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釣魚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淼淼君 書名︰月老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小王,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工作嘛,哪里還能挑三揀四的?咱們既然到了妖界,既然發現妖界有問題,身為天庭一員,有條件要做,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做,要不怎麼對得起我們仙人的身份?”

    仙姑語氣一變,開始苦口婆心做起了王堯的思想工作。

    “我們調查分隊的責任其實不是抓捕嫌犯,而是調查大劫原因,你難道相信大劫的原因就是一個洋神發神經?你有沒考慮過,今天妖界的變故,和人界、冥界的大劫有沒有內在聯系?”

    “你就甘願不清不楚地回去人界?任由妖界形勢惡化,甚至也演變成一次大劫?你就願意洋神的陰謀在你眼皮子底下獲得成功……?”

    “好了好了,我說不過你行了吧,天帝他老人家不給你頒個天庭勞動模範,都特麼對不起你這麼高的思想境界。”王堯給仙姑問得腦殼疼,急忙告饒投降。

    “誰說沒頒了?312年前的感動天庭十大仙人,可就有我一個呢。那可比勞動模範光榮多了。”仙姑道。

    “ !你還有這歷史呢?趕緊說說,你咋感動天庭了?”王堯一听,頓時胸中那八卦之火又燃燒了起來。

    “算了算了,我這里能量有限,你還有事不?沒事我先掛了。”仙姑卻不願意說她那光榮的過去。

    “還有一件事,是這樣……”

    王堯听得仙姑能量有限,也不敢再耽誤,他又想起一件事來,既然天庭不能派兵下來,那何不將鎮邪天牢里的折梅夫人放出來?那老人家都被關了上千年,總關著不也是浪費糧食?

    如果把她放出來,猢族哪里還能統一得了妖界?最起碼十幾個分支的青丘一族是絕對不會答應的,她老人家當年可是打上天庭的風雲大妖,想也不會甘願屈居猢族之下。

    王堯提起折梅夫人,純粹是有棗沒棗打一桿子,這種釋放鎮邪天牢犯人的事情,對他來說是了不得的大事,但王堯知道,對仙姑來說其實不算什麼,只要不牽涉到天庭的派系斗爭,應該就沒多大的事情。

    當然,這是就談論這件事情的禁忌程度而言,可並不等于說,仙姑出面就能把那大妖給放了,笑話,能從大乘牢頭那里救出人去,沒有天帝點頭,任誰也白瞎。

    “這件事啊?”仙姑听了王堯的話,果然沒有立刻拒絕,反而沉吟了起來。

    “是啊,你最好找天帝做做工作,包括我那師父一起,能放干脆都放了,都是一個牢里的,放一個放兩個還不都是一回事情,叫奚福也來妖界戴罪立功就是。”王堯一見有戲,立刻就打蛇隨棍上。

    “你說的簡單,那兩個是一回事情嗎?你說的那涼族公主真這麼說的?這都上千年了,那什麼折梅夫人還有這般大的號召力?”仙姑在電話那頭啐了王堯一口,又接著問道。

    實在是她也覺著調查分隊在妖界勢單力孤,也希望有一方強大的勢力能夠支持自己,青丘狐族可是當年妖界響當當的族群,他們一旦投靠天庭,猢族的族群聯盟只怕都會應聲而散。所以仙姑是真動了心。

    畢竟時間已過千年,當年就算有什麼恩怨糾葛在里面,這麼些年過去了,只怕也不會那麼敏感了。

    “純真無假,這個我絕對可以擔保。”王堯急忙道。

    “一個公主的話還不能完全當真,你最好能多見幾個青丘狐族分支的族長,只要有一半的族長都這麼說,這件事就值得試一試。”仙姑道。

    “額……”王堯一听又傻眼了,這特麼涼族的族長自己還不知道能不能見著呢,還見一半的青丘狐族分支族長,他們的族群在哪里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去見?

    “還有事情嗎?沒事我掛了。”仙姑又問。

    “啊……哦……”王堯支吾了兩聲,還在想著有沒其他事情呢,仙姑那里“啪”地一聲,已經關閉了通話。

    “喂,有人嗎?有狐狸也行啊……?”

    王堯愣了片刻,陡然大聲叫喚了起來。仙姑既然要他問半數青丘狐族分支的族長,不管其他的能不能問著,這涼族的族長是一定要問到的,畢竟自己就身在涼族嘛。

    他這邊剛叫了兩聲,只听“咯噠咯噠……”一陣亂響,就見六七個身著涼族軍隊制服,頂著個狐狸腦袋的家伙在樓道里出現了。

    他們一邊奔向王堯,一邊沖著王堯厲聲呵斥“辦公場所,不得喧嘩!”,那音調倒是比王堯的還要大了幾分。

    “趕緊告訴你們族長,我要和他談談營救折梅夫人的事情,你們這里有沒火車站?勞資要搭火車去舒族,在我到達車站之前,你們族長若是還不來見我,就特麼當我什麼也沒說。”王堯道。

    既然得了仙姑首肯,王堯也就不藏著掖著了,直接點明了自己有辦法營救折梅夫人,說完話,王堯也不等那些涼族軍人回答,直接與他們擦身而過,徑自尋找樓梯下樓。

    “你等一等!”一個涼族軍人回過了神來,在他背後叫道。

    “勞資特麼沒習慣等人!”王堯冷冷地答道,特麼的這次來涼族也太憋屈了一些,該著勞資耍耍脾氣了。

    “你……哎呀……”一個軍人上前想要拉扯王堯,卻不料王堯“好人”在身,這家伙一下子扯了個空,差點立足不住,摔倒下去。

    王堯視若不見,找著了樓梯所在,只是一級級台階往下走。

    迎面又來了幾個狐狸軍人,他們前後左右堵截王堯,卻根本沾不著王堯的身子,這些穿著制服的狐狸在他身邊搖來晃去,擠作了一團,撞來撞去,卻完全無法阻擋王堯向下的步伐。

    “這仙人有古怪,趕緊通知上面!”一個軍人眼看著王堯就要走出大樓,急得叫了起來。軍人中有一個得了令匆匆跑上樓去,剩下的依舊尾隨著王堯。

    “站住!”一樓的大門前站立著一排涼族軍人,當先一名黑風衣瞪著王堯大聲喝道。只見他身後一排涼族軍人紛紛舉起手中槍械,一雙雙狐狸眼楮全都沖王堯惡狠狠地瞄準著。

    “我x,原來你們就是這樣對待仙人的,勞資算是明白了,有種就特麼開槍!”王堯不禁氣樂了,就算在乙族,憐夫人懷疑他是張黃族奸細的時候,那也是憐夫人親自向他動手。

    這涼族也特麼太小看自己了,居然派了一幫還沒進化完全的狐狸來,還只讓一個大能領著,簡直就是拿村長不當干部嘛,勞資倘若能被你們這幫狐狸打死在這里,也特麼不用在妖界混了。

    王堯看也不看那些黑洞洞指向自己的槍口,只管向前走去,耳中就听“ 啦”一聲,一幫狐狸軍人齊齊給槍上了膛。

    “等一等!”黑風衣急忙舉手喝止手下,他眼看著王堯一步一步走到面前,一張還算帥氣的人臉都快糾結成了一團,那些涼族軍人舉著槍,一張張狐狸臉上更全是茫然不知所措的神情。

    王堯肚子里都快笑岔氣了,他直接走到黑風衣身邊,抬手將左右兩只指向自己的槍口撥拉開了,擠開那兩個堵著大門的涼族軍人,邁步推門而去。

    走上涼族南都市的大街,王堯身後跟了一大幫子涼族軍人,這些家伙有的提著槍,有的空著手,還有一個穿黑風衣的涼族大能,拿著手機,跟在隊伍後面,在那里鬼鬼祟祟地打著電話。

    這幫家伙知道沒法攔住王堯,也就不再動手,只是尾隨者他,就仿佛一大幫子軍人上街游行一般。

    “喂,火車站怎麼走啊?”王堯也不知這南都市的火車站在什麼地方,只得扭頭問一位走在自己身邊的軍人,那軍人瞪著狐狸臉上倆大眼珠子,只是傻愣愣地看著王堯,哪里敢搭上一句茬。

    王堯沒辦法,只好又去問街上的行人,可那些行人見著王堯身邊這一大幫凶神惡煞的家伙,也不敢做好狐狸,一個個沖王堯支吾著,搖晃著腦袋落荒而逃,王堯這下子也沒轍了。

    他只好順著大街往前溜達,留心注意著街邊的指示牌,打算靠自己來尋找那火車站的所在。

    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遛了一大圈,王堯只是用心地不走回頭路,他這里剛剛又繞過一個丁字路口,迎面一座三層樓高,古色古香的建築出現在眼前,只見那建築的門楣上掛著老大一塊牌匾。

    上面一行大字“南都市博物院”。

    王堯穿越之前,除了酷愛網文,還有一個小愛好,就是喜歡逛博物館,不過這種愛好他也就是嘴巴說說而已,實在是除了他所在城市的博物館,其他地方的穿越前他也沒來得及去逛過。

    這陡然瞅著妖界的博物館,王堯就有些動心了,畢竟按照他的愛好,那是一定要進去好好看一下的,充分了解一番這涼族南都市的歷史沿革、古董珍藏。

    而且他說是要去火車站,實際上只是在釣青禾她老爹,釣魚嘛,當然是需要些耐心的,不若就先逛逛眼前這博物館,等一等魚兒上鉤也好。

    王堯這般想著,當即舉步向著博物館走去,身後呼呼啦啦一大幫子軍人也跟了上來。

    “月……月老先生,那……那是南都博物院,不是火車站。”一旁有個狐狸小兵以為他不認識妖界文字,還在那里提醒他。

    “唔?你知道火車站在哪里?”王堯轉過頭瞪著眼楮問道。

    “額……”那狐狸小兵急忙住了嘴,緊緊跟著王堯踏上了博物院前的大理石階梯。

    “喂!你們有沒預約?”看著一大幫子軍人涌了過來,博物院的保安、門衛,還有幾個貌似講解員般的雌狐狸趕緊迎上來問道。

    王堯也不答話,徑自往大門里走去,那幾個博物院的管理狐狸剛要發毛,隊伍後面的黑風衣已經躥上前來,他手里掏出一個黑色的小本本,沖那幾個狐狸揚了揚。

    這幾位一見到黑本本,臉上旋即露出極為敬畏的神情,識趣地閉了嘴巴,任憑王堯帶著一大票軍人涌進了富麗堂皇的博物院大廳。

    這博物院大廳好生闊大,迎面是一幅高達十五六米的巨幅壁畫,畫的是……特麼的居然是一幅南都市的地圖?王堯定楮一看,那火車站赫然在上面標著呢,拳頭般大小的一個圖標,想看不見都不行。

    “唔……這個嘛……”王堯這下子可矛盾了,他站在那里仰面瞅著壁畫,心里估算著去那火車站從這博物院應該怎麼走,從面前這幅圖來看,南都市雖然大,但布局並不復雜。

    順著博物院門前一條東西向的大路一直向西走,到頭了就是火車站,兩個地方就在一個軸線上,簡直不要太好找了。

    特麼的,看來去火車站很容易嘛,勞資是接著釣魚逛博物院,還是回頭收竿,直接去火車站呢?倘若到了火車站,青禾那勞資就是不露面,又該咋辦?難不成自己就真的去舒族?

    王堯正在那里撮著牙花尋思著,就覺眼楮一黑,壁畫前面出現了一襲黑風衣,卻是青雲表情復雜地站到了他的面前。

    “月老先生,你這樣不告而別可不是什麼禮貌的行為。”青雲道。

    “我怎麼不告而別了?這些可都是我告了之後,舍不得我走,偏要追著給我送行的家伙呢。”王堯指了指身邊那一大幫軍人,昂然道。

    “月老先生,你有辦法營救我族老族長?”青雲搖了搖頭,不想就這個話題再和王堯爭執下去,他向王堯又走近了一些,低聲問道。

    “這個問題除非是面對你族族長,否則我拒絕回答。”王堯眼一翻,轉回頭,“蹬蹬蹬”地離開博物院,走上了前往火車站的大道。

    “請等等,月老先生,族長眼下正在望鄉谷,離這里距離遙遠,你就算要見他,也得給我們一些時間安排啊。”青雲急忙追了上來。

    “對不起,勞資的時間有限得很,你們涼族不配合,勞資得趕緊去找舒族踫踫運氣,一大幫子逃亡者眼瞅著可就要到東川大陸了。”王堯連連搖頭,只管向前走去。(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月老就是可以為所欲為》,方便以後閱讀月老就是可以為所欲為第二百八十二章 釣魚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月老就是可以為所欲為第二百八十二章 釣魚並對月老就是可以為所欲為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