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嫡女

第1249章 接鳳印,母儀天下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楊十六 本章:第1249章 接鳳印,母儀天下

    ,最快更新神醫嫡女 !

    生前不能享帝王恩寵,身後終得太後之尊,麗貴人離世,諡號:哀。

    哀太後走完了她悲劇的一生,三日停靈,五日落葬,再九日後,天武帝宣布:傳位六皇子玄天風,是為天文帝。

    天文元年,哀太後離世百日之後,新皇遵《禮記》中約定的“六禮”之序,經納采、問名、納吉、納征、告期,向平南將軍正式下聘,迎娶將軍嫡女任惜楓,立為皇後。

    不同的是,皇家的大婚儀式沒有六禮最後的“親迎”一說,因為皇帝雖可派彩禮,卻絕不能親自上門迎親,於是就由皇後的娘家人隆重地把女兒送上門,從德陽門而入,經天賜門、過午門,走長央大道,直至乾坤大殿。

    冊後大典在乾坤殿舉行,十分隆重,太上皇與皇太後親臨,接受帝後叩拜。隨後,帝後攜後坐於龍椅鳳座,接受百官朝賀。最終,皇後接鳳印,舉過頭頂,以示自此母儀天下。

    新皇當眾宣昭,此生隻得中宮一人,不設其它妃嬪之位,任何上奏請立妃者,皆以叛國論處。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四海之內皆是一片歡呼,文人雅士更覺看到了希望。大順終於有一位以文為尊的皇帝,這是讀書人的驕傲。

    彼時,鳳羽珩正帶著子睿在西平村西麵的深山裏采蘑菇。初入冬,西北天寒,雪下得早,蘑菇雖然也有,但卻不多。鳳羽珩用空間裏她的羽絨服給子睿忘川黃泉還有班走都一人改一件。她的手藝不好,求了西平村裏一位老裁縫幫忙,過後要給銀子,老裁縫說什麽也不要,隻說從前姚氏帶著她們姐弟二人在這邊生活時,也曾找過他幫忙剪裁衣裳,可他那時候害怕縣裏的人會因此找麻煩,並沒有答應。

    畢竟姚氏三人被送來時,縣裏可是說過這是京中棄婦,被丞相府趕下堂送到村裏來自生自滅的。村子裏的人沒有什麽見識,膽子也小,雖說也都同情姚氏母女三人,可到底還是被縣裏官差給糊弄住了,所以很少有人敢跟她們交好。

    老裁縫每每想起當年的事,都覺心中愧疚,不停地跟鳳羽珩說:“都怪我膽子小,你們當初那樣可憐,我卻因為害怕縣裏找麻煩,連縫件衣裳都不敢,害得你們一個冬天都沒有件像樣的衣裳,小少爺還病了幾場。如今我為你們做點事,哪裏還能再收銀子,換我自己心安都不及呢!”

    可鳳羽珩怎麽能讓他白白做工,說起來,當初人家不肯幫忙,那也是形勢所逼,跟這些百姓哪裏有半點關係。要說真要恨,她也隻恨那王樹根夫婦二人為了錢財害死了原主。殺人償命,這筆帳早在很多年前玄天冥就已經幫她給算了。畢竟當初深山裏頭發生的事,玄天冥也是眼瞅瞅看著了的,自家媳婦兒受了欺負,就衝他那個有仇必報的性子,怎麽能輕饒。

    子睿把衣裳領子往下扯了扯,開心地說:“姐姐變出來的這些衣裳,不但暖合,而且還特別輕巧。雖然樣子有些奇怪,但並不難看,真不錯。”一邊說著,又抬手指著一棵樹上長出的彩色蘑菇道:“以前我不懂,但現在我知道了,顏色鮮豔的都是毒蘑菇,是入不了口的。姐姐,我說得對嗎?”

    鳳羽珩點頭:“沒錯。不隻是蘑菇,這天下很多道理都是一樣的,切不可以貌取人、以表觀物,很多時候,越是長相豔美者,越是心如毒蠍,反而樣貌平平,才好相處。”

    “就像從前的大姐姐嗎?”子睿歎了氣道:“如果大姐姐和她的母親不那樣壞,我們鳳家還是很和睦的。”

    “當初的事,也不能全怪她的母親。”鳳羽珩說了句公道話:“你以前太小,有些道理怕你不懂,便也從不多說。現在你長大了,子睿,姐姐問你,如果一名女子與你青梅竹馬,為了你的科考功名散盡家財相助,還自願留在老家照顧你的母親。你是你考取了功名之後,卻為了自己的仕途求娶了另外的女子,你說,這對那位青梅竹馬公平嗎?”

    子睿搖頭:“何止不公平,簡直是該天殺。”

    “沈氏就是那位青梅竹馬。”她告訴子睿,“我們的父親就是那位上京趕考中了狀元的公子,他為了在京城能夠站得住腳根,向姚家提親,娶了我們的母親為正室。那位留在老家被照顧的老太太,就是鳳府的祖母。你說,這事情若是站在沈氏的角度來看,是不是她的所做所為就也沒有那麽可恨了?”

    子睿深吸了一口氣,這些事情從前他也知道一些,但卻從來沒有換到沈氏的角度上去考慮過問題。眼下姐姐一說,他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世間之事真的不能單單隻看一麵,每件事情都有多個棱麵,站在不麵的棱麵那一側,就能看出不同的道理來。那麽,姐姐,我們不該恨沈氏嗎?她做的那些事情,都是情有可原的嗎?還是說……是我們的母親不對,搶了她的青梅竹馬?”

    鳳羽珩搖搖頭:“不是,該恨還是要恨的,因為她有錯。她錯在不該把自己的痛苦加負在別人的身上,也不該放任自己的情緒去謀害他人。她縱然可憐,但那麽些年的所做所為也將那點子可憐給磨得煙消雲散了。而我們的母親,她自幼生活在京城,她隻知鳳瑾元是狀元郎,又怎知老家還有一個等他多年的女子?說起來,最該憎恨的那個人,是鳳瑾元才對。但他也為他自己的錯付出了應有的代價,所以說,善惡終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但是現在時過境遷,我們也不該再在心中存在恨意,對嗎?”子睿道:“先生說,寬恕是最大的美德,姐姐,是這樣嗎?”

    “是。”她很高興子睿有拜入帝師葉榮門下,葉榮對子睿的教導沒有一絲偏差,把這個孩子內心所有的美好全部都激發了出來。

    姐弟二人拉著手繼續往山裏走,忘川一路跟著,提議到:“聽村民們說山裏總會有野豬,最好能讓咱們遇上,獵上一頭,回去也能給鄉親們分上一分。這大冬天的,熱乎乎燉上一鍋殺豬菜,吃起來一定特別過癮。”

    正說著,就覺身後有動靜傳來,是有人快速上山,正朝著她們所在之處奔過來。那速度快得就像離弦的箭,幾息間就到了三人跟前。

    忘川笑著道:“我就知道一定是你欺負班走背你上山,不然就你那糊弄人的輕功,怎也不會這樣快的。”

    來人自是黃泉和班走,聽忘川取笑她,黃泉不幹了,伸手就去撓忘川的癢,二人笑做一團。而這邊,班走則對鳳羽珩道:“京裏傳來消息,皇上與任家小姐大婚了,大赦天下。縣裏牢房放了許多人出來,人人都衝著京城的方向跪拜,感謝皇上赦免之恩。”

    鳳羽珩一愣,隻覺歲月匆匆,好像才回西平村沒多久時日,六皇子跟任惜楓都已經成了親。現在,任惜楓是皇後了。

    她笑了起來,“真好,人人都過著自己想過的日子,真好。”

    黃泉也笑著說:“是啊!新皇後的懿旨也頒了下來,如今大順的女子都可以跟男子一樣,六歲開始就入學堂,女子的一生再不用隻圍著琴棋書畫和女紅度過,咱們可以跟男人一樣,上學、做工,再也不用像從前那般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這個消息到是讓鳳羽珩十分感興趣,她曾經給任惜楓講過一些後世的事情,當然不能明說,隻是告訴她,女子的一生並非隻有深宅內院,她們也是可以跟男人一樣工作學習,把女子關在家門不出,那是陋習,早晚有一天會被這世界淘汰掉。如果有要能,她希望早一天摒除這種陋習,讓天下女子都能夠過上與從前完全不同的日子。

    沒想到任惜楓居然記了下來,這真是讓她萬分驚喜。她問黃泉:“除了這些,還有別的嗎?”

    “有。”黃泉笑嘻地道:“女子也可以參加科考,可以入宮做女官,在試題上與男子沒有任何兩樣。隻要能夠能過科考,從鄉試到殿試,成績優異者甚至可以當丞相。總之,現在大順的女子跟男子再沒有什麽區別,什麽都是平等的。哦對了,還有什麽……產假。皇後娘娘說了,若女子出門做工,懷孕生子就要享受產假,在休產假期間,東家依然要照付工錢。”

    鳳羽珩聽著,覺得任惜楓做皇後實在是大順之幸。那本就不是一樣隻局限深宅內院的女子,她大氣又灑脫,做事果斷,很能接受新生事物。如今入主中宮,第一道懿旨頌下,就讓這天下產生這般變化,著實令人振奮。

    幾人有說有笑在山裏繼續行進,正琢磨著打頭野豬帶下山去,卻在這時,鳳羽珩隻覺耳側有微風掠起,似有體積龐大之物從林間掠過,速度極快,甚至快過剛剛背著黃泉上山的班走。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瞬間來襲,因為要找野豬,所以上山的幾人是分開行走的,雖然離得都不遠,都在視線範圍之內,可那物來勢之快,竟是不容她再多想半分,隻覺頭頂一片黑雲壓來,隨之而起的,是一聲野獸咆哮。

    鳳羽珩在最後關頭抬頭看去,撲麵而來的,竟是一隻巨大的黑熊……(www.101novel.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神醫嫡女》,方便以後閱讀神醫嫡女第1249章 接鳳印,母儀天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神醫嫡女第1249章 接鳳印,母儀天下並對神醫嫡女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