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再回乾鐘城(2)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渡羽 書名︰劍之遙

    “前輩節哀,老陳這一走,陳府就此家道中落,沒多久啊,其妻全氏也因積勞成疾跟著去了,而陳德福剛起家那會兒靠的都是全氏的娘家,所以陳家後繼無人之後,絕大部分家財都被全家的人給瓜分完了。”

    “那陳荃兒後來怎麼樣了?”

    青雲趕緊追問道。

    “陳荃兒倒也是個痴情女子,從始至終都心心念念等著表哥回來找自己,在其徹底家破人亡之後,幸得王清泉前輩的道侶收留,便在王府做了個丫鬟,也算有個安身之所,畢竟她還要養個女兒。”

    听完了守城修士的講述,除了唏噓二字,青雲壓根找不出任何其它形容詞來描繪他現在的心情。

    若說自己不恨陳荃兒,那定是虛偽。

    可也正是陳大小姐當年的一巴掌,將青雲心中最後丁點的依賴與幻想打碎,也讓他與過去的自己徹底告別。

    而老陳對他卻一直都非常的好,拋開目的與其他不說,那些關懷至少都是真的。

    如今自己修為小成,回來看看送些錢財也屬應該,但歲月荏苒,誰都不知道時光下一刻給你帶來的究竟是喜,還是悲。

    更別說青雲這一去再回,早已是十數年的光陰過去。

    “算算年歲,陳荃兒現在怕也有三十好幾了。”

    再次送了幾塊下品靈石給那守城修士之後,青雲皺著眉回到了老石頭的身旁,口中喃喃自語道。

    一個已經成了半老徐娘,而他歸來時仍舊是少年模樣,這種怪異的反差讓青雲心中頗不是滋味。

    “大驚小怪。”

    老石頭瞥了他一眼,雲淡風輕的說道。

    在這守城修士依依不舍的拜別之後,青雲的心情變得有些糟糕,所以他也沒開口問路,試著依循模糊的記憶緩步尋找陳府當年的痕跡。

    而老石頭出奇的一言不發,只是就這麼默默地跟著他。

    走了約莫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果然如守城修士說的那般,當年的陳府早已改名換姓,原本繚繞在院落周圍,經久不衰的淡淡藥香亦是不復存焉。

    “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你活得越久,這些事看到的就越多,所以沒什麼好值得同情的。”

    老石頭的話語依舊非常平靜,但心情欠佳的小爺听了卻是非常的刺耳,直接回懟道︰

    “抱歉,我活的不太久,看到的並不多,所以還沒麻木與冷血。”

    “哼!牙尖嘴利!”

    “我要去王清泉府上拜會一番,順道問下能否借用傳送陣,你去不?”

    “不去。”

    丟下這兩個字,老石頭扭頭就走,就好像是被青雲方才的話給氣到了。

    “切,本事不大,脾氣倒不小。”

    小爺的嘲諷差點沒讓他一個趔趄栽倒地。

    當年的土包子麻雀變鳳凰,所以乾鐘城在現在的小爺眼中也並非是什麼天府之城,不甚宏大。

    陳德福的宅子易主,但王清泉的府邸可不會有半分挪移,所以他也沒管老石頭去哪兒閑逛,片刻後就來到了地頭蛇的府前。

    王府似乎數十年如一日般寒酸,棗紅色的木門比當年還要破舊,沒有獸面門環,他只得輕輕敲響了沉重的大門。

    隨著吱呀一聲響,倒映在瞳孔中的影子略有重疊。

    粉色短襖,紅撲撲的小臉,但青雲心中明白,這不可能是那二月里裁剪出的新柳,自己也不再是那駕著馬車的少年。

    “這位小哥,請問你找誰?”

    “姑娘,敢問王清泉王前輩可在府上?”

    青雲聲音清澈,眼眸溫柔,長相又是那麼的俊俏英朗,又這抱拳一禮,剎那間便讓開門的女娃漲紅了臉,不過听得“前輩”二字的稱呼她頓時是掩嘴驚叫。

    因為身在王府,小丫頭很清楚前輩二字這稱呼所代表的含義。

    “上仙稍等,我這就去通報!”

    望著小女娃跌跌撞撞的背影,青雲搖頭失笑,心中更是唏噓。

    “想我當年不過是陳府的下人,如今卻被人稱作上仙,命運二字還真是奇妙。”

    青雲這個念頭剛剛熄滅,強大的五感便告訴他,有一名修為與他相若的元化境修士正朝這邊趕來。

    “難道是王清泉的夫人?”

    他暗自猜測道,因為據說王清泉半只腳已經踏入御風境。

    果不其然,來者乃是一位模樣約莫三旬,面容還帶著些許俏皮的年輕女修。

    “見過這位道友。”

    女修見到青雲之時,眼中亦是閃過了一抹驚艷。

    久居乾鐘城,她很久沒見到過青雲這等人中龍鳳了。

    “夫人有禮。”

    小爺並未以同輩見禮,而是喚了一聲夫人,這讓女修細長的眉毛輕輕一挑,並未回話。

    “在下青雲,乾鐘城人士,在外游歷已久,現回故鄉探望,特來拜會。”

    听著小爺簡明扼要的介紹,女修的臉上先是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旋即突然一愣,脫口便問︰

    “你說你叫什麼名字?”

    “呃,在下青雲。”

    “青雲,青雲…”

    口中反復地咀嚼著這兩個字,又上下打量了小爺半晌,這王氏瞬間便收斂起了臉上所有的笑容,仿佛晴空中突然閃過了一道旱雷,看的青雲是一頭霧水。

    “原來是青雲道友,失敬,失敬啊,咱這窮鄉僻壤,道友怎會有閑情回鄉探親啊?”

    敏銳的直覺讓小爺第一時間便發現了對方的敵意,哦不,應該說是對他的厭惡,于是心中更是奇怪︰

    “這女人咋說翻臉就翻臉,我何時得罪她了?”

    不過他心中雖這麼想,嘴上還是非常客氣的說道︰

    “不敢,遙知未眠月,鄉思在漁歌,外出游子的心里,終是念家的。”

    “呵,沒想當今這世道竟還有像您一樣充滿故土鄉情的修士啊!”

    同樣不知是冷嘲還是熱諷,王氏勾了勾嘴角,又道︰

    “屋外風寒,道友若無其他事還請回吧。”

    說完她竟轉頭便要離去,青雲見狀趕緊直言道︰

    “夫人留步。”

    “借傳送陣就免了,外子不在,無人會用,還有其他事嗎?”

    王氏的話也不出青雲預料,畢竟守城修士亦提及過王清泉不在府中,心中暗嘆,他終是將之前的想法道了出來︰

    “王夫人,實不相瞞,其實我原先乃是城內陳德福府上的下人,後來機緣巧合才踏上修行之途,但陳老爺對當時年少的我確有關照之恩。”

    “哦?”

    披帛抖了抖,王氏哦的疑惑了一聲,青雲則趕緊接著解釋道︰

    “今番回來听說他的遭遇,我實在于心不忍,又聞您慈悲收留了陳荃兒母女,這便想向您討個人情替兩人贖身,青雲萬分感謝!”

    說完,他也不顧王氏的反應,直接彎腰下拜,臨了更是加上了一句︰

    “至于我的身份您可向貴府楊柳求證,只是時隔多年,我的樣貌也有所改變,怕她早已忘了我。”

    青雲看不見王氏的表情,卻听到了那一聲長長的嘆息。

    “哎~”

    等了小半會兒,這王氏的態度終于是軟了下來,語氣也變得復雜了起來︰

    “青雲道友怕還不到三十歲吧?”

    小爺聞言驚訝道︰

    “夫人怎會知道?”

    “十數歲才開始修行,三十歲修至元化境,這份天資還真是清虛天的一大損失。”

    說到這里,青雲的瞳孔驟然一縮,他的底細還沒幾個人知道,這王氏又是從何得知的呢?

    “算了,剛也說了屋外風寒,進來一敘吧。”

    她似特不願意搭理青雲一般,說完轉身便將其一個人丟在了門外。

    小爺想了想,自忖王清泉不在,單憑這一個修為與他相若的婦人,根本困不住自己,索性大踏步的也進了院子。

    他來過王府,知曉這座院落其實並不大,跟著對方走了幾步便到了中堂。

    落座,奉茶,一切的動作沉浸在無聲中,一切的壓抑誕生在無聲里。

    不滅真靈給青雲帶來了比百脈境時更為強大的感官,這種感官已經滲透進了他每一寸的肌膚里,所以細微到乃至周遭溫度的變化他都一清二楚。

    “她竟是在怨恨我!”

    小爺對王氏這種情緒的變化感到非常荒謬。

    “道友嘗嘗吧,這是我親手栽種的茶葉。”

    “好茶。”

    青雲土包子一個,酒雖喝了不少,靈茶卻沒幾個大子兒舍得買,只能裝模作樣的擠出了這兩個毫無營養的字來。

    “嗯,確實是好茶,因為這茶葉可是陳荃兒母女親手摘的。”

    听了這話,青雲差點將嘴里的茶水給噴出來,問道︰

    “呃…這麼說,她們母女確在府上了?”

    “道友,你為何這麼關心她們母女?難不成你到現在還惦記著當年的陳家小姐?”

    “哎,夫人您真是說笑了,陳德福與我有恩,我只是想還了當年的恩情罷了。”

    “恩情,也是,萍水相逢的也談不上什麼情。”

    “夫人,青雲雖然修為元化,但論年紀資歷實數晚輩,您有話不妨直說,無需拐彎抹角。”

    听著王氏總似有意無意的針對著什麼,小爺索性直言不諱。

    盯著青雲溫潤如水的眼楮好半晌,她終是又嘆了口氣,苦笑一聲搖頭不語,過了許久方才冒出了一句︰

    “你說年少遠游,故鄉難忘,又豈不知言語傳恨難,楊柳常催春。”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之遙》,方便以後閱讀劍之遙第三百五十七章 再回乾鐘城(2)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之遙第三百五十七章 再回乾鐘城(2)並對劍之遙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