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見張永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椒鹽可樂 書名︰武俠世界里的錦衣衛

    段天涯二人選的機會太好了。

    此時,正是大軍進攻一片混亂之際,偏偏又有老頭子將護衛著世子的兵士引走了一大半,兩人偽裝成王府護衛在這混亂時刻根本無人注意,順利靠近到那世子身旁,世子豈能有活命之理?

    東瀛武功,比之中原武學雖然劍走偏鋒,然而尺有所長,寸有所短,在刺殺一道上,東瀛武學,卻是猶勝中原武功。

    段天涯沒有收刀歸鞘,反而趁著一眾護衛都呆住之際,抬手一刀,便將這安化王世子的人頭給削了下來。

    鮮血噴涌之間,其人拎起那顆人頭,高聲喝道︰“安化王世子已然伏誅,爾等還要頑抗嗎?!”

    聲音在內力的催動下,卻是猶如晨鐘暮鼓一般,傳遞到數里之外,在嘈雜的戰場上,卻是清清楚楚的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里!

    頓時,形勢天翻地轉,有些本來還在抵抗的王府護衛,卻是直接不管眼前的敵人,轉身便朝著府內竄去,卻是想要逃走,不過只是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比如說護衛世子的一眾軍士,聞听這一聲大喝之後,卻是臉上一片哀色,從世子被刺殺的震驚之中回過神來,各自拿起兵刃,便朝著那段天涯殺去!

    忠心之士,什麼時候都不缺,哪怕並不多,爛船還有三斤釘,更不必說今日之前,還是軍勢浩大,準備發兵陝北的安化王府了。

    況且沒了安化王世子,外邊的大軍很快便要攻了進來,他們不會被寬恕,只會是被當做謀逆者誅殺,既然後路已斷,眾人出手之際自然不會容情,能拉一個墊背的也是好的。

    這些軍士殺氣騰騰的朝著段天涯和祖千秋二人撲來,兩人臉色都是微變,雖說他們的武功不畏懼這些王府護衛,可是這場中人數不少,亂刀之下,誰也不能保證不受一點傷,而且眼下他們任務已然完成,外邊大軍即將破門而入,他們也沒必要與這些人死戰,段天涯當即喝道︰“走!”

    祖千秋可是老江湖,聞听此言,毫不猶豫的施展身法朝著遠處掠去,段天涯也是朝著遠處躲開。

    兩人的身法不必說,絕不是這些王府護衛可以摸的到衣角的,不過這些軍士已然心存死志,便是追不上也是不肯放棄,姜離和仇鉞等人帶兵入了王府,瞧見的便是兩人被追趕著四處躲避的一幕。

    兩名江湖高手被百十來名軍士追來追去,雖然有些狼狽,卻也有些戲耍這些軍士的意味,姜離見狀卻是搖了搖頭,道︰“仇將軍,命人幫幫他們吧。”

    “末將遵命!”

    仇鉞應了一聲,卻是隨即令身後的一名軍官帶領本陣人馬沖了上去,此刻仇鉞大軍攻破王府,正是氣勢如虹戰力高漲之際,反觀那些王府護衛被段天涯二人弄的有些筋疲力盡,被仇鉞麾下人馬一沖,卻是沒有什麼抵抗之力,便被切割成一個個小塊,還沒一盞茶的功夫,便被殺了個干淨。

    那段天涯和祖千秋見狀,卻是來到了姜離跟前,段天涯獻上人頭道︰“姜大人,不辱使命!”

    “段兄出手,果然不凡。”

    莫元示意身邊兩名供奉收下人頭,笑道︰“此番雖然段兄未能親手刺殺安化王,不過刺殺了安化王世子,想必神侯哪里,少不了賞賜。”

    “義父命天涯結果安化王,只是想早點結束叛亂,如今叛亂在姜大人手里平地,義父必然是極其欣慰。至于天涯,只是想為大明做一些事,卻是用不著什麼賞賜。”段天涯道。

    他是自幼被朱無視收養的義子,在天地玄三大密探里面,朱無視最是喜歡他,自幼便被洗腦的忠君愛國,為大明效力在其眼中是理所應當之事,他還真不需要所謂的賞賜。

    “有功必賞,有過必罰,我大明如今聖天子在位,豈會薄待功臣,段兄不要賞賜,這傳出去,只怕人家會說天子賞罰不公的。”

    姜離道︰“段兄便是不想加官進爵,有什麼願望,與姜某直言便是,只要別過分苛刻,想必陛下應當會允諾的。”

    說實話,姜離也有些欣賞段天涯,這樣一個听話的絕頂高手可不好找,還精于刺殺,如是能將其調入錦衣衛中,絕對會是他的左膀右臂。

    可惜,這個念頭也只能是想想而已,朱無視是絕對不會放人的,而朱無視不放人,以兩人的父子情深,想要收服段天涯,那是想都不要想!

    聞听願望二字,段天涯眸中有一縷柔情閃過,腦海里亦是有一座荒島浮現,不過轉瞬之間,這縷柔情便被其掐斷,只听他道︰“天涯流落街頭,這條性命是義父撿回來的,他老人家教天涯忠君愛國,如今天涯沒什麼缺的,如是陛下要賞賜的話,便賞賜在護龍山莊頭上便是了。”

    “段兄,這番話還是回京再說,賞賜什麼的,畢竟是陛下在拿主意。”

    姜離笑著岔開話題,還賞賜護龍山莊,廠衛爭斗已然是足夠亂了,護龍山莊執掌六扇門,一旦讓這個勢力再插手進來,那可是有的姜離頭疼,他可不會為朱無視請賞。

    他道︰“仇將軍,素發大軍剿滅府中余孽,再派人聯絡城內外軍士,告訴他們只擒匪首,從者不究,盡快平定叛亂才是。”

    他們手中只有兩千兵卒,而城內城外的兵馬加在一起,零零碎碎的約莫兩三萬,真要是盡數追究責任,只怕他們這點人馬卻是會被盡數剿滅!

    當年呂布刺董卓,那王允便是不肯繞過西涼大軍,才遂有李喙岫肆齏缶ヶ虺を卜詞傻囊荒唬 ﹫ 剎換嶂氐剛飧齦艙蕖br />
    仇鉞應了一聲,卻是隨即命大軍全面進入王府,絞殺殘余王府護衛,擒拿安化王的家眷,又令數騎飛奔趕往各個駐地報信,姜離見得大局將定,卻是又要了一隊兵馬,領著青龍和手下的兩名供奉,前往佛光寺拜見張永而去。

    安化王府中兵凶戰亂,可是這大街之上卻很是素靜,卻是早在安化王叛亂之時,城中的居民百姓便遭了一通災,不知道死了多少,後來有法子的都逃出去了,少有還留在此處的。

    而到了這會兒,那些士兵卻是來不及搶掠,只是忙著擊敗敵手,這之後的幾日,才是這銀川城亂的時候。

    自安化王府至佛光寺方向,卻是並未軍隊駐扎,是以姜離等人一路極是順利,當然,路上也遇見了不少被青龍領人擊潰的佛光寺士兵逃竄,卻是被眾人隨手斬殺。

    不多時,到了佛光寺內,姜離領著兵士搜尋張永等人的所在,卻是最終在後院的一處禪房里找到了張永。

    此刻,張永這個欽差使團還不知曉外邊發生了什麼,耳听得外邊喊殺聲不斷,連看守的兵士都走了,他們心中是極其疑惑的。

    畢竟以京城距離寧夏之遠,他們被扣下這幾日,還遠不足以朝廷做出反應,平定叛亂,只怕此時那大軍還在京城未出發來著!

    眾人情知以安化王軍勢之盛,便是朝廷大軍到了,平叛也不是三兩日之間的事,是以也就懶得出去查看,只是在房間里靜靜等著外邊事件的結果,殊料這一等,卻是等來了姜離!

    張永本是在看見外邊大股軍士朝著禪房這邊來心里擔憂的時刻,但是瞧得推開大門,從門口處進來的那道年輕身影,這老太監雙眼一瞪,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離兒,是你!”張永難以置信的說道。

    “舅舅!”

    姜離看著眼前這位身穿一襲樸素青袍,清減了不少的大太監,忍不住沖上前去,一把拉住了他的手,道︰“舅舅,你可安好,這些日子那安化狗賊可曾虐待你?”

    “雜家一切都好,那安化叛逆卻是不敢拿雜家如何,只是好吃好喝的供著,倒是你,你怎麼來了這里,是陛下派你來招撫的嗎?”張永問道。

    大軍這個時間點根本趕不過來,所以在張永看來,姜離應該是朱厚照派來營救他,安撫安化王的使臣。

    “是陛下派我來的,不過卻不是安撫,而是剿賊!”

    姜離笑了一笑,道︰“舅舅,你自由了,安化叛逆父子二人盡數伏誅,此刻整個安化王府已然盡數落入我掌中,其余叛軍不足為慮,這叛逆平定了!”

    “你說什麼?!”

    聞听此話,張永的兩根濃眉好懸向上挑飛了出去,臉上露出了一股比看見姜離還要震驚的神情,須知,這安化王城外城內,坐擁近三萬大軍,寧夏邊地又素來民風剽悍,慣出精兵,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短時日之內,便土崩瓦解了呢?

    “離兒,這個玩笑可開不得,雜家知曉你武功非比尋常,不過武功再高,在軍陣面前也是無用,你實話與雜家說,外邊到底怎麼了?”張永面色凝重的道。

    不是他不相信姜離,他這個外甥雖然是才干超群,文武皆備,然而再是賢才,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安化王軍勢之強,如果當真這麼容易被擊敗,當初他造反之際,豈會輕松控制整個寧夏全境,那些駐扎的軍隊將官,早便將其平定了!

    “舅舅,我又如何會騙你?”

    姜離無奈苦笑,卻是只能一五一十的將發生的所有事一點一滴的講來,除了隱匿他被桑巴活佛拉入精神世界悟出落紅塵一事,其余的盡數說了出來,听的這張永一張嘴張的足以塞下兩個雞蛋了!

    不僅是說,還有證據,命手下將安化王和他世子的首級呈上,那張永一瞧,心里頓時一定,這二人他都見過,確認是安化王父子無疑!

    “好你個安化叛逆,你當初囚禁雜家之際,可曾想過有今日?”張永也不嫌棄那頭顱血腥,卻是一把奪了過來,恨恨的咒罵道。

    自從朱厚照登基之後,他可從來沒吃過這麼大虧。

    縱然是劉瑾權勢滔天,可是他甥舅二人聯手之下,卻是足以與劉瑾分庭抗禮,甚至時不時還佔點便宜,可哪里能想到,最終險些在這寧夏邊地陰溝里翻了船?!

    也難怪他恨這寧化王了,也就是這頭顱最終要進獻給朱厚照的,不然的話,以他的脾氣,非得將安化王挫骨揚灰不可!

    須知,但凡是太監,就沒一個不是小心眼的,甚至是比女子還斤斤計較,睚眥必報。

    “也算是便宜你了,不然的話,待朝廷大軍親至,將你這狗賊擒下,只怕你少不得被凌遲處死,挨上個幾千刀的!”張永氣鼓鼓的道。

    對待謀反之人,大明天子慣來都是手下無情,方孝孺被誅了十族便可見一斑,朱氏皇族處理叛逆可是極為苛刻的。

    這般罵了一陣,出夠了氣,張永將人頭交給了青龍,轉而對姜離笑道︰“離兒,你此番帶人深入賊窩,憑一己之力平定叛亂,只怕傳回紫禁城里,陛下還不知是如何高興來著,你當真是立下了大功!”

    朱厚照素來好武,平生最大的夢想便是親自提領大軍,北上蒙古,猶如成祖朱棣一般,橫掃漠北,建立不世之勛。

    只是可惜他年紀尚幼,底下一眾大臣擔心重演土木堡之變,卻是無論如何都不準行,他也只能無奈作罷。

    如今姜離這不帶一兵一卒便平定叛亂的事跡如是傳了回去,那朱厚照龍顏大悅卻是必然之事。

    說到底,姜離是朱厚照的親信寵臣,他能立此大功,毫無疑問是為朱厚照在群臣面前漲了臉,朱厚照如何能不開心?

    “大功談不上,只是運氣好罷了。如不是遇上仇鉞,此番我等除了刺殺安化逆賊,或是挾持他逼他放出舅舅,只怕也沒什麼旁的好辦法了。”在張永面前,姜離自然是要實話實說的。

    此一行,當真只是運氣好,但凡有一步行差踏錯,便是滿盤皆輸的局面。

    不說在這敵境暴露身份之後會如何,單說那佛光寺一戰,當真是姜離平生最險惡的一場大戰,哪怕是面對東方不敗,到底也是在明處的對手,可是那精神世界里,虛無縹緲,如不是最終悟出落紅塵甦醒過來,只怕真的會徹底沉淪其中……(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武俠世界里的錦衣衛》,方便以後閱讀武俠世界里的錦衣衛第一百五十一章 見張永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武俠世界里的錦衣衛第一百五十一章 見張永並對武俠世界里的錦衣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