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坐以待斃(1)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渡羽 書名︰劍之遙

    劍之遙最新章節

    因為青雲雙手撐地準備起身,所以他根本就來不及格擋。

    于是不出馬旺所料,簪刀毫無阻礙地扎入了青雲的左胸,只留下了尾部還落在他的胸口之上嗡嗡顫抖,正中心髒,而青雲臉上的表情則和剛剛死去的齊飛如出一轍。

    似是覺得這少年必死無疑,馬旺也恢復了那古井無波的冷酷,只听他略帶陰狠地說道︰

    “小子,別說我以大欺小,看在你馬上就要去跟齊飛作伴的份上,我就提點你兩句,萬一你下輩子還能投胎做人的話,興許用上。”

    在馬旺看來,氣若游絲的青雲已經沒有了半點亡命反撲的余力,他本想就此了結對方,但是不知怎地,同樣是胸口中刀的青雲不禁讓他想起了剛剛死去的齊飛。

    那個容貌陰柔,面犯桃花的尸體還尚有余溫地躺在自己身後不遠處,他不禁未下殺手,而是語調輕緩地說道︰

    “首先,不管你口中所說是真是假,你都不該在我與他人斗法之際隱藏在暗處,此為修士間的大忌,如此一來你怎麼說都擺脫不了居心叵測嫌疑,此為其一。”

    隨著馬旺的點評,青雲臉上的血色正快速的褪去,面如金紙,而馬旺則豎起了一個手指,接著道︰

    “你既然看到了是我殺死的齊飛,若是放你回去通風報信,一旦那梨仙老妖婆收到了消息我豈不是自找死路?所以定然要將你斬草除根,也不在乎你姓甚名誰,此為其二,呵呵。”

    言及此處,馬旺還嗤笑了兩聲,搖頭哂道︰

    “這其三嘛,便是到了被我盯上了的時候,你卻在這引頸就戮不做殊死一搏,這就是你自己蠢,以後還是只有被人宰殺的份,是你自己該死!”

    頓了頓,馬旺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殘忍的說道︰

    “倒不如我送你上路,也免得你落在那些心腸歹毒之人的手中飽受折磨,你說是不?小子,馬上就要下去了,替我向齊飛問聲好哦!”

    說完,馬旺便閉上了嘴巴,不再開口。

    齊飛與他有舊,雖然說不上至交好友,但是也是相識近二十年,對于親手殺死相熟之人,他的心中多少有些難過和壓抑。

    可這小子不僅說謊在先,還犯了修士間的大忌,不啻于在自己面前找死,那可怪不得自己了,要怪也只能怪這小子自己蠢。

    青雲沒有說話,臉上也沒有什麼復雜的表情,他只是就這麼看著面前教訓了自己的半天的馬旺,就這麼定定的看著,蒼白的臉上倒是出現了一縷受教的神色。

    這讓正坐等敵人翹辮子的馬旺沒來由的冒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不過隨即他便狠狠的否決了自己那種念頭。如此螻蟻,殺了也就殺了,死了也就死了,怎會給自己造成危險?當真是可笑!

    于是乎,在馬旺冰冷無情的注視下,青雲沒有絲毫掙扎,沒過多久,終于雙臂一軟,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停止了呼吸。

    靈引境的修士還沒有神識,只有超越凡人感知的靈覺,雖然遠沒有神識那般達到可以相互交流的敏銳,但馬旺已經感受到了青雲身體內的生機,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流逝,可是他還是沒有輕舉妄動。

    事實上,他對于自己如此處理青雲,內心深處甚至都感到了一絲仁慈,能給這螻蟻幾息殘存的時間,留他一個全尸,實乃自己的恩賜。

    當然了,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與他的右臂受傷過重,已無力再戰,本身亦是存了獅子搏兔的想法。

    約莫又過去了一分鐘,眼見青雲的胸膛一直沒有一絲一毫的起伏,他的心中這才終于放下了最後一絲警惕。

    這小子修為本弱的可憐,心髒又被穿刺,如此重傷任誰都沒法閉氣一刻鐘的時間。

    當然了,他不知道青雲的靈引初期只是空架子一個,不僅沒有什麼招式術法,甚至連件趁手的兵器都沒有。

    他只是覺得以青雲靈引初期的修為,已經能對半廢的自己產生重大威脅,使些陰謀詭計也不怎麼損失顏面,當然了,性命面前,顏面又值幾個錢啊!

    念及此處,馬旺竟然有些暗暗得意,一天之內擊殺兩名同境界修士,更取得了一把能夠用來偷襲的寒鐵簪刀,還有那元化境高人留下的財寶,真是鴻運當頭啊!

    “先將這小子和那齊飛的尸體一起處理了以絕後患,然後再找去寶藏吧,若是被人發現,只怕師父還抵不過萬古流和梨仙婆婆兩人聯手。”

    略一思索,馬旺還是決定先首先處理尸體,當下他便不再顧忌,大步流星地走到了青雲身前,準備拔出他胸口的簪刀。

    同樣的,也就在他剛剛俯身準備拔刀的那一瞬間,青雲本還半睜半合,像是有些死不瞑目的雙眼猛然睜開,爆射出兩道銳利的寒芒,頓時將彎下腰的馬旺嚇得是肝膽俱裂,神魂激蕩。

    由于心神巨震,馬旺愣是沒止住想要停住的上半身,一頭栽向了青雲,與此同時,青雲也是一把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緊接著,青雲的眉心緩緩浮現出了一道蜿蜒的血線,猶如天眼一般明暗不定的閃耀著,仿佛隨時會睜開,而他周身那狂暴的戾氣與殺意,不消片刻便讓馬旺的心神從震顫中徹底失守。

    隨即,令他更為膽寒的事情發生了!

    馬旺只覺從被扼住的咽喉處竟猛地傳來了一股怪異的吸力,那股吸力熾熱、嗜血,但自己似乎並沒有什麼東西被洗出來。

    可僅是短短的一瞬間,他卻覺得自己仿佛蒼老了數十歲,等到他想要反抗之時,卻發現自己連手都抬不動了。

    若是現在有面鏡子,馬旺定會感到十分高興,因為機智的他又一次猜對了,自己的確蒼老了數十歲!從一個面目還算英俊的青年人,已經變成了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且這種衰老的趨勢還在加劇。

    這時候,馬旺也不知哪兒來的力氣,已經布滿皺褶的枯爪緊緊抓住了青雲縴細的手腕,試圖將那能吸取他生機的魔掌從自己的脖子上拿下。

    可令他的心再次陷入深淵的是,當他剛剛提起體內靈力之時這才發現,自己的丹田竟然也已經變得空空如也!

    原來驚恐中的他竟沒有發現,自己的靈力早就被青雲掠奪的一干二淨,只是在這驚恐的背後,馬旺卻倏地平靜了下來,甚至在心中荒誕的奇怪道︰

    “真是奇了怪了,這小子怎麼就能閉氣那麼長的時間?難不成他已經能夠做到內循環了?這不可能啊!”

    短短幾十息的功夫,這可憐的馬旺就已經從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人,變成了一個行將就木的古稀老頭,靈力也蕩然無存。

    而青雲指導感覺和那石頭一般,再也無法吞噬到生機靈力以後,他這才松開了令自己的魔掌,然後一腳將老馬給踹飛了數丈之遠。

    砰地一聲落地,馬旺頓時連吐了好幾口殷紅的鮮血,但他卻沒有管已經碎裂的五髒六腑,而是直愣愣地看著自己枯槁猶如雞爪的雙手,喃喃低語道︰

    “這是怎麼了?我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

    不過青雲卻沒閑工夫管著可惡的馬旺了,他趕緊閉上眼,仔細的感受著體內的變化。

    胸口的寒鐵簪刀,被他一把抽出拔出,雖然鮮血噴涌不止,但卻以一種極其詭異的恐怖速度快速減緩,就像是被巨石堵住的溪口一般。

    若是此時馬旺的神志還足夠清醒的話,定會再次嚇得亡魂皆冒。

    又過了不到百息的時間,青雲的心血便停止了流淌,傷口在止血之後便慢慢愈合,怕是再有個把時辰,這洞穿心髒的豁口就可以恢復如初了。

    而在吸收了馬旺體內那澎湃的靈力之後,青雲他竟然發現自己的修為似乎提高了一些,隱隱的有一種達到了靈引初期巔峰的感覺,不禁暗道︰

    “麒麟噬果然逆天,竟連心髒被穿都可以修復,而一個靈引後期修士的靈力,居然也讓我的修為達到了靈引初期的巔峰!難怪小七說它以前近乎是不死之身,真不知這天龍最後是如何將它給活活虐死的。”

    不過若是小七現在還醒著,估計得給青雲這話氣得七竅生煙也說不定,當然了,他現在還沒有七竅。

    虐死堂堂的麒麟真靈?當年若非天地大劫,眾靈之間均沒有避過此劫的穩妥手段,他也不需要兵行險招,想要吃了當時最為強大的天龍了。

    他確實比天龍要遜色,但是每次落敗想要全身而退卻根本不是問題,若非橫豎是個死,他也還不至于去觸天龍的霉頭,然後到了青雲的心中卻變成了被人家活活虐死。

    不過青雲在心中雖然感慨,但也有莫大的可惜。因為自己先前的猜測是正確的,這麒麟噬在他手中的威力確實要遜色許多。

    他不僅沒能將馬旺給徹底滅殺的,即使在馬旺受傷和自己偷襲一擊得手的情況下,他仍舊沒能吸盡他的靈力和生機。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之遙》,方便以後閱讀劍之遙第九十二章 坐以待斃(1)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之遙第九十二章 坐以待斃(1)並對劍之遙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