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學前(2)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渡羽 書名︰劍之遙

    “不都怪你!賦詩姐還是有點擔心你不喜歡太縴瘦的,可有些地方又不是肚子說大就能大起來,這不,我就想了個招給賦詩姐勒一勒,擠擠總會有的嘛!”

    噗~

    小爺差點笑噴,而龍賦詩的一張俏臉真乃鮮紅欲滴,卻也不忘狠狠剜了他一眼︰

    “你還笑!”

    “好了賦詩,我們認識也有段時間了,你看我像是在乎這些的人嗎?”

    “誰讓你之前瞧顏久的眼光也太嚇人了…”

    自從徹底拜服于龍賦詩的廚藝之下,阿蓮現在幾乎已經完全站在了和她同一戰線,幾乎事事都為龍賦詩搖旗吶喊。

    “哎,我這不已經解釋過了嘛!”

    青雲抓耳撓腮,也不知該說什麼好。

    “對了,方慈航找你干嘛?”

    羞澀過後,龍賦詩快速的變回了那個處變不驚的龍傾城,好奇的問道,而青雲也未隱瞞,將二人之前在宿舍外交談的內容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可讓小爺無語的是,阿蓮和小狐狸的關注點居然都在繃帶男為了發妻獨自承受痛苦這件事上,而且她倆還都認為那顏久對方慈航也非常有好感。

    “雲郎!你看看人家方慈航,從一而終不離不棄,即便妻子只是個壽命有限的凡人,他竟然都願意為其承受跗骨蝕心散的痛苦,你呢?!”

    “我怎麼了我?”

    “你看看你,有我還不夠,又拐了賦詩姐!”

    “我…”

    小爺無語至極,偏生又無法反駁,只得趕緊轉移話題︰

    “你們是咋看出來的?”

    “這還用看?顏久明顯在是裝醉!”

    阿蓮篤定道。

    “嗯,首先如果真的醉了,一般人都會說我沒醉,其次修為到了她這地步,就是真的醉了也不至于失態到要人攙扶,且理智尚存的話應該會選擇自己最信任的人,那便是方慈航。”

    龍賦詩以自己一貫的冷靜,分析道。

    “我說賦詩你一看就沒喝醉過。”

    小爺笑道,不過回想起顏久和方慈航一起吃飯時的種種細節,他不免也有些懷疑。

    且目前看來,方慈航的人品極佳,應該是顏久這種缺少安全感的女修最最看重的一點。

    “若方慈航真有意,他剛才就不會從顏久屋里出來了,咱也別操心了,我還答應了要幫他壓制毒素呢!”

    “你打算怎麼做?”

    龍賦詩問道。

    “我的血液里也有毒,只不過極其微量,方才在外面的時候試驗過了,跗骨蝕心散的毒性對我沒有任何影響,而且會被我體內的毒素逐漸吸收。”

    “雲郎你打算以毒攻毒?”

    青雲搖頭失笑道︰

    “以毒攻毒,那需要對各種毒性有極深的辨識度,我可沒那水平,不過借他一滴我的毒血,用以吸收一定量跗骨蝕心散的毒性應該是能做到的,至少也可以延長他的壽命。”

    說到這里,龍賦詩突然輕聲問道︰

    “對了,萬叢芳當日也問你是否中了毒,你的血里為何會有毒?我怎沒听你說過?”

    麒麟精血是青雲最大的秘密,不過現在他和龍賦詩也就沒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在得到阿蓮的點頭肯定之後,小爺便將自己真正的身世給說了出來。

    “麒麟牙!沒想到青雲你…”

    望著龍賦詩震撼到無以復加的俏臉,青雲撓頭笑了笑,似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啥,過去都過去了,爹娘已故,麒麟牙已毀,我現在只不過是個一窮二白的小小散修罷了。”

    “切,我就說你是麒麟子,那些個天驕什麼的連給你提鞋都不配!”

    阿蓮不屑的冷笑道。

    “確實,十數年修煉到元化境三層,還在三十三界中活了下來,此種天資就是丹林也無法和你相比,而且這都是憑你自己一點一滴積累下來的,從未借助過任何身份與背景的力量。”

    龍賦詩與阿蓮的觀點不謀而合。

    “身份?背景?開什麼玩笑!不說雲有崖是不是還六親不認,就是仙劍派,當年為了去找我那便宜大伯為父報仇,差點就被卓不凡的手下一招給斃了,你說我還敢去找他們嗎?”

    即便淡然了許多,可每每念及這些往事,青雲心中總是有些窩火。

    “我現在巴不得卓不凡沒事就去萬叢芳那里找找死。”

    青雲不欲在身世上過多糾纏,于是岔開了話題。

    “按照我估計,方慈航如果再煉制不出解藥,也就這幾年活頭了,不過有了我的麒麟紫毒,他應該還能再拖個幾十年,至少也能陪他的妻子安然終老。”

    “就不能想辦法救救他嗎?”

    小狐狸于心不忍。

    “不能,莫說這多重劇毒,就是跗骨蝕心散那也是魔生門中非常高端的一種毒藥,沒有藥方你根本就無從下手,即便有,以我現在的水平也不可能煉出半顆!”

    小爺無奈的攤了攤手。

    “跗骨蝕心散是嗎?”

    這時候,龍賦詩突然出聲。

    “賦詩,別告訴我你知道…”

    “不知道,但我似乎在玉靈師父那里看到過這個名字,當時因為對煉丹不感興趣我就沒翻閱,等下次他老人家高興見我了,我就去藏經閣找找。”

    “那最好了!”

    阿蓮拍手相慶。

    “阿蓮,我這還是第一次見你對一個人類的生死這麼關心。”

    “嗯嗯,誰讓他沒有吃著碗里的望著鍋里的呢!”

    “呃…”

    小爺語塞,龍賦詩掩嘴輕笑。

    到了深夜,阿蓮笑嘻嘻的將僅有的一張床讓給了龍賦詩,不過這點小心思又怎能瞞得了運籌帷幄的龍傾城呢?

    “孤枕難眠,蓮妹不如跟我一起睡吧。”

    于是乎可憐巴巴小狐狸便被叫了過去,竟是兩名絕色佳人相擁而眠,只有苦逼的小爺在集火陣旁的蒲團上打坐取暖。

    好在日漸相處,龍賦詩也學著阿蓮,對青雲的羞赧與避諱少了很多,皓腕凝霜,羅襪無蹤,那一抹生澀的撩拂,才是圓月下最難熬的悸動。

    畢竟有的看總比沒得看好多了。

    二女如鶯燕壓低聲音嘰喳了一夜,搞得青雲是焦躁難耐,何止心火,五髒六腑都是火氣。

    不得已,天剛剛亮他便顧不上洗漱推門而出,去呼吸下這小世界一天中最清新的空氣。

    “我出去轉轉。”

    “去吧去吧雲郎,我和賦詩姐再聊會兒~”

    “女人就是話多。”

    小爺心中腹誹。

    知靜洞天的招生標準乃是擇優錄取,故而四洞中基本都是些百脈境和元化境的修士,鮮有靈引境。

    以青雲元化境三層的修為在這里並不算很高,卻也不低,故而有不少百脈境的老生給他這新來的同學見禮。

    由于明天才有課,他打算在絳雲洞附近好好轉轉,先熟悉下地形再說。

    有意思的是,知靜洞天所在的小世界由于極為完整,天道法則暫時沒有紊亂的征兆,故而里面擁有大量的傳送陣。

    而他們只要付出最最基礎的靈石,利用自己的身份玉牌便可自由往來本洞各個地方,甚至是其他三座洞府也可以,端得是便捷無比。

    當然了,這些基礎設施在夜間是不允許使用的,否則很可能會被巡檢的修士視為外敵,輕則逮捕審問,重則當場格殺。

    身上還有些從阿蓮那兒賒來的靈石,青雲想了想便直接拿來傳送了,反正知靜洞天能用到靈石的地方有限。

    出發前,他將方慈航昨天的那滴血液封印好還給了他,並告知里面摻雜了一些自己研究的毒素,可以暫時吸收他體內已然生根的跗骨蝕心散,至于能用多久他就不敢保證了。

    而且小爺一再叮囑繃帶男,這滴血液千萬不能服用,僅可溫養在丹田中,否則本就病入膏肓的他若再中了自己的麒麟紫毒,只怕當場就要報銷了。

    對此,方慈航自然是感激涕零,甚至要將自己不多的學分以物易物送一部分給青雲,不過麒麟噬運轉周天,小爺根本就是個產毒的機器。

    由于紫金毒丹一直在壓縮他體內的麒麟紫氣,最終究竟會產生怎樣的變化,青雲自己都一無所知,抽取丁點的麒麟紫氣對他來說根本就是舉手之勞。

    “方兄人品高潔,青雲佩服之至,送東西就太見外了,而且也不知道這滴血有沒有用,你先試試再說。”

    小爺大手一揮,直接拒絕了方慈航的饋贈,不過要不了多久他就要知道當時的自己是有多傻缺了。

    知靜洞天一日游的第一站,青雲自然選擇了昨天遠遠眺望的“教師宿舍”。

    學生宿舍中央的傳送陣將他送到了對岸大院門外,並未送到里面,他還沒靠近便感覺到了兩股強大的氣息駐守在院外。

    “氣勢雖然遠不如龍盼歸,不過終歸是凝神境的修士。”

    察覺到兩股神識之力在身上只停留了片刻便一掃而過,青雲知道定是自己的身份玉牌起了作用。

    “丹師修行之地,閑雜人等莫要靠近。”

    其中一道神識給青雲下了聲冰冷的命令。

    朝著遠處遙相一拜,小爺非常識趣的繞道而行。

    “瑪德,拽什麼拽,只要小爺我高興,明天就能去兩宮報道。”

    當然這還得等他通過理論測試才行。

    青雲不知道其他三洞的環境如何,不過絳雲洞的地域卻是芳草茵茵,隔著一條溪流的兩片宿舍區,放眼望去幾乎全是蔥郁之色。(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之遙》,方便以後閱讀劍之遙第四百四十五章 學前(2)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之遙第四百四十五章 學前(2)並對劍之遙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