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當場招降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英聯邦 書名︰明末之新帝國

    但是鄭芝龍他此刻後悔也都沒有用,他憤怒之下,他對大家打氣,大聲的說道︰“只要堅持到天亮,我們軍營中的士兵就敢來支援我們,就可以把這群叛賊給殺了。”

    鄭芝龍和他的兄弟鄭芝鳳聚在了一起,他們雖然相互的打氣,但是听著從四面八方傳來的槍炮聲,越來越近的喊聲,他們那是一點底都沒有。

    此刻鄭芝龍他那是心里面發冷,為何這麼說,這是因為他知道自己被人打中了七寸之處了,說白了就像是被人斬首一樣。

    可以這麼說,他鄭芝龍擁有天下間最強大的艦隊之一,這支艦隊在東方是最強的,所向無敵的,無論任何一個人反他,都會面臨著他的報復和打擊,損失將會相當的大。

    如果劉家跟他開戰,他們眼前所擁有的優勢瞬間就會沒有,這是因為劉家強大的是他們的水軍,但是鄭家的軍艦比他更多更大,作戰經驗更加的豐富,如果打起來,吃虧的一定是他們。

    但是劉家非常陰險,非常奸詐,沒有跟他堂堂正正的開戰,而是選擇偷襲的方式。

    他們偷襲就偷襲了,居然鼓動一向忠厚老實的鄭芝豹,發動政變,奪取權力,如果是別人對付他們這些人,長期追隨鄭家軍的士兵,還是會進行堅決的反抗的。

    但是如果是鄭芝豹在起兵,這就不同了,鄭之豹他是鄭家中的高層,內部人士,他們之間只能算是內部的爭權奪利,不是外戰。

    當年他鄭芝龍可以趁李旦、顏思齊病逝的時候,趁機吞並了他們的勢力,這就是因為他本身就是十八芝的內部人物。

    鄭芝龍他到了此刻,也不免顯得有些擔驚受怕,他又有些後悔了,早知道,早早听從朝廷的詔令,出兵去攻打劉家,此刻只怕又是另外一種局面了,他的親兵隊長,一身是血的跑了回來,他大聲的說道︰“大人!大事不好了!外府全部淪陷了,兄弟們都完了!”說完,倒在地上,放聲大哭。

    這消息傳來,更是令這些人大驚失色,更加的恐慌。

    鄭家稱之為平安城,自然最強的也是他們的城牆,他們的城牆一旦被攻下,也都跟其他的城市沒有分別,至于他們所說的,只要等到天亮,他們的援軍,就會抵達,這是不可能的。

    遠在泉州的官府,他們根本就不敢派兵前來,他們連鄭家都不是對手,更不用說是這些叛軍的對手了,說不定他們還巴不得這些人打起來。

    另外一個就是,既然造反的是鄭芝豹,以他的精明,他自然就會有手段收買其他的人,這也就意味著他們隔絕了外跟外面的關系以後,鄭芝龍也就失去了對這些人的控制。

    鄭芝龍他大為憤怒,拔出了他的寶劍,大聲說道︰“三豹子,你這個狗賊!有種就出來跟我大戰三百回合!”

    鄭芝豹為二當家,那是在其兄芝虎死後,順位而升,其家族排名為老三。

    鄭芝豹是他的弟弟,也算是他相當信任的人,被自己信任的人出賣,這種感覺,非常的不好,更加不好的就是,居然在不知不覺之中,就被別人逼到了牆角,進入了走投無路之地。

    前一天他還風光無限,準備跟朝廷討價還價,成為割據一方的勢力,下一刻他居然就受到了叛軍的致命攻擊,隨時都會成為階下之囚。

    鄭芝龍他是海盜出身,自然就知道干他們這一行,講究的就是實力,大家追隨的就是強者,一旦他被打垮打敗或者是被隔絕封鎖在平安城里面,沒辦法聯系其部下,他就算是被架空了,就算是失去了她的實力,這一刻他憤怒無比,所以才會沖了出去,準備跟鄭芝豹決一死戰。

    這時候劉家的軍隊,也都殺到了這里,他們成群結隊而來,使用火槍把這些鄭府繼續抵抗的士兵,一一的殺死,但是對于這位穿著一身金甲的鄭芝龍,則是沒有向他開槍,而是向他身邊的人開槍。

    因為鄭芝豹他可是下了死命令,即使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也不可以害鄭芝龍性命,違令者殺全家。

    他鄭芝豹的意思就是,他可以造反,但是絕對不能殺他的大哥。

    所以說鄭之龍只能夠生擒,即使對方是一條猛虎,他們也只能夠把這一頭老虎生擒,而不是開槍射殺。

    鄭芝豹在他造反之前,可是跟劉布有個秘密的約定,他做事有一個底線,其底線就是,絕對不能傷害鄭芝龍的性命,否則他寧願不干這一場勾當。

    劉布他知道這樣子就會增加他們之間的難度,令他們之間有可能失敗的可能性,但是他知道他岳父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不答應這一條件,他肯定不會干這造反的勾當,能逼到他造鄭家的反,奪取權力,已經是很大的成就了,再讓他殺掉鄭家的諸人,估計是不太可能,他也不是這一種心狠手辣,趕盡殺絕的人。

    所以鄭芝龍他沖出去,準備跟人決一死戰,他的手下看見主將如此神勇,也跟著出去。

    只是劉軍的士兵,他們的槍口都沒有對準鄭之龍,而是對著他身邊的人,結果鄭芝龍沖了出去,啥事都沒有,而他身邊的這些士兵們,則整批整批的倒下,雙方相距很近,都可以對這些人進行近距離的射殺。

    他們迫不得已,只好退回來,依退回了內府的主廳天主堂,做最後的抵抗。

    鄭芝龍不想退,但看見對方準備了不少套馬桿和網兜,這是欲生擒他,只好退卻。

    鄭芝龍他可是信天主教的,還有一個天主教名叫尼古拉.鄭,所以他的主大廳是依照西方天主教的風格建立的,顯得非常的高大巍峨和堅固,必要時可以以此作為依托,進行防守。

    在喊殺聲之中,劉家軍的士兵沖破了內府的圍牆,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對內院的三大主廳進行了包圍。

    三大主廳之中,最為重要的當然就是天主堂,是他們舉行重要宴會和慶典的地方,其次就是庫房,庫房就是他們放置收納他們多年搶奪來的金銀珠寶的地方。

    其實最重要應該是庫房才對,奪取了這里,就相當于奪取了鄭家的財產了。

    如果是別人攻打這里,肯定會首先攻打庫房,但是鄭芝豹他不同,他來這里是為了奪權,不是為了奪錢。

    而且他也明白一點,如果不能夠成功的控制鄭芝龍,他無論奪走了對方多少錢,都會一一的被鄭芝龍搶回去,出來混,總歸要還的。

    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要把鄭芝龍給控制起來,把他拿下來了就,可以把它控制好。

    所以鄭之豹親自率領最為精銳的部隊,包圍了天主樓,他這里是里三層,外三層,務必讓它一個蒼蠅都飛不出去。

    這時候戰斗發生了才半個時辰而已,短短半個時辰之內,他們猛烈的襲擊,一舉的把鄭府給拿了下來,這時候天也開始放亮了,但是大多數人還點著蠟燭、火把、燈籠,朦朦朧朧的燈光下,他們如同喪家之犬般淒惶。

    在確認對方成為了甕中之鱉了以後,鄭芝豹他派出了談判使者,要求對方投降。

    鄭芝龍居然看見對方派出了使者,向他招降,他十分生氣,向對方的使者吐了一口痰,他說道︰“老仨這個反骨仔,居然敢讓我向他投降,他有這膽氣,為何不讓他自己來跟老子說?”

    他鄭之龍就在想,如果他敢來,老子就一刀把他給劈死了。

    使者鄭福永鄭芝豹的心腹,追隨他多年,也都認識鄭之龍等人,他說道︰“二當家今天此舉,實在是迫不得已,大當家你看不清形勢,死死地抱著朱明這樣將要沉默的船,只這是要把大家都往災難里面帶。”

    鄭芝龍一聲冷笑,他說道︰“他鄭芝豹犯上作亂,而且還敢來襲擊鄭府,這樣的人還有理了?”

    鄭福永他說道︰“我們這些在道上混的,只相信一點,那就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誰的拳頭硬,誰就當老大,二當家已經成功的掌控了大局,大當家的你應該識時務為俊杰,放出權利,二當家他可以保證,饒你不死,可以把府中的財寶全部帶走,去濟寧尋一處地方,過富若王侯的生活。”

    鄭芝龍他一聲冷笑,他說道︰“發他的清秋大夢,告訴他三豹子,想奪鄭家的權,除非老子死了!”

    鄭福永他說道︰“大當家你又何苦如此執迷不悟,現在是我們佔盡了上風,就是要干掉這府中之人,也不過是半個時辰的時事,何必如此呢?”

    鄭芝龍他大聲的說道︰“我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就讓天下人知道他以英雄而自居的鄭芝豹,是怎麼樣的一個陰險小人。”

    鄭芝龍他雖然如此傲氣的說了,但是卻沒有贏得他身邊人的支持,他身邊的人听說鄭芝豹許出了條件,只要交出權利,饒他們不死,他們都有點心動,紛紛的向鄭芝龍使眼色,希望他們答應這樣的條件。

    要知道他們這一些人,刀頭舐血,仇家無數,干過不少的壞事,如果一旦失去了兵權的保護,失去了官身的保護,他們的下場會非常的慘。

    現在他們已經沒有了權力,官身也即將失去,如果能帶他們的錢,去另外一個地方過上富家翁的生活,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奈何鄭芝龍就像一個二愣子一樣,看不清形勢,一心求死,所以大家都是替他著急,鄭芝鳳他干咳了一聲,便要說話。(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明末之新帝國》,方便以後閱讀明末之新帝國第634章當場招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明末之新帝國第634章當場招降並對明末之新帝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