帶小猶太、龍紀進到包廂坐下。
    項南將小猶太慳吝的事情,摘了兩個典型的講了一遍。
    龍紀聽得是大開眼界。
    她出身豪闊之家,哪怕從小被龍成邦趕走,但也分到了一大筆錢,所以吃穿用度都不愁,從來沒在金錢上犯過難,自然不理解小猶太的做法。
    小猶太則是羞得滿臉通紅,覺得自己的麵子都丟盡了。
    “其實,小猶太之所以這麽節省是有原因的。”項南解釋道,隨後將小猶太罹患先天性心髒病,父母兄姐俱亡,跟外婆相依為命的事講了一遍。
    龍紀性格外向,本就容易激動,聽了項南的講述後,不禁為小猶太的悲慘身世所感動。說起來,小猶太好像比自己還慘一點。
    小猶太父母兄姐都沒了。而自己隻是沒了媽媽,爸爸、兄弟姐妹還在。
    但是話說回來,她爸爸不肯認她,兄弟姐妹對她也毫無情誼可言。而小猶太起碼還有一個疼她、愛她的外婆。
    所以似乎她比小猶太更慘一些。
    因此開始龍紀是替小猶太落淚,最後卻是為自己的身世哀傷,哭得不能自已。
    小猶太本來對龍紀沒什麽好印象,一直把她當做潛在的情敵來看。
    不過現在看她哭得這麽傷心,小猶太的心都開始軟了下來。
    “不要哭了,我都挺過去了,現在已沒事了。”她安慰龍紀道。
    “你真堅強。”龍紀抽泣道,“不像我,我現在都好難過,我爸爸不要我了,我兄弟姐妹也不要我,我沒有家沒有朋友。可我明明有好多親人的,為什麽我現在卻像個孤兒?”
    她越說越傷心,又忍不住大哭起來。
    “怎麽會這樣呢?”小猶太一聽,也不禁疑惑道。
    明明有爸爸,有兄弟姐妹,為什麽還是無家可歸,好像孤兒一樣呢?
    “我恨死我爸爸,想要他錢的又不是我,是我那些兄弟姐妹嘛,為什麽要把我趕走?既然要趕我走,當初為什麽有把我從媽媽身邊搶走,帶去寶島?
    他有個老婆,二十幾個兒女,我隻有一個媽媽,為什麽不能帶我媽去寶島?我恨死他,我恨死他了。”龍紀崩潰的大哭道。
    “哇”小猶太都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龍紀身世這麽慘。
    “那你還纏著我幹嘛,不怕再被我欺騙啊?”項南笑道。
    “那你就騙我好了,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會害我的。”龍紀直接說道。
    項南是她遇到的,對她最好的人。不圖她的錢,不圖她的身子,而且每次都肯幫她,所以她對項南充滿信任。
    “拜托,我們才見過幾麵而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千萬別把一個人想得太好,哪怕是我這樣的正人君子。”項南撇撇嘴道。
    “呸,你個大騙子,還有臉自誇。”龍紀嬌嗔道。
    就在這時,一輛的士停在跟前,小猶太也從車上下來。
    見到項南跟龍紀有說有笑,她的臉色不禁有些難堪。
    “小梅,你來了,我來跟你介紹。這是龍紀小姐,你叫她小瘋婆子就好。”項南迎上前道,“小瘋婆子,這位就是我女朋友阮梅,我喜歡叫她小猶太。”
    “小猶太?!這個名字這麽怪的。”龍紀一愣道,“怎麽這麽叫人家?”
    “這說來就話長了,來,我們坐下慢慢談。”項南笑道,隨後帶小猶太、龍紀進到包廂坐下。
    項南將小猶太慳吝的事情,摘了兩個典型的講了一遍。
    龍紀聽得是大開眼界。
    她出身豪闊之家,哪怕從小被龍成邦趕走,但也分到了一大筆錢,所以吃穿用度都不愁,從來沒在金錢上犯過難,自然不理解小猶太的做法。
    小猶太則是羞得滿臉通紅,覺得自己的麵子都丟盡了。
    “其實,小猶太之所以這麽節省是有原因的。”項南解釋道,隨後將小猶太罹患先天性心髒病,父母兄姐俱亡,跟外婆相依為命的事講了一遍。
    龍紀性格外向,本就容易激動,聽了項南的講述後,不禁為小猶太的悲慘身世所感動。說起來,小猶太好像比自己還慘一點。
    小猶太父母兄姐都沒了。而自己隻是沒了媽媽,爸爸、兄弟姐妹還在。
    但是話說回來,她爸爸不肯認她,兄弟姐妹對她也毫無情誼可言。而小猶太起碼還有一個疼她、愛她的外婆。
    所以似乎她比小猶太更慘一些。
    因此開始龍紀是替小猶太落淚,最後卻是為自己的身世哀傷,哭得不能自已。
    小猶太本來對龍紀沒什麽好印象,一直把她當做潛在的情敵來看。
    不過現在看她哭得這麽傷心,小猶太的心都開始軟了下來。
    “不要哭了,我都挺過去了,現在已沒事了。”她安慰龍紀道。
    “你真堅強。”龍紀抽泣道,“不像我,我現在都好難過,我爸爸不要我了,我兄弟姐妹也不要我,我沒有家沒有朋友。可我明明有好多親人的,為什麽我現在卻像個孤兒?”
    她越說越傷心,又忍不住大哭起來。
    “怎麽會這樣呢?”小猶太一聽,也不禁疑惑道。
    明明有爸爸,有兄弟姐妹,為什麽還是無家可歸,好像孤兒一樣呢?
    “我恨死我爸爸,想要他錢的又不是我,是我那些兄弟姐妹嘛,為什麽要把我趕走?既然要趕我走,當初為什麽有把我從媽媽身邊搶走,帶去寶島?
    他有個老婆,二十幾個兒女,我隻有一個媽媽,為什麽不能帶我媽去寶島?我恨死他,我恨死他了。”龍紀崩潰的大哭道。
    “哇”小猶太都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龍紀身世這麽慘。
    “那你還纏著我幹嘛,不怕再被我欺騙啊?”項南笑道。
    “那你就騙我好了,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會害我的。”龍紀直接說道。
    項南是她遇到的,對她最好的人。不圖她的錢,不圖她的身子,而且每次都肯幫她,所以她對項南充滿信任。
    “拜托,我們才見過幾麵而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千萬別把一個人想得太好,哪怕是我這樣的正人君子。”項南撇撇嘴道。
    “呸,你個大騙子,還有臉自誇。”龍紀嬌嗔道。
    就在這時,一輛的士停在跟前,小猶太也從車上下來。
    見到項南跟龍紀有說有笑,她的臉色不禁有些難堪。
    “小梅,你來了,我來跟你介紹。這是龍紀小姐,你叫她小瘋婆子就好。”項南迎上前道,“小瘋婆子,這位就是我女朋友阮梅,我喜歡叫她小猶太。”
    “小猶太?!這個名字這麽怪的。”龍紀一愣道,“怎麽這麽叫人家?”
    “這說來就話長了,來,我們坐下慢慢談。”項南笑道,隨後帶小猶太、龍紀進到包廂坐下。
    項南將小猶太慳吝的事情,摘了兩個典型的講了一遍。
    龍紀聽得是大開眼界。
    她出身豪闊之家,哪怕從小被龍成邦趕走,但也分到了一大筆錢,所以吃穿用度都不愁,從來沒在金錢上犯過難,自然不理解小猶太的做法。
    小猶太則是羞得滿臉通紅,覺得自己的麵子都丟盡了。
    “其實,小猶太之所以這麽節省是有原因的。”項南解釋道,隨後將小猶太罹患先天性心髒病,父母兄姐俱亡,跟外婆相依為命的事講了一遍。
    龍紀性格外向,本就容易激動,聽了項南的講述後,不禁為小猶太的悲慘身世所感動。說起來,小猶太好像比自己還慘一點。
    小猶太父母兄姐都沒了。而自己隻是沒了媽媽,爸爸、兄弟姐妹還在。
    但是話說回來,她爸爸不肯認她,兄弟姐妹對她也毫無情誼可言。而小猶太起碼還有一個疼她、愛她的外婆。
    所以似乎她比小猶太更慘一些。
    因此開始龍紀是替小猶太落淚,最後卻是為自己的身世哀傷,哭得不能自已。
    小猶太本來對龍紀沒什麽好印象,一直把她當做潛在的情敵來看。
    不過現在看她哭得這麽傷心,小猶太的心都開始軟了下來。
    “不要哭了,我都挺過去了,現在已沒事了。”她安慰龍紀道。
    “你真堅強。”龍紀抽泣道,“不像我,我現在都好難過,我爸爸不要我了,我兄弟姐妹也不要我,我沒有家沒有朋友。可我明明有好多親人的,為什麽我現在卻像個孤兒?”
    她越說越傷心,又忍不住大哭起來。
    “怎麽會這樣呢?”小猶太一聽,也不禁疑惑道。
    明明有爸爸,有兄弟姐妹,為什麽還是無家可歸,好像孤兒一樣呢?
    “我恨死我爸爸,想要他錢的又不是我,是我那些兄弟姐妹嘛,為什麽要把我趕走?既然要趕我走,當初為什麽有把我從媽媽身邊搶走,帶去寶島?
    他有個老婆,二十幾個兒女,我隻有一個媽媽,為什麽不能帶我媽去寶島?我恨死他,我恨死他了。”龍紀崩潰的大哭道。
    “哇”小猶太都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龍紀身世這麽慘。
    “那你還纏著我幹嘛,不怕再被我欺騙啊?”項南笑道。
    “那你就騙我好了,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會害我的。”龍紀直接說道。
    項南是她遇到的,對她最好的人。不圖她的錢,不圖她的身子,而且每次都肯幫她,所以她對項南充滿信任。
    “拜托,我們才見過幾麵而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千萬別把一個人想得太好,哪怕是我這樣的正人君子。”項南撇撇嘴道。
    “呸,你個大騙子,還有臉自誇。”龍紀嬌嗔道。
    就在這時,一輛的士停在跟前,小猶太也從車上下來。
    見到項南跟龍紀有說有笑,她的臉色不禁有些難堪。
    “小梅,你來了,我來跟你介紹。這是龍紀小姐,你叫她小瘋婆子就好。”項南迎上前道,“小瘋婆子,這位就是我女朋友阮梅,我喜歡叫她小猶太。”
    “小猶太?!這個名字這麽怪的。”龍紀一愣道,“怎麽這麽叫人家?”
    “這說來就話長了,來,我們坐下慢慢談。”項南笑道,隨後帶小猶太、龍紀進到包廂坐下。
    項南將小猶太慳吝的事情,摘了兩個典型的講了一遍。
    龍紀聽得是大開眼界。
    她出身豪闊之家,哪怕從小被龍成邦趕走,但也分到了一大筆錢,所以吃穿用度都不愁,從來沒在金錢上犯過難,自然不理解小猶太的做法。
    小猶太則是羞得滿臉通紅,覺得自己的麵子都丟盡了。
    “其實,小猶太之所以這麽節省是有原因的。”項南解釋道,隨後將小猶太罹患先天性心髒病,父母兄姐俱亡,跟外婆相依為命的事講了一遍。
    龍紀性格外向,本就容易激動,聽了項南的講述後,不禁為小猶太的悲慘身世所感動。說起來,小猶太好像比自己還慘一點。
    小猶太父母兄姐都沒了。而自己隻是沒了媽媽,爸爸、兄弟姐妹還在。
    但是話說回來,她爸爸不肯認她,兄弟姐妹對她也毫無情誼可言。而小猶太起碼還有一個疼她、愛她的外婆。
    所以似乎她比小猶太更慘一些。
    因此開始龍紀是替小猶太落淚,最後卻是為自己的身世哀傷,哭得不能自已。
    小猶太本來對龍紀沒什麽好印象,一直把她當做潛在的情敵來看。
    不過現在看她哭得這麽傷心,小猶太的心都開始軟了下來。
    “不要哭了,我都挺過去了,現在已沒事了。”她安慰龍紀道。
    “你真堅強。”龍紀抽泣道,“不像我,我現在都好難過,我爸爸不要我了,我兄弟姐妹也不要我,我沒有家沒有朋友。可我明明有好多親人的,為什麽我現在卻像個孤兒?”
    她越說越傷心,又忍不住大哭起來。
    “怎麽會這樣呢?”小猶太一聽,也不禁疑惑道。
    明明有爸爸,有兄弟姐妹,為什麽還是無家可歸,好像孤兒一樣呢?
    “我恨死我爸爸,想要他錢的又不是我,是我那些兄弟姐妹嘛,為什麽要把我趕走?既然要趕我走,當初為什麽有把我從媽媽身邊搶走,帶去寶島?
    他有個老婆,二十幾個兒女,我隻有一個媽媽,為什麽不能帶我媽去寶島?我恨死他,我恨死他了。”龍紀崩潰的大哭道。
    “哇”小猶太都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龍紀身世這麽慘。
    “那你還纏著我幹嘛,不怕再被我欺騙啊?”項南笑道。
    “那你就騙我好了,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會害我的。”龍紀直接說道。
    項南是她遇到的,對她最好的人。不圖她的錢,不圖她的身子,而且每次都肯幫她,所以她對項南充滿信任。
    “拜托,我們才見過幾麵而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千萬別把一個人想得太好,哪怕是我這樣的正人君子。”項南撇撇嘴道。
    “呸,你個大騙子,還有臉自誇。”龍紀嬌嗔道。
    就在這時,一輛的士停在跟前,小猶太也從車上下來。
    見到項南跟龍紀有說有笑,她的臉色不禁有些難堪。
    “小梅,你來了,我來跟你介紹。這是龍紀小姐,你叫她小瘋婆子就好。”項南迎上前道,“小瘋婆子,這位就是我女朋友阮梅,我喜歡叫她小猶太。”
    “小猶太?!這個名字這麽怪的。”龍紀一愣道,“怎麽這麽叫人家?”
    “這說來就話長了,來,我們坐下慢慢談。”項南笑道,隨後帶小猶太、龍紀進到包廂坐下。
    項南將小猶太慳吝的事情,摘了兩個典型的講了一遍。
    龍紀聽得是大開眼界。
    她出身豪闊之家,哪怕從小被龍成邦趕走,但也分到了一大筆錢,所以吃穿用度都不愁,從來沒在金錢上犯過難,自然不理解小猶太的做法。
    小猶太則是羞得滿臉通紅,覺得自己的麵子都丟盡了。
    “其實,小猶太之所以這麽節省是有原因的。”項南解釋道,隨後將小猶太罹患先天性心髒病,父母兄姐俱亡,跟外婆相依為命的事講了一遍。
    龍紀性格外向,本就容易激動,聽了項南的講述後,不禁為小猶太的悲慘身世所感動。說起來,小猶太好像比自己還慘一點。
    小猶太父母兄姐都沒了。而自己隻是沒了媽媽,爸爸、兄弟姐妹還在。
    但是話說回來,她爸爸不肯認她,兄弟姐妹對她也毫無情誼可言。而小猶太起碼還有一個疼她、愛她的外婆。
    所以似乎她比小猶太更慘一些。
    因此開始龍紀是替小猶太落淚,最後卻是為自己的身世哀傷,哭得不能自已。
    小猶太本來對龍紀沒什麽好印象,一直把她當做潛在的情敵來看。
    不過現在看她哭得這麽傷心,小猶太的心都開始軟了下來。
    “不要哭了,我都挺過去了,現在已沒事了。”她安慰龍紀道。
    “你真堅強。”龍紀抽泣道,“不像我,我現在都好難過,我爸爸不要我了,我兄弟姐妹也不要我,我沒有家沒有朋友。可我明明有好多親人的,為什麽我現在卻像個孤兒?”
    她越說越傷心,又忍不住大哭起來。
    “怎麽會這樣呢?”小猶太一聽,也不禁疑惑道。
    明明有爸爸,有兄弟姐妹,為什麽還是無家可歸,好像孤兒一樣呢?
    “我恨死我爸爸,想要他錢的又不是我,是我那些兄弟姐妹嘛,為什麽要把我趕走?既然要趕我走,當初為什麽有把我從媽媽身邊搶走,帶去寶島?
    他有個老婆,二十幾個兒女,我隻有一個媽媽,為什麽不能帶我媽去寶島?我恨死他,我恨死他了。”龍紀崩潰的大哭道。
    “哇”小猶太都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龍紀身世這麽慘。


如果您喜歡,請把《拯救諸天單身漢》,方便以後閱讀拯救諸天單身漢2154【誰敢比我慘】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拯救諸天單身漢2154【誰敢比我慘】並對拯救諸天單身漢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