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惑心(2)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渡羽 書名︰劍之遙

    只可惜青雲剛剛才喘了口大氣,龍賦詩的聲音卻又一次讓他的心髒堵在了嗓子眼︰

    “我不靠譜嗎?你不知道若非我方才阻止,你可能稀里糊涂就被雲驂給結果了哦~”

    似是想到了什麼,龍賦詩又問︰

    “青雲你是不是在同別人說話?是誰?是小七?此地應該隔絕了神識吧?”

    “我靠,此女太狠,小子你先想辦法擺平她再說吧,老夫撤了~”

    一連串的問題問的青雲當場石化,小七也不負責的撒丫子跑路,小爺頓時頭大如斗。

    抬起頭,他有些絕望的看著龍賦詩極為單薄的身段,那比一馬平川也好不了多少的藍白衣衫,還有其脖頸上點綴的惑音寶玉,青雲沒來由的想起了身材勝過她千百倍的蕭洛一。

    “對了!”

    同樣的,看著這張只第一眼便驚艷到自己的無雙俊顏,不知為何,向來喜怒不形于色,早已習慣將千愁百緒隱藏在心中的龍賦詩,突然變得喜歡笑了。

    用龍染墨的話來說︰

    “小姐定是有心上人了。”

    “討打~”

    她向來只在染墨這自小的貼身丫鬟面前展露真我,她也不知這種近乎憑空生出的感覺究竟為何,但青雲現在的勾起的嘴角卻讓龍賦詩覺得他有些邪惡。

    “你盯著我干嘛?”

    “沒什麼,我只是在回憶年少時的美好春光。”

    青雲無聲的搖著頭,但嘴角噙著的邪笑卻愈發明媚。

    “嗯?美好春…你…青雲你…你齷齪!”

    龍賦詩柔美的俏臉一紅,抬手差點就給了青雲一巴掌,但她終是咬了咬牙強行忍下來,蓮足輕點便遠離了小爺。

    待得龍賦詩走遠,青雲的心忽的一輕,元神也為之一明,那種一直在抵抗誘惑的感覺徹底消失,果然,惑音解除了。

    望著眼眶都有些紅了的龍傾城,他雖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但若被對方知曉了自己最大的秘密,那才會有真正的危險。

    “小子,你是怎麼做到的?竟能讓此女主動解除惑音?”

    “去去去,有你什麼事兒啊,每次遇到困難第一個做縮頭烏龜的就是你,還好意思問?”

    “我靠,十年沒見,你小子火氣見長啊!”

    “那是,小爺我現在業力纏身,估計要不了多久就得變成殺人狂魔了。”

    青雲忍不住吐槽道,小七一現身,他趕緊嘗試著溝通起了自己的神府。

    一向只有元化境修士開始凝結元神,可從來沒听過腦袋里的元神還不是自己的,好不容易終于能跟小七聯系上了,青雲趕緊窺伺一番。

    識海中,只見一團濃烈粘稠的紅光正蜷縮在自己的神府之中,也沒有他想象中的嬰兒模樣,紅光的造型倒是有些像條剛出生的小奶狗。

    “看什麼看!老夫好不容易能在現世托生,能夠有形體就不錯了!”

    許是感覺到了青雲的鄙夷,小七怒道。

    “嗯,確實不錯,長大以後定是把看家護院的好手,嘿嘿!”

    “啊啊啊,信不信老夫自爆神府讓你萬劫不復!”

    “我有不滅真靈,天在我在,天亡我存!”

    “那還不是我的麒麟精血帶給你的造化!”

    “給我那就是我的啦~”

    倆人仿佛回到了當初一同成長的歲月里,足足互懟了好半晌這才各自偃旗息鼓,接著又同時一陣哈哈大笑,笑中帶淚。

    “對了小七,你還沒同我說你究竟是怎麼醒來的呢!”

    “是因為她。”

    听著小七那蒼老中夾雜著哀傷的聲音,青雲不用猜也知道“她”是指誰。

    “真靈夜梟?”

    “嗯。”

    對于他們這些前世的遺存,青雲自三十三界的經歷之後多少有些隱晦的體悟與猜測,他也沒有多問,只是靜靜地等候著小七。

    好在這老貨原本就有些沒心沒肺,稍稍調整了一番,接著道︰

    “其實讓我醒來的是這里濃郁的真靈之力,而使我們能夠溝通的便是先前所說的,此地能夠隔絕天機的陣法禁制。”

    “哦?陣法禁制?”

    “嗯,其實你們無法傳音,無法動用神識也是因為陣法,而非是夜梟身上的真靈之力。”

    青雲一邊與小七交流,一邊時不時地往後撇著龍賦詩是否靠近,他對此女的惑音可是膽戰心驚。

    說著說著,小七忽然詭異一笑,道︰

    “小子,我發現你修行的資質不佳,可沾花捻草的本事那當真是天賦絕倫啊!”

    “你什麼意思?”

    青雲大惑不解。

    “什麼意思?呦呵,還想抵賴?我在龍賦詩身上聞到了你的味道,還說你倆沒一腿?!”

    “放屁!”

    小爺是怒不可遏,若這老貨說他和阿蓮不清不楚的那他倒還不敢吱聲,可和龍賦詩青雲自問還真就是清清白白的。

    “咳咳,我說的不是身體上的,而是靈魂上的,你們一定有了深層次的靈魂交流。”

    小七說的越發玄乎,但卻也越發猥瑣。

    “是中了惑音嗎?”

    “不是,我在她身上聞到了血煞業力的味道!”

    “不會吧?那她會不會有事?”

    青雲脫口便問。

    “靠,這麼關心干嘛?還說沒一腿?你瞧瞧你,真是煞星一個,跟了你的女子沒一個好下場,姓蕭的這才幾年?”

    “我…”

    似是覺得玩笑開的有些過了,小七趕緊自打圓場︰

    “嗯嗯,不過我剛看過了,蕭洛一僅存的元神並未繼續潰散,被你以紫金毒丹和生魂魂力溫養的不錯,復生的概率增加了不少。”

    “那就好。”

    談及蕭洛一,青雲的情緒瞬時低落了許多,不願再多言,這也讓小七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過了好半晌,青雲這才收拾起了心情,問道︰

    “對了小七,龍賦詩的這惑音神通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小七想都沒想,大喇喇的回道︰

    “什麼怎麼回事,有的人生下來就有神通這不很正常,跟全臨風那風靈體似得,還有姚夢尋。”

    “嗯,那我該如何防範呢?現在我只要靠近,她便會發現我的存在。”

    “這是倒有些麻煩。”

    小七難得深思了一番,繼而不確定的說道︰

    “她為什麼會發現你我是無從得知了,你以後可以自己問她,不過防範惑音我認為倒沒必要。”

    這話頓時讓青雲心中一安。

    “為何?”

    “因為我發現惑音作用人的精神,類似神念卻截然不同,但你卻沒有元神,或者說擁有不滅真靈的你渾身都是元神,惑音根本無從下手,所以她才會說你的抵抗力極強。”

    “原來如此。”

    得到了這老家伙的總結,小爺終于長舒一口氣,只是提及惑音,青雲不免又問︰

    “那龍賦詩中了血煞業力,她到底會不會有事?”

    “我哪知道?感覺應該沒啥事,畢竟血煞業力又不是麒麟紫毒,最多也就影響心神吧。”

    “嗯。”

    頓了頓小七接著道︰

    “你有關心龍賦詩的功夫,不如先考慮考慮自己的小命吧。”

    此話終于青雲心中一凜,暫時拋開了失去大姐的傷痛,問道︰

    “怎麼說?”

    “看不出來嗎?夜梟被困在這里萬萬載,你若不能脫困,下場也和她一樣!哦對了,還有你旁邊那黑臉青年,真是的,這年頭咋一下冒出來這麼多苟延殘喘的廢物。”

    听得此話,青雲不禁疑惑的問道︰

    “對了小七,那黑臉青年叫做鶴白,初見他時我便于其身上發現了微弱的真靈之力,他的前身是誰?或者說他的身體里難道也藏著一個如你般的真靈?”

    “有點像,不過我也不知道,他的狀態很奇特。”

    對于鶴白,小七似乎真的知之不詳,青雲也沒多問。

    有道是世間之大無奇不有,當年只以為天龍真鳳之流早已消失在茫茫的歲月之中,可三十三界的經歷,包括現在的雲驂與瓔紅正好端端的站在他們眼前,血脈的確作為一種傳承,讓這些古老而又強大的生靈以另一種形式活了下來。

    “對了小七,我和鶴白被困鎖此地可是因為真靈之力?”

    “不錯,前面的男子還有你左右的兩名女子均留著天龍的血脈,只是男子的血脈更為精純罷了,而前方的紅發女修則留有真鳳之血。”

    “什麼?龍賦詩和龍輕笛是妖族?”

    “誰說他們是妖了?嗯不,這麼說也不對,我發現天龍那貨包括鳳凰,他們留在人間的血脈都非常有意思,他們不是完整的妖!”

    “啥?什麼叫不完整?”

    小爺一頭霧水。

    “他們是半妖!”

    “半妖?”

    “對!他們以人身為基,血脈為干,是貨真價實的半妖!哈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啊,到底是誰這麼鬼才想出了這個點子?瑪德,天龍應該沒這麼無聊才對啊,難道是鳳凰?!”

    小七自顧自的說辭將青雲腦袋炸的是七葷八素,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但有一點他倒是听明白了,龍賦詩和龍輕笛身上流著稀薄的龍族血脈!

    不過這也能解釋的通,畢竟對方家族常年出入十萬大山買賣易物,瞧龍賦詩那號稱傾城的容貌,祖上出過啥美女也不稀奇。

    興許哪位可憐的,哦不,幸運的小姑娘被龍族大佬一時興起給臨幸了,龍血自此便在龍家開枝散葉,搞不好龍家本來就是龍族的旁系也說不定呢??

    PS︰昨天竟然被鎖了一章,還好解封了,好嚴格~(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之遙》,方便以後閱讀劍之遙第四百零七章 惑心(2)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之遙第四百零七章 惑心(2)並對劍之遙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