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九十八章 以德導行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官笙 書名︰宋煦

    甦大娘子看著甦李氏的背影,忽然神情動了動。

    甦家不是小門小戶,甦頌入仕近五十年,賞賜無數,不缺錢,但春衣就三百兩,現在看來,還著實夸張。

    想著李家的事,甦大娘子輕嘆了口氣,自語的道︰“希望老東西能全身而退……”

    自官家親政以來,倒下的相公不知道多少,甦頌是唯一一個太皇太後時期的相公,甦大娘子其實日夜擔心,擔心甦家突然一天大禍臨頭。

    如果像呂大防一樣,那真是覆滅大禍!

    甦頌坐在馬車上,馬車轉道御街,趕往貢院。

    馬車里的甦頌,面沉如水,心頭不斷的轉著念頭。

    他不清楚他的姻親李家這件事是否與章 泄兀  還蓯怯氬皇牽 家 柚埂br />
    一個小小開封府都能牽扯到他這個宰相,要是全國推行,能有幾個人跑的了?

    不說那些人,就是‘新黨’,章  癱宓熱司透刪宦穡刻煜掠屑父鋈爍刪唬浚br />
    另外,宮里就干淨嗎?官家就干淨嗎?

    或許官家年輕,剛剛親政,還沒來得及做什麼,但大宋歷代皇帝的事情,是不是要落在官家頭上?

    如果查出了皇家那些齷齪事,那些皇莊,那些永業田,那些采買,其中的種種骯髒,朝廷該怎麼辦?

    朝野又有多少人對此心知肚明?

    他們在等嗎?在觀望嗎?

    甦頌抱著。 睦鋟 冢 凰餐蚯⑴br />
    他必須要阻止章 耍 揮腥魏嗡叫摹K飧鏊曄 丫 磺篤淥 幌M煜綠 轎奘攏  昂推 儺瞻簿永忠怠br />
    “主君。”忽然間,前面駕車的管家停住馬車,拉開簾子低聲道。

    甦頌看了他一眼,撩開窗簾,就看到不遠處,趙煦與李清臣,沈括已經出了貢院,正在沿著御街,由南向北,似要回宮。

    三人不知道在說什麼,有說有笑,似君臣之間沒有任何隔閡,十分親近。

    甦頌看著這一幕,不知道為什麼,本來沉重的心里,忽然一松,仿佛巨石落地,面露笑容。

    管家一怔,剛才還見主君陰沉著臉,現在怎麼又笑了?

    甦頌想了想,拄著拐杖下了馬車,道︰“回去吧。”

    管家很擔心,甦頌的位置,其實比章 O眨  萑揮性俁嗟娜說 潰 薏壞貿粵慫   泄偌一テ牛 蝗四馨閹趺囪br />
    他家這位主君則不同,甦頌沒人護著,‘新黨’對甦頌的攻訐從未停過,不知道多少人想送這位‘舊黨’魁首下獄,給章 諼恢謾br />
    “主君……小心。”管家猶豫再三,還是小心翼翼的說道。

    甦頌擺了擺手,拄著拐杖,迎著趙煦走過去。

    這時,趙煦正回頭看向李清臣,笑著說道︰“李卿家當年文采斐然,與東坡先生不遑多讓,而今被俗務纏身,不如東坡先生高產啊。”

    甦軾的成就,幾乎是全方位的,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出眾。當年歐陽修若不是錯認甦軾為他弟子曾鞏,甦軾就是嘉佑二年的狀元了。

    當初,歐陽修為朝廷選材,不拘一格,曾經判斷,在文學成就上能與甦軾相提並論的,只有李清臣了。

    但李清臣並不熱衷于琴棋書畫,詩詞這些,後世知道他的並不多,遠不如甦軾。

    李清臣微微一笑,道︰“臣不如東坡。”

    趙煦看著他,笑著點頭,道︰“能坦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卿家心胸,令朕佩服。”

    沈括比李清臣,甦軾要大一些,才華或許稍遜,卻也是大才,听著不自覺摸著胡須,道︰“官家,臣認為,詩詞歌賦這些終究是小道,甦東坡性格執拗,不撞南牆不回頭,怕是只能寄情于山水了。”

    甦軾是當今文壇大家,在文道昌盛的大宋,自有無數人相望。偏偏他又不容于‘新舊’兩黨,誰執政都不會放過他。

    歷史上的甦軾,被遠放到詹州,也就是後世的海南島,最偏遠之地,那是朝廷對朝臣最嚴厲的處罰了。

    很顯然,沈括也不大喜歡甦軾。

    趙煦對甦軾很欣賞,但就是在文學方面,放到朝廷,甦軾還是‘舊黨’,是他變法的頑固阻礙。

    趙煦剛要再說,就看到甦頌拄著拐走過來,頓時一怔,停住腳步。

    這位老大人,在大街上來堵他是為了什麼?

    “臣見過官家。”甦頌來到近前,躬身行禮。

    李清臣,沈括等人當即傾身,以示對宰相的尊重。

    趙煦擺了擺手,看著甦頌笑道︰“外面就無須多禮了,甦卿家來這里找朕,是出了什麼事情嗎?”

    甦頌稍稍沉吟,看向李清臣與沈括。

    趙煦有些會意,頓了下,轉身與李清臣,沈括道︰“該說的都說的差不多了,二位卿家先去,你們是大小主考,好好準備一番。”

    李清臣對甦頌有些警惕,沈括倒是還好,兩人听著趙煦的話,抬手道︰“是,臣等告退。”

    等兩人走了,趙煦邁步向前,瞥著甦頌,道︰“甦卿家,這是要說什麼?”

    甦頌拄著拐,見趙煦刻意放慢腳步,微笑著道︰“還是開封府試點的事。”

    趙煦當即想到了甦頌的姻親李家,不由笑著道︰“李家那邊,開封府與蔡相公都與朕打過招呼,不是刻意針對卿家,是丈量土地時候發現的。那李家仗勢欺人,毆傷人命,侵佔民田,不是一天兩天了……以往各級衙門置若罔聞,甦卿家,這是找朕求情?”

    甦頌跟在趙煦身側,慢慢走著,笑容緩緩收斂,道︰“這些事情,蔡卞與臣說過,臣並不是來求情的,臣是擔心,這般下去,不止是臣,怕是章 熱耍 慘 磺A ャ!br />
    趙煦唔了一聲,神情有些感慨。

    ‘開封府試點’,看似是只在開封府,但波及的範圍著實不小。

    如同甦頌一樣,哪怕章 稚硎卣 桓贍切┤攏 撬募易迥兀 派世簦 τ亞著竽兀br />
    官場最本質的還是關系網,大宋階層已基本固化,誰敢說章 納醡y褪喬邇灝裝祝br />
    李家這件事,如果章 蛘摺 碌場 承┤絲桃獠倥  賬桃約八佔夷芘艿牧寺穡br />
    輿論一起,朝堂必然有所反應,作為‘舊黨’魁首,甦頌能撐得住嗎?

    位置再換到章   揪褪侵謔鋼 模 羰悄玫攪飼惺檔陌馴 稚銑 茫 造隳懿還朔 齲 還順 胺吹  啃斜踴ケ穡br />
    難!

    趙煦心底浮現了這個字,繼而又看向甦頌,笑著道︰“甦卿家有什麼可以教朕的?”

    甦頌傾身,道︰“臣不敢,只是有些話,想與官家說。”

    陳皮跟在另一側,悄悄看了眼甦頌。

    這位老大人要說什麼?

    現在朝野對這位老大人都很不滿,‘新黨’不滿,‘舊黨’更不滿,想送他走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甦頌說完這一句,稍稍斟酌,道︰“官家,關于治國,聖人多有論述,古往今來不乏諸多的經驗教訓。臣仕途輾轉數十年,也悟出了一些。”

    趙煦面露感興趣,道︰“卿家說來听听。”

    甦頌隨著趙煦慢慢踱著步子,道︰“官家,人以德為本,以德導行,德不在,則人心不服。是以,人要有德,事才能成,無德不立。朝廷行事,首重以德,得不存,民心不附,社稷危矣。”

    趙煦靜靜听著,面露思索,沒有說話。

    甦頌見著,繼續說道︰“具體到‘開封府試點’,為什麼朝廷會遭遇如此大的反彈,德不存!縱然佔據了理,但理不能服人,唯有德可以。”

    說到這,甦頌沒有斷句,沒有藏著掖著,繼續說道︰“朝廷在做對的事情,可卻先失了德,德行二字,少了德,故行不通。”

    趙煦看向甦頌,神色不動,道︰“卿家,還是反對新法,要朕廢除新法?”

    甦頌沒有回避,直視趙煦的眼神,道︰“事情到了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臣說這些,是覺得,朝廷要以‘德’先行,而不是一力的蠻橫推行,否則今日是李家,明日,可能就是官家。”

    ‘李家’與‘官家’自然不是一回事,甦頌的話意思很明白,現在‘新法’推行采取的是徹底式的蠻橫政策,遲早會燒到趙煦自己頭上。

    變法變到自己頭上,那得多尷尬?

    可現實往往就是這麼尷尬,趙煦對皇家的財產了解還不多,但其中的齷齪肯定不比外面這些官吏,士紳大戶少,必然有過之無不及!

    權力有多特殊,干出的事情就會有多奇葩!

    趙煦這次真的面露思索,他對甦頌的話有些明悟。

    ‘德’,朝廷確實在這方面處于劣勢,這方面,司馬光等人做的最好。

    走了幾步,趙煦忽然再次看向甦頌,道︰“甦相公覺得,朕以及朝廷,現在應該怎麼辦?”

    甦頌不再鋪墊,直接說道︰“官家,臣認為,朝廷需立德,而後行事。臣建議,對‘新法’,尤其是‘方田均稅法’大幅度修改,不能逼得過甚,以緩和為要,徐徐圖之,否則天下,遲早群起而攻之。”

    陳皮瞥著甦頌,心頭暗驚,沒想到這位甦相公,今天還是來‘反對’的。

    陳皮又悄悄看向趙煦,或許,只有他才能明白,年輕的官家在變法一事態度上何等堅決。

    趙煦听明白甦頌的意思,語氣十分平靜的道︰“不可。”

    趙煦沒有多說什麼,平平淡淡的‘不可’兩個字,在甦頌耳邊如同驚雷,伴隨著不可言說的堅定。

    甦頌似乎不意外,沉吟著,道︰“官家,今日臣去,明日韓宗道去,我們二人一去,接下來,就該是章  癱磠A 嵌艘蝗ュ 偌液我宰源Γ俊br />
    甦頌的話說的直白,坦蕩。

    而今朝堂沒誰不知道,趙煦刻意留下甦頌,韓宗道就是來擋槍,背鍋的,二人去是遲早的。

    如果‘舊黨’兩位大佬一去,朝野的所有攻擊矛頭必然指向章  癱澹 舛四芸苟嗑茫br />
    現在不是熙寧年間,卻比熙寧年間更為可怕,激起的是最深層次的矛盾。

    如果,蔡卞,章 絲覆蛔。 親詈蟺拿 肪褪欽造懍恕br />
    趙煦這個皇帝,要怎麼辦?能怎麼辦?

    那是天下幾乎所有的士紳,官吏!沒有‘新黨’沖鋒陷陣,皇帝獨木難支!

    趙煦腳步平緩,神情沒有多少變化。

    甦頌說的這些,他自然有考慮,卻不會任由甦頌說的這般發展。

    甦頌,韓宗道去留,由他決定。章  癱甯僑鞜恕br />
    什麼時候,輪到所謂朝野,天下士紳左右他了?

    趙煦背起手,笑了笑,道︰“重病須猛藥,猛藥往往有副作用,撐不過去就是死,撐過去了就能長的更好,活的更久。這個過程,有去無回。卿家,這件事,無需再說了。”

    甦頌來之前就有所預料,心里輕嘆,繼而道︰“官家,世上的路,沒有筆直的康莊大道,該轉彎的時候,必須要轉彎,否則走了岔路,就無法回頭了。那樣的後果,官家比臣看的清楚。”

    趙煦忽然轉頭,看向甦頌,道︰“卿家,你覺得,李家的事,該怎麼處理?朕听說,那李家的家主是仁宗朝的侍郎,素有威望,現在嚷著要撞死在縣衙。”

    甦頌驟然臉角繃直,沉色。

    李家的事,人證物證確鑿,鬧起來是沒有一點好處。偏偏朝野,士林間不看這里面的事情,只認為是朝廷‘新法’所致,或者是章 褚獗 矗 喲罅碩浴 路  牡種埔約罷 墓нΑbr />
    甦頌作為姻親,自是要避諱,默默再三,道︰“官家,此事臣不做評論,希望大理寺據實判斷,勿枉勿縱。”

    趙煦笑了笑,道︰“卿家,以往不知道李家的事情嗎?”

    甦頌臉色微變,心頭沉重,停下腳步,躬著身,道︰“臣知罪。”

    甦頌不止知道李家的事情,朝野大部分人,基本都是如此,他以及朝野絕大部分人心知肚明。

    這是公開的秘密,朝廷里,又有幾個干淨的呢?

    趙煦背著手,看著宣德門近在咫尺,道︰“卿家,這些事情,都是你這樣的態度縱容出來的,綿延了數十年,還要繼續縱容下去嗎?”

    甦頌跟在趙煦邊上,沒辦法回答。(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宋煦》,方便以後閱讀宋煦第兩百九十八章 以德導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宋煦第兩百九十八章 以德導行並對宋煦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