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接踵而至(1)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渡羽 書名︰劍之遙

    “哼!”

    白柄黑身的洛雲劍破體而出,青雲仗劍回擊,沈禮的兵刃應聲而斷!

    “再說一遍,我是來救你們的,停手!”

    這可是洛雲劍真正意義上的首次對敵,小家在青雲手中激動地那叫一個顫抖不已,似乎極欲于主人面前表現一番。

    “我信你我就是傻缺!”

    看了眼地上折斷的劍身,再看看青雲手中那顏色奇異的寶劍,沈義眼中殺機畢露。

    “找死!”

    洛雲劍同樣黑光隱綽,散發著邪詭的暗芒,可見二人皆是打出了真火。

    早在三十三界,青雲便以百脈境修為殺過元化境一層的修士,現在面對這沈義自然不會放在眼中。

    沈義也沒意識到自己的對手究竟是從怎樣的血肉磨坊中摸爬滾打出來的,一擊靈刃虛晃而過,他又從百寶囊中取出了一柄嶄新的兵刃。

    于是左右手一長一短,竟搞了個雙劍齊出。

    “華而不實!”

    小爺不屑的冷笑道。

    眼見沈修竹在經歷過最初的慌亂後居然也取出武器,準備回來和沈義並肩作戰,他頓時又被這倆人氣得頭大如斗,暗道真是好心當做驢肝肺。

    “沈修竹!是我!咱們之前見過!我是來救你的!”

    “你…我沒見過你啊!”

    咋一听小爺的听聲音,沈修竹確實覺得好像還真有些熟悉,一時半會卻又摸不著頭腦。

    而打斗狀態的青雲也是疏忽大意,自始至終都沒摘下過臉上的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沈修竹自然“沒見過”。

    “哼!莫再妄想拖延時間了,受死!”

    要說這沈義也真是頭倔牛外帶傻缺,揮手阻攔沈修竹之後再度朝青雲攻擊而來,氣得小爺怒吼道︰

    “滾!”

    血光彌散瞳仁,白柄黑身的洛雲劍散發出攝人心神的凶煞。

    要說這沈義的境界雖然不高,但實力倒也差強人意,長劍主攻短劍防守,欺身之後短劍凌厲長劍協助,剛開始一來二去著實將青雲打了個措手不及。

    不過小爺向來是遇強越強,特別是被打出火氣來的他出手也不再保留。

    測試過洛雲劍的堅固程度之後,他開始大開大合直接以寶劍轟擊對方化形的靈刃。

    接連比斗了數十息,沈義一個不慎,瞬時便被青雲以巨大的蠻力直接震退了老遠。

    情知可能難以力敵,他目光一閃,重新拉開了距離。

    接著就見其將長劍拋擲空中,而後並指一點,豐沛的靈力立時將長劍化作了一朵巨大的多彩異花,懸浮在二人交戰的上方。

    “小賊納命來!”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那異花緊隨沈義,話音剛落便飛速旋轉,繼而電射出一片薄如蟬翼,卻足有巴掌大的花瓣,目標直指青雲!

    “有點門道。”

    小爺扯了扯嘴角,因為他在那朵狀若牡丹的巨花上聞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濃香,深知事出反常必有妖。

    “難道有毒?”

    不過倘若僅是有毒,那他還真就不怕了。

    花瓣雖快,卻沒到青雲避無可避的速度,舉劍相迎劍刃破風,洛雲劍剛好將之一分為二,不料這花瓣去勢不減,居然如靈蛇般仍舊死死的盯著小爺。

    無奈,側身躲過了一枚的他還是被另一枚給打在了左臂之上。

    緊接著,一陣眩暈與虛弱感瞬時傳來,暗道一聲果然有毒,青雲赫然發現,自己的生機竟迅速流失!

    “這是什麼詭異的招數!?”

    虛弱感如驚濤拍岸般席卷而來,青雲頓時一個踉蹌。

    好在內丹中的麒麟紫氣尚有稍許,毒素頃刻間便被吞噬的一干二淨,只是那花瓣好似扎根般直接生生鑽入了他左臂的血肉當中,青雲怎麼拔都不拔出來。

    甚至可怕的是,其肩胛傷口處已然長出了新芽,好似他的肉身已經成了為花兒的土壤似得。

    “走!”

    見狀,沈義二話不說,拉著背後的沈修竹轉身便逃,巨花立時重新化作長劍,仿佛方才的莽撞與沖動都是假象。

    眼見于此,小爺索性也不去追了,僅稍稍運轉麒麟噬,肩胛上的花瓣便再也無法生長半分。

    反正待會兒沈禮來了,就說自己被那能吸人生機的花瓣擊傷便是了。

    “我打算幫你們一把你們卻自尋死路,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小爺違心的想道。

    只可惜他這頭剛想罷手,但有的“人”卻不願意了。

    哦不,應該說是劍。

    主人怎能輕言放棄?難道洛雲劍比那庸脂俗粉的艷花差了?

    剎那間,這詭異的寶劍竟主動吸收起了青雲體內用以中和眩暈毒素的麒麟紫氣!

    “洛雲劍,你要干什麼?”

    小爺心中一驚,剛想運氣阻止,怒氣沖沖的洛雲劍居然已經拖著他的右手,自顧自的揮出了一道劍芒!

    按道理目前的他是沒法靈力化形甚至靈力破體的,只不過嘛,這道“劍芒”並非通常的藍綠亦或純白之色,而是與月夜一般,極致的黑!

    不死天罰!

    青雲大驚失色!

    這玩意要是出世,那可真得生靈涂炭了。

    好在洛雲劍芒傳回心中的意識卻是讓他稍安勿躁,青雲只得默默注視著一切。

    沈義著實沒料到這小子居然這麼快便能行動自如,甚至揮斬劍芒,不過這道劍芒看起來除了氣息邪惡之外,威力幾乎為零,他不禁有些輕蔑的露齒一笑。

    你丫的即便隱藏修為想要扮豬吃老虎,可這也太拿不上台面了吧?

    這記劍芒怕是比自己一個屁的威力都大不到哪去吧?

    不屑的抬劍,破空,他要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好好領教領教,什麼才叫做真正的劍芒!

    只是下一瞬,令三人俱是大跌眼鏡的一幕發生了!

    就見青雲那道黑色劍芒突然間變成了粘稠的液體,被沈義擊中之後也沒有潰散,而是好似張開了血盆大口,直接將他的靈刃給吞了個一干二淨!

    緊接著黑光去勢不減,甚至越來越快,剎那間便到了沈義身前!

    “不好!”

    這時候沈義方才察覺到自己大意了,但電光石火也來不及大幅度的躲避,于是乎他只能微微側身,引得黑光于其的肩頭劃開了一道不足拇指寬的豁口。

    “呼~好險~”

    頓時,沈義心中大石落下,他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傷勢多半不重。

    不過再瞧那帶著面具的敵人之際,他感覺對方似乎也正驚愕的看著自己,並沒有出手的意思,這是怎麼回事?

    “咦?傷口怎麼不疼呢?”

    他剛想低頭查看,可天一下子卻好像全黑了下來,眼中也再也沒有了任何光亮。

    瞬息之後,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比羽毛還要輕,再接著沒有了四肢,沒有了心跳,沒有了呼吸,直至最後。

    沒有了一絲一毫的,感覺。

    “那…黑光有毒?可是無形的劍芒怎麼會有毒呢?對了,那小子怎麼到現在還如此生龍活虎呢?”

    帶著最後一點疑惑,沈義,暴斃。

    很明顯,他中了麒麟紫氣,但讓青雲更加震驚的還在後面!

    因為通過洛雲劍,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不死天罰正受寶劍的控制,不僅在吞噬沈禮的生機,甚至就連魂魄都被那鑽入他體內的黑光給吃了個一干二淨!

    僅僅數息過後,堂堂元化境的修士,便在青雲和沈禮驚駭絕倫的目光中,成為了一具灰黑色的尸體,最終煙消雲散。

    徹底吞噬完沈禮之後,洛雲劍並沒有召回射出的不死天罰,青雲也能感受到劍身上的黑色似乎淡了一分。

    但他卻從洛雲劍那模糊的意識中得知,如今的不死天罰早非當初的極惡邪物,甚至通過麒麟紫氣的滋養隨時都可以再生。

    而且更神奇的是,不死天罰雖然隨著沈義的身軀一同消失,可他的生機以及生魂魂力卻丁點不落的以某種不知名的方式,緩緩匯聚到了自己體內。

    眨眼的功夫,他原本被那異色花瓣吸收的生機瞬間補充完整。

    “哼,沈家還真有些手段。”

    冷哼一聲,青雲抖抖肩膀猛然施展麒麟噬,猩紅的漩渦便將扎根肩頭的食人花瓣給吞噬殆盡,傷口也頃刻復原。

    做完這一切,他收起洛雲劍,趕忙來到了沈修竹面前。

    沈義的倉促慘死讓沈修竹魂不附體,眼見青雲到來,他更是被嚇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

    不過這少年倒也算硬氣,即便目中充滿畏懼,可卻始終沒有出聲求饒。

    “沈修竹,是我啊,我真是來救你的!”

    “你…你到底是誰?為何要殺我七叔!”

    沈修竹結結巴巴的問道。

    這時候,小爺終于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誤,趕緊摘下了面具。

    “你是…青雲?!”

    “是啊!”

    無奈的笑了笑,青雲也有些不好意思。

    嘴上說救人,可手下卻稀里糊涂干掉了對方的長輩,換做是誰都不會相信。

    “你!青雲!那日我好心幫你,沒想你卻跟沈禮狼狽為奸想要害我!”

    怒目圓睜的沈修竹斥責道。

    “我一直強調來救你,是那沈義不長眼,非要與我纏斗的好不好?你們還偏不信!”

    “你!”

    沈修竹頓時語塞。

    此時的他稍一回想,這才發現青雲好像確實自始至終都說自己是來救人的,即便動手剛開始也克制的很。?

    畫外音︰作為一名底層鋪蓋,最近真是累慘了~(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之遙》,方便以後閱讀劍之遙第五百三十八章 接踵而至(1)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之遙第五百三十八章 接踵而至(1)並對劍之遙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