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分兵掠地之計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寶城 書名︰大順第一謀士

    【】</p>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順第一謀士 (ie)”查找!</p>

    範青小睡一會兒,傍晚時分,親兵進來喚醒他,說李岩已經從周王宮中挑選了禮物回來。範青用涼水抹了一把臉,梳洗一番,沒穿鎧甲,而是換了一身綢緞衣衫,走出大帳和李岩,連同幾十個親兵騎著馬向繁塔寺方向馳去。</p>

    範青帶領眾人穿過一座座兵營,到了通往繁塔寺的官道上,此時夕陽西下,余暉灑落在道路兩旁的田野上,麥子已經抽穗,麥芒在夕陽中,星星點點的閃光。</p>

    範青忽然吁了一聲,勒住戰馬,現在八月份,正是麥苗抽穗,包谷成長的季節,可道路兩旁,所過之處,所有秋禾都稀稀拉拉,半死不活,好多谷苗都被牲口啃過,摧殘的不成樣子。有的地方麥苗都死了,只剩下光禿禿的,露著多沙的土地。</p>

    範青眉頭皺了起來,臉色也變得難看了,對李岩道︰“我不是傳令過,不許騾馬吃百姓的莊稼麼?”</p>

    李岩拱手道︰“這命令確實已經傳達下去了,闖營每名士兵都知道。但咱們幾十萬大軍駐扎在城外,騾馬超過十萬。草料根本不足,戰士們也不能眼看著戰馬餓死,便讓戰馬吃了一些莊稼。低級軍官都知道這件事,但為了作戰,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p>

    範青想起攻打開封時,戰士們慘烈的樣子,臉色稍稍緩和,微微嘆息道︰“咱們城外的兵馬太多了,即便現在攻克了開封,糧草依然是不足的。”</p>

    李岩點頭道︰“是啊!開封是百萬人口的大城,糧食依靠從各地輸入。咱們攻克開封後,抄沒了大量的金銀財寶,但金子不能當飯吃,想要換成糧食,必須從南方購買,而現在是汛期,南方的糧食運不過來,所以糧食是個大問題。”</p>

    範青微微點頭,道︰“這幾天,打糧隊的成果怎樣?”</p>

    李岩道︰“開封周邊的糧食都搜羅盡了,許多大戶人家不願意賣糧,咱們為了不耽誤攻打開封,便強迫他們賣糧,雖然給了銀子,也屬于強買強賣,為此不少富戶不堪重負,都被逼的逃走了,不能逃的也沒有存糧,自顧不暇。打糧隊每天的馬車絡繹不絕的往來,打下的糧食卻越來越少。這次從開封城繳獲了不少糧食,可以稍稍緩解,但這些糧食還要放賑救濟百姓,再供養五十萬大軍和開封百萬民眾,坐吃山空,也堅持不了幾個月。”</p>

    範青點了點頭,道︰“軍師,可想出什麼主意?”</p>

    李岩道︰“我有一個主意,簡單說就四個字‘分兵略地’。”</p>

    範青微微點頭,道︰“願听其詳。”</p>

    李岩道︰“大將軍以後要經營開封,以開封為中心,建立根據地,這樣的策略,我完全了解,也十分贊同。可大將軍也用不著把所有兵馬都駐扎在開封附近,開封只要留五萬精兵就足夠了!”</p>

    範青微微點頭,陳永福用兩萬兵馬和自己激戰了一個半月,這還是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可見五萬精兵加上堅固的城牆完全可以守住開封了。</p>

    李岩接著道︰“其余兵馬分給幾名將軍,每人兩三萬人,到豫東、豫中、豫南去開拓地盤,佔領州縣。一則可以分兵就食,二則也是為了在中州地面扎下根基,使今後永立不敗之地,這與保衛開封,可以相輔相成,互相照應,走好這步棋,以後還可以采取更大的掠地之計。”</p>

    範青問︰“何謂更大掠地之計?”</p>

    李岩道︰“從前楚漢相爭,以鴻溝為界,雙方都難馬上取勝。漢高祖命韓信分兵遠出,越井徑,奪取邯鄲,並了趙國土地,然後繼續東征,到了如今的山東地帶。這樣,整個項羽的疆土,就被漢兵迂回包圍了一半。用此大膽的出兵方略,決定了楚漢勝負。如今我們先佔領豫東、豫中、豫南,走這一步棋之後,再派遣數萬人馬,到處取糧于敵,趁間蹈隙,號召饑民,東出淮水,截斷運河,從克州北上,佔據山東各地,倘能如此,明朝就失去了左臂,漕運斷絕,處于坐困之勢。而我們用漕運之糧,補充大軍給養,整個局面也就打開了!”</p>

    範青微微點頭,“這主意不錯,分兵駐守,經營河南是咱們最初的計劃。但進軍山東卻要稍緩。攻下開封之後,僅僅是豫東、豫中就夠咱們經營一年半載了,而且朝廷不會坐視咱們壯大的,左良玉實力保存完整,朝廷也會再派兵進攻。開封就這點不好,四戰之地,不易防守。所以我們要加緊時間經營河南,下次大戰的時候獲得全勝,然後再擴大地盤。”範青對以後穩固河南後,進軍的方向與李岩的意見不同,他更想向陝西、湖廣發展,如果進攻山東,截斷漕運,就等于徹底要了崇禎的命,爭奪天下的決戰就要提前爆發,這與他的穩固地盤,逐步蠶食天下的計劃不符。</p>

    範青又道︰“具體的如何分兵,你可有計劃?”</p>

    李岩拱手道︰“如今杞縣、太康、雎州、商丘一帶,我們在來開封的路上都攻破了,如今那里沒有官兵,有的縣里還沒來得及設置官吏。我們不妨派兵過去,重新佔領,像陳州、西華、扶溝、一直到汝寧、潢川,可以逐步派兵攻打,這些州縣沒有那麼堅固,失去開封做依托,應該能攻打下來的。每攻略一地,設官守土,安撫百姓。這樣,我們這五十萬大軍的糧草就可以解決了。這些地方的土地、人民也歸大將軍所有了!”</p>

    範青微微點頭,“這與我的想法不謀而合,咱們最初要經營河南,就是這個意思。傅宗龍在白土崗附近經營了一小塊地盤,十幾個縣城,培養了許多文吏,這回可能派上用場了,把他們調過來,看看傅宗龍調教的效果怎樣!”</p>

    李岩笑道︰“傅大學士調教官吏是沒問題的,只是這點文吏不夠用啊!我想應該在開封和攻略的縣城多多招納投降的明朝官吏,只要沒有作惡劣跡,不是民憤極大的,可以接受投降,酌情使用。”</p>

    範青點點頭,表示同意。</p>

    李岩又道︰“不但對攻下城池的官員優待,對當地的大戶豪紳也要有優待政策,不要所有鄉紳都抄家,只挑幾個民憤極大的處理就行,其余的盡量籠絡,以拉攏人心。”</p>

    範青微微點頭,這與他最初在洛陽不想殺呂維祺的觀點一樣,在古代中國,鄉紳地主這一階層實際上是社會結構中的中堅力量,想要徹底征服一個地區,不依靠他們是不行的,他們實際上代表了民心。史書上所說的“得民心者得天下”,這個民心並不是指窮苦百姓的心,而是鄉紳階層的心。那麼真正的窮苦百姓是什麼呢?史書中常用的兩個字“牧民”,意思已經很清楚的表達了。</p>

    李岩又問︰“那麼開封的官吏呢!攻下周王府之後,開封官吏被一起擒住了,從巡撫高名衡向下,有幾十個呢!怎麼處置?”</p>

    “這些人謀劃壬癸之計,差點害死開封百萬軍民,太可恨了!”範青想起大壩上的一幕,就怒火中燒,道︰“這些人一個也不放過,全部砍頭抄家,讓他們和周王一起到地下商議壬癸之計吧!”範青憤憤說道。</p>

    李岩本來是想給其中一兩個有點才干的官吏說情的,但見範青如此憤恨,不願再觸這個霉頭,便道︰“那就都殺了吧!只是要把他們壬癸之計的計劃揭露出來,讓開封百姓知道他們有多麼可恨,是該殺的,也讓別的州縣官員知道咱們為何在開封大開殺戒。”</p>

    範青笑道︰“什麼叫‘大開殺戒’,咱們已經很仁慈了,如果闖王主事,劉宗敏等人只怕要大開殺戒,殺的開封血流成河,比咱們十倍百倍也不止呢!”</p>

    提到闖王,李岩看看日頭,已經快要落山了,便笑道︰“大將軍,咱們快走吧!要不然天就黑了。”</p>

    于是眾人再次快馬加鞭,不一會兒就到了繁塔寺附近,只見寺前的空地上有許多百姓,熙熙攘攘,天快黑了,也不離開,原來是田見秀在這里主持放賑。老將中田見秀性子比較溫和,不像劉宗敏、李過、袁宗第三人那麼脾氣暴躁。他也反對範青的政策,所以也沒參與攻打開封,但他心地善良,賑濟饑民這類的事情比較喜歡做。</p>

    他在繁塔寺前搭了許多帳篷熬粥放賑,同時到各個街巷,把那些生病的、快餓死的乞丐,還有不能行動的婦女兒童都帶到這些帳篷中救治。</p>

    範青對他很尊敬,見到他,立刻拱手,叫了一聲“田哥!”</p>

    田見秀也沒向劉宗敏等人一樣,看到範青就瞪眼楮,很有禮貌,不卑不亢的拱手叫了一聲“大將軍。”從他的語氣中,听不出對範青有什麼不滿。不過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即便對待敵人也是這麼有禮貌。</p>

    範青看看帳篷中的饑民和病人,笑道︰“田哥,這放賑做的很好啊!這活看起來簡單,實際上很復雜,很麻煩的。”</p>

    田見秀微微一笑道︰“救人一命勝過七級浮屠,這世上的事只要用心去做,一定會做好,大將軍這次不也終于把開封城給攻破了麼!”</p>

    範青笑了笑道︰“是啊!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趕明兒,我把整個開封救濟放賑的活都派給你,保證你忙個不停。”</p>

    田見秀笑道︰“那樣最好,我絕不推托。”</p>

    範青笑了笑,心想︰“他願意放賑救災,卻不願意為我打仗,這心里還是有疙瘩啊。”</p>

    範青拜別田見秀轉身走進繁塔寺,繁塔寺是北宋時代建築,最初只建造了一個九層高塔,雄健威武。多年來不斷吸引拜佛信徒朝拜,不斷修繕,圍繞著它建築了一大片寺院,有一百多間禪堂,是開封最大的一座寺廟,殿堂壯麗,與相國寺齊名。</p>

    範青走入寺廟只見處處殿閣巍峨,樹木蔥蘢、花香鳥鳴,環境幽靜,遠處繁塔高聳巍峨,可是這美好景致現代人是看不到的,因為歷史上第三次開封之戰,水淹開封,繁塔寺只剩下一個塔尖,水退後,變成一片廢墟。</p>

    走進繁塔寺,里面十分安靜。田見秀的屬下士兵沒一個住在寺內,都住在寺外搭帳篷,為了是不騷擾寺院。寺里有幾個老和尚,二十幾個年輕和尚,都沒有逃走,仍然按時禮佛。每逢初一十五,仍然撞鐘。每日早晨誦經的時候,鐘聲、磐聲、木魚之聲傳出大雄寶殿,使人感到這饑荒年頭,惟有繁塔寺倒是一片清靜佛地。</p>

    高夫人的住處是寺院最里面的幾重院落,與別的禪堂院落分開,有許多士兵在院外巡邏,門口也有士兵把守。這些士兵看到範青紛紛行禮,範青點點頭,把親兵留在院外,只帶李岩走入院子。</p>

    剛走入院子,只見慧梅從一間禪房中出來,向他使了一個眼色。範青走到她身邊,慧梅在他耳邊輕聲說︰“剛才總哨劉爺到夫人這里告你的狀了,發了好大的脾氣,是為了你招降陳永福的事情。”</p>

    範青微微點頭笑了笑,劉宗敏剛剛在夫人面前發完脾氣,正好做實了他的跋扈形象,劉宗敏終究還是一個脾氣暴躁,沒有心機的武夫。他若是動情的勸諫夫人,說不定還能打動高夫人。但這麼一鬧,只能增加夫人對他的反感。</p>

    慧梅給範青打簾子,範青走入禪堂,只見屋內一張八仙桌,高夫人正和高一功的妻子金氏下象棋,桌上擺著兩只茶碗,慧靈在一旁侍候。</p>

    見範青進來,金氏就想站起來告辭。高夫人伸手止住她,笑道︰“不行,下完這盤再走。今天我還一盤沒贏的,這會兒好容易佔了一點上風,你又要走了!”</p>

    金氏只能無奈坐下,範青笑著走到高夫人背後看棋。高夫人騎馬射箭很高明,下棋的水平卻不高。剛才也只是稍稍佔了一點上風。沒走幾步,就棋勢大壞,老將被四面包圍,快要無路可走了。</p>

    高夫人皺眉,道︰“怪了,明明我的棋子多,怎麼反被她給包圍了!”</p>

    “將!”金氏又向前走了一步,快把高夫人的棋逼入絕境了。</p>

    高夫人無棋可走,正要投子認輸。範青在高夫人身後笑道︰“這棋並非必輸,可以跳馬。”</p>

    高夫人看著棋盤一怔,笑道︰“跳馬,正好到人家的炮口上了!”她知道範青棋藝很高明,雖然不明白,也按著他的指點跳了一步馬。</p>

    (m.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順第一謀士》,方便以後閱讀大順第一謀士第198章 分兵掠地之計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順第一謀士第198章 分兵掠地之計並對大順第一謀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