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計劃開始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請賜我體重 書名︰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頭

    一旦進入十萬里大山的範圍之內,放眼望去盡是無邊無盡的森林。

    良逸目有回憶,他至今還記得自己剛剛穿越來的時候,地點大概就在十萬里大山的邊界處。

    轉頭與師妹相視一笑,這是只有他們兩人才有的獨特回憶。

    晚亭歸在情報中標記的地方並不太好找,即便有了晚亭歸給的地圖良逸等人也廢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了大概地點。

    “地圖上是這里,可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

    月白再次對照了一邊地圖,發現的確是腳下的這片區域沒錯,可在她的感知中竟然是完全普普通通的地方。

    “不對,這里虛空之中有一層極為隱蔽的陣法覆蓋!”

    甦幼儀閉上眼楮,無形的劍意法則直接鋪天蓋地的涌出。

    在仔細感應了一陣之後,借助劍意帝冠的感知她這才敏銳察覺到了一點點的微弱不對勁的地方。

    月白順著甦姐姐手指的方向探查過去,果然在那一處的空間節點上找到了與其它虛空有些許不同的痕跡。

    就在這時,晚亭歸交給眾人的地圖猛然大放光明,一塊月白色的寶石從地圖中這個地點的標記中飄出,緩緩飄向了眾人的前方。

    良逸簡單的感應了一下,發現這塊寶石只是一個類似通行證的東西,應該是晚亭歸搞的。

    在眾人的注視下,寶石如水一樣慢慢融于距離眾人數丈遠的虛空之中。

    就像拉開了一層拉鏈一樣,虛空中悄然打開了一個洞口來示意眾人進去。

    良逸和甦幼儀對視了一眼,兩人都並沒有從這道入口里邊感受到什麼危險。

    “走吧,應該是晚亭歸在迎接我們。”

    良逸一馬當先,直接順著還散發著瑩瑩光亮的洞口邁入其中,身後的月白等人也順著良逸的步伐直接一涌而入。

    隨著最後橘大爺身影也從洞口消失的時候,洞口也隨之關閉不見蹤影,這片區域重新恢復了寧靜。

    “拿秘境來當做埋伏的地點嗎•••”

    感受了一下踏進入口之後遭遇的虛空阻隔力,良逸發現這個秘境竟然還不小的樣子,至少不是一個小型秘境能比的。

    秘境這些空間每一個都是依附在玄機大世界上邊的,面積越大的秘境與玄機大陸相應的距離就越遠,中間的虛空阻隔之力也就越強。

    以良逸的剛剛感受到的虛空阻隔力來判斷,這個秘境應當是一個中型秘境,而且是差一點就能到達大型秘境的程度。

    甦幼儀和月白兩人打量著周圍的天地,他們目前所在的位置正處在群山之上,周身白雲圍繞,頭上就是罡風層。

    而在他們腳下群山圍繞之間,有一片宗門遺跡存在。

    “幼儀姐姐!”

    月白在打量了一下腳下的遺跡後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看向身邊的甦幼儀。

    “嗯!”

    甦幼儀也發現了,腳下遺跡殘留的陣法,與他們在外界遇到的那個神秘陣法是同宗同源的。

    橘大爺打量了一下周圍的天地,沒有一點影響,那應該就是第二紀元的遺跡了。

    “這個宗門在典籍之中沒有記載。”

    甦幼儀仔細查看了一下宗門建築之上的花紋,以及宗門之中殘留的陣紋,發現在她知道的記載中並沒有類似的介紹。

    從目前他們看到的宗門遺址規模來看,這個宗門在全盛時期應當只是個一品宗門,具體實力不太清楚。如今雖然秘境的保護,但在時間長河的侵蝕下,已經顯得無比破舊而荒涼了。

    “快下來吧,我這邊布置好了。”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下邊宗門遺址中傳來,悠悠然的飄向了天空眾人。

    “是晚亭歸,她在下邊•••”

    良逸凝聚目力,看到了站在一座廢棄大殿上正抬頭看向他們的晚亭歸。

    眾人依言落了下去,隨著距離的不斷拉近,這個宗門遺址的細節也在逐漸清晰的展露在眾人面前。

    “是一個陣法宗門嗎?”

    甦幼儀看著宗門中隨處可見的陣紋,若有所思的猜測道。

    正常宗門雖然也會到處都會有陣法布置,但絕對不會像這種專攻陣法的宗門一樣如此普遍,並且從殘缺陣紋依舊繁奧難懂上來看,這些陣法完整的時候也不是什麼簡單的陣法。

    只不過如今早已破敗不堪,里邊蘊含的力量也已經流失殆盡,只剩下了空殼一堆。

    “淨血宗,發明血幽淨心陣的那個宗門。”

    晚亭歸手指了指四周的遺跡,笑著為眾人解釋道。

    良逸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晚亭歸會將埋伏設置在這里,原來這個遺址就是那個陣法被創造出來的地方。

    “沒想到這里還有個秘境,十萬里大山的人沒發現嗎?”

    良逸有些奇怪,沒想到在妖族的領地內還有沒被發現的秘境。

    “這個•••我也不清楚。”

    月白有些害羞的搖搖頭,她之前跟著師父修行的時候只關心修行方面的事,其它什麼事情她都沒有關注過。

    至于橘大爺就更不用說了,幾乎沒在妖族待過,回了十萬里大山估計自己不說都沒人認識這個妖皇的兒子。

    “哈哈,妖族自然不會放著一個秘境在自家領地,能發現的秘境他們其實都已經清理過了。”

    晚亭歸眼角彎彎,輕掩著嘴笑道。

    “那這個秘境•••”

    听到晚亭歸這麼說,良逸就察覺到不對的地方了。

    “這里本來是沒有秘境的,只是一片平常的森林罷了,至于這個秘境則是我讓玄武使他們從別的地方原原本本搬過來的。”

    晚亭歸笑著給良逸他們解釋道。

    “如果只是簡單布置陷阱的話,不管布置的多麼完美都總歸是假的,會有被白虎使看穿的可能性。所以我就直接把發現血幽淨心陣的這個秘境給搬了過來,這樣就真的不能再真了。”

    “••••”

    說得好有道理,說得良逸竟然無言以對。

    假的可能會被看穿,但真的那就是真的,除非白虎使根本就不想進來。

    甦幼儀和月白兩人也是苦笑不已,這人也太亂來了,直接把一個中型秘境給從不知道什麼地方給搬到了這里。

    不說移動秘境的危險性,就是避開妖族耳目就很難了。

    萬一被妖族發現了晚亭歸的動作,那肯定是要起沖突的甚至是不死不休的程度,畢竟誰知道這群人往自己家里扔了個啥,萬一是連接深淵的傳送陣呢?

    “沒事的,我特地挑選的九靈元聖不在家的時候來的,除了九靈元聖之外也沒其他人能發現我們了。”

    晚亭歸從甦幼儀的表情上就看出來了她們兩個在想什麼,笑吟吟的還帶有一絲得意的為兩人解釋道。

    為了實施這個計劃,她把各種各樣的情況都算了進去,這次行動決不能有失。

    在和良逸等人見過面從營地離開之後,晚亭歸回到住地將和良逸等人交談的過程重新回憶了一遍之後才發現在當時她根本沒有發現的點︰

    謫仙離開時那意味深長的目光與笑容。

    思索了好一陣,晚亭歸才逐漸想明白。

    在得知他們計劃要殺了白虎使之後,謫仙就這件事當作了他們這些人的“投名狀”!

    她說她叛教了,因為良逸的關系並且敢親自直面謫仙的緣故,陳華可能會給她一些基礎的信任,但噬靈教其他人呢?

    那些人陳華又不認識,見都沒見過,陳華為什麼要給他們信任?

    所以這次獵殺白虎使的行動就是一次試金石和投名狀。

    這件事僅憑她一個人絕對不行,至少要他們這些叛出噬靈教的人一起努力才行。

    只有證明了他們這些人有一定的能力,並且是真的站在了深淵對立面,那陳華幫他們也無可厚非。

    晚亭歸猜測即便她沒有這個埋伏白虎使的計劃,謫仙可能也會找其它事情來對他們進行一個測驗。

    “只是不知道謫仙的這層意思,良逸和甦幼儀知不知道。”

    晚亭歸悄悄打量了一眼正在四處觀察的良逸和甦幼儀,至少從表情上她看不出絲毫問題來。

    “既然你早就找到這個秘境了,那這個秘境的掌控權你也拿到了吧?”

    良逸可不覺得晚亭歸發現這個秘境之後,只是拿走了一個陣法就完事了。

    “那是自然,這個秘境如今已經徹底納入我的掌控之中了,這也是我有自信我們能瞞住白虎使的底氣所在。”

    晚亭歸理所當然的點點頭,別看現在這個秘境一片無主之地的樣子,其實晚亭歸就是這個秘境的實際掌控者,能夠無聲無息調動整個秘境的力量來為他們進行遮掩。

    “那外邊陣法的那個不協調之處也是你故意留下的?”

    甦幼儀想到了他們在外邊發現的那點特殊之處。

    “嗯,那個的確是我故意留下來的。”

    晚亭歸直接坦白的承認道。

    “畢竟這個秘境已經存在了無數年,陣法還依舊完好如初的話也會遭人懷疑,所以我就特地留下來了一點為不可查的痕跡來加深真實感。”

    “好縝密的心思。”

    甦幼儀和月白齊齊在心里感嘆道,這點小細節正常人真的很難注意到。

    “所以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此時的良逸也已經大概將這個宗門遺址用神識探查了一邊,至少在良逸的看來完全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確認沒問題之後,良逸轉身問向了晚亭歸。(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頭》,方便以後閱讀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頭第五百二十三章︰計劃開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頭第五百二十三章︰計劃開始並對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頭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