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劍客駕到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靈山尊者 書名︰試練東漢

    張氏主宅搬遷到這里,還沒有建成,就出了三條人命,讓張易很惱火。

    旅館的店小二張忠順是留地張氏老莊戶子弟,算是張氏自己人,否則也不會帶到這里來開店,因為老實本份才分在旅館里服侍客人,平時也就干些端茶倒水的活,結果才工作半年就被人糊里糊涂一腳踹死。

    張忠順還差三個月才滿十八歲,他父母哭得呼天搶地,白發人送黑發人,是人生大遺憾,讓小鎮平添悲涼的氣氛。

    事情經過很簡單,凶手已經伏法,另外兩人和小二的死沒有關系,拓跋二樹已經殺掉一個,再盯著另一個追殺,這是欺人太甚了,也不是張易風格。

    典韋見到張易郁悶,也覺得不舒服,只好朝還站在門外站崗的的拓跋樹兄弟發火︰“明知有四個外人來吃霸王餐,還不派人上前打听打听來意,等死人了,又不分青紅皂白,亂殺一通,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南山這里是張易新建的家族宗廟所在,這里每一個人都是典韋要竭力保護的,因為一點小事起沖突,平白無故讓張氏多了超級強悍的敵人,典韋也覺得棘手,他沒見著,但是听手下描述,知道逃掉的那個老道真的很難對付。

    這種有道行的修煉者,到哪都是受尊崇的,結果在小鎮受挫,肯定不會善罷甘休,這些人穿牆越脊如履平地,這麼多衛士都沒有能留下來,他能報復小鎮的手段太多了。

    為了防範報復,進南山的幾個路口都被典韋讓人搭建了哨卡,輪流派衛士值班,還派人去北邊大平原的碼頭上監察,如果發現大批修煉者到來,一定要迅速匯報這里。

    結果,半個月下來,一點動靜都沒有。

    “北部碼頭飛鴿傳書,總共只有六名修仙者離開,沒見到有人進來。”

    “沒那麼快的,修仙者能有這種身手的,大多數有自己的門派和道統,就不知道殺掉的是哪個門派的,逃掉的又是哪門哪派的,南山這里要想徹底解決,還得用修煉者的規矩解決,不然後患無窮。”

    “我們鐵血營自成體系,和那些道人不熟悉啊。”

    “沒關系,我已經修書一封,你派人用平東軍情報系統送到龍虎山,親自交給張魯就行。”

    張魯並沒有如歷史上在漢中割據,而是回歸龍虎山,當正一道的張天師。

    張魯爺爺張道陵築基成功,創下的正一道已經成為大漢道統最大的門派,這里是留地張氏的宗祠,供奉的是張良,當然也是張魯家的祖宅宗祠,張易就把化解糾紛的事情交給張魯去辦。

    張魯還沒回信,哨卡再次發生沖突,這次是兩個背劍的中年道人,也是從山里看到小鎮後,就進來看看,結果哨卡的衛隊攔路問話,對方都是狂傲火爆脾氣,幾句話就說僵了。

    “這里是私人莊園,不是誰都可以進來的,來人通名,說出是來找誰的,有什麼目的,獲得準許後才能進來。”

    “道爺我地當床,天當被,還沒有不能去的地方。”

    兩位道人根本不想和普通人通名,偏僻衛隊全是鐵血營將士,當然不是軟蛋,直接不允許他們進來,阻攔時雙方就動手了。

    兩個道人率先立威,順手就把攔路的將士摔了出去,然後所有衛隊成員全部拔刀。

    那個先動手的是四五十歲的中年道人,看到衛隊拔刀,就笑著說︰“呵,三腳貓功夫還敢跟道爺我拔刀?師弟,你來練習一下最近領悟到的劍法。”

    跟在後面的道人三十幾歲,早就躍躍欲試,見到師兄允許,才慢慢拔出自己的寶劍,然後就撲入人群中,詭異的步伐展開,指東打西,很快就把二十個衛士全部刺傷倒地,好在他沒有下死手,只瞄準衛士的大腿,都是貫穿傷,當時失去戰斗力,卻不會有後遺癥。

    師弟把劍歸鞘後,對著師兄一禮︰“請師兄指教。”

    “你從小就是中規中矩,一點變通都沒有,劍開雙刃,身直頭尖,橫豎可傷人,擊刺可透甲。何苦每一劍都刺同一部位,白白浪費十一個機會,你還得歷練啊,不然,遇到生死一線狀況會吃虧的。”

    “師兄教訓得是。”

    對方刺傷衛隊後,並沒有關注倒地的衛士,而是對剛才的劍法開始點評。見到遠處埋伏的暗樁飛快起身匯報,也不以為意,直接信步往小鎮走。

    兩人看似緩慢行走,步幅卻極大,幾乎是跟著飛奔的暗樁後面進了小鎮,到了最顯眼的酒樓後,旁若無人就進去了,對已經圍攏過來的幾十個衛隊成員,根本沒當回事。

    有了上次教訓,拓跋樹兄弟得到消息後,沒有立刻發作,而是先上報給典韋。

    典韋剛好和張易在一起,張易听說是兩個背劍的道人,就讓人去後院叫了王越,才一起過去。

    卻說兩個道人進了酒樓,就對掌櫃地說︰“好酒好菜盡管上來,道爺我好久沒喝酒了。”

    掌櫃知道這些修道之人不好惹,一邊關照小二上豪華套餐,一邊把櫃台下的一塊木板掛了起來。

    既然玄空子說掛上他的符就能罩得住,掌櫃當然不會浪費,早就準備好木板,就等著外面人來才會掛上。

    兩個道人坐下後,就對酒樓裝飾評頭論足,四五十歲的道人看見木板上面,貼著玄空子畫的符,笑著說︰“呵呵,玄空老兒鼻子倒是尖,居然已經來過這里了,還給了你家符,你現在才掛起來,看來是瞧不起玄空老兒啊,這是掛給我們看的嗎?”

    “不敢不敢,本來就掛著的,小老兒剛才取下來打掃灰塵的,二位偏巧踫上。”

    三十幾歲的道人笑著說︰“難怪哨卡這麼凶,原來是玄空老兒罩著的,這老家伙手倒是快,看這小鎮這麼新,還沒建成就被他搭上關系了,對了,他讓你們給他上什麼供啊?”

    “玄空真人和我們主家有舊,仙架降臨時,小店準備一些酒席就行。”

    “有舊?原來如此,難怪玄空真人舍得給你們符,掌櫃的,我們身無長物,吃百家飯多年,沒錢付賬怎麼辦?”

    掌櫃拱手笑著說︰“既然二位道長和玄空真人熟識,當然都是小店貴賓,這頓就算在下請了,有什麼要求,道長還可以提。”

    對家大業大的掌櫃來說,離開金陵到珠崖來,是為了養老,順便服務自己人,真不在乎這點錢財的。而且張易早就吩咐過了,再有山里來的人,他們這些做生意的,出點血沒有關系,不要因為錢財起沖突。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試練東漢》,方便以後閱讀試練東漢145、劍客駕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試練東漢145、劍客駕到並對試練東漢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